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城李浅)《遇见你,情深缘浅》小说无弹窗阅读

2019-01-12 15:50:15作者:七七
遇见你,情深缘浅》简介:我怀的孩子不是老公林子民的?而是整个东城最神秘的白氏掌舵人白城的?
遇见你,情深缘浅第5章 逼真的苦肉计

  我全身一震,婆婆是要我死?

  拽着我的林子民明显也被他妈的话吓到了,喃喃着,“妈,你这是干嘛?”

  婆婆瞪了眼林子民,狠决道,“你堂堂林氏集团的公子,老婆却怀了别人的孩子,这让大家怎么想?没有不透风的墙,还不如来个干净利索。”

  林子民的目光游离着。

  我张嘴往林子民的手臂上一咬,他呀了声松开了手。

  我疯的朝大门口跑去。

  一推开大门,大门口站着二个保镖。

  婆婆尖锐的大笑着,“我要你眼睁睁的看着你爸妈死了,还有看着整个学校的学生陪葬。”

  疯子,恶毒的疯子。

  我慌的想从口袋里拿出手机,可我的手机呢?

  婆婆一步一步朝我走来,又晃了下手中的手机。

  “林子民,你难道不应该阻止你妈的疯狂吗?”我朝着林子民吼了起来。

  他紧张的看了眼他妈妈,张嘴要说什么。

  婆婆眯着眼的瞪着林子民,“做大事的人,谁手上没有几件血腥的事,怕什么。”

  林子民还是有些摇摆,婆婆又厉声道,“有了那一笔钱,林氏重新开始,我们也需要重新开始,如果有这贱人存在,就会在太多的可能,你能保证她不向白城说什么?”

  明明动摇的林子民也不再动摇了,他游离的目光也狠戾着。

  我绝望的摇着头,是我害了自己,也害了从小疼爱我的父母。

  我眼瞎,我又傻又天真。

  我被他们利用了第一次,还愚蠢的没有察觉。

  “我死无所谓,能不能放过我爸妈,他们什么都不知道。”我恳求的看着林子民。

  他只要给我一点点同情心就好,哪怕是一点点的恻隐之心。

  不等林子民说什么,婆婆嗤笑着,“如果你爸妈活着,势必会找出你的死因,我们为什么要给自己找麻烦。”

  林子民也撇开头不看我。

  婆婆咯咯又笑,“李浅啊,我把这栋别墅送你了,也不枉你的牺牲了,还有你父母那里,我一定全给他们举行一场风风光光的葬礼。”

  我死死的盯着婆婆,是死死的。

  地面上突然被倒了油,婆婆拿着打火机一关一灭的,笑的恶毒。

  大门砰的被关上那刻,婆婆把打火机往倒了油的地面上一丢,那火光蹭的冒了起来。

  我以为我会死在这场大火里。

  大门砰的被撞开,白城挺拔的站在那里,隔着火光,我看着一脸冷酷的他,竟然觉的安心。

  这个高不可攀的男人的出现,我竟然觉的安心。

  他脱下外套冲进了火海里,再一把抱起我。

  “求你,救救我爸妈。”我找到了声音,哭着道。

  白城嫌弃的看了我一眼,他抱着我跑出大厅,一点都不喘道,“还真是逼真的苦肉计。”

  我懵在了那里,理解不了白城什么意思。

  婆婆哭着跑到我面前,愧疚道,“李浅对不起,我什么都跟白先生说了。”

  我完全不明白她什么意思,看了眼林子民。

  林子民扭过头,完全不看我。

  白城把外套往地上一扔,站在我面前的他往旁边走了几步,就像是有多嫌弃我。

  讥笑着道,“你以死相逼,要入股林氏,说那是用你换来林氏起死回生的。”

  我踉跄的站在那里,直盯着婆婆,她还真是计上加计,“我爸妈呢?”

