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椿庭

2017-09-02 03:45:12作者:林璐嘉

爱物语

那盒子里装着的是暮冶。那个曾与我相恋三年,又为了我的闺蜜狠狠抛却了我的人。我心中再无快意,只觉悲哀。

《花椿庭》by 林璐嘉

1

这场葬礼有些无聊。

我弹了弹烟灰,一根细长的香烟已燃了半根。

烟灰抖落在我的鞋面上,我低下头,视线有些模糊。想来是忘记食用早餐以致犯了低血糖。

这是我学会抽烟的第三年,也是和暮冶分手后的第三年。

我环顾四周,小凄不知与谁以电话调情,不加掩饰地拨云撩雨。小凄是我的六年闺蜜,暮冶是我的三年男友,六年与三年勾搭到了一处,终究也没能做成长长久久的一对。

暮冶的父母见着了我,我们彼此打了个招呼。他们看了看我身上的昂贵套装,以及我手里甩来甩去明晃晃的三叉戟标志的车钥匙,与写满了logo的名牌包包。他们面上又红又白。

当年暮冶带我去他家,他们待我的态度,不冷不热之中自有一番鄙夷。

只因我家境贫寒,与他们家宝贝儿子浑不般配。

只不过他们二人端了一只漆木盒子出来之后,个个眼圈泛红。我心中那点儿志得意满,便又尽数消散。

那盒子里装着的是暮冶。

那个曾与我相恋三年,又为了我的闺蜜狠狠抛却了我的人。

我心中再无快意,只觉悲哀。

正准备悄悄离场,一名分外眼熟的十七八岁男孩拦住了我。他说他是暮冶的弟弟椿生。

我细看,男孩眉眼清隽,的确有几分类似暮冶。他说暮冶临终前将他托付给我。

我不免翻了个白眼,我从不知暮冶还有什么劳什子弟弟,也没空理会他。

我踩了油门,对他说了声,拜拜。

2

录完一期直播视频,我完美完成16杀0死7助攻。观众纷纷打赏礼物。他们喜看美女,也喜玩游戏,若二者结合,便皆大欢喜。

我细看视频中的自己,雪肤乌发,容貌姣好。随手接起电话,原来又是约我吃饭看电影的无聊勾当,不动声色款款婉拒。

空窗期三年,我做到“弱水三千、一瓢不取”的境界。

心理医生劝我,要努力淡化三年前那道伤疤。我告诉他,与其说那伤疤令我封闭自己,倒不如说我已彻底丧失了对人性的信任。

我知晓,人性之脆弱,经不起一点诱惑。我亦不再对爱情这玩意儿充满期待。

靠着良好形象,及过硬的游戏水准,我成为一名手游直播的博主。这行做到顶尖,则日进斗金。靠着金主们,我早已购下豪宅豪车。只不过其中艰苦,不为外人所知。

挂了电话后,又有新的电话纷至沓来。我拿起一瞧,头痛欲裂。

原来是我那更年期的母亲大人。

她仍旧絮絮叨叨,惯常要说一些例如我大龄未嫁何时成为泼出去的水,又抨击我整日玩游戏实在不务正业。

我母亲这样的传统女性,以为只有婚姻才能解救女人。可惜她实在不懂自己的亲生骨肉,更不懂现如今这个年代。

这儿早已不是几十年前女人依附男人而活的世界。

尽管前半辈子,我的确是靠男人活过来的。

手机故事网_每天读点故事在线阅读©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