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 三叔的南方媳妇

我的老家是小麦、玉米的主产区。站在村口往外望,绿油油的田地一块接着一块,平整的铺在地上,一直延伸到天边。我们村就是这块大平原上的一个小小的村落。 八十年代初,还没有出现打工潮,村里家家户户都守着祖辈留下来的田地过日子,日出而作,日落而息。虽然温饱没有问题,但是日子过得十分清苦。 三叔家和我家在一个胡同里,他和我爸是没有出五服的兄弟,两家关系十分亲密。那时人们的生活圈子很小,去邻村走趟亲戚就算...

这些话,我都是自己再说

我会在每个夜晚,安静的回忆你 2017年11月24日 周五 晴 我们,很明显是两个人,一个是我,一个是你。 我一直以为把你装在心里最隐秘的角落不被别人发现最好了,可惜不是这样的,我的天真被现实打败了。对于感情来说我想的特别简单,我心里有你,我在意你对我的话语、行为,我可以看不见你,但我总是想你。不知道为什么,我的这种方式总是被打败,而且败的一塌糊涂。 从我开始注意你,到后来决定喜欢你,时...

琅琊令之算计 卧底

“怎么,还是不想说吗?我知道,你们共产党一个个都是硬骨头。所以,我带一个礼物给你。”说着,尖嘴猴腮的局长就将一个带着面纱的女子押过来。 张义一看,是自己的新婚不久的妻子,前不久还因为自己毁容了,所以一直带着面纱。 “我呸,有本事,你别用她来威胁我。” 局长抹了抹脸“不知好歹”。 张义看着自己怀孕的妻子就要被这群禽兽侮辱,他自己怎么样都可以,但是妻子不可以,所以“我说,不过你要放了她。” “早...

姑娘,他爱不爱你,到了医院就知道了

文/老猫szq “恋爱是精心安排的浪漫 医院则是意外频出的现实” 1 《急诊科医生》第一集就讲了这样一个故事: 一对夫妻结婚5年没有孩子,家里是农村的,老人传统观念重,要给儿子传宗接代啊。于是他们花了十几万做了试管婴儿。试管很成功,婆婆终于要抱上孙子了。可是在媳妇怀孕32周时,她突发急性肠穿孔,大人小孩生死一线。 丈夫和婆婆将...

夜晚是有毒性的,所以别在那时做任何决定

01 记得周国平说:孤独是人的宿命,爱和友谊不能把它根除,但可以将它抚慰。 人这一生总是孤独的,特别是在夜晚的时候。 特别是在所爱之人不在身旁或者已然离去的时候。 夜晚是一个很神奇的时候,当黑暗降临,阳光褪去,那些埋藏于心底的故事,藏匿于深处的人,就会一一涌上脑海,占据你整个空旷的心灵。 所以说,夜晚是有毒性的,也正是因为这样的毒,发生了太多的故事。 02 有个读者曾跟我分享过她的故事: 一...

串频世界

我,旗木花猫,是个自认为有九条命的高中生,总是肆意的跑。此刻我正飞奔在上学的路上,想象着自己像是普版闪电侠,能在跑步的瞬间看到暂停的世界,能在一根烟的功夫到达任何想到的地方。可是今天拼尽了全力,当脚步踏入学校大门的瞬间,上课铃同步清脆的响了起来,此时迟到和不迟到的距离只有学校大门到班级门的400米,我清醒的认识到自己只是个生活在21世纪的普通学生 我叫旗木花朵,这个是我的真名字,因为太女孩子...

谢谢你,给我一场预谋的恋爱

“黎忻,你这是要出去?还去图书馆?”室友看着匆忙收拾着东西的黎忻问道。 “是啊!我不跟你说了,我先去占位子,待会儿我的老位置被别人抢先了……”黎忻说着就飞奔出寝室,也不管身后的室友还说了些什么。 黎忻气喘吁吁的赶到图书馆,一眼就看见了那个熟悉的身影。来不及多考虑,迅速去抢占老位置,那是偷看姜宇最好的位置,他的任何一个动作都可以看得清清楚楚。 黎忻从包里拿出一个小本子,只见上面写满了日期、书名...

嘴笨的男生不会表达

文|北方鸽子 -1- “树秋,指导员发的招聘信息,你看看,我觉得挺适合你的。” 还没找到工作的树秋半躺在床上看着很火的《北京青年》,听到小斌说的招聘,没有很多的热情,简单的回应了一句。 “树秋,你好好看这个信息,电子商务公司,你不是一直想要找这方面的信息么?” 听到电子商务,树秋抢过小斌的手机,原来是本地的一家电子商务公司,招聘数据分析专员。瞬间来精神的树秋打开电脑开始查询这家公司的相关信息...

你的生命它不长 不能用它来悲伤

"有一天晚上睡觉时,梦到了他,手里拿着一朵毛茸茸的蒲公英站在我面前,带着温温柔柔的,干干净净的笑容。梦里的我们相谈甚欢,末了,他把蒲公英递到我手里"喏,给你。'我高兴的不得了。然后突然惊醒,怅然若失。"这是我暗恋他的时候做的一个梦,梦里的我真的超级幸福。"CC给我发消息。 认识CC,源自一场演讲比赛。作为工作人员的她,小小的个子在比赛开始前在会场里忙来忙去,确定着种种事宜。 终于忙完的CC一...

澳洲日记:十刀姐游山玩水传奇之 One night in Ballarat

图文 / 墨尔本十刀姐 早早就定好了Ballarat之行,只周末两天时间。四个人一辆车,两个中国人,两个澳洲人,好不快活。 最重要的是:不用开车。 十刀姐经常说的一句话: “自从学会开车以后,就再也不想开车了。” 车从墨尔本内西区开出半小时,画风突变,人迹罕至,各种乡村风景。远远的看到一篇平地上矗立着几棵孤单的桉树。 林业背景出身的凯瑟琳指着桉树说道: “看,那几棵桉树没有砍,因为上面住着考...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