  婆婆茫然的看着我,“李浅,这件事如果让你爸妈知道,他们该有多伤心。”

  我朝婆婆吼了起来,夹杂着眼泪,“你不是在我妈包里放了微型炸弹吗,你不是说只要一按那遥控器,我爸妈,还有学校的人都得死吗。你不是说,林子民只有丧偶,不能离婚吗?好啊,既然我现在活着,我郑重的提出,我要和林子民离婚。”

  婆婆像是被我吼的垂着眼泪,“李浅啊,离婚不要随口就说。”

  “我不傻,白先生也不傻,你以为糊弄得了谁?”我冷冷一笑的伸出手又道,“我的手机。”

  婆婆手有些抖的从口袋里拿出手机,我立马拨通我爸的电话,好在他们没什么事。

  “原来今天是你们一起自导自演的一场戏。”白城英俊的脸上越发的冷酷。

  他的目光冷冷的扫了我一眼,又锋利的落在林子民身上。

  林子民的双腿有些发软,就算婆婆还能镇定自若,但是林子民未必。

  他解释着,那声音里带着一丝抖音,“李浅以死相逼,我们怕她肚子里的孩子出什么事,只能把您叫过来,至于李浅的那些话,她是在为自己开脱捏造的,她想要更多钱的野心,早就昭然若知了。”

  “是吗。”明明是疑问的二个字,从白城嘴里说出来,林子民和婆婆都发慌了。

  我没有证据也无法证明,这一切是林子民和婆婆自导自演的。

  但是,我总觉的白城被林子民和婆婆算计了,只是一个假象,白城什么都知道。

  也就是他们的心思,白城早就看穿了。

  白城只是在配合演戏,但为什么,他会配合?

  除了我肚子里的孩子,他应该还有什么目的。

  “既然如此,这段时间,林氏由我掌管,如何?”白城犀利的目光扫了眼林子民和婆婆。

  林子民愣了一下,“林氏的管理还是不需要麻烦您了。”

  白城没有说话,那眸光却冷的像冬天的雪霜。

  林子民被婆婆拽了一下,婆婆好声好气道,“如果白先生能帮忙管理一下林氏当然好了,可为了管理的理所当然,我们要不要签一份公开的协议?协议里就写您代为管理林氏三个月。”

  “可以。”白城回答的很干脆。

  婆婆松了口气,继续笑着道,“我会让人拟好协议,亲自送到白氏的。”

  白城临时的时候极淡又阴翳的看了我一眼。

  在白城走后不久,林子民郁闷道,“妈,你怎么能让白城掌管林氏,他这是想夺走林氏。”

  婆婆笑了笑,拍了下林子民的肩膀,“他这是想要那个孩子不出任何意外而已。”

  白城想掌管林氏,根本不是因为想我肚子里的孩子不出任何意外吧。

  我也不说话,就让这对母子最后落个什么下场。

  “李浅,一会你把协议拿去白氏给白城签下,如果你敢玩什么花样,你知道的,那微型炸弹,可不是假的,砰的一声,你再也见不到你爸妈,只能苟活。”婆婆一字一顿的警告我。
 

遇见你,情深缘浅第6章 你毁了我

  我愤怒的瞪大了双眼。

  婆婆想因此挟制住我。

  就算再愤怒,我也只能妥协,把牙齿咬的咯吱作响的挤出一个字,“好。”

  走的时候,婆婆晃了下手中的遥控器,还道,“你的手机里我安装了监听器,所以……”

  “我会把协议送到。”我打断婆婆的话。

  东城最大的大厦被冠白氏之名。

  在大厦门口我看到了白城放在我身边的保镖。

  他对我微微颔首,我淡淡一笑,跟着他一起进入白氏大厦。

  若大的办公室门被推开,我一眼定格在白城身上。

  斜阳从窗外洒入落在他身上,给他镀上了一层耀眼的光芒,他仿佛神邸一般存在的男人。

  我笔挺的身姿一歪,拿着协议的手又紧了几分。

  白城抬了抬眸,冷言道,“拿过来。”

  我顿了顿,鼓起勇气走过去,把协议放到白城面前。

  白城修长的手指翻开协议,再翻到最后那页,笔锋凌厉的写下他的名字。

  我伸手去拿他签好的协议。

  白城白皙修长的手往协议上一按,像是给我机会,又像是玩味的探寻道,“你说的话是真的,还是他们说的是真的?”

