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清澜贺景承】心上刺青章节无广告阅读

2019-01-12 15:31:51作者:七七
《心上刺青》简介:四年前她被陷害失去清白,被迫顶罪锒铛入狱。身陷沼泽,却不料怀有身孕,她以为这是上天怜悯送她的礼物,却被告知夭折。满心的伤痛,都化作满腔的恨。为复仇自荐枕席与同父异母妹妹的未婚夫纠缠不休。他将她抵在墙角,“你凭什么认为我一定会上你?”“不试试怎么知道?”谁知,这一试却扯出惊天秘密……
心上刺青第5章,重获自由

  三年后,婺城的女子监狱。

  咣啷,咣啷的铁链连续打开,敲响这寂静的清晨。

  当最后一道大门缓缓开启,沈清澜加快了脚步,就像是要破茧而出的蝴蝶,就算刚学会飞翔,都想要以最快的速度冲向那宽阔的天空,想要去大口的呼吸外面的新鲜空气。

  当初被关进来的时候,她甚至想过死,却在要放弃上生命时,发现自己怀孕,那八个月,是她最快乐的日子。也是在这里最担惊受怕的一段日子。

  直到最后,她失去了孩子,她的担惊受怕,变成了满腔的恨。

  三年过去了,她走出这个限制她自由的牢笼,所以,从现在开始,她的人生将重新起航。

  “清澜。”季辰朝她走来。

  沈清澜抬眸,觉得阳光刺眼,她微微眯着眼眸,看着季辰走过来,阳光撒在他的身上,看起来朦朦胧胧,有种不真实的感觉。

  季辰,婺城女子监狱的狱警,四年前,就是他把沈清澜送进的医院。

  自从那以后他们相识,从医院回去后,季辰一直照对沈清澜很照顾。

  若不是季辰,或许,她真的就遭毒手,走不出这扇大铁门。

  “我来接你,给你安排好了住处。”季辰站在她面前,目光掠过她的脸颊,消瘦,却格外的精致。

  目光越发的温和。

  沈清澜淡淡嗯了一声,她身无分文,如果没有季辰,她可能会露宿街头。

  季辰对她的好,她都知道,等自己有能力的时候,她一定会双倍奉还。

  因为她有案底的原因,根本就没有公司愿意录取她。

  但是她不想一直靠季辰接济,那怕是一等一的大学毕业,她也能低下头,去做最低层的工作。

  她找到一份做女服务员的工作,地方是一家会所内。

  若是以前,她肯定不屑这样的工作。

  但是在监狱的生活,早就把她身上的棱角磨平。

  “小沈,你把这瓶酒,送到108号包房。”

  说话的是领班,张艳。

  这里的人都叫她艳姐。

  沈清澜接过酒,放进托盘,“我马上送过去。”

  走到108号包间,沈清澜刚想抬手敲门,发现门并没有关,透过门缝,她看见一个女人,正跪在一个男人脚边。

  “景承,你知道的,我多么热爱演绎事业,四年前那是我去好莱坞唯一的机会……所以我才会食言,可是我对你的爱,一点没有少。”

  女人拽着男人的裤脚,泪眼婆娑,楚楚动人,惹人怜爱的模样。

  可是,坐在沙发上的男人,修长的双腿优雅的交叠着,丝毫不为所动。

  整个上半身,懒懒的陷进沙发里,侧面的光束照在他的脸上,一半明,一半暗,让人看不真切他此刻的表情。

  缓缓的,男人弯下身子,挑起女人的下巴,与之对视,声音听不出喜怒,只是给人的感觉,是无边无际的森冷。

  “陆心然,你哪来的自信,离开四年后,我还能接受你。嗯?”

  “景承,我知道,你是爱我的,你一定会等我的。”陆心然死死的抓住,贺景承的衣摆,生怕放手,这个男人就会彻底离开她。

  贺景承盯了她两秒,“爱?”

  他如听到什么天大的笑话一般。

  从来,他贺景承都是骄傲的,放他鸽子,一离开就是四年。

  就算以前有爱。

  但是,早在四年前他满心怜惜把初次给自己,而对她负责任想要娶她为妻时。

  结果发现,把初次给自己的女人根本就不是她,她当天下午就跟经纪人去了好莱坞根本就没去酒店。

  沈清澜蹉跎了几分钟,轻轻敲了敲门,“送酒的,能进来吗?”

