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商途》张子宣小说txt章节在线阅读

2019-01-12 15:35:02作者:七七
《商途》简介:我们学校被人称之为贵族院校,但教育水平在国内领先。 当年以我的成绩本可以轻松读所国办大学,但我爸是个极要脸面的人,特别是在亲戚朋友之间,他咬着牙对我说:不就四年十万吗?俺们出的起,等儿子毕业了,这点钱都抵不上他的工资。 邻居听说我要上新大,竖着大拇指,歆羡的说:真出息。 那晚,我失眠了。
商途第五章 我想要个孩子

  晚上和陈波一起吃饭,他问我工作怎样,我告诉他孙主管给我介绍了个化妆品的客户,对方要下二十万块钱的货单,目前还在跟进。

  陈波也一脸奇怪的说孙主管不是一直看不上你吗,怎么突然好心给你介绍客户了。我说我也不知道,可能是路经理的意思,那天路经理也让他多教教我些东西,孙主管毕竟是他下属,碍于情面,就把这个客户介绍给我了。

  陈波说没那么简单,我总觉得他是有意要整你。

  我说我也是这么觉得,不过,再不济,大不了就不干了呗。

  陈波叹了口气说干啥都不容易,反正能忍就忍吧,至少你这个是按月发放工资,哎,你是不知道,前阵子带我们干活的那个包工头跑路了,妈的,欠我们的工薪也被他卷了,大半个月了,现在还找不到人。

  陈波忽然道:子宣,我可能要离开帝都了。

  我一惊,问他为什么。

  他说这边活儿太少,有个朋友介绍我去南方,那边的活周期长,还是按月开。

  我失落的点点头,陈波家比我家好不到哪儿去,他还有个弟弟在上中学,家里的负担都在他身上。我从兜里掏出两百块钱,我说前两天刚给家里打了两千,身上没多少积蓄,这两百块钱你拿着,权当路费了。

  搁在平时,陈波一定不会要我的钱,但他自己也说了,工头卷钱跑了,这阵子估计比我还穷,当下就收了。

  晚上十点多的时候,我正趴在桌子上翻资料,手机突然传来一段语音,打开一看是苏灵的,心里登时有种莫名的小激动,她的声音还是那么甜美,但语速却有些急促。

  苏灵说她在王朝酒店,让我现在过去接她。

  我以为她发错人了,这种口吻的对话应该是跟她比较亲密的人,而我不过只是和她刚认识,而且今天我主动找她,她连理都不理我。为了确认,我回了条我现在过去吗?没想到她立刻回道,快点来,我等你。

  我丢下材料,马不停蹄的坐车赶到王朝大酒店,金碧辉煌的大楼,让人站在下面,有种特别渺小的感觉。

  我发微信告诉她我到了,不一会儿,她踉踉跄跄的从里面走了出来,身边有两个服务生搀扶着,不过那俩服务生看着就不像好人,手上虽然扶着,但眼睛一直盯着苏灵的胸部看。

  这时的苏灵穿着一件红色晚礼服,领口比较大,洁白的酥胸起起伏伏,她明显喝多了,薄薄的双唇如玫瑰花瓣娇嫩欲滴,眼睛迷离的看着我说你来了,接着,她直接倒在了我的身上,我顺势赶紧搂住她,对面俩服务生的目光仍然不怀好意的扫着苏灵,我咬着牙,心里突然有种莫名的怒火,我说我现在送你回家。

  苏灵低低的嗯了声。

  上了的士,她像上次一样趴在我的肩膀上,好似睡着了的,一动不动。我耳边传来她柔和的呼吸,有些痒痒的,忽然,她有意无意的将嘴唇贴在我的脸颊,我立刻有种不受控制的兴奋感。