  “我相信白先生有自己的判断,是非曲直您很明白。”我从容一笑道。

  白城的神色越发的冷冽,“不要在我面前玩把戏。”

  “是谁在玩把戏,白先生很清楚,我也有自知之明。”我依旧说的一本正经。

  出了白城的办公室,我双腿还在发抖着,刚刚那些逞强顷刻间化成乌有。

  我知道白城是在给我机会解释,可我却没办法解释任何。

  半夜趁着婆婆熟睡,我蹑手蹑脚的来到她的房间。

  到处找着遥控器。

  就在我轻轻的拉开抽屉时,婆婆尖锐的声音在我身后响起,“贱人,是想找遥控器吗?”

  我全身的神经一崩,颤颤巍巍的扭过头,“请把遥控器给我。”

  婆婆把身上的被子一掀,嘲笑的盯着我,“休……想。”

  我崩溃了,几步走到婆婆面前就拽了起来。

  这些天的愤怒,憋屈,在这一刻,迸发了出来。

  不管情况会不会更糟。

  婆婆还是有些忌惮的,她不敢踹我。

  我手脚并用,对她又是踹,又是挠。

  只听见婆婆杀猪般尖锐的叫声。

  林子民快速的跑进了房间,护在了婆婆面前,狠声道,“够了李浅,你只要乖乖听话什么事都没有。”

  “乖乖听话?一直是你们在威胁我。”我朝着林子民不甘心的吼着,眼泪也涌了出来。

  林子民看到我哭,满是戾气的眸子缓和起来,“那是你一直在反抗,你总觉的自己被利用了。”

  “难道我不是被你们利用了吗?现在又变成了威胁,我差点被你们烧死了,还有我爸妈现在的命拿捏在你们的手上,连同那些无辜的人。”我流着泪的道。

  “我们都掌握的很好,你怎么会死……”林子民被我说的有些着急道。

  婆婆喝责了一声,打断林子民的话,“把她锁到房间里。”

  我被林子民拉着回到房间,当房间关上那刻,我冷笑的从口袋里拿出录音笔,手机被他们安装了监听器,但录音笔呢。

  我做好了二手准备,如果没找到遥控器,就录下点什么发给白城。

  无论他帮不帮,却是我唯一反转的机会。

  隔天来了很多记者。

  当记者把录音笔的内容一放出来时,婆婆脸都绿了,林子民憎恨的瞪着我。

  白城随即而来,就在婆婆要解释的时候。

  “今天我是来宣布,林氏归白氏所有。”白城霸道的一句宣布,让婆婆震惊了。

  林子民脱口大声道,“白先生,林氏只是让您管理三个月,林氏并不属于白氏。”

  “在林氏频临破产的时候,我花了一大笔钱把林氏买下,只是为了管理林氏三个月?”白城身边的一个人把一张汇款凭证递到了记者面前。

  林子民急了,“您跟我们签了协议的,再说您汇款的那一大笔钱明明不是这个用途……”

  婆婆也把那个协议拿了出来,可当她看协议内容时,踉跄了起来,“白先生,您把协议换了?”

  白城冷眉一蹙,“区区一个小小的林氏,值得我白城大费周章?我今天会过来,是出于对林氏员工的一个尊敬,毕竟,你们是他们的前任老板。”

  我看到那些记者都露出了崇拜的目光,仿佛白城光芒万丈的需要瞻仰。

  婆婆死死的拿着那份协议看着,“白先生,鱼和熊掌是不能兼得的。”

  “我就是鱼和熊掌都会兼得的人。”白城冷傲霸气的说着,更是鄙夷的看着婆婆。

  他身边的保镖把记者也全都请了出去。

  他挺拔的站在那里,冷着眉眼,笑的深邃,“知道什么叫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吗?”

