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校园】嗨,唐颖(6)

2018-01-28 19:08:02作者:一隅_莫小邪

《【校园】嗨,唐颖(6)》by 一隅_莫小邪

我回去以后,又去找铜锣玩,铜锣问我怎么那么晚才回去,她自己都割完草,喂饱小兔子了。我和她说了杨果的事,铜锣听完之后就特别生气,拉着我去找唢呐。

我们去唢呐家,唢呐她妈妈对我们特别热情,还给我们倒茶喝,坐在那里陪我们说话。我们都怪不好意思的,跟她妈妈也没有什么话说。

铜锣把唢呐叫出来,说和她一块出去玩。

我们刚走出她家几步,她妈妈又出来说,让唢呐别走远了,玩一会就回家,还说让我和铜锣待会也到她家里吃饭,她都快做好饭了,铜锣满口答应着说好好好。

她妈妈刚关上门,铜锣就翻脸了,瞪着唢呐说:“你到底想怎么着?”

唢呐像是没听懂她的话似的,错愕的问:“什么我想怎么着?”

铜锣说:“你自己知道。”

唢呐不知所措的喊:“我知道什么啊?--铜锣,你就是看我不顺眼是吧?你有话就直说!”

铜锣说:“你以为我愿意管你的事吗?”

我说:“唢呐,你真的做的有点过分……”

唢呐一脸委屈的说:“我怎么过分了?我做了什么罪不可赦的事情了?”

铜锣抱着肩膀,倚在破旧的砖墙上,又说了一遍:“你自己知道!”

唢呐说:“我不知道!你有本事你说!你们抓到我的什么罪证了,把我送到监狱里去吧!”

铜锣说:“你就是不知道悔改。”

我说:“唢呐,你不应该拆散冰棍和杨果……”

唢呐愣了一下,说:“我怎么拆散他们了?”

铜锣说:“你脸皮怎么恁么厚,自己做了还不承认!”

我说:“就是。”

唢呐看着我们,一下子火了,大声说:“我就是做了怎么了?我就是想拆散他们。管你们什么事啊,你们没事瞎操什么心?--杨果给你们什么好处了,你们都来帮她说话?”

铜锣说:“你还有理了你?”

唢呐说:“你滚,我以后再也不会你说话了!”

我说:“唢呐,你太自私了。”

唢呐看着我,气得直喘粗气,半天才说:“我怎么自私了,你知道什么叫爱吗?你们都不懂,你们什么都不知道!”

她的喉咙突然变得嘶哑,哽噎着,过了好一会,又说,“我也不是故意想拆散他们的,我一看到他们两个人在一起,心里就觉得很难受。你们是不会了解这种滋味的。如果以后你们也有了自己喜欢的人,你们看到他和别的女孩在一起的时候,就知道了……而且,我也没有真的把他们拆散了啊,他们还在一个学校,以后也能天天见面的,只要别在我眼前,别让我看到就行……”

唢呐蹲在地上,哭了一会,铜锣没有再说她什么,我也没再说。

杨果从我们班转走了以后,那天早晨上课的时候,老师问我们有没有谁愿意跟冰棍坐同桌的?都没有人举手的,等了一会,唢呐站起来说她想和冰棍同桌,冰棍不同意,说她要是和他同桌,他就走。

老师又问还有人愿意和他同桌的没有?还是没有人举手,我犹豫了好久,才慢慢把手举起来。

老师就让我过去跟冰棍同桌,冰棍也没说什么。我就把我的书和文具搬到他那桌上,坐在一边的桌角上,尽量离他远一点。

回忆青春:我的高中女同学

老大,是我高中时候对一个女同学的称呼。 有一次,学校里面有两个同学打架,他们的父母都去了,一个同学的爸爸是镇上一个非常富裕的村庄的村长,很强势,去了之后一直在批评那个家庭条件不好的同学的父亲。老大看到以后觉得那个村长很霸气,跟我说她特别喜欢那种感觉,让我以后称呼她“老大”,这个称呼就是这么来的。 人们都说山东大汉,山东人长的普遍都比较高、比较壮实,但我的身高却是拖了我们省的后腿,因为从小到大...

主角叶天荒《大地兽皇》全文章节阅读

大地兽皇简介:一个被遗弃在森林中的孩子却遇到了一个刚刚失去孩子的大地之熊,由此,却诞生了一个蛮荒界有史以来最强的武者,大地兽皇! 大地兽皇第五章 野兽男孩  “他是谁?他怎么会出现在这里?”爱丽丝看着那个

《祖界演义之战初》(阮祺萱)全文完结篇阅读

祖界演义之战初简介:丧母,流浪,复仇。 阮祺萱的童年经历注定了她不会是凡尘中碌碌无为之辈。 拜师,寻亲,入宫。 恩人不代表观念相同,血亲不表示一脉相承。 遇险,遭叛,濒死。 究竟世间谁人可信,谁人可靠? 过尽千帆,她是会浴火重生

【古风·婆娑】往事皆如烟

佛曰:“大闹三途川,私倒孟婆汤,可曾为汝换来,所想要的?” 她答:“一切随缘,方得自在。” 壹 奈何桥畔,终年有一紫衣女鬼飘荡于附近,清丽的容颜上细眉紧蹙、眸光灼灼。 凡认识她的新老游魂皆云,其痴甚、傻甚、呆甚。仅为个凡尘俗子,便甘愿放弃轮回转世,而日日受那蚀骨的煎熬。 冥府严律,字字苛刻,句句落实。若有孤魄耽误投胎,且拒喝令众鬼淡忘前尘的孟婆汤,即须每日受锥心之痛以赎免。 “情之一字,熏神...

火山之下|小托夫

在梅朵火山,你会见到神奇的景象。高耸的火山直入云端,而火山底下,是照常在此定居了上千年的山民。山民们的住所很简单,即便他们靠着造船的生意赚到了足够用来建造漂亮房舍的资金,也有建造漂亮房舍的技术,可是他们所居住的房舍依然很简单,甚至简陋。土墙加上木材搭建起来的房屋和他们的身份很不相匹。缘何如此?说来简单,他们怕。怕什么?怕刚刚精心建造好的漂亮房舍被滚热的熔岩毁于一旦。有人断定说梅朵火山是死火山...

等你下课,讲一个故事

01 2011年5月20日,一个周末,天依旧蒙蒙亮,她穿着凉拖鞋,头发散落着,打开了信箱的锁扣,一张淡蓝色的信封静静躺在里面,守着一份承诺。 “他又给你寄明信片了?” 女孩的身后,是她结婚两年的丈夫,他倚靠在门旁,浅笑着。 “是啊,当初的几句玩笑话,没想到他会那么执着。” 女孩轻轻地合上了信箱,信封上没有寄信人的署名,然而他们都很清楚,这封信来自南方,长途跋涉,只为送来一抹绿色,不同于北方的...

手机故事网_每天读点故事在线阅读©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