  苏灵把脑袋偏了过去,低声说:到了叫我,我睡一下。

  我点头说好,侧过脸刚好看到她的胸部,这件红色连衣裙将她的身材完美勾勒,从我这个角度看,敞开的领口里那对圆润呼之欲出,她好像只穿了文胸,怪不得那两个服务生看的那么下流,我赶紧移开目光。忽的,想到她前几天做完手术,今天又在酒店宿醉,我暗道有钱人的生活真是太累了。

  司机把车停到门口,下车后,苏灵软绵绵的,又像是给我撒娇的说:你抱我吧。

  我登时一阵脸红,这会小区外面还有人,但她的要求,我又不想拒绝。

  苏灵是整个公司唯一一个没有看不起我的人,我想到那天早上她替我剥鸡蛋,撒谎骗我吃,她明明也看出我穷的叮当响,但依旧愿意用朋友的方式对待我。光是这份尊重,就不是其他人能比的,我抱着她走在小区里,有不少人拿奇怪的眼光瞥来。

  上楼后,我把苏灵放在沙发,有些局促的站在旁边,我问她喝水吗?

  苏灵半躺在沙发,眼睛有些迷离,她侧过身,下裙被撩起一半,洁白纤细的大腿立刻露了出来,我咽了口唾沫,盯着她的腿部看了好几秒。

  苏灵突然轻哼了声说:我最讨厌男人这么看我了,不过,你除外。

  我脸上烫烫的,苏灵笑着说你过来,坐我旁边。我心想她不会是在勾引我吧?但立刻否定了这个念头,苏灵是什么人,公司里仰慕她的男人一抓一大片,她怎么会看上我这种穷光蛋,愣头青,她最多是对我抱有感谢和同情。

  苏灵忽然把手扬了起来,贴着我的面额说:你脸好烫,怎么了?

  我连忙缩了回去,干咳道:没怎么,可能是上楼的时候出了很多汗。

  苏灵嘟着嘴说:是不是我太重了?

  我连忙说没有,你比其他人轻多了。

  苏灵脸色顿时不好看起来,她说:看来你抱过不少女人啊。

  我忙说:我只抱过我妈,那年她生病,我抱她去医院,走了五里多路。

  苏灵哦了声,用胳膊撑着身子,将脑袋放在我的肩膀,她这一系列动作,让我心里七上八下的,我连忙说:苏灵姐,要不你喝点白开水吧,你这些天身体本来就不好,更不该喝酒的。

  苏灵幽幽的说:我不要。

  接着,像只猫咪一样蜷缩着,又将脑袋放在了我的膝盖上,她将脸朝我腹部,低低的说:你肩膀一定酸了,可是,我还想压一会。

  我脸上一热,紧接着,下面那里也跟着有了反应起来,而苏灵此刻正躺在我的腿上,和我最敏感的地方就差一指距离。

  苏灵撅了撅嘴,似乎感觉到了什么,尤其是她的嘴巴刚好正对着那处,这种姿势让人太难不去想象,苏灵蓦地坐了起来,脸上浮现晕红,而且并不是因为醉酒的表现。

  我尴尬的说:苏灵姐,我,我不是故意的。

  苏灵莞尔道:没事,你如果没反应,才奇怪呢。

  我登时有些诧异,她明知道我刚才对她有那种欲望,竟然一点也不生气,我赶紧让自己不去瞎想那些乱七八糟的念头,苏灵琯了下发鬓,葱白的五指搭在茶几上,那一瞬的不自然很快消失,她忽然道:我听说你的领导是孙新?

  苏灵很适时的转过话题,而她眸间的迷离也逐渐消失,取而代之的是成熟丽人的那种坦然,我点头说:是的,当时面试我的也是孙主管。

  苏灵道:他今天动手打了你?

  我立刻有种揪心感,点点头。

  苏灵问:你为什么不还手?

  我嗓子登时有些沙哑,干涩的道:因为我需要这份工作,而且,大家都向着他,我根本没有还手的资格。

  苏灵轻叹了口气说:男人可以没钱,但不能没有底气,如果你连赚钱的勇气和自信都没有,又怎么算得上男人呢?