  婆婆不是甘心的,“你只是想要孩子,我们之间没有任何冲突。”

  “你们认识林因吧。”白城的语气幽冷低沉。

  婆婆身子有些发抖,“那不是你的未婚妻吗,上了头条谁不认识。”

  白城冷冷一笑,“林因心善,我来帮她夺回林氏。”

  婆婆全身一软,跌坐在了地上,又哭又笑起来,“林因,林因……”

  林子民也瘫软的坐到了地上,像是打了败仗,一败涂地。

  我突然有些难过,或许是因为白城最终都是因为林因,孩子是因为林因无法生育,而他对婆婆和林子民的最终目的,也是为了帮林因得到林氏,林氏是林因的。

  林子民突然坐起身,窜到我身边,掐住了我的脖子。

  豁出一切的凶狠道,“白城,你不想你的孩子出事吧?”

  白城冷冽的眸子眯了眯,说出一句话我绝望崩溃的话,“林因不会喜欢别的女人生的孩子。”

  初次见面的那天,我在电梯里将了他一军,说林因不会喜欢他跟别的女人生的孩子。

  女人天生是善嫉的。

  一丝一毫都不容许自己的男人和别的女人发生关系。

  我安奈住心底的失望,强迫自己平静下来,不叫也不哭。

  林子民厉声大笑着,“好啊,你毁了我,就让你的孩子亲手毁在我手里。”

  他的另一只手要朝我的小腹用力的打来……

 

遇见你,情深缘浅第7章 你没事就好

  嘎吱……

  我听到骨头断裂的声音。

  林子民要打向我小腹的手发出嘎吱,骨头断裂的声音。

  他掐着我脖子的手也松开,疼的哇哇大叫。

  婆婆心疼的扶住林子民,歇斯底里的瞪着白城,没有了畏惧,只有绝望,“是林因让你这么做的吗?她还真是说一套做一套,都是不要脸的贱蹄子。”

  白城眸子一直沉着,脸色铁青,第一次看到他彻底动怒,却是因为他的未婚妻林因。

  “不要让我赶尽杀绝。”

  婆婆的身子颤了颤,刚刚那点毫不畏惧又慌了下来,“对不起。”

  “滚。”白城冰冷的挤出一个字。

  婆婆赶紧扶着林子民走着。

  在走到我面前时,婆婆突然伸手拽了我一把,我没有站稳,一个踉跄,整个人摔倒在地上。

  就在我挣扎着要站起身时,只感觉双腿侧有温热的血液涌出来。

  我绝望的全身发抖着,抬起头求救的看向白城。

  他正打着电话,似乎是跟那个林因打的,我好像听到他说,我马上回来。

  他会不管他的孩子吗?

  婆婆尖锐笑声在我身后响起,“李浅,你确实是最无辜的一个,不,还有那个最无辜的孩子。”

  我的孩子,我疼的起不了身,只能直盯着那流出来的血。

  “送我去医院,或许他还有救。”我仰起头看着白城,哭着请求。

  他只是冷冷的扫了我一眼,说了句让我心胆俱裂的话,“林因晕过去了。”

  “可是你的孩子要死了。”我摇着头,哭的泪眼迷离。

  白城的眼底还是冷冽一片,没有一丝一毫的在意,仿佛我只是一个陌生人,仿佛我和他拥有的那个孩子只是一个多余的东西。

  我终于明白,他根本就没有多想要这个孩子,他为的只是一个目的,帮林因夺回林氏,就仅此而已,我还一直认为,他是很在乎孩子的,一切是假象而已,假象。

  “白城,我恨你。”我死死的盯着白城,一字一字道。

  我恨林子民和婆婆,同样也恨他。

  白城的眼底涌出一丝丝异样,又被讥讽的笑意淹没,“这一切,不是我拉你参与进来的,是你自己参与进来的,你看不清林子民的真面目,现在被人利用到最后,又失了孩子,却来怪我,李浅,活着是需要动动脑子的。”

