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角陈余生《娇蛮总裁的贴身阎王》全本阅读

2019-01-12 15:43:46作者:七七
《娇蛮总裁的贴身阎王》简介:陈余生一想自己是全世界雇佣兵为之丧胆的极品阎王。<br />却回国保护一个24小时都跟自己较劲的极品总裁。<br />他顿时就觉得自己的人生暗无天日。
娇蛮总裁的贴身阎王第5章 贴身保镖

陈余生有些好奇,这陆家到底是遇到什么样的困难,能让陆鸣将老爷子的人情给用掉。

陆鸣轻叹一声,双眸中露出一抹狠厉,缓缓说道:“十宫、墨门、小九山......这些,你应该了解一二吧。”

原本懒散随意的陈余生,听到这三个词后,神色顿时微微一变,从沙发上坐起,凝视着陆鸣,他嘴角泛起一丝玩味,“有点意思啊,你们陆家倒也是挺能闹腾的,怎么把他们给惹上了?”

陆鸣嘴角露出一抹苦笑,“林氏集团,天海市数一数二的帝级集团公司,也是我们天海云峰集团最大的竞争对手,这些年来,我们两家名震暗斗,各有输赢,可最近林氏也是够狠,不知花了多大的代价,和十宫达成合作,如此一来,我们就有些被动,不免得,和十宫有些一点小摩擦。”

“你们商人那点事,我没兴趣,不过十宫应该不会那么掉价,为了一点商场利益专门来对付你们。”陈余生冷眸一闪,笑道:“说吧,请我来的真正目的。”

“商场风云自有我来抗,但是林氏和十宫想要将我扳倒还没有那容易,请你来......”

陆鸣脸上浮现浓浓忧虑和溺爱,柔声说道:“染儿还小,这些商界的打打杀杀,我还能抗的住,但是我还是不想让她有过多的接触,我有种预感,在之后的时间里,会有更多的麻烦上门,请你来,也是想让你保护她,不要让她收到丝毫伤害。”

“保镖?”陈余生一愣,眼中浮现出一抹讶异。

被老爷子送东非叫回来执行任务,他本以为是让他去调查某个高官,或者秘密去暗杀某个集团的首脑,亦或者潜伏于某国的暗线。

这些对于陈余生而言,任务难度不大,可以说是轻而易举。

可曾想,竟是当一个保镖。

“这老爷子是个什么意思?”陈余生眉头一皱,脑中思绪飞快旋转,实在搞不懂家里那位在想些什么。

不过,以他对家里那位的了解,定然不会让他无缘无故来当保镖,肯定有什么不可告人的原因,只是他给一个千金大小姐当保镖,这像话吗?

想拒绝吧,一想到家里的老爷子,陈余生就一脸无奈。

别看陈余生驰骋海外,威名四起,世界各国的雇佣兵,地下世界听到他的名号都退避三舍,可自家的老爷子要揍他,陈余生不出十招自己就得趴着。

见陈余生脸色凝重的样子,陆鸣还以为他不愿意,思索片刻后,笑了笑脸色浮现出一抹异样的神色,“我相信你的能力,另外,染儿年纪也你差不多,要是你们关系有所变化,倒也......”

“打住!”陈余生什么人,怎么猜不透这老狐狸的算盘。

不过,他这一次被老爷子叫来天海市,除了还陆鸣的人情外,还给他一项特别的任务。

当保镖就当保镖吧,正好有个身份作掩护,想到这里,陈余生还是觉得自己有点亏,没好气的说道:“当保镖可以,但事先说好,多则两个月,这两个月里,我保证你女儿不会掉一根头发,但期限一过,你陆家是死是活都与我无关。”

“两个月?”陆鸣脸上神色一收,沉吟片刻后,脸上浮现一抹笑容,“好,就两个月,在这段时间里,你就是我女儿的贴身保镖了。”

“不行!我不同意!”忽然,陆染的声音传来。

只见她满脸不愿,快步走了出来,恶狠狠的瞪了陈余生一眼,“你们都聊了什么?为什么突然间给我安排保镖,还是这个家伙做我的贴身保镖?”