  我怔了怔,一时间没明白苏灵的意思。

  苏灵道:孙新之所以欺负你,正是看中了你骨子里的自卑,他觉得你拿他没有办法,而别人为什么不帮你,你有想过吗?

  我说:因为孙主管是公司的老人,又是领导,他们当然听他的。

  苏灵说:这是一部分,另一部分是因为他们觉得你懦弱,懦弱的人是不配得到同情的,你连自己都不相信,又怎么让别人相信你呢?

  苏灵的话,给了我当头一棒,她说的很对,如果一个人连自信都丧失了,如何有勇气去面对困难?孙新栽赃我时,我连自辩都没,总觉得没人相信我,而那时,正是因为我连自己都不相信,没想到,苏灵早就看到了那一幕。

  苏灵笑着说:我们是朋友,我才会给你说这么多。

  我眼睛登时有些湿润,故意扭过头,不让她看到,我说:谢谢你。

  苏灵淡淡的说:每个人都有难处,并非谁比谁优越,金钱不是衡量一个人价值的东西。

  我突然道:那苏灵姐,你的难处是什么?这么晚,你明明身体不适,还要去喝酒,一定也是因为什么事吧。

  苏灵愣了下,没想到我会把话题突然转到她的身上,她垂下眼帘,抿着性感的嘴唇道:我是有难处,不过,你也帮不了我。

  我说在公司,你是第一个愿意把我当朋友的人,我很知足,我这人不大会说话,但如果你有需要,除了金钱外的,其他方面我力所能及的,一定愿意帮你。

  苏灵眼睛一动,不知道是有些惊异,还是被我说的感动了,她精致的皮肤透着晕红的妩媚。

  苏灵定定的道:我想要个孩子,你能帮我吗?
 

商途第六章 玩玩而已

  我登时张大了嘴巴,以为自己听错了。

  苏灵立刻转过脸道:别当真,我就是开玩笑的。

  我干咳道:苏灵姐,我虽然刚来没多久,但也知道公司好多人都对你有意思,你要想找对象,一大堆人都愿意排号等你。

  苏灵眨着大眼睛望着我道:张子宣,你该不会真的以为我想和你上床吧?

  这句话简直比打一巴掌还要让人无地自容,我连忙摆手道:我不是那个意思。

  苏灵忽然道:那你什么意思?觉得我年纪大,所以你看不上我呗?

  一时间,我被她怼的说不出半句话,苏灵见我窘迫的样子,忽的,笑了起来,她笑的样子很美,尤其是嘴角弯起来的弧度,像月牙儿似的。苏灵意识到我在盯着她看,并不介意的道:好了,这么晚了,公交也停运了,你晚上就在我这儿睡吧。

  我心想孤男寡女的,怪不方便,她见我有些犹豫,没来由的道:又不是第一次了。

  我登时有些尴尬,苏灵也意识到有些歧义,连忙摆摆手道:好啦,好啦,我困了,先去睡咯。

  突然,她回过头道:我晚上喜欢裸睡,你不准到我房间偷看哦,要是被我逮到……哼哼。

  我后背一身冷汗,连忙说:我真不是那种人,你要是不放心,我现在回去也行。

  苏灵的眉眼间似乎闪过一丝失落,她白了我一眼道:早点休息。

  凌晨三四点的时候,我迷迷糊糊听到有人叫我的名字,我赶紧爬起来推开苏灵的房门,这时,苏灵捂着肚子缩在床上,疼的不停的呻吟。我连忙说我送你去医院吧,苏灵一个劲的摇头说她不要去医院,我说那怎么办,她说肯定是上次流产后没休息好,我没好气的说那你还去喝酒,真是找死。

  苏灵有些委屈的道:你帮我揉揉吧。

  我问她揉哪里,她说腹部。

  我刚要帮她掀开被子,她突然拉住我的手,冷不丁的道:你干吗?