  “孩子还有救的,不是吗?”我慌的只能抓住这句话。

  白城没有看我,只对着他的保镖道,“送她去医院。”

  我失望的看着他离开,也恼怒自己竟然沦落到这种田地。

  白城那句话说的没错,是我没有看清林子民的真面目,才会把自己推到了悬崖边上。

  我疼的晕了过去。

  醒来的时候是在医院里,病床边坐着我爸妈。

  我妈看到我醒来了,侧过头擦干眼泪,才拉起我的手,“都过去了。”

  “孩子呢?”我喃喃着问,眼泪大串的涌出来。

  我妈紧紧的咬了咬唇,再摇了摇头,“你没事就好。”

  也就是,孩子没了。

  “爸给你找一个律师,你和林子民那畜生离婚。”我爸是气的颤抖的说道。

  我哭着点头。

  幸好,在我最绝望的时候,有深爱我的爸妈。

  他们是我的避风感,也是我结实的后盾。

  出院的那天,有林子民签字的离婚协议送到了我面前,和林子民结婚就像是一个噩梦,我终于解脱了,也终于醒过来了。

  至于白城,像是很遥远的一个人,在记忆深处,时而模糊,时而清晰。

  我妈说流产也要做足一个月的小月子,所以,我足不出户的在家待了一个月。

  李霞是和我从小一起长大的闺蜜。

  她特意在我满了一个月的时候来找我。

  “要不要找工作?”李霞眨着眼问着我。

  我瞪了眼她,“当然了,你是做猎头的,赶紧帮我物色一份好工作。”

  “是有一个份好工作,就看你去不去了。”李霞还卖起了关子。

  我随手拿着拍苍蝇的拍子,“信不信我把你当苍蝇拍死。”

  李霞求饶了,“酒店体验员,你的文采不错,心思也细腻,还不用每天朝九晚五,工资可是超过了朝九晚五的工作,怎么样?”

  我眼前一亮,“好啊,你把我的简历递上去。”

  李霞真的帮我接下了这个工作,似乎那边也很着急的要找一个酒店体验员。

  我提着一个行李箱,里面装了二套衣服。

  到达酒店门口时,我像是被定住了一样。

  我从来没想到,还会再遇到白城,这个其实让我恨不起来的男人。

  我发愣时,只听见白城冷漠的嗓音道,“你只有半个小时。”

  昨天酒店那边让我一大早来,说什么,他们在洽谈收购的事,可能上午有人找我,所以,我是酒店体验员,说的一切都很重要。

  我从前台那拿到房卡,紧拉着行李箱的手有些抖动的往电梯走去。

  酒店体验员的工作是从走进房间的那一刻。

  我快速的观察着整个空间,边指着小细节开始陈述,“这酒店的房间属于豪华高档型的,空间比一般酒店的房间宽敞,屋内有沙发、写字台、封闭的衣橱,房间的挑空很高,装饰低调大气,整体让人舒适而愉悦。”

  我说着,白城仿佛是在听着,但一句话也没说。

  随之我往床上一躺,“这床很舒服,柔软适中,被子也很轻很薄,亲肤感强。”

  从床上起来,我又去了卫生间,“这里有浴缸,有独立的淋浴间,有消毒过的浴袍,精油皂,润肤露。”说完,又指着一排很多酒店都没有的东西道,“这些配备的东西,会让人很有好感。”

  我忐忑的等待白城会说什么,他只是对身边的人挥了下手,那些人都出了房间。

  没等我说什么,白城脱掉鞋子,往床上一躺。

  他冰冷的眉头微微蹙着,双眸阖上,冷硬的说出一句话,“你说的都只是表面。”

  “我会在这里度过二十四小时。”我说的很冷静道。

  白城淡淡的嗯了一声,翻了一个身。

  他要在这里休息睡觉?