刚沏好茶的陆染并没有听见他们前面的话题,可她听到自己的父亲给他安排了个贴身保镖,陆染这短暂时间和陈余生的接触,没有半点喜欢,更多的是厌恶,深入骨底的讨厌,更别说让她当保镖了。

“你们回来时候的事情我都知道,你说我为什么要给你找一个保镖?”陆鸣神色严肃,凝声道:“陈余生就是我专门请回来保护你的,有他在身边,你的安全就有所保障。”

陆染想要反驳却不知道该如何开口,方才发生事情在她心中任有余悸。

不过,让陈余生这个无耻、下流的家伙当自己的保镖,绝不可能,一百一千个不愿意!

“那你给我换一个,我就是不想让这个混蛋当我保镖。”陆染还要抗争一下。

谁知一向对自己宠溺疼惜的父亲态度会如此的坚决,非常强硬,“这事我已经决定了!”

陆染见状,知道自己无法改变父亲的决定,只好将矛头指向陈余生眼神越发不忿,“你这家伙,除了能打一点,还会什么?就他,怎么保护我?大不了我就不出门,待在家里就不会有危险了吧?那他就更没有用了?爸,我真的不需要什么保镖!”

“那可未必哦?”

这时候,陈余生笑着站了起来,随后,从自己那白色的背包里掏出几样东西。

那是五个拇指大小的摄像头,无比精致。
 

娇蛮总裁的贴身阎王第6章 约法三章

“美利坚最新研发的微型窃听器,不但可以同步声音,还能录像同时同步上传到主机。”

陈余生捏着那五个精致无比的摄像头淡然一笑,“仅仅晃悠的功夫,就发现这五个,虽然这五个已经被我破坏,但是这个只是大厅,其他地方有没有,我就不敢保证了。”

看着脸色愈发难看的陆家父女,陈余生耸了耸肩,继续说道:“既然,陆大小姐这么抗拒我,那正好,我也没有一点兴趣,要不,我先走?你们父女二人再接着聊聊?”

“等一下......”陆染下意识的出声叫住陈余生。

她现在心底有些发寒,这栋别墅就她一个人住,却完全没有发现自己家中已经被人装了那么多窃听器。

加上方才的事情,陆染第一次有些害怕。

除此之外,陆染还有震惊,方才陈余生的晃悠她都看在眼里,本以为他就在逛着解闷,可谁知,就那么一会的功夫,竟然找出五个窃听器。

陆鸣神色更加阴沉,“陈余生以后就是你的贴生保镖,为了方便,余生你以后就住在这里吧,染儿,今天起,不能离开余生三米远,一切行动都必须听从他的安排,知道了吗?”

“什么......”陆染一惊,这家伙还要住在这里?想要说些什么,看到自己父亲那双不容反驳的眼神,顿时满腹委屈,只好顺从的点了点头,“知道了。”

见状,陆鸣也是满意的点了点头,随后起身,走到陈余生面前,拍了拍他的肩膀,“余生,染儿就教给你了。”

“放心,两个月内,我护她平安。”陈余生也收起玩世不恭的笑容,对于他而言,玩闹归玩闹,任务是不容出现一丝懈怠的。

“那就好。”陆鸣简单的交代几点事情后,便离开别墅。

而陈余生在陆鸣前脚刚走,立即露出原型,露出一口大白牙,“染妹妹,咱现在可是合法同居了,请多多指教啊。”

“滚蛋,谁和你同居了?”陆染俏脸泛冷,怒视着陈余生,现在她越看陈余生越不顺眼。

一想到还要和这个家伙在同一片屋檐下,相处两个月的时间,她心里就一阵火大!

不行,必须要想办法把他赶走,和他相处两个月,自己不是被气疯就是在被气疯的路上!