  我说你不是让我帮你揉揉肚子吗?隔着被子怎么揉?

  苏灵低声道:你不会把手伸进来呀,人家,什么都没穿。

  我登时面红耳赤,有些紧张的把手伸到被窝,一触到她的肌肤,我就像触电了似的,苏灵的皮肤果然紧致,我问她是这里吗?她摇摇头,抓住我的手,轻轻放在她的小腹上。

  苏灵好像一点都不担心我会占她便宜,吃她豆腐,我怕用力太多,弄疼了她,很小心的帮她揉着,不一会儿,苏灵紧皱着的眉头舒缓了很多,她微微闭上眼睛,似乎身上的痛感已经开始消失了。

  我虽然困,但耐不住身边有个脱光了衣服的尤物,一想到苏灵此刻浑身赤裸,。而我俩只隔着一床薄薄的棉被,她就这么躺在我面前,我浑身就跟打了鸡血一样,兴奋的不停。但饶是如此,我还是控制着自己的双手不去乱动,苏灵刚流完产,又因为喝酒刺痛了身体,越是在这个时候,我越不能趁人之危,辜负她对我的信任。

  苏灵轻声道:好多了,你能不能抱着我睡,我,我有点害怕。

  我被她这个要求,吓了一跳,登时好奇的道:你怕什么?

  苏灵幽幽的说:我就喜欢你抱着我,特别踏实。

  我咽了口唾沫,心里不停的念着:她是在勾引我吗?再怎样,我都是个二十岁血气方刚的男的,被一个女人这么说,不可能没有冲动,我立马爬上床,躺在她的身边。

  谁知苏灵突然扭过身,面对着我,接着又把脑袋贴到我的额下,像只小猫一样。我再也抑制不住自己的欲望,手更是不由自主的摸进了她的被窝,苏灵嘤咛了声,忽然摁住了我的手腕,我打了个激灵,一边祈祷她千万不要生气,一边小心的把手缩回来。

  谁知苏灵非但没有怪我,反而把我的手放进被窝,接着,将我的手臂搭在她光滑的背部,她是让我这么抱着她!

  我的手臂压在她滑嫩的皮肤,手掌贴在她的背上,我脑子的画面不停的转来转去,多是关于苏灵的。

  苏灵躺在我身上,她诱惑的酥胸让我目不转睛,在沙发上,她半躺着,将白皙的长腿搭在那里,引人入胜。

  我再也顾不得其他,翻了个身,笨拙的压在苏灵的身上,苏灵轻轻的应了声,像是连锁反应似的,双手立刻抓住了我的臂膀,我全身的血脉都在往外喷,疯了似的,却又不知道下一步具体应该怎么做。

  苏灵低低的说了声:我以为你不敢。

  什么!?

  等等,她,她这是应允了?

  我不知是兴奋与她的肯定,还是被她口中‘不敢’两个字激起,立刻俯下身,咬住了她的嘴唇,我用力有些过猛,而且这是我第一次跟女的接吻,一时间竟然弄疼了她,她啊了一下,我连忙停住,尴尬的说:对不起,我,我咬疼你了?

  苏灵轻笑了下,没有怪我,小声的说了声笨蛋,紧接着,用双臂环住我的脖颈,一双性感柔和的嘴唇立刻贴了上来。

  屋里没有灯光,我看不清苏灵此刻的表情,但感受到她主动的引诱,我腹部的火辣感再度升温,下一刻,我直接掀开被褥,一双手极其生疏的握在了她的胸前,苏灵忽然咬住了我的嘴唇,很用力,疼的我忘记推开她。

  苏灵悠悠的说:你把衣服脱了。

  我重重的嗯了声,脱完衣服,我急不可耐的重新压在苏灵的身上,彼此都能感受到那种对对方渴求的温度。

  我吻着她的脸颊,接着再往下,尽情的发泄着自己的欲望……就在我准备再下一步动作时,苏灵忽然抓住了我,贴着我的脸颊,很小心的说:我可能不是处女了。

  我愣了下,连忙说:我没有处女情结,就算你不是,我也不在乎。

  我当时很想说,我喜欢的只是你,甚至我差点没说出:不管你是不是第一次,我都会对你负责,我都会保护你一辈子。

  可惜,我忽然想到,苏灵于我,相当于高高在上的繁星,我现在一无所有,有什么资格向她做出承诺,就连打给父母两千后留下的一千块钱生活费,都是她给我的!

