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郁绵绵盛烈火)《情似烈火,爱欲绵绵》全集章节阅读

2019-01-12 15:28:29作者:七七
《情似烈火,爱欲绵绵》简介:五年前她被神秘男人夺走初夜,五年后未婚夫出轨,他从天而降……
情似烈火,爱欲绵绵005章 想报仇么

  这么说,躺在地上的刀疤脸这几个人,是他动手弄晕过去的咯?

  兴许是眼前男人的气场太过强大,也兴许是刚才看到他身上竟然有枪的缘故,尽管得知眼前的男人刚才救了自己,郁绵绵还是能察觉到男人身上散发出来的危险气息。

  分明是广阔的马路边,却压抑的她喘不过气。

  “那么,谢谢你刚才救了我,先生能不能留下联系方式,如果有机会,我会报答你的。”

  郁绵绵尽量平息自己的心有余悸,她也真是幸运,在怡和园差点被盛皓和郁薇薇阴了一手,出来没间隔半个小时就遇到了无所不用其极的高利贷,两次都有人相救,否则她今晚才是真正的穷途末路,生死未卜。

  男人微皱的眉宇稍稍舒展,从修身马甲左胸的口袋里,掏出一张名片递过去。

  他的手指修长干净,郁绵绵自愧不如。

  接过磨砂质地的黑色名片,郁绵绵借着酥油黄的路灯光轻声念:“V·R集团总裁——盛烈火?”

  VR集团是三年前在美国上市的大型公司,涉及的行业领域十分广阔,VR近来才开始拓展国内业务,即便是曾经协助父母打理公司生意的郁绵绵也对这个公司所知甚少。但是,盛烈火这个名字,她总觉得有点耳熟,似乎在什么地方听到过。

  盛……

  郁绵绵微微蹙眉,盛这个姓氏在滨海市只有盛皓他们家族,这个男人,莫非跟盛家有什么联系?

  她抬起头,潜意识里开始拿盛皓和眼前这个男人做对比,的确,他和盛皓眉眼间有些相似,只不过盛皓颜值虽高却帅气的太过直白,而眼前的盛烈火,更为成熟稳重,气质优雅也更清贵。

  “盛先生,冒昧问一句,您和盛皓是什么关系?”

  “我是他同父异母的哥哥。”

  男人淡淡地低哑声和毫不隐瞒的态度惊的郁绵绵瞪大眼睛,是了,她曾经听父母提起过“盛烈火”的名字,同时被提起的还有盛家曾经的一段隐秘禁忌。

  盛父的原配并非盛皓的母亲,据说盛皓的母亲是盛父原配的好友,后来因为种种原因盛父和盛夫人离婚,娶了盛皓的母亲。离婚后盛母才发现自己已经怀孕,她毅然决然的在国外生下孩子,所以外界才有了盛家大少爷一直被养在国外的传闻。

  据说盛家大少爷极具经商天赋,十六岁被亚洲商会会长誉为天才商人,十五岁在学校众筹创办基金会成立了自己的投资公司,华尔街大亨都曾找过他洽谈合作。人无完人,在他的经商才华锋芒毕露下,却有着一颗绝对叛逆的心,因为他母亲的缘故,他始终拒绝回国认祖归宗,盛父为此不知道砸碎了盛家多少古董珍玩。

  如果眼前这个人真的是盛烈火,郁绵绵就更诧异了,他不是一直在国外不肯向盛父低头么,怎么会忽然出现在滨海市,再说,他是盛皓的亲哥哥,为什么回国后不在盛家或者盛皓那里亲人重聚,反倒出现在大马路上救下自己。

  巧合,还是有意为之?

  一系列的问题瞬间浮现在郁绵绵的脑海中,她想开口问,又不知道该用什么方式做开场白才不会显得冒昧唐突。

  这时候,前方忽然传来开车门的声音,郁绵绵条件反射的看过去,就见不远处停着的黑色路虎车上下来个人,男人的一身劲装立刻引起了她的注意,这不是在怡和园打了盛皓和郁薇薇的人么?

