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弄丢了我的1933

2018-01-29 21:30:07作者:江蓠子

《我弄丢了我的1933》by 江蓠子

第一不可忘忧国,第二不可负卿卿。

1933年1月3日,日军侵占中国的山海关。

1933年3月26日,蒋介石与汪精卫会商,决定全力“剿共”。

1933年4月22日,北平教育界公葬李大钊,遭军警镇压。

1933年5月30日,中日签订《塘沽协定》。

1933年10月17日 中央红军大学、红军步兵学校、红军特科学校成立。

那是时代动荡的一年,1933年。

如今,我概是行将就木了。我回不到1933,我也回不到从前。

我是什么样的人,我从哪里来,没有人知道。他们只知道,我是个残疾的老叫花子。

颤巍巍行走在人烟稀少的街道,偶尔走过的路人,也都用嫌弃的眼光看向我。

我想起了我的1933,可是我亲手,把它弄丢了......

-1-

北方的冬天刺拉拉的,风都连成串似的钻进骨头里去。鬼子进北方了,北方天气就更变得不人道起来。那年我十六,裹得严严实实,在刺骨的风里面扫着积雪。

土狗全都躲在窝巢里,或者是树叉里面。外面有卖报的孩子,嚷嚷着哪一天发生了什么大事,或是哪个地方被鬼子攻陷了,或是红军开始提出抗日救国了。

世道,算是乱。乱得就像捆在一起的麻绳,非得用刀砍开,用火烧开不可。

“爷,我想去打鬼子。”

冬日里,围着火炉,我对着木椅上吸着大烟的爷说。

我们那儿,管爹爹,叫做“爷”。就像打杂的管雇主叫着似的,一声爷两声爷,仿佛真就像老爷似的高高在上了。

我爷说,必得沿着老祖宗的叫法,哪怕是再过个十年百年,也得叫“爷”。在我印象里,爷不是啥子好人,脸上最有标志性的印记就是鼻子旁边一颗大的,长着长毛的痣,见了便觉得怕。

我娘去世早,便只剩下爷和我俩人,爷一直把我拴在身边,半步路都不肯放我自己走。别说打鬼子,就算是在村里面打孩子,也不能放我去做的。

“呸!你小崽子,可晓得老祖宗讲的,不孝有三,无后为大。成天嚷嚷着打鬼子,连媳妇都没得,你打个乖乖哟!”

我在浓雾之中掩住鼻子,没再说话。

“崽子,你若真想打鬼子,先给我生个孙子来。要不得,你万一死喽,俺这香火可没得喽。”

“爷,您总喊孙子,这连个媳妇都没得,哪来孙子哟!”

我往炉子里面添了些草,但不久,那一点火苗还是灭了下去。今天报纸上说,山海关被鬼子拿了,被活生生割了去。他们怕,怕鬼子,我不怕,我日思夜想的,就是摸到枪杆子,在鬼子胸膛上重重留下个子弹来。

爷说,先找媳妇吧。

于是第二年冬,我见到了梁翠翠。

梁翠翠穿着厚厚的棉袄,看起来臃肿而肥胖。她站在铺满黄土和积雪的街边,黑色的头发用绳子绑得松垮,黄色头巾包住了两边耳朵,一身都是大红大绿,充满了乡村的土气。

这是爷口中那个特意找来的黄花闺女,没见过啥子世面,模样也算得上水灵。

可我见了梁翠翠,并没觉得水灵,脸颊红得皲裂,就像在高原上待久了染上高原红似的。她把自己包的很严实,站着的姿势倒也老气,倒是有良家闺女的样子。

我缺的是你,不是朋友

文|云晞 2017/12/11 周一 阴天 我的朋友很多,不缺你这一个。 ① 和你见面的那天,我犹豫了好久。直到下了车,再打车去酒店,我才反应过来自己竟然真的来见你了。 微信上,你问我要不要过来接我。我拒绝了,说你先上班,先忙自己的事,我自己一个人可以的。 我真的可以的。可以一个人从厦门到福州去见你,也可以一个人从车站坐车到酒店。 在酒店的那段时间里,我很忐忑,很紧张,也很激动。激动,是因为...

若是深爱,异地又何妨

1 她让我去接她时,天空慢慢染上了黑色,夜色慢慢降临,霓虹灯五光十色,闪烁着,扑朔迷离,街道上川流不息。 到车站时,我一眼就看到她,她一个人站在那里,孤单寂寥又落寞。她的身后是诺大的车站,她有些格格不入,有些局促不安,像个小孩子一样张望。 她一看见我,便飞奔过来。她一把抱住了我,我被她抱得有些窒息。 “我们走吧。” “嗯。” 她冲我点头,嘿嘿一笑,露出两颗小虎牙,傻里傻气又可爱。 她在回去的...

你恨他打你,但是你更狠他早早的离去

你狠他打你,但是你更狠他早早的离去 文、榆木清清 1 我特别讨厌我爸,他总是板着脸的训我,从小我只要考试没有考好,他就会狠狠的我,比隔壁陈大妈打她抱养来的女儿还要狠。于是我就常常会想,爸爸肯定不是我的亲爸爸,不然他哪里会这么狠的打我,跟我不是他亲生的那样呢。 我学习的时候特别的认真,我不怕吃苦,我不怕去思考那些难解的难题,我就怕我考不好回来被我爸打。我就要考的好,我要读大学,我要离开这个贫穷...

【青春小说】——北国不见江南秋

【一】 站在异乡的海岸,昕彤如瀑般的微卷黑发披泻下来,那灵动的双眸显得有些慵倦和叛逆,她望向波澜惊骇的大海,心想,这辈子纵是拼尽所有也不可能再见到蒋秋了。 从那天蒋秋说要离开这里,去江南的时候。 记忆总是趁虚而入,昕彤始终不能忘记,他说这话的时候正是北国的秋天。那时黑龙江的秋天几近萧瑟,而蒋秋心中念念不忘的江南风光,却依故四季如春,旖旎动人。 那一日,在回家路...

职业勾引师

在大部分人眼里,这份职业谈起来不怎么好听,因为他们总爱叫我骗子。他们最不能忍受的是,我劫色就罢了,竟然还劫财。

从前一生只够爱一个人

我们村子里最酷的老人,终究还是死了。 之所以说他很酷,是因为他和其它所有的老人都不一样。他不会唠唠叨叨个不停,不会倚老卖老的训小辈,也不会因为时日无多而性情大变。 在我的记忆里,他总是在村口站着,孤独的像一棵树,眼睛里流露着我不能理解的感情。 老人一直高高瘦瘦的,精神矍铄神采奕奕,年轻时估计是个美男子,村里的其他老人证实了我的猜想,他们都称他为十二少。十二少是我们这一带最大地主的儿子,年轻时...

手机故事网_每天读点故事在线阅读©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