冥罗鬼判整本章节阅读,冥罗鬼判全本在线阅读

2019-03-02 14:01:10作者:七七
冥罗鬼判讲述了我叫张宇,是上天在21世纪钦点的地狱鬼判,阴差阳错之下成了阴阳混体判官,午夜便会化身地狱鬼判,而我的职责就是维护灵界的稳定……

第7章小辣椒好辣

也许我是上天钦点的地狱鬼判中,最渣的的一个。想那些在地府里任职的好友,生前哪一个不是学霸级别的,都是得过奖学金的家伙。妹的,老子别说奖学金了,没交补考费就不错了。

学习对我来说可真是一种折磨。我抬起看到书就犯困的眼睛,看着我的未婚妻小辣椒夏冰此刻正津津有味的记英语单词,我顿时觉得好无语。

万一小辣椒夏冰以后嫁给我了,骂我的时候用英语,噼里啪啦的讲洋文,我指不准好得夸她讲的真好呢!想想那个囧样,我就害怕。

“夏大美女,你可真是厉害。这鸟语都记得这么津津有味,换我还不得马上趴下来睡觉。”我看着我的未婚妻这副勤奋好学的模样,心里就怪怪的。

丫的,难道这就是人与人的区别?不过,小辣椒夏冰再怎么说也是咱的未婚妻,将来是要嫁到我老张家的,媳妇牛逼一点,咱也得偷着乐不是么?

小辣椒夏冰闻言白了我一眼,然后合上了她的书,俏脸转过来对着我说道:“张宇,你也努力学点吧,高考都快要到来了,即便你再不喜欢学习,为了你爸妈也学点吧!就算是为了我。”嘿,前面的话我当真是左耳朵进,右耳朵出。但这最后一句嘛,呵呵,哥我喜欢。

“嘿嘿,小辣椒哥就冲你这句话,下次的摸底考咱就不交白卷了,不过嘛,嘿嘿,你得给我辅导辅导呗!”我一脸坏笑地看着小辣椒夏冰,心里盘算着她答应了,就可以泡她了。哇咔咔!想想就爽极了。

小辣椒夏冰抬着无瑕疵的精致的下巴,细思了一会儿,美眸眨眨地对我说道:嗯,那好。我们就这样说定了。”我听她这么说,心里一阵意淫。

于是乎,叼炸天的学渣我难得的认真听了一节课。其实嘛,我所谓的认真听课是没有再课上睡觉。不过,这对一向在班里充当害群之马的我而言,可真算得上认真听课了。

“宇哥,你今天没吃错药了吧?!竟然没有在课堂上睡觉打呼噜。”下课后阿图推了推我,一脸好奇地问道。

我乍一听心里暴怒,骂道:“讨打,你丫的不知道你宇哥我一向是奉行‘goodgoodstudy,daydayup’吗?”我没有感到丝毫羞愧地对阿图说道。

岂料全班同学听到我这话,皆是忍俊不禁地看着我。这一下,看得老子心里都有些发毛。

我红着脸对众人狂吼道:“看什么看啊?!没见过帅哥啊。我嘞了个草!”麻痹的,明知道宇哥我想在小辣椒夏冰面前装出一副哥哥我勤奋好学的样子,以此来获取她的芳心,这下好了,全毁了。

小辣椒夏冰转过脸说道:“张宇,不许说粗话!”看来这妞是非常讨厌俺说这些骂人的话。

我闻言缩了缩脖子,便不再吱声了。心里却是不以为然,男人不讲粗话,哪还是男人嘛?!

不过心里这么想,但我还是忍住了。谁让咱的未婚妻有话呢,更何况她还是班长,我可不能让她太难做。

小辣椒夏冰说完,也对众人说道:“大家也不要用一副质疑的眼神看张宇同学,张宇同学说不定从此就转性了。好了,大家都继续复习吧。高考就要到来了,争取考个好成绩吧!”我听完心里就一片舒坦。小辣椒还是爱我的,哈哈。

众人听后,也纷纷转过头,继续沉入浩瀚无边的题海之中。

看着这些人在拼命地做题,不知怎的,我觉得他们很可怜。唉,高考的悲哀啊!

就这样,一下午的烦腻课程被我熬了过去了。不过,要说收获多少嘛?我只能摇头苦笑,当真没听懂多少!