  “盛少,查到了。”

  麒麟大步流星的走过来,把手机递给盛烈火。

  还不等郁绵绵搞清楚这两个人搞什么鬼把戏,盛烈火便打开手机,熟悉的声音立刻从手机里传出来:“他可是郁家的大少爷,手里有的是票子,一晚上输个几百万都是小儿科,反正发财的机会就放在这儿,事成之后我要的不多,他输的钱,我只要三分。”

  郁绵绵消散的怒火重新沸腾,她本能的握紧拳头:“郁薇薇,你这个贱人!”

  手机里的录音还在继续,是盛皓的声音:“薇薇,只要这件事成了,那咱们以后就什么都不用愁了。还是你对我好,郁绵绵那个蠢女人,到死都不会知道我们俩早就暗度陈仓了。”

  接着就是两个人厚颜无耻的暧昧声,听声音好像还很激烈。

  录音到此为止,盛烈火收起手机冷笑着朝郁绵绵睨过来:“你的审美有待提高,这种人渣,你当初是怎么看上的?”

  “这跟你有什么关系,麻烦你把录音删除。”

  郁绵绵愤恨异常,她后悔刚才在怡和园没有勇气拎着菜刀砍死那对狗男女。

  她不明白盛烈火为什么会搞到这种录音,但她很清楚,这段录音绝不能流传出去,她在意的不是别的,是盛家的名誉,父母和爷爷那一辈辛苦维护了一辈子的盛家声誉,就算她和郁薇薇从今天开始成为仇人,那也绝不能让外人传出去。

  一来她丢不起这个人,二来,盛家和她故去的父母也丢不起这个人。然而,盛烈火并不合作,一抹若有若无的笑意噙在幽邃眼底,他反手将已经黑屏的手机放进西裤口袋。

  郁绵绵心肝一颤,没明白这个男人这是什么意思,这份录音对他来说好像也没什么作用吧!

  男人深深的看着满脸写着警惕和防备的女人,忽然觉得,这个女人,似乎比他想象中的有趣的多……这,有点儿意思。

  “有没有想过报仇?”

  盛烈火忽然开口,低哑的嗓音宛若魔音一般萦绕在郁绵绵的心头,她愣愣的看着盛烈火,他这话,是什么意思?

  “父母丧葬期间堂姐出轨未婚夫,又双双做下陷阱引你亲弟弟入局欠下巨额高利贷,难道,你心里就没有想过,报仇?”盛烈火故意加重最后两个字。

  报仇么?

  她当然想过!

  她恨不得把盛皓和郁薇薇那对贱人千刀万剐凌迟致死,盛皓可是她未婚夫,是她最亲最近的人,却趁着她父母去世她无暇顾及的这段时间,跟郁薇薇勾搭成奸!早在怡和园亲眼见到这一切的那一刻起,她就暗暗发誓,今天她受到的所有屈辱,必定要加倍偿还给那对狗男女。

  只是……盛烈火这话的意思她怎么听不懂?

  郁绵绵强迫自己冷静下来,暂时把心头的所有愤怒和不甘都压在心底,抬头对上盛烈火平静深邃的眼眸:“我报不报仇是我自己的事,盛先生有话直说吧
 

情似烈火,爱欲绵绵006章 下人刁钻

  这个女人,不蠢。

  郁绵绵虽然嘴上没说,但盛烈火刚才提到那些话时,她的神情和眼神早就出卖了自己。

  盛烈火微微勾唇,路灯影射在他眼眸中的光点灿若星辰:“你确定,以你自己的能力可以完成复仇,可以全身而退?”

