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挂好防身

2017-11-02 19:30:08作者:泽泽泽泽M

瞄准,开镜,扣下扳机。

“砰”

发出一声巨响,但是被三白压在身下的98K并没有太大的抖动。

八倍镜里面的人应声倒地。

不过三白脸上并没有太大的激动,眼神警惕的扫视着四周,确认没有LYB之后,他才蹲下身子,朝着刚才击毙的玩家那里跑去。

三白来到这个世界已经快有一个月左右了,这一个月他从惊恐变得麻木,以至于刚才亲手杀了一个人都没有任何的心理波动。

是的,这已经不是一个单纯的游戏世界了,而是一个真实的世界,一个被杀了只有死亡的世界。

故事要从一个月前的某个夜晚说起,三白正跟队友开着黑,跟LYB在决赛圈刚枪,三白的枪法很好,枪压得很稳,满配件的M4一梭子打过去,LYB当即命丧黄泉。

但是电脑屏幕上并没有出现熟悉的大吉大利,今晚吃鸡的字样,而是浮现了一个漩涡,一个真实的漩涡,将三白吸了进去。

当三白清醒的时候,他发现自己和开黑的一个兄弟已经在一架飞机上了,同在一起的还有其余98个一脸懵逼的玩家,有男有女。以前的素质航班在这一刻是真的成了素质航班了。

“请问,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有人弱弱的问道。他连请字都用上了,以前电脑里玩吃鸡的时候,坐这一趟航班哪一次不是素质三连起头。

航班里的大哥又好玩,讲话又好听,超喜欢在素质航班上对喷的。

但是这一次没有人回答他,因为都不明白到底是怎么回事。

或许是大家心里隐隐明白是怎么回事,但是却不敢承认。

“你们……都是真人吗?”一个显得有些稚嫩的声音传来。

三白朝角落里看去,发现是个小孩儿,脸上显得彷徨无助,原本蓬松的头发顶部有一个凹陷的耳机印子,看样子应该是在吃鸡的过程中被漩涡卷入的。

航班上众人终于慢慢开始说话,也确认了一个事实,大家都是在同时吃鸡之后才被拉进来的,有男有女,有老有少,有中国人也有外国人。

三白透过机舱往外看去,发现这里地图也和绝地求生的地图一个样,所有人都不敢赌是否真的和吃鸡的模式是一样的,要么被别人杀,要么被毒死,要么杀了别人吃鸡。

大家默契的分别朝着不同的地方跳伞。

三白也和队友在P城上空跳了下去,跟他们一起跳的还有那个脑袋上有耳机印的小孩,结果因为没有开伞,从飞机上直接加速度落在地上,摔成了人肉馅饼。

自此三白终于确认了一件事情,在这个岛上是真的会死人的,至于死后会不会回到现实世界他不知道,他也不想去赌,所以就只能吃鸡。

终于在进入这个游戏世界的第二天,三白吃鸡了,单人吃鸡,至于队友,早就被一个开了锁头挂的大哥一枪爆了头,三级头都被打的稀巴烂。三白躲在树后瑟瑟发抖,不敢去救队友,也不敢露头。

好在这个游戏只要决出前十名就可以了,杀人最多的就吃鸡。所以三白才可以在大哥的枪下活下来,不然早就跟队友一样死在路边。

吃鸡后三白感觉自己身体发生了一些变化,至于是哪些变化,他答不上,直到有一次用喷子喷死一个人之后,看到尸体上有一束淡淡的绿光漂浮而上,汇聚在了空中,那光芒跟毒圈的颜色十分相近,只是淡了一点。

游戏越来越难,因为能够在这一局对垒的基本上都是上一局的前十,偶尔有新的玩家被拉进来,但是整体素质越来越强,有好几次三白差点被人秒掉,这让他在这座孤岛上不敢掉以轻心。