放学后,我和小辣椒夏冰并肩着回家去了。当然,如此好的机会,宇哥我可不会错失良机的。

路上,我是能占便宜就占了呗!我趁小辣椒不注意拉起了她柔若无骨的小手,她只是稍稍有所反抗,就不再挣扎了。

“小辣椒,你真漂亮!”我意乱情迷地附在她的小耳朵旁轻声说道。

小辣椒夏冰此刻脸颊微红,心跳加速连带着胸前的那两团都在颤动着,她身上传来的若有若无的香味,让我心猿意马了

小辣椒闻言,更加害羞了。声音颤抖说道:“你……你别靠我那么近。”我却是不理会她,反身抱住她,猛地亲吻她起来。

四唇相接,双目对视,

好吧!宇哥我承认咱当时也很紧张,我相信小辣椒夏冰她是初吻,可咱也不是老鸟啊!我的掌心都淌出了汗腻。

事实证明,接吻没有经验是非常危险的,我本想用舌头撬开小辣椒夏冰的牙齿,好细细品尝下她甜蜜的嘴巴,却不想小辣椒夏冰由于一紧张用牙齿咬了我不怀好意的小舌头。

“啊!”我不安分的舌头连忙伸出她的小嘴,疼死咱了。

小辣椒夏冰见我这样,本想骂我‘色狼’的话都咽了下去了。一脸关切又后悔地可爱模样对我说道:“对不起!我……我不是故意的。”说完她看着我,一副愧疚的模样,让我都生不起气来,更何况是我先对她无礼来者的。

当然,这话我肯定是不会说出来的,我又不傻。

我忍着舌头传来的疼痛,装出一脸‘我没事’的模样对小辣椒夏冰说道:“没事,我没事。是我太心急了。”说着,我不安分的咸猪手也依依不舍地离开了她的身体。

小辣椒夏冰嗔道:“哼,活该!见你占我便宜。”这女人的变化未免也太快了吧!我有些发愣地看着她。

“呃…….”我就好像吃了只苍蝇似的,感觉老不自在。我尴尬地摸了摸鼻子,说道:“那个,我这不是一时兴起嘛!”

小辣椒夏冰白了我一眼,用蚊子般地声音说道:“还不快走,那边有好多人再看着我们。”说完,就拉着我的手急匆匆地往回去的路走了。

我转过头来看到几个买菜的大妈正在后面指指点点,好像在说些什么‘世风日下’之类的话。

不过我也不恼,反而还觉得我应该好好谢谢她们呢!不然小辣椒夏冰又怎么会主动牵起俺的手呢!哈哈。

我顿时心下大喜,巴不得这些大妈多说几句呢!不过,这些大妈话的确是损了点。

“现在的年轻人啊,可真是越来越不害臊。这不大街上就亲吻了起来?!想当初俺家老头子当年在别人面前连俺的手都不敢牵。”大妈的厉害啊!
 

第8章打错电话  

我听衣飘飘说,这株红梅一旦干枯死亡,那么种植红梅的人就会随之魂飞魄散。

 

这也是天道轮回,红梅和养魂人互相依存,一旦一方消逝,那么另外一方自然也活不成了。

 

“唉,莫非真的要让我亲手送小辣椒夏冰去冥界么?”我看着小辣椒夏冰靠着窗橱的透明玻璃向我摆手,心中的疼痛感欲渐加深。

 

我微笑这朝她摆了摆手,把双手并在嘴边,做出口型:明天我来找你出去玩,你可不要起不来哦!

 

她猜出了我口型的意思,挥了挥拳头,然后消失在玻璃窗前,不一会儿我看到她的手里拿着一块白布,上面写着“浑蛋,姐姐我不约!”这几个字。

 

我摇头笑了笑,喊道:“不约也得约,反正我明天早上七点来寻你。”

 

小辣椒夏冰闻言,小手插腰,皱起小眉头,嘟着嘴巴。

 

我见她这般样子,露出一副奸计得逞的笑容,朝她再次摆了摆手,便是转身要回家去了。

 

我家到小辣椒夏冰家不过一两分钟的距离,可我却真的希望这一两分钟的时间可以永恒,因为这样我就能跟小辣椒再相处久一些。

 

明天是周六,本来周六都是要去学校补课的,但因为学校考虑到学生即将面临高考,可能学习压力会大了些,所以决定从这周开始到高考结束的那天,补课全部取消。

 

我知道以小辣椒夏冰的性格估计又是打算把双休日的时间拿来看那一堆无聊又枯燥的破书了,这样子多不利学习啊!咳咳……不利于我跟她培养感情咯!

 

回到家我坐在沙发上,拿起玻璃桌上的电视遥控器,打开了电视机。

 

都市灵异频道是我特别喜欢看的,好吧,老实说我是一点也不喜欢看着垃圾频道。

 

尼玛,老子活着就是一个灵异事件呐!