  郁绵绵一怔,呼吸同窒。

  盛皓有强大的盛家做后盾,即便盛父一直对这个儿子看不上眼,但他终究是盛家血脉,倘若真的闹起来,盛父和整个盛家自然是偏向盛皓的。而她郁绵绵,早已经不是曾经的郁家二小姐,父母的过世已经注定她身无所依。

  暂且不说她究竟是不是盛皓的对手,即便她可以不顾一切跟盛皓抗衡赢得结果,她也未必会有好下场。

  还有郁宸,如果一旦和盛家撕破脸,郁宸难保不会被他们拿来做威胁她的筹码。

  再有郁薇薇,她现在是父母双亡无所依仗,可是郁薇薇不同,整个滨海市谁不知道郁薇薇是大伯郁海城的手心宝,一旦她和郁薇薇撕破脸,把这些丑事公布于众,大伯怎么可能容下她和郁宸。这个死局,她不知道该怎么破。

  偏偏这个时候站出来一个盛烈火说可以帮忙,看似是天降神迹,实则郁绵绵并不相信天上会掉馅儿饼,就算真的会掉,也是抹了蜜的毒果。

  “盛先生,您在跟我开玩笑吗?盛皓是您的亲弟弟,您现在要帮我一个外人对付您的亲弟弟,这太匪夷所思了些吧。”

  “匪夷所思吗?”盛烈火云淡风轻的反问,幽邃的眼底带着几分意味不明的笑。

  这男人好奇怪,郁绵绵在心里对盛烈火打了个大大的问号。

  “当然,这就如同我拉着外人对付我弟弟,不匪夷所思吗?你们都姓盛,血液里都流淌着同样的基因,我既不相信你,也不打算让你帮我。而且,盛先生你开的这个玩笑,也并不好笑。”

  这个女人,坦诚的有趣。

  “盛家对我来说跟你一样陌生,做盛家人,这不是什么荣耀的事。”盛烈火轻挑的眉梢带出几分卷狂肆意,他顿了顿,“希望你可以认真考虑我的建议,想清楚就打名片上的电话。你有三天的时间,过期不候。”

  “你认真的?”郁绵绵惊愕。

  她和盛烈火以前根本没见过,她好歹还从父母那里听到过盛烈火的名字,而盛烈火估计连她是谁都不知道。刚才她被几个高利贷欺负,他能在毫不相识的情况下出手相救已经难得了,现在又是一副真的要帮她的样子,这也太玄乎了。

  “你说呢?”盛烈火嘴角依旧噙着让人捉摸不透的深沉笑意。

  郁绵绵忽然明白了,盛烈火该不会是想报复盛家吧?

  当年盛皓的母亲小三上位,盛夫人顾念旧情没有难为丈夫选择离婚,之后移居国外。在国外诞下盛烈火后,盛夫人一度因为想起旧事而郁郁寡欢,盛烈火一定会把他母亲这笔账算到盛皓母亲的头上,算到盛家的头上。

  这么说来,这个男人提出要和自己联手,其实是打算先从盛皓下手撕开盛家的堡垒,继而逐一攻克?

  她是恨盛皓没错,可是盛父对她却一直很好,郁绵绵只要一想到盛家会被眼前这个洪水猛兽吞噬,就觉得脊背发麻,她是想报仇,可是她也不是傻子,盛烈火这是拿她当枪使,被人当傀儡的,有几个会有好下场的?

  “你帮我,到底有什么目的?”郁绵绵冰澈的眼睛吧嗒吧嗒的盯着他看。

  戒备的眼神,警惕的内心。

  盛烈火玩味的盯着她,沙哑低沉的嗓音像是蛊惑人心的魔声:“你不需要知道太多,只需要知道,我能帮你达成你想要的结果,这就够了。郁小姐,我希望你的智商,和你的身材发育的一样优良。”

  男人的含着不明笑意的眼神,似乎能从她的眼底直接看穿她的内心似的,邪肆张扬毫不隐藏。郁绵绵脸唰的就红了,下意识的把裹在身上的西装收紧。

  郁绵绵是滨海市出了名的美人,长发如瀑,双眼冰澈,即便是素颜穿着他宽大的西服,也显出别样的风情滋味。害羞时,眉眼含羞轻垂,红唇微抿,宛若偷吃禁果慌了神的小精灵,让人忍不住想拥她入怀,怜惜疼爱。

  发觉自己心底微动的异样,盛烈火深吸口气恢复了平静,目不斜视道:“麒麟,送她回去。”

  “是,少爷!”