  “这里不需要酒。”陆心然立刻拒绝,她不想有人看到她此刻狼狈的样子。

  贺景承似笑非笑,翘着唇角,“进来。”

  “景承……”

  贺景承的眉目倏而一沉,沉的快而狠。

  在这昏暗的包间显得格外凌厉。

  陆心然半张着红唇,接下来的话就死死卡在喉咙,不敢再发出半点儿声响。

  得到同意,沈清澜推门走进来,陆心然觉得难堪,但是又觉得起来,更加说服不了贺景承原谅自己。

  索性头一扭,不让沈清澜看到她的长相。

  沈清澜也没有兴趣看,放下酒,她就想离开,毕竟这一男一女,一看就有感情纠葛。

  她可不想无端就卷进他们的战争中。

  可是事与愿违,她刚想收回手忽然被人抓住,贺景承淡淡的撇陆心然,“眼前这个女人都比你更能吸引我。”

  沈清澜还来不及思考,便已经落入一个结实而又温暖的怀抱,她反应过来,立刻去推男人,结果被对方抓住手,把她禁锢的牢牢的,动弹不得。

  “你……”

  “嘘。”

 

心上刺青第6章,低贱的女人

  “不可能,你绝对不会看上这样一个低贱的女人,我知道你是故意气我的!”陆心然顾不得被人看到脸,愤怒的瞪着沈清澜。

  贺景承目光沉沉看着陆心然,而后笑了。

  这个女人到底哪里来的自信?

  “她低贱吗?我觉得她比你高尚多了。”

  沈清澜刚想张口解释,她可不想无缘无故成了挡箭牌,还给自己拉这么大一个仇恨。

  可是,刚张口,就被一股凛冽的气息笼罩,下一秒,被堵住唇。

  她瞪大了眼睛,傻住。

  甚至忘记了反应。

  陆心然自尊心受挫。

  “贺景承你会后悔的。”扔下话,陆心然起身离这令她难堪的地方。

  贺景承的唇离开沈清澜,她还没有回神。

  “怎么,不会是初吻吧?”

  他们离的近,贺景承说话的热气,洒在沈清澜脸颊,麻麻的,痒痒的。

  沈清澜回过神来,抬手就要给这个登徒子一巴掌,贺景承先一步洞察出她的动作,接住她要往自己脸上落巴掌的手,淡淡的目光,刚刚轻佻的模样不复存在。

  “我的脸,没有人可以打。”

  他起身的那一瞬间,放开了她,沈清澜跌坐在沙发上。

  贺景承同时从皮夹里掏出一打崭新的人民币,“刚刚是我唐突了,作为补偿这些给你。”

  说着,贺景承已经将钞票放在玻璃桌面上。

  沈清澜愤怒的瞪着他,用手狠狠的擦了一下嘴,冷声道,“流氓。”

  说完,看也不去看那一摞的钞票。

  贺景承则是,有点反应不过来,这个女人竟然在擦嘴?

  他的吻有毒么,还用的着擦?

  贺景承的心里不爽快。

  沈清澜走了两步,忽然停住了脚步。

  虽然这钱对她来说,有点羞辱,可是她需要钱。

  她需要很多很多的钱,因为只有有钱了,她才有能力去对抗沈家的每一个人。

  她才有能力,为自己的孩子讨回性命之仇。

  亦是脚步有千重,她还是回了头,去拿桌子上的钱。

  贺景承面无表情的看着她,一开始他还以为她和别的女人不一样,结果……

  他自嘲的笑笑,人心不都是这样贪婪么,比如陆心然,明明有他这个有钱的男朋友还不知足,还想要当享誉国际的大明星,再比如眼前这个女人,刚刚那么有骨气,现在还是弯下腰,去拿桌子上的钱。

  “你的骨气就只能维持两秒?”

  骨气?她也想要,可是她要不起。

  她所有的自尊,都早已经被人踩到泥泞里。

  能活着出来,不过是内心的仇恨,支撑着她。

  她低着眼眸,把钱揣进怀里,“我不要骨气,只要钱。”

  贺景承唇角勾着淡淡的痕迹,是不屑,更不会为这样的女人,多驻足一秒。

  看也没有再去看一眼沈清澜就转身离开。

  她知道,她这样被人瞧不起,可是,那又如何。

  她深深的吸了口气,挺直脊梁,走出包间。

  下班时,已经是下半夜。

  虽然夜晚,但是路上一点也不黑,被各色的霓虹灯,渲染的如同多彩的白昼。

  她独自走在马路牙子上。

  忽然一辆车停在她的旁边。

  是季辰,他值夜班,抽出的时间来接她。

  季辰拉开车门,让她坐上去。

  沈清澜想要说声谢谢,但是话到嘴边,她又咽了下去。

  谢谢表达不了她对季辰的感激之情。

  她弯身坐进去,准备把他给自己租房子的那笔,钱还给季辰时,他在这个时候递过来一本文件夹。

  “这是你让我查的康泰建材的资料。”

  沈清澜立刻接了过来,她迫切的想知道,现在沈家和那个建材公司现在是什么状态。

  记得四年前,康泰面临倒闭,现如今公司阔展数倍,业务也从单一的建材公司,发展成多元化公司了。

  沈清澜皱着眉,沈沣走了什么运,几十年都没有宏大的小公司,怎么会在这短短的四年就壮大这么多?