  看着睡在床上的白城,我心底还是翻涌的厉害,拿着手机拍照的手不停的抖

独醒的人

文:【渺小沙】 这肮脏的世界,你们都愿意沉沦,我却接受不了,如果非要与你们同流合污不可,那我,绝不同意! “众人皆醉我独醒,哈哈哈”杜明浩看着镜子里的自己,毫不在意旁人的眼神,肆意的大笑。 我很不喜欢他的言行举止,看看他的样子,1米8的大个儿,拥有健硕而不过分发达的肌肉,整个人看起来像一个铁塔一样,这样的身材本来应该是非常让人羡慕的,可他服装搭配就让我接受不了了,花纹小西装不加衬衣内搭,露出...

这些话,我都是自己再说

我会在每个夜晚,安静的回忆你 2017年11月24日 周五 晴 我们,很明显是两个人,一个是我,一个是你。 我一直以为把你装在心里最隐秘的角落不被别人发现最好了,可惜不是这样的,我的天真被现实打败了。对于感情来说我想的特别简单,我心里有你,我在意你对我的话语、行为,我可以看不见你,但我总是想你。不知道为什么,我的这种方式总是被打败,而且败的一塌糊涂。 从我开始注意你,到后来决定喜欢你,时...

【校园】嗨,唐颖(6)

我回去以后,又去找铜锣玩,铜锣问我怎么那么晚才回去,她自己都割完草,喂饱小兔子了。我和她说了杨果的事,铜锣听完之后就特别生气,拉着我去找唢呐。 我们去唢呐家,唢呐她妈妈对我们特别热情,还给我们倒茶喝,坐在那里陪我们说话。我们都怪不好意思的,跟她妈妈也没有什么话说。 铜锣把唢呐叫出来,说和她一块出去玩。 我们刚走出她家几步,她妈妈又出来说,让唢呐别走远了,玩一会就回家,还说让我和铜锣待会也到她...

其实,我也不想做这么懂事的女朋友

文/释言午 01 林柠愣在原地一小时有余,手边的咖啡早已凉得如同她此刻的心。 “我们分手吧。” 景衡从未对林柠说过这句话,今天是第一次,或许也是最后一次。 林柠知道,她和景衡之间,再也不可能了,因为她太懂事,懂事到不适合做女朋友。 从小到大,林柠都是大家口中的“别人家的孩子”,她成绩优秀,漂亮大方,善良坚强,最主要的是她懂事。她的懂事,就像是与生俱来的。 小的时候,别的小朋友在玩泥巴的时候,...

短篇小说在那个巷口等你

在那个巷口等你 那时我才十九岁,正是不知天多高地多厚的年龄。在一个偶然的机会遇见了一个非常漂亮的女孩,也确实太偶然了,偶然地叫人都不敢相信。邻村中有一个大的村庄,村名叫圣母塚,这个村逢二排七逢集,每到逢集的日子,周围村庄的人都来这庄上赶集。农忙的时候赶集的人要少一些,到了农闲的时候赶集的人就多了,特别是到了旧历年的时候,那周围村庄的男男女女老老少少,络绎不绝地朝圣母塚集拥去。 十九岁那年的腊...

消失的同学

1 范二平是我初中时的同学。 范二平已经死了四十多年了。 2 那一年,我随插队落户到农村的父母又回到了城里,转学到一所离家很远的学校上学,读初一。班里五十四名学生,恰巧男女各半。 那时,男女生不说话,即使坐同桌。 很多课桌的中间都有用圆珠笔或钢笔画出的一条线,那是一条分界线。男女同学坐在桌前,谁的胳膊若不小心越界,一方会像使用武功似地用胳膊肘猛然怼一下另一方的胳膊,那胳膊毫无防备,失措地滑向...

手机故事网_每天读点故事在线阅读©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