陈余生可不知道陆大小姐心中的小九九,又开始打量起这栋别墅。

刚才,一进别墅,出于本能陈余生下意识的,开始检查所处的环境是否真的安全,也暗中动用自己的神奇能力,眸光微闪,整个屋子的构造一览无遗,也是立马发现了那安装在各处的微信窃听器。

大厅是没了,但楼上应该还有,据他的了解,这种微型窃听器的范围并不大,到不了客厅这里,倒也没什么关系,不过等会还得去一一除掉。

“染.....陆染大小姐,你住在二楼吧,旁边的房间就归我了,你知道的这也是方便保护你嘛?我就只能委屈自己了。”打量一会,陈余生走向二楼。

虽然任务难度不大,甚至还有些无聊,不过有这么一个极品的小妞陪着,还是不错滴。

“谁允许你上去的?给我下来!”陆染气极了,怒声道。

这家伙脸皮子到底有多厚,明明是自己委屈,现在反而搞得像是自己逼迫他一样。

“还有什么事情吗?你知道飞了十几个小时的飞机有多累吗?”

“保镖的事,我答应了,但你要住在这里就必须听我的,我们就得约法三章!”

“约法三章?”

陈余生居高临下看着陆染,从这角度看去,陆染好像更加漂亮了,而且陆染穿着的女士西装,领口略低,这一望能看到随着她呼吸上下起伏的鸿沟。

咽了咽口水,陈余生嘿嘿一笑,“行,你说吧,我听着呢。”

“你下不下来!?”陆染没有察觉到陈余生的小动作,美眸微眯,浑身上下都散发着极度危险的气息。

但在陈余生眼中这种气息,就好像一只炸毛的小猫咪一般,可以忽略不计的。

但为了以后的“和平”相处,陈余生只好暗道一声可惜,恋恋不舍从楼上走了下来,缓缓来到陆染身边坐好,“说吧,怎么个约法三章?”

“哼!”冷冷的盯着陈余生,陆染双手环抱于胸前,继而说道:“一、二楼属于我的私人领域,没有我的允许,你不准踏上去半步!”

“二、在别墅范围里,不准衣不蔽体,不准乱动任何东西,就连厨房里的东西都不许动!”

“三、不准靠近我以内!”

陈余生嘴角一扯,“合着我就只能站着不懂呗?开什么玩笑!”

“我不管,你答不答应?”陆染小脸微扬似乎特别对自己的决定特别满意,凝视着陈余生。

“你做梦去吧。”陈余生一摆手,撇嘴道:“反正你爸说了,我是你的贴身保镖,被你这么约法三章,那不是名不副实了嘛,要么你改,要么你直接找你爸说出。”

“你.......”陆染气的牙直痒痒,怒指陈余生,她想打死这家伙的心都有了。

哇,这波澜壮阔,看着陈余生的眼睛都有点直了。

陆染思索良久之后,只得恨恨的捶了捶沙发,冷声道:“那这样,我的房间没有允许不准进;不能在别墅里衣不蔽体;不能干涉我任何决定。”

“这还差不多。”

陆染不想再和这家伙说话,气呼呼的走向二楼。

看着陆染那丰满紧翘的臀部曲线,陈余生嘴角笑意更浓。

“这小妞,脾气还真是泼辣,不过,倒是越来越对我的胃口了.......”

 

娇蛮总裁的贴身阎王第7章 笨贼

晚上十一点,夜色正浓。

别墅二楼,陆染房间依旧两者灯光,穿着一条白色蕾丝睡衣指尖在键盘上,如同舞动的精灵一般飞快跳跃。

她忽然松了一口气,因为长时间的伏案在电脑前,早就腰酸背痛,用力给自己伸了个懒腰,顿时,玲珑曲线透过蕾丝睡衣展露无遗。

要是陈余生在这,绝对两眼冒光,口水直流。

揉了揉发酸的脖子,陆染找了一套内衣,走出了房间,来到浴室,准备舒舒服服的泡个澡,这是她每天的习惯。

可当她推开浴室的门,就直接愣在当场。

一个浑身光溜溜的男子,正哼着曲儿淋着浴,那结实的八块腹肌,背部纵横交错的伤疤,犹如钢筋铸成一般,充满男人的阳刚之气。

男子也意识到门口站着人,转身刹那,心脏的位置有着一道让人触目惊心的弹痕。

还没等陆染叫出声,陈余生反而先捂住重要部位,大声喊了起来,“你,你,流氓!色狼!变态!小妞,你把我都看光了,我的清白被你玷污了,你得对我负责!”

