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都如何回忆我【短篇小说】

2017-11-05 17:36:07作者:张远歌

一、异国念故人

伦敦,一座工业化的城市,四季都笼罩在灰蒙蒙的雾里。

阴雨连绵多日后,这天,终于放晴。午后的阳光穿过厚重的云层,斜斜的照入街角的咖啡店。

苏烟坐在靠窗户角落里,静静地翻动着书页。这家店客人不多,除了吧台边上的两个侍应生外,店里星星散散的坐着几位客人。

两个小时后,苏烟合上手里的书本,揉了揉疲惫的眼睛,正准备收拾东西离开。这时,一直放着轻缓纯音乐的咖啡店,突然换了另一首中文歌曲,刚听到第一个音符,就瞬间让她停住了动作。

刘若英的歌曲《后来》。熟悉的旋律让苏烟轻颤了一下,时隔四年,再听到这首歌让苏烟微微晃了神。

后来,我总算学会了如何去爱

可惜你早已远去

消失在人海

后来,终于在眼泪中明白

有些人一旦错过就不在

苏烟听着熟悉的歌词,泪水忽然模糊了视线。她年少时听这首歌,不知其中的意思,如今再听到这首歌,已然成了那歌中所纪念的人。

转过头望向窗外,异国他乡,人潮拥挤。千千万万个陌生的面孔中,她再也没能寻到那个让她遗憾万分的身影。恍惚间,思绪飘回了她那个漫长而悲伤的少女时代。

《你都如何回忆我【短篇小说】》by 张远歌

二、年少不知意

那年,她十八岁。

苏烟坐在包厢的一角,跟班里比较安静的女同学聊天,穿过几个正在打闹着抢话筒的女生,看到了另一边穿着显眼红外套的夏雨。她头发上,脸上粘满了蛋糕,一只腿搭在旁边的矮茶几上,一边兴奋的跟几个男生划拳,那滑稽的样子简直让她不忍直视。

夏雨,她从小到大最好的朋友。一个大大咧咧不怎么靠谱,还特别自来熟的女生。今天是她十八岁的生日,说什么意义重大,几乎请了全班的同学。

从开始到现在两个小时了,大家还是那么兴奋,苏烟叹了口气,看来自己真的不怎么适合这种场合。于是借口说自己去洗手间就离开了。

从房间出来后,苏烟径直去了一楼的大厅。因为时间还早,大厅人影稀少,三三两两散落的坐着。有几个人正在往舞台上搬乐器,看样子应该是还没开始表演。苏烟也没在意,漫不经心的打量着四周,随后找了个靠近舞台的位置坐下。

一会儿台上的灯光就亮了起来,一个穿着白色短袖黑色长裤,手里拿着一把原木吉他的少年走了上来,在舞台中央的话筒后面坐下,他轻轻拨弄了几下琴弦,然后向其他乐手做了个开始的手势。

他抬头做手势时,苏烟看清了他的脸。温润的面容,清冷的眉眼,即使他没有在笑脸上的酒窝也清晰可见,给人一种很舒服的感觉。

伴奏渐渐的响了起来,是她特别喜欢的歌手奶茶刘若英的《后来》。

少年一开口就吸引了苏烟,他的声音和他的人给苏烟的感觉一样,清冷,透澈。

大厅里所有的灯光都熄灭了,只有他头顶上空有一束淡橘色的光,毛茸茸的在他周身打上了一圈温暖的光晕。

这一刻,苏烟眼中的世界仿佛静止了,她只看得到在灯光下闭着眼睛浅唱低吟的少年。

栀子花 白花瓣

落在我蓝色百褶裙上

那个永恒的夜晚

张远歌
张远歌  作家 一个害怕遗忘的人。一直在努力记录这世间的美好,希望用平实的文字,记录人生最温情的故事。

回忆终成殇

你都如何回忆我【短篇小说】

山海难平

那一年长安微雨,淅淅沥沥的雨下了整整两天。撑一把油纸伞走在街头,朦朦胧胧的小雨罩了一身的潮气,雨滴与油纸相遇混合出簌簌的响声,时高时低,顺着伞骨留下的水珠让人看的着迷。 青石板路,一人一伞,将入秋的小雨淅淅沥沥。 出了长安城路就没那么好走了,回去时裤脚上还沾了不少泥渍,又要被他们笑话了…… “小师妹,你进城买药怎的走了这许久?” “唔……下雨了,贪玩多走了一会……” “就知道是这样,换身衣服...