  苏灵愿意让我碰她,或者说,我这辈子能跟这么优秀的女人发生关系,已经非常非常幸运了。

  我刚用力,苏灵叫了声好痛,我连忙停下,她咬着唇,低低的说:进去了吗?

  我摇摇头,尴尬的说没有。

  苏灵说刚才真的好痛,要不你换个姿势。

  我红着脸说怎么换?

  苏灵嗔骂了声笨蛋。

  我在苏灵的诱导下,连续换了四个姿势,可是无论我们怎么配合,都没法形成圆满,最后两个人累出了一身汗。我躺在苏灵旁边,心里特别不是滋味,难道是我那里太大了?还是说,她那里太小了?我摇摇头,十分愧疚的对苏灵道:对不起,是我太笨了,没有经验。

  苏灵却没有失望的样子,而是轻轻的对我笑了笑,然后贴着我的脸道:说对不起的应该是我,其实,我们,不该这样的。

  我以为苏灵这次真的是生气了,怪我轻薄了她,我连忙道:我第一次见你的时候,就有些喜欢你,在酒店的时候,我看到那两个服务生偷瞄你,我恨不得宰了他们。

  苏灵用那双亮闪闪的眼睛盯着我,忽的,她垂下眸子道:你还小,是我祸害了你。

  我一时间愣住了,不应该是我占了她的便宜吗?怎么听她的意思,好像我吃亏了似的,这种事情,永远都是男的处于优势,就算我是第一次,而她不是,那也算不上我倒霉。再说了,苏灵这么漂亮,这么优秀的女人,换作谁,都愿意亲近她,我能跟她同床共枕,已经算是上辈子修来的福分了。

  我知道了,她一定还是把我当小孩看,她比我大几岁,出来工作也早,自然觉得,我这种刚入行的新人,跟毛蛋孩子差不多。

  我没好气的说:我哪里小了?

  苏灵妩媚的笑道:哪里都小,就那里不小。

  我被她一句话勾出了火,翻过身立刻又压在她的身上,我故意道:信不信我现在就要了你?

  苏灵伸了伸舌头道:我信,我信还不行吗?嘿嘿,好啦,我好困,你抱着我睡觉好吗?

  我心里登时软了,苏灵侧过身,背对着我,将我的手放在她的小腹上,我闻到她秀发里那种清香的味道,有些情不自禁的在她脸颊深深的吻了下。苏灵的呼吸很均匀,我以为她可能睡着了,就悄悄把手伸了回来,翻过身看了眼时间,凌晨四点多了,可是,我现在一点也没有困倦的感觉。

  我坐起身,看着窗外,觉得眼前的一切,好不真实。

  “今晚之后,你就把什么都忘了吧!”

  我浑身一震,这话是苏灵说的,原来她还没睡着,我有些不解的问她什么意思!

  苏灵突然站起身道:没什么意思,我们本来就是玩玩罢了,你难道还要当真!?

  一股无名的火气立刻冲到我的脑门,我咬着牙道:刚才,对你来说,就是玩玩而已?

  苏灵回过头道:不然你觉得呢?

