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洛)《这个兵王有点痞》小说完本阅读

2019-01-07 14:10:34作者:七七
《这个兵王有点痞》简介:一代兵王杨洛,本来就想好好完成任务,谁知道却是麻烦不断,状况百出,半路扯出个美女房东不止,随后又来个合租女神,为了帮兄弟,更是惹上了高傲的美丽总裁……

这个兵王有点痞第7章跟美女合租

杨洛以为这货要在退到退无可退后,带着人马立即滚蛋。

 

 

 

却没有想到就在这时,在瘦弱男从地上起来后,顿时扯着嗓子对冯军道﹕“冯少,我这里还有一把刀子,拿着刀子捅死他,看他还怎么个嚣张。”

 

 

 

说着话,嘴里的血还在一个劲儿的流着。

 

 

 

表情间扭曲着,看得异常痛苦。

 

 

 

但见他随手从一个牛皮刀库里拔出一把圆珠笔长的匕首,顺手扔给了冯军后,冯军便紧紧地握住了这把小刀的刀把。

 

 

 

在看向杨洛的刹那间,双目间的怒火燃烧的越发的旺。

 

 

 

似乎要顷刻间将其挫骨扬灰。

 

 

 

对此,杨洛却呵呵道﹕“原来是一把水果刀啊,说实在的,实在是摆不上场面,我建议还是换把长点的,结实点的刀更好,不然会输的很惨。”

 

 

 

这话在无形中狠狠的辱了一把冯军。

 

 

 

“特码的,谁跟你这么大的自信?看老子拿刀宰了你!”

 

 

 

冯军在对杨洛狠狠的道了一声,便持着刀向其身上狠狠的刺了过来。

 

 

 

“嗖!”

 

 

 

在一刀冷光从徐筝的眼角一闪而过后,她便发出了一阵销魂的尖叫。娇躯在忍不住颤了一下。

 

 

 

与此同时,这把刀已于闪电之速,迅速向杨洛的身上狠狠地刺了过来。

 

 

 

就在所有人都以为这把刀必然可以刺在杨洛的身上时,却发现杨洛在身子微微倾斜了一下后,一拳挥出。

 

 

 

拳风劲猛,快如闪电。

 

 

 

冯军只觉得自己的身子在一阵剧烈的受力后,整个人身不由己的倒了出去。

 

 

 

与此同时,手中的刀子在手微微颤了一下后,便掉到了地上。

 

 

 

他稳了下身子,用颤抖的手指指了下杨洛道﹕“你给我等着点,这笔帐,我有机会定会给你结算的。”

 

 

 

说完这话,向身边的这些人挥了下手道﹕“走,我们走。”

 

 

 

这些人刚一走,徐筝便一阵焦灼地向杨洛道﹕“这位小伙子,你闯了大祸了,要知道这冯老二一旦知道你殴打了他的儿子,定会让你吃不了兜着走。”

 

 

 

杨洛却一脸轻松道﹕“呵呵,谈何殴打?我顶多也就是替老子教训了下他那不懂事的儿子罢了。”

 

 

 

看着他那痞痞的样子,徐筝竟然并没有丝毫反感,反而还觉得其蛮可爱。

 

 

 

再加上看这小伙子长得也不差,便对他有点心疼道﹕“不管怎么样,你还是先躲躲为好,这次的事情还是谢谢你,等有机会的话,我请你吃饭。”

 

 

 

说着话,便从口袋里掏出了自己的名片,顺手递给了他。

 

 

 

“这是我的名片,有什么事情的话尽管找我。”

 

 

 

徐筝的声音甜美而酥软,令杨洛听得很舒服。

 

 

 

拿着这张名片,杨洛如拿到了一件珍品,“好的,谢谢徐姐。”

 

 

 

“不,应该是我感谢你才对。好了,趁现在沈家人还没来,你赶紧离开这里吧,不然就麻烦了。”

 

 

 

“哟,几天不见,就勾搭上小白脸了,难怪现在对我爱理不理。”杨洛刚把名片放到了自己的口袋里,微笑着准备着道别后,身后一个很张狂的声音传了过来。

 

 

 

顿时徐筝那张绝美清冷的脸蛋微微一征,脸色变得极不好看。

 

 

 

杨洛回过头打量了来者一眼,一米八的身高,穿着一身裁剪得体的白色西装,头发梳的油亮。脚上一双手工定制的皮鞋,整个人看上去意气风发,不可一世。

 

