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姥姥的去世是一场平淡无奇的噩梦

2017-11-08 18:02:00作者:闻兰麝鱼香

《第一章:姥姥的去世是一场平淡无奇的噩梦》by 闻兰麝鱼香

看着我的眼睛,记住,这一切都是真的。——黑猫摩西

“姥姥,姥姥不可以,不可以的姥姥,求您快停下啊姥姥,姥姥……”

又一次从噩梦中惊醒,那件事已经过去二十年了,可是一切都仿佛发生在昨天,历历在目,令人胆战心惊。

路沛沛胡乱抹一把脸,起身打开灯,看看墙上的挂钟,才是凌晨三点。深呼吸一口气,走进卫生间,用冰凉的水洗了一把脸,整个人瞬间清醒。抬头看看镜子中的自己,下巴又尖了,脸上的骨头又突出来了,摸起来硌手,脸色有些苍白,一点血色都没有。

路沛沛叹口气,显得有些很无助。

她一米六八,可是体重却只有八十斤,不管她怎么吃,怎么补充营养,就是不见胖起来。而且,经常做噩梦,睡不好觉,身体越来越虚弱,时常有贫血的状况。

她原本也是个体态丰腴的大美人,可自十年前做那个噩梦开始,身体状况就越来越差,精神也是不大好,她也去看过心理医生,都没什么效果。最近还有疯狂掉头发的现象,不得已,她将那一头美丽的长发剪短了去,变成了利落干净的知性女人,如果面色看起来红润一点的话。

都说女人的第六感很准确,这话要是放在十年前,路沛沛绝对相信他们是瞎扯淡。但是十年后的今天,她彻底感受到女人的第六感到底有多可怕。

拉开窗帘,看看外面,夜色正浓,冬天的冷风顺着窗子缝吹进来,路沛沛感到有些冷。复又拉上窗帘,回到床上,拿起床头柜上她与姥姥的照片仔细端详。

那是在她七岁时与姥姥的合影,照片上的姥姥笑的很慈祥,紧紧将她抱在怀里,很温暖。她没有父母,从小与姥姥、姥爷生活在一起,因着她聪明伶俐,手脚勤快,二老很是疼爱她。只是没曾想,那次合影竟是她与姥姥最后的告别。

那日,镇上来了一个会照相的年轻人,大家都去凑热闹,条件好点的都要求年轻人给他们照相。路沛沛远远地站在人群外围,探头张望。

她原是与姥姥来集市置办些日用品的,不想人多,与姥姥走散了。七岁的她还不懂与家人走散会是一个什么样的后果,只是看着姥姥气喘吁吁出现在她面前,狠心责备她时,她想,姥姥是真的着急了吧。

那年轻人给所有人照完相,大家都散去,说三日后可到XX照相馆去取,并给大家发了他的所谓的名片。之所以这么说,是因为那些名片都是手写的,只标明了地址和电话号码,可是那个年代,这个镇上有电话的人家真是屈指可数。

待大家离去,年轻人这才注意到不远处的路沛沛,于是拿着他的相机走到路沛沛面前,笑着说:“小姑娘,要不要和奶奶一块儿照个相啊,这样,就可以记录你的童年了,你长大了也可以看照片知道你小时候长什么样子,也就可以把你奶奶留下来了。”

那时的路沛沛并不懂,照片与姥姥留下来有什么关系,姥姥不一直在自己的身边吗?她又能到哪里去?

路沛沛盯着眼前的那个黑匣子作思索状,姥姥以为是她也想照相,虽然手头紧,却又不忍心看她伤心,再说能有个纪念也好,这样等她走了,沛沛也好有个念想,就是可惜了老头子不在,不然照个全家福也好。

这样,就问:“小伙子,照一张多少钱啊?”

“奶奶,我今天已经照很多了,这是最后一张,看着小姑娘在这等很久了,我免费给你们照,不要钱。”

“这,这怎么好意思呢?”

“没关系,奶奶。这样,您稍等,我去借个凳子来,您坐着,抱着您孙女,我给您们拍,好吧?”

“哎呀,辛苦你了。”

“不辛苦。”

年轻人很快借来凳子,姥姥坐上去,路沛沛则坐在姥姥的腿上。年轻人回到相机前,把头伸进黑布盖着的黑匣子那里,嘴里喊着1、2、3,右手按着不知道什么的东西,只见眼前一亮,路沛沛吓得立马闭了眼。

第一张效果很不好,路沛沛闭着眼,脸也扭曲了,她很害怕,害怕那道突如其来的光,像是被射中心脏一样,令人窒息。她不敢照了,哭闹着要回家,姥姥安慰她,说:“沛沛,乖,听话啊,一会儿就好了,就是照个相而已,不用害怕啊。”