“去你的,谁让你用我浴室的!色狼!流氓!暴露狂!”

“喂喂喂,那你还不出去?还看!?”陈余生被看得有些不好意思。

两人越吵越激烈,忽然忘记了现在两人的处境,一个站在浴室门口,一个站在蓬头下,陈余生还一丝不挂,身上的泡沫都没有冲干净。

正在这时,陈余生眉头一挑,敏锐的察觉到有人潜入,抄起香皂盒,一挥,将浴室的灯打灭,随手取下架子上的毛巾围在腰间。

没等陆染反应过来,一把将他拥入腰间,捂住他的嘴巴。

“混蛋,你想干嘛!”陆染声音含糊不清。

“嘘,有小偷。”陈余生语气不容置疑,瞳孔闪过一缕金芒,他嘴角露出一抹坏坏的笑意,“两个笨贼!”

陆染还不至于当下胡搅蛮缠,虽然这个混蛋有些不老实,但是她不得不承认陈余生的身手了得。只是,一想到这混蛋刚才一丝不挂的模样,陆染就感到自己脸颊一阵滚烫。

“手拿开,我不出声。”陆染小声商量。

陈余生轻轻把手放下,做出了一个噤声的手势,示意她别出声就待在这里。

陆染乖巧的蹲下身子不吱声,却见陈余生抓过喷头,一把将钉在墙上的不锈钢管扯了出来,握在手里,蹑手蹑脚地走出浴室。

两个黑影正悄悄的朝楼梯摸去,走在前面的个子高一些,冲着后边的黑影比划了一个动作,指了指浴室的方向。

两人配合默契,显然搭档已久。

高个子把耳朵贴到浴室上想听听里面的动静,矮个子靠在墙壁上保持警戒。

忽然,门一开,一个白银色的物体凭空甩了过来,矮个子黑影下意识伸手一挡,谁知道那东西有根软管连着,被手挡了一下又弹开,头上顿时中了一记,砸得矮个子眼冒金星。

高个子动作迅猛,转身、掏枪,动作行云流水。

可他们面前的陈余生动作更快,手中的蓬头如同一条灵活扭动的灵蛇一般,一击的手之后,迅速抽回再次甩出,朝高个子手腕砸去。

高个子刚要扣动扳机,手腕被软管缠住,紧接着枪也被乱甩的蓬头砸落在地。

陈余生趿拉着拖鞋,动作灵活,把地上的枪往自己这边一拨,再一勾,枪马上到自己手上,动作一气呵成。

高个子一看陈余生拿枪的手势,就知道遇到高手了,急忙出声道:“兄弟,冷静,好好说。”

矮个子揉了揉头上大包,才看清眼前是个几乎浑身赤条条的男子,一身精壮的肌肉遍布疤痕。

“别套近乎,我没有你这样的兄弟。”陈余生语气透着一股轻松和蔑视。

陈余生就地取材,用他们裤头腰带,将一高一矮的蟊贼绑的严严实实。

“宝贝,可以出来了,顺便把我的衣服拿出来。”陈余生大咧咧冲着浴室里喊道。

受到惊吓的陆染,顾不得挑陈余生陈余生上毛病,乖乖的将陈余生那身便宜行头提了出来,有些惊恐看着两个不速之客。

“你们这两个人,白天跟踪我们就算了,大晚上也不知道消停一会,不知道美好的一天从晚上开始么?知不知道,如果我们不努力生孩子,陆家百亿资产就要捐出的么!”陈余生见陆染没有反驳自己,不由得得寸进尺。

“兄弟,通融一下,你也知道的,拿人钱财替人消灾,大家都是出来讨生活的。”

“我通融你个大头鬼!”陈余生顿时就被这两个家伙气笑了,“你们讨生活的方式倒也是别致。”

“兄弟,今晚我们两兄弟栽在你手里,我们认了,求你放我们一马,大家山水有相逢,他日兄弟有什么帮助,我们兄弟二人必有厚报。”矮个子开口求饶。

“都说了,别和我称兄道弟,咱们还没有熟到那个地步,老实交代,大晚上的,你们是来给我们小两口解闷的么?”

