乌衣斜阳深

2017-11-02 08:45:04作者:蕲安

《乌衣斜阳深》by 蕲安

01

东晋咸康四年,北地战火不断,南地稍安。这一年,成帝司马衍封王导为丞相,但经过王敦之乱后,王家已大不如前。

距元帝司马睿建立东晋已过去二十一年,南地豪强氏族大多已接受北地来的氏族。

建康城内,歌舞升平,到处都是奢靡的景象,这些北来的氏族恐怕是已经忘了北地的百姓。收复失地,一洗耻辱已被他们一搁再搁...

“阿瑜,你喜欢这大江吗?”男子突然转身,问道。

阿瑜看着对面的谢安,夕阳在他的背后,他的脸逆着光有些看不清,不过她还是感受到了对面男子愉悦的心情。

“这大江从远处奔来,卷着泥沙一泻而去,很壮美。”男子绕有兴趣的看着她,嘴角带着一丝笑意,示意她继续说下去。

“只是,太浑浊了。若是清澈,应该更美吧?”此时的太阳已经收了光芒变成一轮红,红日再加上一泻千里的大江,阿瑜觉得有一种震撼人心的力量,让人突然忘记了烦恼。

“这世间没有哪样东西是清澈的,能包含他物的才能使自己壮大。大江也是这样,正因为包含泥沙,才让人觉得震撼,壮美。”阿瑜突然觉得他有些不认识对面的男子了,好像有什么要离开她一样,她走近男子,一把抱住他的腰。

男子突然有些无措,他们...还是第一次这么亲密。

“早想抱你了,我第一次见到你的时候就特别想抱你,这次终于如了愿。”阿瑜看到有些害羞的谢安,狡黠的说道。

男子被阿瑜突如其来动作搞慌了神,一下失去了刚才镇定的模样。

“哈哈哈哈~”一阵娇俏声传来,这才对嘛,明明还是不及弱冠的郎君,干嘛整天都绷着?

阿瑜喜欢看到谢安失态的样子。

谢安无奈的看着眼前的女子,接着搂着女子的肩,加深了这个拥抱,一瞬间,他觉得整个心好像被什么填的满满的。

夕阳渐渐淡去,而属于他们两人的故事才刚刚开始...

02

阿瑜第一次见到谢安的时候是在她家的花园,东晋名士好清谈,那天她阿兄刘惔得了几盆菊花,于是便请了几位郎君前来赏菊,趁此也清谈一番。

“快快,娘子,谢三郎君和王七郎君已经到了,我们赶紧去看看吧。”阿玥连忙催促自家女郎,她也想快快见到两位郎君,听说这两位郎君长得十分俊美。

“好了,好了。”话毕,只见一粉衣女子从内室出来,身着粉色襦裙,和阿玥的打扮一样。

阿瑜走到花园小亭,谢安他们刚落座,阿瑜扮作仆人的样子,端着茶点,和仆人们一起一一送到谢安他们面前。

“听说安石弟琴艺不错,不知今天可否弹奏一曲?”阿瑜听到这心里一乐,阿兄果然神助攻,她正愁不知道哪位是谢安,如今阿兄一下就帮她指出来了。

刘惔示意下人去拿琴,接着便有个白衣男子离座,阿瑜只看到了一个背影,目光触及到谢安的腰时,她突然好想上去抱一下。这个想法一出来的时候,阿瑜被自己吓一跳,脸微微泛红,不知觉笑意已洋溢在她的脸上。阿瑜长的很美,尖尖的小脸,一副桃花眼此刻一笑,一下就被几个眼尖的瞧了进去。

阿瑜一回神,突然看到有几个人正看她,连忙低下了头,暗暗怪自己有点大意了。这时,一阵琴声传来,大家纷纷被吸引了过去。

阿瑜抬头,只能看见谢安的侧脸,琴声从他的指尖缓缓流出,男子极为认真,仿佛天地间只有他一人。琴声悠扬,一曲作毕,好一会,大家才反应过来,纷纷鼓掌赞叹

“好,安石兄果然琴艺惊人,拿笔来,我要赋文一首。”阿瑜看到有一个人站起来,接着大笔一挥,飘逸的行书宛若行云流水一般纷纷跃然纸上。

好漂亮的字,阿瑜被这人的字惊艳到了,不出意外这人一定是王家七郎王羲之了,阿瑜想。

等到太阳西斜的时候,清谈结束了。一行人纷纷离席,阿瑜看到谢安离开了,连忙追了过去。

“郎君留步~”阿瑜气喘吁吁的跑到谢安面前,谢安疑惑的看着眼前的阿瑜。

“郎君方才的琴声确实好听,只是我觉得有一丝悲伤在里面,为何?”阿瑜的话成功吸引了谢安的注意,谢安仔细端详着眼前的女子,眼前的女子虽是一副下人打扮但通身全是贵族的气息。此刻女子正睁着桃花眼,看着自己,谢安突然感到心里一悦。