  我抓起衣服,先传上裤子,上衣直接搭在身上,二话不说,我就冲了出去,狠狠的摔上了门,苏灵连续叫了我几声,我理都没理。

  原来上床,对这些高高在上的有钱人来说,只是玩玩,逢场作戏。

  对不起,我陪不起。

 

商途第七章 新的文字

  早上九点上班,我是顶着一双熊猫眼去的公司,同事们都用一双奇怪的眼神看我,不过我早就习惯了这种‘优待’,他们怎么看我,是他们的事,我该干嘛干嘛,也不指望他们会对我有什么好脸色看。

  孙新问我客户谈的怎么样了?

  我愣了下说这才一天不到,而且材料昨天才拿到,我准备今天约客户聊的。

  孙新破口就道:到嘴的鸭子,如果溜走了,我拿你是问!

  我有些气不过,一想到昨晚苏灵告诉我说一个人之所以经常受欺负,并不是因为他穷,而是懦弱。我登时反问道:既然是到嘴的鸭子,你怎么不自己吃,好心好意让给我,要不,这个客户你去谈吧,反正还有半个月,我自己想办法找新客户。

  孙新一怔,没想到我会理直气壮的顶他,他气呼呼的说:你他妈别把好心当作驴肝肺。

  我冷笑道:你的好心还是留着勾搭新来的小女生吧,别用在我身上,老子不搞基,恶心。

  孙新绿着脸道:张子宣,有你这么跟领导说话的吗?你他妈是不是不想干了?

  我说:想干不想干,又不是你说的算,有本事你就开了我?怎么,我说错什么了,昨天有好几个人都看到你去她们部门,说什么多买了张演唱会门票,要请人家三更半夜去听歌。

  孙新左顾右盼,发觉好多人都捂着嘴暗笑,他好歹是个领导,这帮人不敢明着得罪他,但暗地里的嘲笑也在所难免。

  孙新啧啧道:行,你要是牛逼,就别搁我这儿逞嘴巴子,等你要是真能把这个客户拿下,我算你厉害。

  我说:那我要是拿下了呢!?

  孙新说:你要拿下了,我叫你爷爷!

  我故意道:叫什么?

  孙新说:叫爷爷。

  我笑道:好孙子,我会努力的。

  孙新脸色登时白了,拎起旁边的椅子就要砸我,他个头没我高,身材比我胖,但论单挑,我还真不怂他,上次那一巴掌,我仍然记得呢!

  我一把操起桌旁的开水瓶,怒目瞪向他,我说你想干吗?

  孙新拧着脸,又将椅子扔回原处,用一种威胁的眼神对我道:你等着。

  我把开水瓶也放了回去,心想这孙子真来硬的,他果然是怕了,不过刚才如果孙新真的动手,我保证不会手软,就算不烫死这个肥猪,也得把上次的场子找回来。

  “张子宣,你来下我办公室。”

  这个声音很熟悉,我回过头,顿时看到了精心打扮、一身职业装的苏灵。

  她的出现,有一种与生俱来的气场,立刻把全公司的声音都压了回去。

  原来孙新之所以收手,并不是怕我,而是看到苏灵来了。

  苏灵是董事长秘书,在整个公司是有一定话语权的,这么说吧,除了总经理之外,很多人事决定都由她说了算,有时候,总经理的重要决策还要向她汇报,由她转达给董事长。

  办公厅里立刻呈现出死一般的寂静,大家各做各的,一言不发,就连孙新也是埋着头敲键盘,虽然脸上不好看,但却丝毫不敢发作。

  苏灵的办公室很气派,尽管她只是秘书身份,但光是办公椅都显得价值不菲,她说了声坐下,然后自顾自回到自己的办公椅,一副居高临下的样子。

  我有些不爽,故意站在那里,定定的说:你找我有事?

  苏灵瞪了我一眼道:这就是你对上级的态度?