 

要不是因为自己的老本行就是地狱鬼判,我才不会去闲着没事干理这鸟事。

 

不过这档频道倒也不是完全没有可取之处,至少这档频道的主持人张颖是一个美女,而且这档频道的确也是有些实力的,好点的时候还能够邀请一些有真正能力的人来当节目嘉宾。

 

我的好友茅山现任掌门许正和有时候也会在这家频道上亮相,当然绝大多数的时候看到的都是这老家伙的徒子徒孙。

 

今天可真是幸运,这个老家伙竟然亲自来到录制现场了。

 

许正和这老家伙也不愧是活了两百多岁的人了,身上有着凡人没有的几分道韵,年纪虽大,但从外表上看跟一个二十岁的青年一样,除了一头的白发,其余的没啥两样。

 

这老家伙本事很是厉害,我曾经跟他交过手,虽然最后我胜了,但却是险胜。没办法,这老家伙徒子徒孙遍布四海,时不时给他送上什么天地灵物用来孝敬他,这可比俺一个学渣级别的苦逼不知好到哪儿去。

 

张颖见到许正和竟是一副年轻人的样貌本就是好奇不已,更何况这老家伙又有点小帅,(当然跟哥比起来,这老家伙还嫩了点。)她自然是有些倾心了。

 

你们可别看许正和这老家伙一副道韵十足,仙骨飘渺的样子,其实他就是一个老屌丝。

 

“道长,你今年多少岁了?怎么看起来这么年轻?”一个现场的女嘉宾闪着花痴的小星星问道。

 

许正和右手执浮尘轻轻地打在自己的左肩上,装出一副高深莫测的牛逼哄哄的模样说道:“贫道游历世俗多年,见遍世俗无尽苦怨,红尘多梦,尽是繁华易逝,贫道立下心愿渡世俗之人的痴怨,早已忘记自己已是多少年轮了。”说完,这老家伙还弄出一副悲痛深沉的样子。

 

这老家伙也太他妈的能装了吧?!还什么游历世俗多年,早已忘记自己已有多少年轮?

 

我草,你他妈的以为自己是树啊?还年轮!老子还天年了!

 

更加可恨的是那个女嘉宾听了他的鬼话,一副崇高的敬佩和爱慕油然而生,花痴程度再次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成几何倍增长。

 

那个美丽的女主持人张颖听了许正和那老家伙的话后,也是一脸的崇拜。

 

许正和那老家伙一副人畜无害的笑容更是秒杀了众人,在座的所有女嘉宾都已经被这个不老男神许正和迷得团团转了。

 

而且这些女嘉宾我还认识,其中有一个年轻漂亮的少妇,我还曾经帮她的小儿子回魂呢!

 

可他妈的,哥哥我这么牛逼的好人竟然没有粉丝,尼玛,这说得过去吗?这还能不能愉快的玩耍啦?

 

“大师,你可真是高尚,为了渡世人之苦,竟是忘记了自己的岁数。”一个漂亮性感的女嘉宾对许正和一脸敬佩地说道。

 

我忍!我忍!我他妈的能忍得了吗?看着这个十足的演技派的老家伙一副装逼的模样,我实在是不爽。

 

我看了看都市灵异这档节目下方的电话,拿起小米2S手机拨了出去。

 

“您好,这里是都市灵异频道录制现场,我是主持人张颖,你有什么问题需要咨询的吗?”甜甜的声音差点让我忘记自己打电话的目的了,不过我还是坚定了自己的想法。

 

“您好,我想请你把电话拿给茅山掌门许正和许天师接听,哦,对了,麻烦你把电话开免提可以吗?”我用平缓的口气说道。

 

美女主持人张颖闻言有些犯难,把电话拿给许正和,轻声地询问道:“大师,你看?”

 

许正和这老家伙微微一笑说道:“可以,这样也有利于大家更加地了解我茅山的正统,保证大家的平安。”众人闻言又是崇拜。

 

我坐在电视机前,手里拿着小米2S,冷冷地笑着。

 

“您好,我是许正和。请问你有什么需要咨询的,我将为你一一解答。”许正和这老家伙一副正派语气。

 

“大师你为人真不赖啊!”我冷笑道。

 

“客气!”许正和微微笑道。

 

“大师是茅山掌门?”我再次问道。

 

“正是!”许正和有点奇怪。

 

“大师?你他妈的也配叫大师?许小子,忘记我是谁了吧!我是钟馗!尼玛!”我突然换了语气骂道。

 

“你小子装逼装得不赖啊,不错嘛!”我不爽地道。

 

许正和额前冒起了冷汗!

