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海里来了三匹马

2017-11-02 19:15:37作者:菩拉

《从海里来了三匹马》by 菩拉

文/菩拉

这事说起来挺让人惊奇。

傍晚在海边玩堆沙堡的时候,艾新奇无意间抬头,发现有三个黑点,正沿着逐渐退潮的海水,朝岸边移动。

黑点越来越近,越来越近,直到能辨认出形状来。让艾新奇大吃一惊的是,那竟然是三匹马,正远远地从平静的海面上奔腾而来。

艾新奇揉了揉眼睛,以为自己看错了。但没错,那正是三匹马!马头高高昂起,棕色的毛在夕阳的柔光照耀下,散发出柔和的色泽,马尾还一甩一甩的。

马应该生活在草原上,而不是海里啊。虽然艾新奇没骑过马,但这一点她是知道的。为什么会有马从海上来呢?

艾新奇急忙用眼睛寻找飞飞马。魔法气球飞飞马正独自在沙滩上散步,它也同样注意到了那三匹不同寻常的马,眼睛眨也不眨地盯着它们。

艾新奇和飞飞马曾经历过很多次神奇的冒险。现在她已上幼儿园,手臂痊愈了,交了很多新朋友,和飞飞马一起玩的时间也越来越少。但这并不妨碍她们的友谊,在周末她们还是可以一起出来玩的,就像现在一样。

“看起来有点不同寻常啊。”飞飞马说,“那三个并不是真正的马,它们是海里的小龙,幻化成了马的样子。”

“说不定,它们是来邀请我们去做客的呢。”艾新奇有种预感。

这时候,三匹马已经到了跟前。为首的是一匹稍大些的马,优美的姿态和光滑的毛皮,让它看起来特别尊贵。它微微低下头,就像人们点头致意一样,谦恭而有礼貌。

它清了清嗓子,说出下面一番话来。

“你们好,尊敬的小女士和飞飞马,我们是海王的三个儿子。我们的小妹妹——海王最宠爱的小女儿——海公主,三天后即将过十岁生日。海王特意派我们来,邀请你们一同去庆祝。请问你们是否有兴趣前往呢?”

“哇,真的吗?可是海王怎么会知道我们呢?他是住在海里吗?”艾新奇问道。她惊奇地张大嘴巴,觉得被海王邀请,实在是太不可思议了。

“在魔法界,小侠艾新奇和魔法飞飞马的声名,早已传开了呢。”马笑着说,“当然了,我们正是住在海底世界。”

艾新奇在公园的水族馆里,见过人工模拟的海底世界。在那里面,能看到大鲨鱼和各种海生物,在头顶上的空间游来游去。她无法想象,如果能真正去海底下面的世界看一看,该多神奇呢。

这时候,飞飞马向三匹马致意道:“谢谢海王的邀请,我们一定准时参加。”

艾新奇觉得,既然飞飞马答应了,那肯定没有什么问题,她也开心地点点头。

马儿们觉得很满意,准备离开了,它们还要去邀请很多客人呢。

艾新奇觉得自己被一个问题困扰了很久,于是忍不住问道:“请问,你们是真的马吗?”

三匹马互相看了一眼,齐齐叫了一声,就好像在哈哈大笑。

随即,马消失了。只见三条小龙腾空而起,一跃而钻入云层中。

“再见!”

艾新奇能听到从远处传来的声音,在向她们道别。

三天后,艾新奇和飞飞马准时去赴约。当然了,她们用不着长途跋涉,又坐车又换船那么麻烦,因为有飞飞马在啊。艾新奇像往常一样,坐到飞飞马的背上,抓紧它的鬃毛。后面的旅途,交给飞飞马就好了。

突然,艾新奇惊叫起来:“等一等,飞飞马,我忘记带礼物了。”

她一咕噜爬下飞飞马的背,皱着眉头在自己的玩具箱里翻找了好一阵,直到找到一枚闪闪发亮的东西。她站起来欣赏了一会,觉得挺满意。艾新奇当然懂得,参加别人的生日会,忘记带礼物,会显得有点失礼呢。

到达海王宫的时候,那些从世界各地被邀请过来的客人,正络绎不绝地赶来。有带着尖顶帽子,看起来很严肃的女巫;有神情庄重,穿着可笑的花马甲的母鸡;还有披散着长发的美丽小人鱼,以及许许多多叫不上名字的奇怪生物。