  我说:对,以前你们都是我领导,我都得伺候,但是,现在不是了,对不起,我要离职。

  苏灵

  和苏灵一块去公司

  泄露公司机密

  表妹

  被父母知道,让我去找表妹。

  掉胎的老总,失落的表妹。

三十六岁,爱情走不进婚姻

2018年3月3日 星期六 天气:晴 初识梅花的时候,我们十八岁。 梅花是个漂亮的女孩子,不管在什么样的人群中都显鹤立鸡群之气势;而我却是一个极普通的女孩子,算不上漂亮,也不能说丑陋。 当她帮我拎包上楼以后,我便死心塌地的认定,她是我这一辈子最亲密的朋友。从十八岁到三十六岁,十年的光阴证明我们的确是死党。我掌握她所有的隐私,她知道我所有的秘密,我们一路走来,互相嫌弃,彼此欣赏,几...

奇异志:梦境补习班

1 周六下午,李运河得带儿子磊磊去补习班学做梦。临出门前,与老婆拌了几句嘴,搞得不大愉快。 儿子嫌天气冷,不愿出门,老婆掀被子、揪耳朵,儿子嗷嗷直叫。李运河给自己到了杯茶,忍不住嘟哝道:“这么冷的天跑出去,冻感冒了得不偿失。” 老婆一听火了:“一节课八百八,说不去就不去啊?要说冷,我上学那会儿,教室连空调都没有,不照样回回考第一。冷冷冷,一天到晚尽知道找理由,冬练三九,夏练三伏,这点困难都克...

我喜欢了十年的姑娘要结婚了

文|云晞 我用尽一整个青春去喜欢的姑娘,终于要挽着别人的手走进礼堂了。 2018/01/27 周六 阴天 ① 昨晚下班前,突然接到老班长打来的电话。 何以突然?因为我们已经很久没联系了。自高中毕业后到现在,数一数,不多不少,已经十年了。 电话一接通,老班长便开门见山:“那个谁,这周末你有空不?出来聚聚?” 语气间满是熟稔,丝毫不见陌生。好似这素未谋面的十年,我们还一如高中那三年天天抬头不见低...

卑微到尘埃里的爱情,注定开不出花朵

肖玲离开西安的时候哭得伤心欲绝,那时候,她刚刚失恋,准确来说,是被男朋友抛弃的。那天,我去北京高铁站接她的时候,她哭得梨花带雨,她说,她不知道该怎样继续以后的日子,她说她离不开安宇,放不下过去。那天,我紧紧地抱着她,帮她擦干眼泪,安慰她从此以后高傲地做自己。 安宇是肖玲的男朋友,准确来说,是真正意义上的第一个男朋友。 初识安宇的时候,肖玲刚刚读大学,那时候,安宇是学生会主席,而肖玲是在参加学...

逃离稻草集

一 稻草集的狗,似乎都要比别处的蠢笨些。 黄筱正坐在村口的农药店边嗑瓜子边看大头彩电,就听到外面先是一阵农用卡车轰隆轰隆的声音,紧接着便是凶狠的”汪!汪!”那吠声拉的老长,颇有把卡车撕成碎片的气势。 黄筱吐出瓜子皮,顺着窗子一瞧。啧,是条瘦骨嶙峋的棕黑色小土狗,那条狗的孙子! 这得说起黄筱十岁那年。也是这样的光景,她刚要出门买糖,就见一辆大货车从马路那头开过来,这样大的车,在稻草集可不多见。...

激情褪去之后

01 相识之初,是心动作祟,恋爱之初,是爱慕作祟。结婚之后,是甜蜜作祟,十年之后,是感情作祟,二十年后,是亲情作祟。 火把从燃起到熄灭,这个简单的过程,却折射出爱情的开始到落幕。所有的激情褪去之后,剩下的就是亲情。这对于每一对情侣来说,既是痛苦也是幸福的一件事。 深秋之夜,虫鸣消迹,昏沉的大地一片寥寂。一轮孤独的弯月,斜挂在半空中,满天的星辰眨着眼睛,瞭望着人世间的悲与喜、爱与恨,它们似懂非...

手机故事网_每天读点故事在线阅读©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