陆染恶狠狠的瞪了陈余生一眼,你口头花花也看下场合啊,抓贼不应该先审问吗?

“咳咳。”陈余生不好意思的绕绕头,意识到自己跑偏了。

“说吧,谁派你们来的。”陈余生套上裤子,整个场面没有方才那么诡异。

有些出乎意料的是,这个蟊贼非常干脆的招了,谁派来的,酬金是多少,全盘托出。

青梅如豆,为你煮酒

01 青梅结子时,如豆攒满桠,细雨缠枝头,风动撩轻纱。 周康县的学堂里,十来个少年郎立在廊下,赏雨打芭蕉,瞧青梅树下那冒雨嬉戏的两个小娃儿。 有人叹:“郎骑竹马来,绕床弄青梅,同居长干里,两小无嫌猜。” 有人赞:“总角之情,令人艳羡。” …… 一众儿郎对他们遐想万千,树下两个小人儿视若无睹,自顾自玩得不亦乐乎。 檐水滴空阶,清脆空灵,声声入耳。却有个煞风景的声音飘出:“你们看那青梅,小小的青...

【小说】对不起啊,喜欢了你这么多年

在知乎看了一篇文章:问如何提高自己的生活质量,答定期扔掉旧东西。于是为了提高自己的“生活质量”,我像模像样的开始收拾自己的旧东西。 一边感叹自己真是个败家娘们竟然买了这么多没用的破东西,一边唏嘘自己是真懒,竟然堆了这么多……还真是,“乱室佳人”…… 旧东西里收拾出来一个天蓝色的礼品盒,看到第一眼只是觉得很意外,打开后里面满满的各种各样的小纸条上面写满了密密麻麻的字,那不是少女的心事,每个纸条...

《绝运官途》(沈浩)小说无删减阅读

《绝运官途》由七七文学免费提供,讲述了夜车司机沈浩意外得到一部超能手机,可透视可治病可鉴宝,同时接受一项神秘任务,保护一位美女校长。为完成任务,沈浩进入学校当了老师,校园内外凶险不断,美女财色纷纷扰扰,沈浩巧妙周旋,智

愿你成熟不将就,愿你喜欢的最后能牵手

—Ⅰ 子兴打电话给我说他失恋了的时候,我刚洗完澡坐在地上边吃零食边看《奇葩说》,电话一接通就听到他一声长长的叹息。 子兴是在去年就认识娜娜了,刚开始认识子兴就觉得娜娜挺不错的,但却没任何行动,只是跟普通朋友一样接触。 直到前两个月慢慢接触才发现自己喜欢上了娜娜,于是便频繁的跟她聊天、约会、吃饭、看电影。但好像只要一聊起两个人的事情娜娜就会或多或少的躲避,直到上个星期娜娜才答应试着跟子兴在一起...

步步望归尘(云墨苏清浅)全章节免费阅读

《步步望归尘》来源ucucmu,主角:云墨苏清浅.简介:你曾说,愿与我一生一世一双人,而如今,我只愿上穷碧落下黄泉,两处茫茫皆不见&hellip;&hellip; 第十一回 你怎么不说是为了他守身如玉?!  这一刻我才明白,云锦已经死了,方才给我

如果当初你们还没有在一起,我和他你会选谁

如果当初你们还没有在一起,我和他你会选谁 文/燚不语 过了思春的年纪,却没过思春的爱情。 昨天一口气刷了所有更新的《致我们单纯的小美好》,被里面最萌身高差及大把的狗粮啪啪的打在脸上。 然而最让我心疼的还是终极男二500松。那个叫着她“大哥”却把她当心头宝贝一样傻傻的宠她的大男生。 “大哥!踢了我就是我的人了,以后你可要罩着小弟我了!” 面前这个看着高高大大实则弱柳扶风一副病秧子似的人叫步能,...

手机故事网_每天读点故事在线阅读©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