 

在场的女嘉宾个个都是疑惑。

 

“大师,这是——”美女主持人张颖欲言又止。

 

“咳咳,这个可能是打错了吧!”许正和嘴角抽搐,闹了个大红脸。

 

“我说许正和老小子,咋地呀,士别三日当刮目相看啊?连老子都认不出来了?可别忘记那天我们一起去天山上打‘炮’的事情啊?”我呵呵直笑。

 

许正和再也顾不上什么大师形象,连忙挂了电话,一脸尴尬地笑道:“呵呵,呵呵,这一定是打错了!”

 

欲盖弥彰!

 

然而此刻电视机前的我早已笑翻。

 

“还他妈的打错了?这个老家伙啊!”我喃喃自语笑道。

吃吃吃吃吃吃在汕头,多图杀(流量党慎入!!!)

除了身上徒长的肉, 无私的把美好的回忆都趁热整理出来, 双手奉献给大家, 希望将来你们能有机会来到汕头, 亲自品尝一番。 严肃声明:不建议餐前阅读,以免引起身体抗议。 本来我只是想私下留存这些照片作为此次旅行像个女孩子一样生活的留念,今后有机会独自欣赏一番,由此深深怀念并期待下一次旅行。 结果读完上文的大家,关注点大多都在我们到底都在汕头吃了些什么...... 求分享那份团长精心准备的美食攻...

什么,你喜欢我?别开玩笑了

晚上打开电脑,随意点开网页,恰好看到了58同城,突然想起,我和朋友租的房子,快到期了,好像,得开始找房子了。 说实话,找房子是件挺麻烦的事情。况且,对于现在住的地方,我们都还是挺满意的,价格合理,到市区也方便。之前本是打算到期后续租的,可是,因为一些原因,我们两个“弱女子”只能选择搬家。 01、 小微是我大学同学,毕业后,我们一直住在一起,这次,因为搬过来的时候,出现一点意外,我们没有住在一...

超现实空难纪实

1 若兰是一个母亲,她有一个七岁的儿子,本来还有一个爱她的丈夫,但是后来才认清,那所谓的“爱”只是她一厢情愿的想法罢了。 后来他们离婚了,儿子跟了丈夫。离婚之后丈夫带着儿子去了南方老家,而若兰是北方人,按照事先的约定,她每个月可以去看一次儿子。 每次看儿子,她都没给他带过什么东西,因为她知道丈夫不会委屈儿子,而她能给儿子带来的最好的礼物,就是陪伴。 比如陪儿子一起吃一些她并不太喜欢的零食,或...

萌盗团,赌上智商的一场骗局

最近我们市的银行抢劫案是越来越多了,作为我们市最年轻的警察,我的能力也是大伙有目共睹的。 “小刘啊,你来说说有什么办法可以解决这个问题?” 我们陈组长是一个秃发中年人,据同事说他年轻的时候脑子特别好使,再难的案件只要经过他手,不出几日就能破。然而,也许是觉得聪明会绝顶吧,为了防止地中海板块再次扩展,他已经好久不思考了。 “报告组长,这个情况很棘手啊,加大巡查也不是没试过,但是依然不见效,所以...

爱.蜕变

“今晚又要洗头啊,好烦啊!”女孩和男孩在通着电话,发着牢骚! 南方的春天天气是那么的多变,潮湿又闷热,女孩独自一人走在大街上,街上没有一丝风,不一会儿就汗流浃背了,心情也不太好,只有和男孩通电话,才能让心情稍微平复下来! “等我今晚过去帮你洗头吧,哈哈哈哈!”男孩开玩笑的说着。 “好啊,这可是你说的噢,我可是录音了噢,嘻嘻。”女孩俏皮的说着,她知道男孩说的就肯定会做到,但还是想逗一下男孩。 ...

当阿花遇见阿发

我们总是焦急地一路向前寻找。有时候,用心去感受当下,会发现,幸福就在不远处。 01 夜幕降临的北京,公交车晃悠着笨重的身体在寒冷的天气缓缓前行。车上的乘客稀稀拉拉地分散着坐下。空调若有似无地吹着。 婵清坐在车里最后一排角落的位置。她头靠在右侧的窗户边缘,闭着眼睛,听着车里广播电台直播的音乐节目。 “阿花今年二十八,家人催她谈婚论嫁。相亲对象他叫做阿发,有房有车子还有真皮沙发……”节目的男主播...

手机故事网_每天读点故事在线阅读©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