故事烩19 那年飘雪,那盏黄晕的灯

街角的路灯亮了,明亮又刺眼,让人难以靠近,远没有“老三”家那盏泛着黄晕的灯,温暖舒服,让人有一种家的感觉。 “老三”是我们这条街,一家羊肉烩面馆的小老板。因为他在家排行老三,所以,大家都习惯性的称他“老三”。 他的店面也叫“老三”,亲切又接地气! “老三”的店面仅有十几平,里面布置的极为简单。四张掉漆褪色的折叠生锈铁桌,十三条破旧的木制长条板凳。 虽然狭小简陋,但是人气却很火爆,排队的人络绎...

明明喜欢我,却耻于和我在一起

我从来没有后悔过,把这些年的青春都耗在了苏止的身上。至少当他老时,儿女绕膝,还能想起我来。他会对他的孙子孙女说,他年少时,一直与四月一处。 01 夏天,明亮飞溅。 我站在苏止的面前,大汗淋漓,我气势汹汹地说,快让开。 苏止拦住我,他拿着两盒草莓味的冰淇淋,阳光照在他的眼皮上,他眯起眼睛,四月,大中午的,你饭都不吃来操场跑什么步啊? 我推开他的手,继续往前跑,苏止跟在我的身后也跑起来,他拿着的...

一梦青春一梦你

接电话的时候,洛洛正在吃着火锅,她的右手还不忘夹了一筷子金针菇,“喂”“嗯”,短短两声之后,她颓然地放下筷子,蔫蔫地趴在桌子上,“安然,我们去唱k啊,我请客”,安然一嘴的牛肉丸,无法回答,只能笑成咪咪眼,拼命点头~ “我想说其实你很好,你自己却不知道,真心的对我好,不要求回报”,唱完这几句,心痛到无以复加,洛洛慢慢地蹲下身,低着头,坐到地上一动不动,吓得旁边的安然抓紧跑过去,“洛洛,你怎么啦...

十八岁喜欢的那个人,你可以喜欢多久呢?

文/深海逐豚 ☞① 夜色微凉,浅风入窗。 凉夏睡得正香,突然连续的来电铃声吵醒了她,迷迷糊糊的爬起床,拿起床头的手机,按下了接听键。 电话那头是吵杂的声音,一浪接着一浪。不过凉夏听明白了,她最爱五月天。那是阿信的声音:“请拿起你们的手机,打电话给自己喜欢的人,把这首温柔传递给她。”接着是五月天《温柔》的旋律。 看着来电显示没有备注的号码,只一眼,凉夏自嘲的笑了笑。 当初,花了15天删了和你所...

激情褪去之后

01 相识之初,是心动作祟,恋爱之初,是爱慕作祟。结婚之后,是甜蜜作祟,十年之后,是感情作祟,二十年后,是亲情作祟。 火把从燃起到熄灭,这个简单的过程,却折射出爱情的开始到落幕。所有的激情褪去之后,剩下的就是亲情。这对于每一对情侣来说,既是痛苦也是幸福的一件事。 深秋之夜,虫鸣消迹,昏沉的大地一片寥寂。一轮孤独的弯月,斜挂在半空中,满天的星辰眨着眼睛,瞭望着人世间的悲与喜、爱与恨,它们似懂非...

手机故事网_每天读点故事在线阅读©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