 

 

“你来这里干嘛?”徐筝冷冷的说道,俏丽的眸子中泛着寒光。

 

 

 

“老婆,我是你老公,难道在你身边保护你还需要理由嘛?”男子皮笑肉不笑的盯着杨洛道,“我叫王帅,徐筝的丈夫,敢问小白脸——额,小兄弟尊姓大名?”王帅高傲的伸出手,明眼人都知道那只是为了礼貌而已。

 

 

 

杨洛嘴角扬起一道不屑的弧度,原来这个肿瘤就是让徐筝忧郁的源头,听说这小子拿着公司的钱外面吃喝嫖赌无恶不作,真是上天给了他一副好皮囊,只知道嫖娼。杨洛轻声咳嗽了一声说道,“原来阁下就是大名鼎鼎当代负心汉,白天衣冠,晚上禽兽的王帅大哥,久仰久仰。”

 

 

 

看到杨洛玩世不羁的表情和语气,一旁的徐筝绕不是平日里端庄惯了,定会笑出声音来。

 

 

 

“你?”王帅那张成熟俊俏的脸蛋此时扭曲挣扎,看到杨洛的小身板估计一拳自己就得跪下来掐他的人中求他不要死。

 

 

 

想到这里,王帅阔步向前,伸手准备抓住杨洛的衣领,势如劈竹。

 

 

 

一旁的徐筝俏眉紧簇,担心的闭上了眼睛。可是,杨洛不但没有丝毫的担心,嘴角自始自终的都带着一丝淡淡的笑容。

 

 

 

砰!

 

 

 

一声巨响!原本以为是杨洛被过肩摔了,当徐筝忐忑的睁开眼睛时,却惊骇不已。此时躺在地上,身体呈基围虾状的不是杨洛,而是王帅,看他紧紧的抓住一只手在胸前,不停的哀嚎。

 

 

 

也就一眨眼,一瞬间,这么一大个就直接被放倒了!

 

 

 

“不知道王大哥还要继续切磋吗?”杨洛走到王帅身前,一股纵横捭阖的气势油然而生。

 

 

 

“你走,你走…”王帅像是看着魔鬼一样看着杨洛,他已经意识到自己跟他的差距了,当然他并不承认是本身的差距,只是这些日子被酒色耽误了所以力量不济。此时王帅眼神祈求的看着徐筝,希望她能够站出来说几句话。

 

 

 

徐筝本来就善良,而且对王帅也没有太大的仇恨,至少还是自己曾经喜欢的人,看到现在这个样子,莲步轻移,来到杨洛面前轻声说道,“算了吧,不用做的这么绝情,我们都要离婚了,留点面子。”

 

 

 

看到徐筝那张颠倒众生的容颜掠过淡淡的忧郁,杨洛的心不由得一绞。

 

 

 

杨洛不想多管闲事,现在徐筝都这么说了,他刚好有一个台阶下,轻轻的弹了一下衣服,说道,“既然你都这么说了,我就饶他一次吧。要是下次看到你欺负筝姐,恐怕就不是这么轻松了。”

 

 

 

说完,杨洛头也不回的离开了现场。徐筝看着躺在地上的王帅脖子上还有唇印,那最后一丝念想也破灭了,这已经不是人生若只如初见的那个男人了。

 

 

 

杨洛回到了所租的住房后,整个人内心十分愉悦。

 

 

 

次日,正在她享受美梦之时,便听到了一阵清脆悦耳的铃声。

 

 

 

他愣了一下,猜想这必然是某个美女,要是有人来找茬,声音绝对不会这么舒缓。

 

 

 

难道是富姐徐筝来找自己了?

 

 

 

可是,自己也没告诉她自己的住址啊,她是怎么找来的呢?

 

 

 

处于好奇,他便穿好鞋子把门打开了。

 

 

 

就在刚打开门的刹那间,发现了一个长相貌美,体态轻盈的少女正伫立在自己的面前。

 

 

 

这个女子扎着一条漂亮的马尾辫,身穿着一身洁白的连衣裙,在看到杨洛的刹那间,顿时露出了尴尬又不失礼貌的笑意。

 

 

 

她有些莫名地向杨洛问道﹕“这里的房间主人不是一个女子吗?怎么……?”

 

 

 

要是来者长得不行,杨洛或许会直言告诉对方现在这个房子自己已经租了,麻烦她去别家看看。

 

 

 

但眼前是个美女,自己要是直接这样说那不等于把这个美女给放走了吗?