“他们都说我这支曲子舒缓,使人放松,为何姑娘觉得悲伤呢?”男子眯着眼,显然,他对阿瑜很感兴趣。

阿瑜思考了一会说:“北地战乱不断,前两日刚涌来一批北地的流民,郎君也是从北地来的,我猜能让郎君悲伤的就是北地的百姓了。”

阿瑜顿了一下,看到眼前男子收了笑意,接着说:“现在建康城内,真正想要收复失地的少,皇上的权利也分散在各世家大族中,想要北收失地实在力不从心,大家都是有一日便过一日,像这种宴会,在建康不知道每天会举办多少次。”

“所以,郎君虽然处在热闹之中,也免不了悲伤?”阿瑜说完,看向谢安。谢安此刻也认真看着阿瑜,阿瑜说的没错,他最大的愿望便是北上收复失地,只是,如今的情形让他有些力不从心。他想过,唯有手握大权才可以改变这种状况,所以他虽然不喜这些宴会还是要参与,因为在宴会上才能结交名士,得到了名士的肯定才能声名远播啊。名声响了,他才有更多的机会,这是这个朝代的规则。

蕲安
蕲安  作家 想写遍历史上所有倾心的男子

一世两生

南港未归人

幻境归墟

乌衣斜阳深

谢谢你,陪我度过的20年

01 昨日一夜辗转难眠,直到下半夜才有了一丝睡意,只是还没有睡熟就听到了上楼踢的声音。听着动静似乎还不止一人。 “小菁啊,起来了!请的化妆师到和摄影师都到了。”妈妈熟悉的女高音响起,又来叫我起床了。怎么妈妈们都这么热衷于叫人起床呢?明明我现在已经不上学了呀。 “起来没有?再不起来我就进来了。你这丫头怎么这么懒。今天什么日子了,还赖在床上。” 碎碎念老阿婆模式开启,我心里惯性吐槽着,不过也成功...

多年不见,每次都是你先找到我

文/东耳朵 我没有想过,再见到你,我是会什么样的反应。可能会紧张,可能只是欣喜,可我再也没有想过,会见到你,因为至今我也不知道你在哪里! -1- 紧张激烈的初三生活,马上就要开始了,树叶已经开始泛黄了。秋风也没有落下脚步,随着秋风到来的还有几个留级的学生,一股劲没跟上,就被这秋风吹落在我们班了。 “今天,我们班将迎来这几位新同学,接下来的一年,他们会与我们一起共同学习。大家鼓掌欢迎!”年近4...

半聋子老师

他每天走在教室的走廊上,从来都是不苟言笑,但他的问候轻声细语,一听便是一股和蔼可亲的劲儿。

昭奚旧草—— 一场相思死局

初读时,真应了网上那句话,是真的读不懂,人物交错,再加上似懂非懂的古文。但就是觉得这本书有味道,读完之后,心里枝枝芽芽要生出什么似的,恍惚是悲伤。 看网上的帖子说这本书读个两三遍才好。于是,又拿起重读,这才觉惊喜。 寻常的书,经不起再读。因为已知情节,变得索然无味。而再读它时,却又是另一番画面。原来,竟有这么多伏笔,发生在故事开始,仿佛这些人,这些故事真真发生在这个名叫大昭的地方,时时刻刻在...

坚持送花的人

会送花不是浪漫,懂得所有花的花语才是。 ——婧妍如是说 空气中的寒意已走到尾声,大自然开始变的温柔了,正是换装的时节,星星点点的新绿开始重新装扮城市,长眠的生物也终于做完了美梦。 熬过了一波波催婚浪潮的大龄青年们,又开始重新适应被工作淹没的单身生活,再次陷入了繁忙和期待爱情从天而降的矛盾中。 在忙碌的中心,一座写字楼内,刚享受完午餐的人准备放松一下,但也有部分人选择继续面对工作,副总监就是后...

卧铺

我去给儿子带孩子的时候见识了,南方人都软,男的只逼逼都不动手的。幸好咱家宝是纯种的北方爷们!

手机故事网_每天读点故事在线阅读©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