  滨海湾别墅区。

  沉默了一路的郁绵绵下车跟车里的男人道别,她认出来,这个叫麒麟的男人就是在怡和园拿着弹簧棍打了盛皓的人,看样子怡和园发生的一切盛烈火了如指掌,意识到这个问题的郁绵绵浑身发毛,这么说早在她进怡和园和那对狗男女对峙的时候,盛烈火就已经隐藏在她周围了?

  目送男人开着黑色路虎离开,郁绵绵才惊觉自己的行李都丢在了怡和园,幸好里边只有几件随身的衣服,就算盛皓和郁薇薇那对狗男女丢出去,也不会有什么损失。

  拖着疲惫不堪的身体走到郁家别墅门口,郁绵绵习惯性输入密码,可是大门上的密码几次输入都出现错误提示。

  大宅的密码锁密码从来没更换过,怎么会忽然打不开门了?

  郁绵绵正疑惑着,一直在郁家伺候的管家柳妈小跑出来开门。这个郁家上下都知道她是大伯一家心腹的下人,在打开门看到郁绵绵的这一刻,宛若见鬼似的站在原地愣神,好一会儿才脸色苍白结结巴巴道:“二、二小姐……你……你什么时候回来的?”

  这是什么意思?

  这里是她的家,她只是去南非处理父母的身后事,怎么搞的像她永远都不会回来了似的?

  “大伯在家吗?”郁绵绵不想跟她废话。

  柳妈显然还没从震惊中清醒过来,她记得大小姐出门的时候满面春风的告诉她,二小姐不会再回来了,怎么会大半夜,跟鬼似的出现在家门口?

  “大爷……大爷和大夫人正准备休息,我帮您通知一声?”

  笑话!

  柳妈试探性的询问让郁绵绵厌恶不已,她冷冷一笑:“我进自己家,什么时候还要你通知?如果大伯和大伯母已经休息,难道你还要我在自家门口等到天亮吗!”

 

情似烈火,爱欲绵绵007章 便宜二小姐

  出了郁薇薇和盛皓勾搭成奸的事,不要说郁薇薇在这个家见到她会不会觉得没脸,郁绵绵自己都觉得在这个家继续待下去只会尴尬,她原本也没再打算回来住,今晚之所以还选择过来,不过是要拿到自己房间里的东西。

  她去南非时什么都没带,现在父母的骨灰已经运回国内择日下葬,等父母的事情结束,她也不想再跟这个家有任何联系,只是在这之前她必须要取走父母的遗物,和她那些银行卡、首饰,这些她要拿来给郁宸还债。

  “我没打算在这里继续住,我只不过是拿回自己的东西,不会耽误你们太久。”见柳妈还堵在门口不肯放行,郁薇薇心头的怒气渐渐升起,她极不客气的拨开柳妈,急冲冲的要进客厅。

  柳妈赶紧上来拦她,挺着胸脯阴阳怪气道:“这里……这里好像也没你什么东西了!”

  郁绵绵恼火无比,她去南非的这半个月家里到底发生了什么,她不过是回来取走属于自己的东西而已,就至于他们这么刁难吗?

  “二小姐可能还不知道吧,你去南非没两天,大夫人娘家就来了客人,本来是安排在客房的,谁知道客人说客房的床睡着不舒服,现在人就住在你的房间里,你这么冒冒失失的进去惊扰了客人,大夫人万一找我问话,我可承担不起啊。”

  郁绵绵愕然的瞪大眼睛,半晌才身心皆凉的吐出一句话:“你们……你们把我的房间,给别人住?”

  柳妈轻蔑的瞟了她一眼,语气越发轻蔑:“二小姐这话说的就不对了,这是大爷和大夫人的意思,我一个下人,怎么敢把二小姐的房间让给客人住呢。”

  呵……

  郁绵绵冷笑不已,这么说来,郁家现在连她的立锥之地都不肯给了,什么血浓于水什么亲情稳固,到头来不过是亲情比纸薄。看她父母双亡无所依仗,弟弟郁宸又不谋正事沉迷赌博,所以就变着法儿的要把她从这个家赶出去!