  “好像是沈清依未婚夫的关系。”

  季辰似乎看出她的迷惑,解释道。

  “她未婚夫?”沈清澜的手指,不自觉的收紧了。

  原来是攀上金龟婿了。

  “万盛集团你应该听说过吧。”

  沈清澜下意识的吞了吞口水。

  万盛集团,应该没有人不知道。

  婺城贺家,也是顶级豪门。

  这不是单单指万盛多庞大多有钱,更是贺家老爷子,是某军区首长。

  可想而知,贺家在婺城的权势。

  怪不得,当年摇摇欲坠的建材公司,如今能有如此的成绩,原来是靠上大树了。

  不得不说,沈清依也是厉害,能够攀上贺家人。

  “清澜我知道,你内心的仇与恨,可是复仇并不是一条好走的路,如果你答应,我愿意照顾你一辈子,以后我们也可以有孩子……”

  “你应该知道,我所有的感情都埋葬在那扇铁门内了,不会和谁谈感情的,谢谢你对我的照顾。”说着她把准备好的钱,放在了车座上,“你为我花费了不少,这些是我还给你的。”
 

心上刺青第7章,让人轮了你

  “你知道我不是那个意思。”季辰解释,“我只是怕你太辛苦,而我只是个小小的狱警,能帮你的太少……”

  说到后面季辰的声音低了下来,“刚刚的话,你就当我没有说,只要我能做到的,我一定尽力帮你。”

  他都知道,刚刚会这么说,只不过不想她下半生,再过的那么苦,明显想要扳倒沈家,让他们为自己做的恶事,而付出代价,太难了。

  沈清澜又何尝不知,只是如果她连妈妈和孩子的死,都可以不顾,她活着还有什么意义?

  再苦再难,她都得走。

  没有选择,没有停留的余地。

  “今天晚了,你早点回去,我自己走回去就行。”

  沈清澜下车,季辰喊住她,“你还在生我的气?”

  “没有,我对你只有感激。”季辰对她的好,他的心思,沈清依都明白,只是她的心是冷的,是死的,不会对谁有感情。

  所以,她并不想欠季辰太多,她还不起。

  注定自己一生坎坷,她不想让季辰也粘上自己身上的晦气。

  “不生气就上来,我送你。”季辰望着她。

  他永远忘不了,她站在窗前接着雨水撕心裂肺哭泣的样子,那种痛苦只有亲身经历过的人才会知道。

  她从鬼门关活回来,在狱中的三年,她的坚强与隐忍,都让他动容,也心动。

  想要去保护她,爱护她。

  “我想一个人静静。”沈清澜始终没有上去。

  季辰依旧不放心她一个人,但是却不敢把她逼的太紧,怕她会远离自己。

  “那我们明天一起吃饭。”

  这次沈清澜应了,虽然和季辰保持感情上的距离,但是他们依然是朋友。

  目送着季辰离开,她才迈起脚步。

  深夜的马路,几乎没有行人,连来往的车辆也很少,一阵风吹来,吹乱了她的头发,也让她打了个冷颤。

  她双臂环胸,搓了搓手臂,试图寻找一些温暖,然而就在她沿着马路牙子,继续往前走时,忽然被人拦住去路。

  几个像是小混混的人,拦住她的去路,看着她对照手机里的照片,看是否是同一个人。

  “豪哥就是这个女人。”

  “看见了。”被称为豪哥的人,上下打量了一眼沈清澜,而后笑了,“比照片上更漂亮。”

  这些人一看就不像好人,沈清澜一惊,脚步不由自主的往后退。

  “你们想干什么?”

  “当然是伺候你舒服了。”

  “跟哥哥走,哥哥让你知道什么是做女人的快乐。”

  傻瓜也知道这些话是什么意思,沈清澜瞅准时机,拔腿就跑。

  妈的,豪哥咒骂了一声,“愣着干嘛,追啊。”

  他们速度也块,一波人追,另一边豪哥开着车子拦截,眼看就要被拦住,沈清澜心一横,朝旁边的林子里跑去。

  这样车子开不进来,她逃跑的几率大些。

  这下豪哥彻底骂娘了,“今天抓不住这小妞,你们都别来见我。”

  属下们更加的卖力了。

  林子里没有路,树枝,藤蔓,从她的小腿边擦过,拉出一道血痕,她顾不得疼,只想赶紧逃离那些人的追赶。

  忽然,有人拦在她的前面,手里举着手机上的手电筒。

  “别跑了,你跑不掉。”