看着姥姥那微笑着的脸,路沛沛妥协了。她端正坐好,勉强挤出笑容,迎着闪光灯,那一刻被定格了。

相片是三日后那个年轻人亲自送上门来的,为了感谢他不收费用,姥姥做了丰盛的饭菜招待了他,那是只有过节才能吃到的。

路沛沛很抗拒他,不与他同桌吃饭,端个小碗躲在角落里,用充满敌意的眼神盯着他。

年轻人走后,姥姥就把照片夹在相框里挂在了堂屋的侧墙上,一旁是她和姥爷的结婚照,泛着沉重的流年气息。

童年的路沛沛并不怎么懂得去控制自己的情绪,看到那照片那么刺眼地挂在自家墙上,她不知道说什么,只是一个劲儿地哭、闹腾。姥爷、姥姥都只当她是小孩子闹脾气,并没怎么在意。

当天晚上,沛沛哭着要和姥姥一起睡,她说:“姥姥,我不想你走,我不想你去做那件事,太可怕了,姥姥不可以离开我。”

姥姥笑笑,摸了摸她的头,说:“傻孩子,说什么话呢,我能去做什么,我不就一直在你身边吗?”

闻兰麝鱼香
闻兰麝鱼香  作家 喜欢读书写作,喜欢听歌唱和,表面文静,内心狂热的女子。曾作为业余爱好在梦溪文学网著长篇小说《我们错过了什么》(连载中)。微信公众号:5号小酒馆/yu 512620。自建专题《故事未完》http://www.jianshu.com/c/0a49b35902f7,欢迎来稿。

第一章:姥姥的去世是一场平淡无奇的噩梦

孤独,是影子的朋友

一 我有一个好朋友,一个只跟我一个人玩的好朋友,不会离开我,更不会抛弃我,她跟我说会永远跟着我,我问她永远是多远,她说大概就是到死了吧。 别的小朋友不爱跟我玩,说我有病,总是一个人在那里自言自语,我从不理会,他们不懂,我那是和我的好朋友一起玩,他们是羡慕才会那样说的。 在这所孤儿院里,有许多像我一样的小朋友,他们被父母抛弃,在被养父母收养,在被养父母抛弃,几经辗转后又到了这里。 我算是其中比...

一个癞蛤蟆,装得还挺像个人的

遮羞布 文/王乱七 1. 长安城外有座万妖山,山上住着各色妖怪。 蛤蟆精和蜘蛛精同年修炼成人形,蛤蟆精有一身疙瘩皮,凹凸不平;蜘蛛精有八条大长腿,性感妖娆。 2. 八月初七,是长安城放榜的日子。 街上热闹非凡,状元郎身着红衣,骑着高头大马,趾高气扬地向路人拱手示意。 蛤蟆精和蜘蛛精趴在城墙上。 蛤蟆精突然念了两句诗。 “春风得意马蹄疾,一日看尽长安花。” “哎,你个癞蛤蟆,没想到你还是个文化...

我初恋的女同学,要嫁人了

-1- 周四下班时,我买新鲜的乌鸡、红枣枸杞,炖了一锅鸡汤。鸡汤在灶上炖着,我刷简友圈打发时间。 苏雨给我打电话,一起出来吃火锅吧。我说,今天是什么行情,怎么突然就想起约我吃火锅,是发工资,还是想求我做什么。 电话的那一端,沉默许久。我想了想,来我家吧,正好炖鸡汤,你小子有口福。冰箱里也有储备,我再炒两个菜。 好,我这就来,他话说完,就把电话给挂了。下班晚高锋,南城这个点车堵得厉害。等我菜都...

妙善左手心的胎记

1、 春秋时期,群雄逐鹿。春秋五霸之一的楚庄王夫人宝德娘娘带着大公主和二公主随夫征战。 这是一个贤善的女子,她腹中怀有胎儿,战火纷飞之时,宝德娘娘想,也不知道这一个会不会是皇子呢?在刚刚怀上这胎时,她曾夜梦吞掉明月。她想,这一胎应该和之前的不一样。 擂鼓台山寨皇宫内,楚庄王的夫人宝德娘娘临盆。农历二月二十九日夜。六种震动、异香满宫。皇宫内外甚至整片山寨军营被一片大光明笼罩。有些将士被这光明惊...

终点之后的道路

01 我是被张威的咳嗽声吵醒,已经是凌晨两点,他还在咳嗽,从隔壁房间传来的声音,充斥着来自身体的控诉,那是濒临危机的信号。 我来到张威的房前,敲门示意。 “你还好吗?” “不好意思,吵到你了吧。”他的声音好像在忍耐着什么。 “你咳的这么厉害,还是去看看医生吧。” “还是不用了,反正死不了。” 我在房前,用手指在门上画着一些毫无规律的线条,我通过线条来遐想张威此刻的状况,他有可能像这些缭乱的线...

一展红尘月留白

新年伊始,六扇门广发头号通缉令。 匪首白玉汤,犬吠之盗,无法无天,十恶不赦,今悬赏千金,取其项上人头,除暴安良。 ——京城六扇门 正月过后,各地府衙纷纷上书,未曾发现盗圣白玉汤踪迹,唯独广阳府上报境内曾现盗神姬无命。六扇门四大名捕围炉参议,昔年听闻盗神盗圣乃结义兄弟,今...

手机故事网_每天读点故事在线阅读©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