 

 

 

于是,便呵呵一笑道﹕“其实嘛,你要是租这个房子还是有机会的。”

 

 

 

“有机会?”

 

 

 

在美女听到这三个字后,美丽的双眸间忽然闪出了一道希望。

 

 

 

“来,里面请。”

 

 

 

很快,杨洛很快把这位美女请了过来,让她坐在了柔软的沙发上,并为她满上了水。

 

 

 

看着热情洋溢的杨洛,这美女还真有些不适应,羞红着脸连连说﹕谢谢,谢谢。

 

 

 

“这……这房租每个月需要多少钱啊,看这里的地理位置和装修挺好,会不会挺贵?”

 

 

 

听她这么一说,杨洛便笑笑问她,“那请问你心目中的理想价格是多少呢?”

 

 

 

“理想价格?我能承受得起的价格是一个月五百,要是再多的话,我目前没这个经济实力,所以,我进来在看到这个房子后,我就有点不敢租了。”

 

 

 

“呵呵,我做主,五百就五百。”

 

 

 

美女顿时感觉有些意外,“什么?五百就可以租这个房子吗?”

 

 

 

“当然可以,不过,是合租。”

 

 

 

“那跟谁合租呢?”

 

 

 

“跟我!”

 

 

 

杨洛这话一出,美女便怔了一下,紧接着,抱歉的笑了下,“我们孤男寡女的合租貌似不合适吧?”

 

 

 

“呵呵,租这个房子我都花了数万,让你一个月出五百块钱租,我都觉得合适了,你还不合适?”

 

 

 

美女愣了一下,“貌似自己没有吃亏,反而还沾光了,可万一他趁虚而入,我……我怕防不胜防啊。”

 

 

 

杨洛就笑道﹕“你放心,哥是个好人,等跟哥呆的时间长了,你自然会感觉到。”

 

 

 

说着,便马上把苏琴之前住的那间房让她住。

 

 

 

她看了下,十分满意的接受了。

 

 

 

看了下这美女那迷人的笑容,杨洛顿时在内心里道﹕“跟这么好看又身材较好的美女同住一室,看来以后有福利看了。”

 

 

 

果然,就在这一天上午,他刚准备去街上溜达一圈,却听到厕所里传来了那位美女的声音,“那个什么,我着急上厕所忘记带手纸了,你给我送点纸可以吗?”

 

 

 

杨洛嘿嘿一笑,“当然没问题,这是我的荣幸。”

 

 

 

心里却道﹕“没想到这免费的福利说来就来了。”

 

 

 

说着,拿了一卷卫生纸便向厕所走去。

这个兵王有点痞第9章上门堵路

说罢,便转身回去了。

 

 

 

刚一回去,便看到林奕欣正慵懒的侧躺在沙发上看综艺节目。

 

 

 

她上身穿着一身洁白的短袖,下边穿着一身褪了色的牛仔裤,露着白皙的美腿。

 

 

 

在听到声音后,忙从沙发上起来对杨洛道﹕“杨哥,你回来的正好,我也正好要去上班了。”

 

 

 

“哦,上班?你看我竟然把这事儿给忘了,早知这样,我该早点回来,你现在上班不晚吧。”

 

 

 

“不晚,不晚,没事。”

 

 

 

说着话,她便拎起自己的小红包离开了。

 

 

 

令杨洛感到意外的是一直到夜里的九点多钟都没回来。

 

 

 

他这就纳闷了,她是上午上班的,就算加班也不能加到这个点吧?

 

 

 

也就在这时,门开了,林奕欣带着一身的疲倦拎着皮包走了进来。

 

 

 

就在她刚走进来的刹那间,杨洛便马上嗅到了一股血腥的味道

 

 

 

凭他做特种兵这么些年,像这种血腥的味道自然瞒不过他的鼻子。

 

 

 

于是,忙向林奕欣问道﹕“小欣,这是怎么回事?在你的身上怎么会有这种味道,你受伤了吗?”

 

 

 

说着,便准备从她的身上查看。

 

 

 

却发现她忙向侧面一闪道﹕“没事,我真的没受伤。”

 

 

 

“既然没受伤,怎么会有血腥味?”

 

 

 

“我哪知道?好了,我先回去睡了,太累了。”

 

 

 

说着,便转身向里走去。

 

 

 

她其实说的没错,她身上确实没有什么地方受伤,可这血腥味又作何解释?