  沈清澜站在那儿,被夹在中间,前有狼后有虎。

  她稳住心神,“我和你们无冤无仇,为何追着我不放,要是劫财的话,只要你们愿意放我,我把身上的钱都给你们。”

  听到沈清澜的话,豪哥狂笑了起来,“小妹得罪人了不知道吗?看你的模样长的不赖,是破坏别人家庭了,还是给人当情妇了,所以让人家这么憎恨你,出了高价钱让我们毁了你。”

  得罪人,她刚出狱沈家人并不知道,上班时也没有得罪什么人,等等,难道……

  “你乖乖听话,哥哥不会弄疼你。”说着豪哥已经一步一步朝着沈清澜逼近。

  沈清澜想要往后退,但是后面有两个混子挡着路,“唔。”忽然她被称为豪哥男人扑倒在地。

  沈清澜挣扎,豪哥抓住她的手,胡乱的撕扯着她的衣服,“别怪哥哥,哥哥也是拿人钱财替人消灾。”

  说着就低头朝她亲,旁边还有他的属下,对着他们拍照。

  一看就是预谋好的。

  身上一凉,胸口被他撕开,沈清澜双手不断的在地上乱摸,忽然她摸到一块硬的物体,像是一小块石头或者砖之类的东西,她攥着手里,在称为豪哥的男人,正专心啃自己脖子时。

  毫不犹豫的照准他的头,砸了下去,那块石头上有棱角,瞬间豪哥就痛叫了一声,随着血也飚出来了。

  趁着松懈,沈清澜奋力推开他。

  “贱货干袭击老子,今天老子让人轮了你。”

主角秦天《女总裁的逆天狂兵》全集免费阅读

《女总裁的逆天狂兵》简介:不管是什么冰山女神还是妩媚丽人,傲娇校花还是霸道总裁,都只是他的一盘菜!脚踩高富帅,拳打富二代,堂堂兵王却被挡在家外,什么?没有老婆孩子不让回家?

破阵子

酒楼里,大堂中央搭起了一个高台,放着一排酒罐子,每坛前面都站有跃跃欲试的参赛者。

中药武侠基础|《药事管理与法规》100个核心考点

1.执业药师注册有效期3年。 2.药品的安全风险复杂性、不可预见性、不可避免性。 3.执业药师禁止注册单位机关、院校、科研单位、检验机构。 4.参加执业药师考试条件之一中国公民和获准在我国境内就业的其他国籍人员。 5.药品生产、药品经营100%符合质量管理规范要求。 6.执业药师注册管理机构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总局。 7.受刑事处罚、吊销《执业药师资格证书》注销注册。 8.变更执业地区、执业...

爱情,让我们潦草离散

文/叶小叶姑娘 -01- 小花一直不敢告诉果果,她喜欢上了果果的前男友。就在他俩吵架闹分手的时候,小花花痴般的对她的前男友一见钟情了。 小花和果果是大学舍友兼闺蜜,平时好的如胶似漆。衣服可以换着穿,口红可以换着用,唯独男朋友,果果一直没让小花见过。 听说,那是果果高中时候就喜欢的男生,两人一直很要好。直到上周果果过生日,两人因为在谁的城市给果果过生日而吵架,男朋友只好过来陪果果,不曾想,果果...

你别来 我无恙

未曾遗忘过你在昏黄路灯下看我的眼神 以至于后来每当夜幕降临,华灯初上时总爱感叹你要是在我身边就好了。 未曾忘怀过你拥我入怀时心头的温度和怀里温柔,以至于在凛冽寒风中等公交之时总责怪这风里怎么没有你的味道。 未曾忘记过你用手捂热的牛奶有多润喉,以至于后来喝热牛奶的时候总觉得不够。 关于你,我从来都不会想起。 所以你,总说我冰冷没感情。 2 “陈冉,等会儿一起回家吧,我们家院子里的槐树都想你了,...

遇到渣男,我的回族婚姻完了

-1- 天空阴霾密布,风雨交加,寒气透骨。依依用力地拉紧衣服,想要获取多一点的温暖,可身体依旧冰冷。她的心被什么扯着,疼得不能呼吸,她慢慢蹲下去,在路边失声痛哭。 海潮心碎的眼神,因痛苦而扭曲的脸,一遍遍在依依脑海中回荡。 “海潮,别怪我!我们必须分手。我是回族,你是汉族,我们没办法结婚。民族的限制,饮食习惯的不同,咱们算了吧!” “我可以不吃猪肉,我随你,真的,依依,不要分手,不要分手.....

手机故事网_每天读点故事在线阅读©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