琅琊令之算计 人心

世间事,最算不准的便是人心。 01 天和元年,新帝召大将军萧钰之妹萧月入宫伴驾。萧月甫一进宫,就受封贤妃,三月之后更是晋为贵妃,后位空悬,她就是后宫最尊贵的女人。 月华宫内,一个锦衣华服的女子慵懒地躺在屏风前的芙蓉榻上,时不时用团扇掩着嘴打哈欠。许久,屏风后出现一个人影。 “你迟到了。”榻上之人朱唇轻启,顿时来了精神。 “贵妃娘娘召见微臣何事?”来人隔着屏风行了礼,声音不卑不亢却有些微微颤抖...

琅琊令之算计 刀魔

(一) 丰燕城地处南方,物产丰富,居户众多,已算得上大城。 胡老汉的小店并不在官道上,平日里这个时候,根本不会有什么客人光顾的。 这一天,胡老汉方一开门,就看到了赵万秋。 赵万秋今年十七岁,身量不高,腰间悬挂一把普普通通的刀。 看到胡老汉,赵万秋摸出十数个麻钱:“老板,有包子吗?” “有,客官请坐。”胡老汉招呼赵万秋坐下,掀起笼屉,拿了五个包子摆到盘子上,放到赵万秋桌上。 胡老汉回头冲屋里大...

《东京梦华录:包氏西官》

〔文〕执直之智 府承送来熙文,邀我去趟德王府里叙事。 自从尊父离世之后,不才尚未完全振作,公事往来,皆托于属隶公孙先生代劳。 此事,莫非大有隐情? 规整袍服履带,午间小寐,以侍休息。时约过半,恍然之间,惚有神人语畔,醒时犹言在耳。 神人颜色凝重,抚背复之再三:拯君略须谨记此次所行,乃大历事,有龙潜底赴渊,不可以率。莫生旧习,不可以察弱也。 清风袭面,心下甚觉怪哉! 晌以未时三刻,许行。 仆伇...

暗恋,终究是一个人的兵荒马乱

文/凉亦歌 “你说暗恋那么苦,为什么还有人像傻子一样死心塌地并满怀期待呢?”“退一步舍不得,进一步是爱而不得,你说该怎么办?” 1. 闺蜜阿笑,因苦苦追求男神未果,独自逃学在家绝食了三天,然后一觉醒来捧着白花花的米饭哇哇大哭,发誓这辈子就算把自己撑死,也不为了别人糟蹋身体了。 彼时,收到她的消息,我正头皮发麻地做着该死的文综套题:书桌乱的不成样子,碳素笔芯漏了油,刚买的简约纯白笔记本也变得不...

寡妇的后半生

转眼春深,太明湖畔上雾气缭绕,水面上青菜鸟时不时飞枝头,发出哒哒的响声,小河畔上流水咕咚咕咚冒着水泡。 此时我跟着大姐走在河岸边上,把清洗好的衣服放在河岸边,寻思着找点什么乐趣好,春天的话河水还是冰凉的,又不能游泳,自然也不能下水抓鱼,玩点什么好呢,正在思考的时候,大姐像发现奇宝一样,对着我叫到, “七妹,七妹,你快看对面有竹排,我们过去吧。” 我顺着大姐指的方向望去,河对岸草丛上果然有个竹...

不会恋爱的人

不早了,我也该上路了。 街道两边的灯火开始闪烁,好像所谓的离别就隐藏在熄灭的那一刻。 我的面前是两座坟,一座是我的爷爷,另一座是我的父亲。 今天是鬼节,我已经坚持了四十几年,每年的鬼节都要给去世的挚爱上坟烧纸。 不早了,我也该上路了。 我跪下磕了几个头,转身打算离开。 这是一条陌生而又熟悉的街道,两旁住满了我熟悉而又陌生的人儿。 我步履蹒跚地走着,许多人逆流而行,朝我身后走去,没有人看我,没...

十一月秋

第一章 孤独星球 第二章 十一月秋 那时候二蛋正细心经营着他的小店,荒野之中过往的无非是仓促的游客,他们来时没有带心,走时也没有留情。他们总是那样匆忙,去到一个又一个地方,为的只是证明去过。 当阿月和她朋友来时,二蛋只多看了0.5秒,就已经决心:和如此美丽的姑娘,这一生恐怕都不会有所交集。 然而十天之后,当二蛋和阿月在稻城相见时,从你的全世界路过,才刚刚开始热销。这更像是一个外国小镇的名字,...

【原创】 三叔的南方媳妇

我的老家是小麦、玉米的主产区。站在村口往外望,绿油油的田地一块接着一块,平整的铺在地上,一直延伸到天边。我们村就是这块大平原上的一个小小的村落。 八十年代初,还没有出现打工潮,村里家家户户都守着祖辈留下来的田地过日子,日出而作,日落而息。虽然温饱没有问题,但是日子过得十分清苦。 三叔家和我家在一个胡同里,他和我爸是没有出五服的兄弟,两家关系十分亲密。那时人们的生活圈子很小,去邻村走趟亲戚就算...

这些话,我都是自己再说

我会在每个夜晚,安静的回忆你 2017年11月24日 周五 晴 我们,很明显是两个人,一个是我,一个是你。 我一直以为把你装在心里最隐秘的角落不被别人发现最好了,可惜不是这样的,我的天真被现实打败了。对于感情来说我想的特别简单,我心里有你,我在意你对我的话语、行为,我可以看不见你,但我总是想你。不知道为什么,我的这种方式总是被打败,而且败的一塌糊涂。 从我开始注意你,到后来决定喜欢你,时...

琅琊令之算计 卧底

“怎么,还是不想说吗?我知道,你们共产党一个个都是硬骨头。所以,我带一个礼物给你。”说着,尖嘴猴腮的局长就将一个带着面纱的女子押过来。 张义一看,是自己的新婚不久的妻子,前不久还因为自己毁容了,所以一直带着面纱。 “我呸,有本事,你别用她来威胁我。” 局长抹了抹脸“不知好歹”。 张义看着自己怀孕的妻子就要被这群禽兽侮辱,他自己怎么样都可以,但是妻子不可以,所以“我说,不过你要放了她。” “早...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