 

 

 

这让杨洛越发纳闷。

 

 

 

很快她便回屋里去了。

 

 

 

杨洛想要顺便跟上去,问问到底在路上发生了什么事情,但就在他刚准备向她那边走时,却只听“咔嚓”一声,门被反插上了。

 

 

 

唉,也只好以后有机会再探问这事儿了。

 

 

 

他微微叹了一声,便坐在了沙发上。

 

 

 

这时,他想到了工藤二郎这事儿。

 

 

 

这个事情令他感到十分头疼,凭着他高超的身手,他不怕正面交锋,怕就怕暗箭难防。

 

 

 

越是尽早把这儿解决了越好。

 

 

 

想到这里,他便马上拿出手机向小豹求助。

 

 

 

就在电话打出去后,很快从电话那头传来了小豹那贱贱的声音。

 

 

 

“呵呵,青龙,怎么想到这次给我打这个电话了?怎么样,都过了好几天了,我让你查的那位R国人有眉目了没?”

 

 

 

“没,这个R国人隐藏很深,虽然我做了一些努力,但始终没有见到这个R国人一根人毛,对了,你可不可以给我一些关于他的别的东西?譬如他的资料或者他身边的朋友什么的,这样更方便我找到他后早日把他干掉。”

 

 

 

“好的,我在最近两天会想尽一切办法把你说的这些弄到手的,到时我会主动跟你联系。”

 

 

 

“好。”

 

 

 

在电话挂断后,杨洛便感觉内心轻松了些。

 

 

 

就在他准备打开电脑玩会儿后回屋睡觉时,手机响了。

 

 

 

他从屏幕上一看,发现竟然是私家侦探刘毅打来的电话。

 

 

 

“喂,杨洛,怎么样?我让你监视的富姐联系上了没?”

 

 

 

“呵呵,当然联系上了,并且她还主动给了我一张名片,说什么时候有时间请我吃饭什么的。”

 

 

 

“靠,这么牛逼?”

 

 

 

刘毅没有想到杨洛的办事效率竟然这么高。

 

 

 

“说实在的,她所在的公司,我还没有去过,我明天亲自去她的公司一趟,到时会对她了解的更全面一些。”

 

 

 

“好,这个事情就麻烦你了。”

 

 

 

刘毅很认真的说完这话便把电话给挂断了。

 

 

 

第二天,在杨洛起床来到正厅的时候,发现一张精美的茶几上已经摆了满桌子美味佳肴。

 

 

 

他顺势坐在了桌边,对林奕欣道﹕“不错啊,没想到你还会做这么多可口的饭菜啊。”

 

 

 

“呵呵,这没什么的,我这个人喜欢吃嘛,自然会做的菜多了点。”

 

 

 

“哦,原来是这样。”

 

 

 

杨洛说着,便拿起筷子夹了口饭菜,觉得味道还确实可以。

 

 

 

也就在这时,他想到到了曾经跟自己一起长大的那个女孩小梦,那个女孩也和林奕欣一样漂亮。

 

 

 

真不知她现在过得怎样了?

 

 

 

他就想等什么时候找到自己的父母了,就去看向这个女孩。

 

 

 

很快,便吃完了这顿饭。

 

 

 

杨洛打了个饱嗝,很是认真的对林奕欣道﹕“谢谢你给我做的可口饭菜。”

 

 

 

“没事,不要客气,我其实也打听过这里的房租,确实需要花数万,你都给我便宜了这么多钱,我做这顿饭也是想要向你表示感谢吧。”

 

 

 

很快,在吃了这顿饭后,杨洛对她说了声﹕“好了,我要出去办点事,先走了。”

 

 

 

刚从别墅出来,杨洛就看到门口一辆白色的宝马5系车大摇大摆的停在自家门口。

 

 

 

杨洛皱起眉头,这他妈谁啊,这么不懂事儿!开车有堵门口的吗?这车是不是想报废了?

 

 

 

这时候车里走下来一位翩翩少年,看上去不过二十来岁,穿的得体斯文,身高腿长,面庞俊逸,很有几分现在流行的小鲜肉即视感。

 

 

 

杨洛顿时就明白了,这估计是哪家的公子哥追求林奕欣都跑家里来了。其实,杨洛心里也挺别扭的,不过为了小丫头的幸福,忍忍吧!要不然,早上去几耳光扇飞了,妈的,开辆破宝马就敢堵我的大门?