  何佳丽今天跟着几个贵妇出去逛街累的要命,原本想早早休息,谁知道楼还没上就听到郁绵绵回来了,她原本想柳妈出去打发了那个没人养的丫头就算了,谁知道这小丫头片子竟然这么固执,这是非要她这个做大伯母的出面赶人,撕破脸皮?

  “柳妈,怎么二小姐回来,你也不进来通知一声?有什么话不能进屋说,在这外面呜呜喳喳的,让人看见倒误以为弟弟和弟妹刚去,我们就为难起人家孩子来了。绵绵你好歹是郁家二小姐,自降身份和一个下人计较什么?”

  何佳丽对待郁绵绵这个侄女,一向都是一副皮笑肉不笑的样子,这会儿脸上敷着面膜从客厅里走出来,在郁绵绵看去,这早已不年轻,处处显着金钱保养的脸,比不敷面膜时更显得古怪。这何佳丽年轻的时候不知道怎么折腾过自己的脸,现在年纪大了面部连做个表情都僵硬的要命。

  心中寒意平添,怎么说何佳丽也是她的大伯母,是父亲和母亲的至亲大嫂,现在父母出事她没显出一点亲人的关切和难过,反倒一见面就阴阳怪气。

  听听这话,这是在责备她的不是咯?

  什么叫“好歹是郁家的二小姐”,她这二小姐的身份是充话费送的,还是积分兑换的,到了她嘴里就这么不值钱?!

  “我在这个家哪里比的上堂姐矜贵,大妈您说对吗?”

  何佳丽不怒反笑,环起胳膊抱在胸前怪笑:“我替你堂姐谢谢你夸奖了,我们家薇薇啊,哪儿都不如你好。不过,这我倒不担心,好歹我和你大伯我们都还健康着,就算你薇薇姐有些小毛病,我们俩做父母的,也有的是时间慢慢教导。对了,你回来怎么也不说一声,我好让你薇薇姐去机场接你。这十几天,不辛苦吧?”

  郁绵绵冷冷笑着:“这十几天我处理的是我们家的事,是我应该的,当然也就没什么辛苦的。倒是堂姐,她那么忙,哪儿有时间去接我?”

  堂姐她正跟盛皓两个人你侬我侬,估计过不了几天孩子都要生下来了!

  郁海城本来在楼上书房里看书,听到楼下有动静以为有什么事,穿着睡衣走了下来。结果刚走到门口,就听到郁绵绵说的这句话。他知道郁绵绵是话里有话,怎么说他也是大伯,总不能让一家子站在门口说话,传出去他的面子往哪儿放?

  “绵绵你什么时候回来的,怎么也不告诉家里一声?你们两个也是,人都回来了不让进家门,一家子站在门口说话成什么体统!”

  郁海城故意阴下脸责备何丽媛和柳妈,郁绵绵寒冷如冰的心总算稍有些暖意。

  大伯母何佳丽从她出生就一直处处对她不满意,但大伯却一直对她很好,毕竟大伯和她才是血亲,至于何佳丽不过是一个家门里的两家人。从小到大大伯无论给郁薇薇买什么,也都会买相同的一份给她,父母去世的事,大伯也一直里里外外的忙个不停,如果说郁绵绵对这个家还有少许的留恋,也只是难舍和大伯的这份亲情。

  有一家之主的命令,何佳丽和柳妈虽然不甘心,但也不敢不让郁绵绵进家门。

  “你这孩子,总这么犟,我说让盛皓陪你一起去南非,你硬是要自己去,你一个女孩子在外颠簸万一出什么事我怎么跟你父母交代。对了,你回来盛皓不知道?他是你未婚夫,没到机场去接你吗?”郁海城在客厅的沙发里坐下来,让柳妈去泡两杯茶,顺便拿些水果来。

  郁绵绵深吸了口气,站在一边看着郁海城,犹豫再三还是垂下眼眸开口道:“大伯,我想跟盛皓解除婚约,我和他已经分手了。”

  “你说什么?”郁海城眉头猛皱,噌的从沙发里站起来连连震惊道:“分手了?解除婚约?你说的,是真的?”