艾新奇觉得自己的眼睛快要不够看了,这些客人太引人注目了。

在陆地上的时候,艾新奇以为海底世界里都是水呢。当然这么理解也没错,人们肉眼所能看到的大海,就是茫茫一片的海水。

菩拉
菩拉  作家 写点有意思的故事我已委托“维权骑士”(rightknights.com)进行维权,转载请简信

奇幻 森林牧猪人

从海里来了三匹马

除了爱你,其他我都在行

一 苏晨终究还是来到了这个有莫小末的沿海城市。 零晨两点半的风在他左脚下车的霎那就扑了过来,吹乱了他的发也吹花了他的眼。 “做老总的都是这样吗?” “我没做过我不知道哎,估计是吧。” 背后议论着。 苏晨知道他们议论的是自己,下午的会议乘中午的飞机就可以,而他却偏偏选择了这趟火车。只是因为他的心中还有些贪恋,想再看看那个出站口。 苏晨急迫的目光扫射了出站口的每个角落,苦苦的笑了笑,笑自己太傻,...

我们终其一生都想遇见一段好的爱情

1 我们这一生都在寻找一段好的爱情,可是一段好的爱情终究是怎么样子的呢,又有什么样的标准呢,我想不同人有不同的想法。 但是我认为一段好的爱情,就是不将就,不需要时时刻刻的去讨好对方,两个人顺其自然的走在一起,有时候会因为对方的一个眼神就明白对方想要什么。 有那么一段时间我一直在追电视剧《欢乐颂》,电视剧中让我最为关注的就是曲筱筱和赵医生的爱情,说真的我觉得他们两个人在一起并不是很般配,因为两...

【古风·霜雪千年】执念绕

四月的初春,梨花熙熙攘攘,行客路过,必定衣袂沾香,清新缠绵。 暮色渐黯,湖中波光粼粼,随着涟漪荡漾,远远飘来一条船,隐约有人影攒动。 “老伯,街角有座阁楼,您待会靠岸放我下去吧。” 慕柚站在船头,墨发丝丝飞舞,翘首观望间,美眸倏地泛出了亮: 她独自离家游玩已半月,今日因一时兴起,在船上耽搁了太久,等过完瘾,方恍然意识到,自己需得露宿街头了。 原本还懊恼悔恨,可如今竟瞧见这楼阁,叫她怎能不欣喜...

她和我系列之又是一年寒假到

文|余语于隅 我讨厌学校的生活,尤其是连绵不断的考试,以及鲜红的勾勾叉叉,凭什么这两个符号就能决定优劣、真假、对错。 回家去。 之所以还想回家,是因为作为农民的父母虽然能够认识到读书对于改变命运的重要性,但是他们并不以为读书才是我能够拥有的唯一选择,他们希望我的成绩能够上升,但是并不压迫着我以苟延残喘的身躯去为分数拼搏。 在家里,我能够呼吸到自由的空气。 高二了。 寒假不紧不慢的来了。 尽管...

无悔,铁窗内的豆蔻年华

石头,和我一般年龄。上小学时,我们经常一起去学校,却常常不能一起放学回家,他总是会因课堂的不守纪律而被老师留下罚站,叫家长。 对他来说也已经成为家常便饭,他的父母也不以此为耻,每次都是笑呵呵的对老师做着千篇一律的保证,“回家后一定好好管教”,“保证下次再也不出现这种事”。出了老师的办公室就马上是另外一副嘴脸,嘴里一直嘟囔着怪老师惩罚他们的宝贝儿子。出了校门,踏入了村子,碰到有人说“三缺一”时...

从校园到婚礼,从老师到老公

文|王一泠 -1- “沈宁,安老师叫你去办公室。”同学A在教室喊到,仔细听还有点咬牙切齿的味道。 趴在桌子上睡觉的沈宁顿时来了精神,迅速站起来,接收着来自班上所有女同学羡慕嫉妒恨的目光,嘴角含笑,一路哼着小曲走去安亦辰办公室。 沈宁走进安亦辰的办公室发现只有他一个人,于是一脸坏笑地说:“安老师,你找我!” 安亦辰抬头看了沈宁,不得不承认这个学生是美好的。青春、活泼、长相清秀,学习成绩也还不错...

手机故事网_每天读点故事在线阅读©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