吃货女友的套路

2017-11-08 17:35:43作者:沐菁儿

《吃货女友的套路》by 沐菁儿

图片来自网络

文/沐菁儿

01

听说大江交女朋友了,跟大江聊天,他说:“唉,我这交的是什么女朋友啊!”

听完他说的那些事情,原谅我,不厚道地笑了。

大江跟女友娇娇的相遇还算浪漫,不,应该说是很浪漫。

在一个飘着雪花的晚上,大江一个人从自习室往回走。路边微弱的灯光,洋洋洒洒的雪花从天而降,美丽而又浪漫。

大江掏出手机来,想记录下这美丽的时刻,边拍照边想:我要是有个女朋友多好啊,现在就可以一起“白头”,还能给她拍美美的照片,或许,在这样浪漫的环境下,拥抱或者接吻都是很美好的……

在他正想的时候,一个全身上下包的严严实实的,只露出一双眼睛的姑娘闯进他的镜头里。

咔嚓一声,拍上了。

娇娇那天穿了一身红色的羽绒服,带了一顶白色的毛绒帽子,白色的围巾包住了脸。镜头里的她,张开双臂,抬头望向雪花飘下的方向,画面在这一瞬间定格了。

路灯,雪花,开心的像个孩子的娇娇,还有心跳加快的大江……

大江说他永远也忘不了那一晚上的所有事情。

当他鼓起勇气走向这个天使一样的姑娘的时候,娇娇也发现了他。

娇娇说:“同学,你能帮我拍张照吗?”但由于围巾把嘴捂着,大江没听清她说的什么。

大江问:“什么?”

娇娇只好把捂住脸的围巾放下来,又说了一遍。

大江说:“当然可以!”

娇娇把手机递给他,然后摆了个自以为很好看的pose,拍出来的是一个傻姑娘,站的端端正正,比了个剪刀手。

大江汗颜,这个照片真是辜负这样的美景!思考好久终于拿出手机,说:“同学,我刚才不小心拍到了一张你的照片,我觉得挺好看的,你看看喜不喜欢,要不我把这张发给你?”

娇娇看完之后说:“天哪,好美,这是我吗?快快快,赶紧发给我,我要拿它当图像。”

两人互加好友,大江发过去自己的名字“大江”,娇娇说:“你叫我娇娇吧。”

娇娇一再说:“真的好感谢你,我从来没拍过这么好看的照片,谢谢你!”

大江说:“没事,没事,我也是不经意间拍到的,可能这就是缘分吧,哈哈!”

两人分开之后,大江回到宿舍就看到娇娇发了一个朋友圈,配图是自己刚给她拍的那张照片,写着:刚才遇到的一个小哥哥帮我拍的,超级喜欢这张照片!

大江看完后,笑了笑,其实,自己也超级喜欢这张照片的。

手机“叮”的一声,大江拿起手机,原来是娇娇。

娇娇:我室友说,这张照片颠覆了她们对我的认知,觉得我很有必要请你吃一顿饭,我觉得挺有理的,你觉得呢?

大江:我也觉得很有理。

娇娇:那明天可以吗?

大江:可以。

沐菁儿
沐菁儿  作家 从前马车很慢,书信很远,一生只能爱一个人。感谢你来,感激你不走。微博:沐小菁儿

你觉得她高冷,只是你没在她心里

吃货女友的套路

【古风短篇】愿为痞子,许你芳华(下)

古风短篇专题寻一柳江湖,得一世情深 文丨蔷薇下的阳光 【古风短篇】愿为痞子,许你芳华(上) 5.难抵相思 断桥一别,苏墨就真的再也没有在街上看到过叶岚殇的影子,她好像从那一天彻底消失了般,在这里他们似是只有两次见面而已,可在苏墨的心里,叶岚殇就是林木子,他不能再失去木子…… 连续好几天他都没有吃饭,他病了,害了相思病。 在他的耳边似乎又响起了那个姓张的女子:难抵相思情,你心已明了她的情谊,却...

她说

一面大大落地窗前站着一个脚踩黑色细高跟,身着GUCCI性感套装,面容精致的女人,端庄却不失典雅,阳光透过玻璃洒在秀长的深棕色直发,一手端着黑咖啡,一手拿着项目资料,一副若有所思的样子,大概心里正盘算着一个完美的计划。K小姐,32岁,172cm,今年特地从英国回来帮助母亲打理国内的事业。回到桌前,白皙修长的手指按下了秘书专线,通知各部门经理,10点整会议室开会。 A小姐,27岁,170CM,毕...

49不是我偏心,是咱关系还不够

作者|柴火妞 ✉ 微博上有一段话,曾经传得很火,“人一生会遇到约2920万人,两个人相爱的概率是0.000049。所以你不爱我,我不怪你。” 有人看完这句话,忽然明白要好好珍惜爱情。有人看完却无奈这个趋零的概率,无奈自己可能与爱情无缘了。 先不说这个算法是不是科学。但面对这个趋零的概率,谁都会倒吸几口冷气。但有人却在某个午后的艳阳高照下,忽然明白过来,爱情不是相遇来的,而是相处。 于是欣喜若...

离开前,请先忘记

许夏第一次见到未央时,很惊讶。她从未见过一个这样的人,仿佛与世界格格不入,游离在世界之外。 那天,是开学第一天。三三两两的新生从各处涌来,踏进新的校园。 许夏正在校园外的商店里购物,一转身,看到了玻璃橱窗外路过的未央。一袭黑衣,拖着一只银色的行李箱,很安静地走着。黑色的外套在风中飘荡,偶尔打在行李箱上,发出轻微的声响。 彼时,下午慵懒的阳光落在未央身上,投下细长的影,一直绵延到许夏脚边。许夏...

破阵子

酒楼里,大堂中央搭起了一个高台,放着一排酒罐子,每坛前面都站有跃跃欲试的参赛者。

十一岁夏天,被外公捏碎的花蕾

作者:书徽 大多时候,那些原本由别人划在我们身上的伤疤,无人关切,于是慢慢长进血里肉里,成为我们辨认自己的标记。罪恶一旦发生过,就再也难以抹去。往往恶者已死,活着的人,生活还得继续。 外公死了。 收到表姐发来这条短信的时候,我怔了一下,脑子好像突然变成了电视机的雪花屏。过了好一会儿,各种念头像信号一样争先恐后涌出来。他死了,我有轻松吗?有高兴吗?有没有悲伤?我辨认不了。 外公给我的印象是从我...

手机故事网_每天读点故事在线阅读©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