  嘭!

  还不等郁绵绵说话,郁海城大手重重的拍在茶几上,震的水杯里的水全都溅了出来,郁绵绵心神一震,下意识的抬头对上郁海城的震怒:“混账东西!你知道不知道我们郁家有现在,全靠有盛家做大头,你和盛皓解除婚约的事一旦触怒盛家,你知道后果吗!你现在,马上跟我去盛家,给盛皓道歉!”

从前书信(期末作业续写作文)

(一)这个这个 枚枚是个16岁女孩子,初中二年级学生。 春暖花开的时候,她们学校来了十几个师范大学的实习生。其中一个男生,教枚枚这个班的语文。那男生也就是二十来岁,戴一副近视眼镜,文质彬彬的,名字就叫张彬。第一堂课的时候,他自我介绍说:“我叫张彬,弓长张,文质彬彬的彬。”说完,在黑板上写下两个字“张彬”。班里有人在笑,一笑,张彬的脸就红了。枚枚有些不满,心里说,笑什么呀,你上去讲讲试试! 枚...

原来你一直在意我

彭臻华 文 她走出机场,看到他手里抱着一件红色的棉服,他递给她,说:“快穿上吧,你从南方到北方,小心别感冒。” “噢,这谁的衣服?我带了风衣。”她傻傻地问。 “我平时放在车上的,看你晒的图穿得那个清凉,所以给你带上了。” 她没想到他真的会来接机,还细心地给她带来了红棉衣。当时只是一句玩笑话。他在朋友圈里看到她晒的图,得知她跟团旅游到他的城市,于是打电话给她,责怪她来了也不告诉他。他说他要来...

串频世界

我,旗木花猫,是个自认为有九条命的高中生,总是肆意的跑。此刻我正飞奔在上学的路上,想象着自己像是普版闪电侠,能在跑步的瞬间看到暂停的世界,能在一根烟的功夫到达任何想到的地方。可是今天拼尽了全力,当脚步踏入学校大门的瞬间,上课铃同步清脆的响了起来,此时迟到和不迟到的距离只有学校大门到班级门的400米,我清醒的认识到自己只是个生活在21世纪的普通学生 我叫旗木花朵,这个是我的真名字,因为太女孩子...

【童话故事】布娃娃的守护者

1 紫铃婆婆是远近闻名的巧手,她一生的大部分时光都坐在高高的山岗,用针线缝制布娃娃。 婆婆缝娃娃是有些讲究的,她必须每天抹黑爬起来,颤颤巍巍地赶到山岗,在早已磨得滑溜溜的岩石上坐下,在清早的第一道晨曦照耀下穿针,在傍晚的最后一声鸟儿奏鸣中打结,这样,她缝的娃娃便有了夜晚一样漆黑的头发、脚步一样颤动的睫毛、美玉一样光滑的脸庞、朝霞一样七彩的衣裳和百灵一样甜美的嗓音。 婆婆的布娃娃缝了卖掉,卖掉...

乔伊的一天

闹钟像催命鬼,在这寒冷冬日的六点一刻,准时鬼嚎起来。 乔伊并未睁眼,只是从温暖的被窝里伸出右手,在床头柜前一通乱摸,按掉闹钟,骂声该死,在温柔乡中又留恋片刻,方才老大不情愿的,从床上爬了起来。乔伊刚一起身,两岁多的儿子便开始梦魇,一叠连声的喊“奶奶”,乔伊一阵心酸,抚一抚儿子后背,柔声道“妈妈去趟厕所”,这边脚下发力,连踹了熟睡的失业丈夫两下,没好气道“儿子饿了,泡奶粉去”,说毕,翻身下床去...

我的男票是团购团的

你的男票是怎么来的呢?

手机故事网_每天读点故事在线阅读©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