三白默默的将面前的快递盒舔的干干净净,连一条女士裙子都拔下来,穿在自己身上。

看了看面板,他不由得皱了皱眉头,这已经是第四个圈了,结果还有七十个人,这把决赛圈看起来会很艰难啊。

【小说】梨花带雨风不尽,一世承诺葬蝶衣

1. 十年前 老将军受友人之拖带着友人的孩子征战杀敌。 在梨花开的季节,老将军带回了友人孩子的尸体,友人没有哭泣,而是和老将军喝了梨花酿制的酒,对于孩子的事情只字不提。 二十年前 “古雨,来认识一下,这是你离伯的儿子叫离雨,从今以后你们要好好相处,离雨比你大一岁,你就叫他哥哥。”老将军说。 “离雨哥哥,听说今天府上来了一个丫鬟,好生的漂亮。”古雨说。 “...

我不曾忘过你的名

文/小西玖玖 01 与一场大雪相遇,看六角的冰花裹着银白的雪裙,落在乌黑的头发,滑下,轻轻地停在肩头。我仰起头,是多情的白亮的天空,与我说着一句又一句悄悄话。 姜恒,我看见你了。 姜恒,我终又遇见你了。 难得一见的大雪,终于来看望这座多水的城市。我站在阳台上向下望,红色楼宇的墙依旧干净,可与一地的白站在一起,却显得格格不入,雪永远是那么的纯净。 其实我是不敢看这雪景的,她们纷纷坠落,像携着我...

李若一   我能给你最好的军恋,就是把你拍成最美的样子

贪恋文|李若一是你不该让我出现在你身边,期待每次与你相见;是你不该直视我羞涩的双眼,脑海中重复初次邂逅的那天;是你不该坦露出天真可爱的一面,让我有机会痴痴的读你一遍又一遍;你最不应该的,是陪我走过最不平凡的三年,让我感受到原以为不属于我的贪念,让我痴痴的爱你。 约稿中,筱筱认识了李若一,他是一名爱好摄影的小伙,当问及情人节他是怎样跟女友表白的,他说:“最大的遗憾是不能每天陪在她身边;最动情的...

《父亲,我们的十四年》下丨待回头,这路我来走

(六)习惯 01 您走路一向很快。 忘了具体是什么时候了,那次和您一起从镇上回家,开始您让我走前面,我说您走前面吧,您笑了笑,便走在前面了。 您一向话少,我也不知道该说什么,是的,我印象中和您说的话真的很少,尽管我被妈妈被动的培养成了一个话匣子,可和您一起时却往往都是沉默,当然,并没有什么觉得尴尬的事,因为亲情。 就这样,我一路努力地跟着您走,开始还能跟上您的步伐,可逐渐地我就大汗淋漓,两腿...

【动物小说】最后一只基奈山狼

(一)猎鹿 已是数九隆冬,花与叶都在遥远的秋天落尽了。 基奈山一改往日的容颜,肆虐的暴风雪连续下了四天四夜。 夜晚,一片漆黑。基奈山只有呼啸的风声。 不远处,物体踏入冰雪的声音传来。几个黑影不时发出沉重的喘息声。 那是驯鹿迁徙的声音。而现在,正是它们迁徙的季节。 几个白影在离鹿群不远处来回晃动,幽幽的绿色寒光若隐若现。不过,凛冽的风雪使它们变得模糊不清。 锋利的冰碴划过驯鹿的脸颊,一阵刻骨铭...

叔样年华

1 我时常感叹三叔一生大好的花样年华,被自己折腾的面目全非。虽然,他谈笑如故,看淡一切。但是,依然改变不了岁月对他的摧残洗礼。 三叔叫百人旺,在我眼中,他是个十足的“傻子”,傻的冒气,傻的掉渣,估计在我们凤凰村再也找不出第二个了,简直是一朵奇葩。 他一米八的个子,留着短寸头,又粗又浓的眉毛下,长着一双炯炯有神的大眼睛,皮肤白皙的像个黄花大闺女,是个年轻有为的小伙子。 三叔不仅人长的一表人才,...

手机故事网_每天读点故事在线阅读©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