 

 

 

青年走到杨洛面前手都没伸,冷冷说道:“周枫。”

 

 

 

“周枫,你懂不懂礼貌!”杨洛这还没怎么的,林奕欣突然从客厅跑出来生气的吼道。

 

 

 

杨洛有些吃惊的看着林奕欣,擦了把冷汗,这单纯恬静的小丫头,也会怒啊。

 

 

 

周枫见林奕欣怒了,这才收敛着脸色:“我是跟奕欣一个医院的的,杨先生,不知道你为何会与林奕欣住在一起?你们是什么关系?如果林奕欣喜欢这栋别墅,我可以买下来,多少钱你开价吧。”

 

 

 

周枫确实有说这句话的资本,虽然他现在的工资还不足以买下这栋别墅,但是他老爸有这个本事,据说都快要升一把手了。

 

 

 

杨洛越听越不是滋味,终于确认了一件事情,眼前这小子,确实欠揍了!不过,为了林奕欣,我再忍!

 

 

 

“额,不好意思,这别墅是我租的,林奕欣是我的房客。”杨洛保持着笑容。

 

 

 

周枫听到这话,眼睛中尽是鄙视:“二房东?”

 

 

 

“嗯,可以这么说。”杨洛坦然点头。

 

 

 

周枫刚准备嘲讽几句,林奕欣却冲了上来,拉住杨洛的胳膊:“周枫,我已经有男朋友了,我说了我们不适合!”说完,怒目瞪着周枫。

 

 

 

周枫对她的狂轰乱炸整个医院人尽皆知的,可是林奕欣一点都不感冒,她喜欢的是杨洛这种血性男儿,而不是周枫这种仗着家世作威作福的。

 

 

 

周枫对林奕欣的话置若罔闻,继续说道,?“杨先生,我希望你能有自知之明!别干些癞蛤蟆想吃天鹅……”周枫的警告还未说完,却再也不出任何声响。

 

 

 

杨洛左手捏住周枫的脖子,面目有些狰狞:“小子,我告诉你,老子就吃这口天鹅肉了,你能怎么样?最起码,老子不会开着车去别人家堵门口!”

 

 

 

周枫的脸,已经呈酱紫色,双目凸出,胸腔阵阵撕裂的疼痛,挥舞着拳头,向着杨洛砸下。

 

 

 

“咔吧”骨裂的声音响起,周枫悬空的身体猛地颤抖着,张张嘴,却不出任何的惨叫。

 

 

 

杨洛松开捏着周枫脖子上的手,右脚闪电般踢在后者肚子上,百十多斤的身体飞起,重重砸在墙上。

 

 

 

林奕欣脸色有些白,嘴里出惊呼。她被杨洛的狠辣手段吓到了,捂着嘴巴,身体有些颤抖。

 

 

 

听到林奕欣的惊呼,杨洛微皱眉头,随即转过头看着她:“呵呵,小丫头,不好意思,吓到你了。”

 

 

 

林奕欣忙摇摇头,指着倒在地上惨叫的周枫:“他,他不会死吧?”

 

 

 

“唉,女孩子就是心软,这才哪到哪。”杨洛心里暗自嘀咕,但面上却笑道:“没事的,给他点教训而已。”说完,向着周枫走去。

 

 

 

趴在地上惨叫的周枫见杨洛向他走来,忙求饶大喊:“不要打我,不要打我了。”

 

 

 

杨洛满脸鄙视的看着周枫:“妈的,滚吧。以后别让老子看见你,要不然见一回打一回。”

 

 

 

周枫忙爬起来,不敢说话,擦了把眼泪,捂着肚子跑出了别墅。

 

 

 

林奕欣看着杨洛的背影,想到刚才杨洛为她出头的霸道,小心脏不受控制的跳着,脸色有些绯红。

 

 

 

“林奕欣,我估计以后他没有胆子再缠着你了。”杨洛转过身,看着林奕欣,微笑道。

 

 

 

林奕欣忙点头:“嗯,谢谢。以前他就整天缠着我,但是我也不好意思赶他走。”林奕欣似乎怕杨洛误会什么,忙解释道。

 

 

 

她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要去多做解释,生怕杨洛误会她与周枫有什么关系,更怕杨洛因为这个生气。

 

 

 

杨洛走到林奕欣身边,很自然的揽着她的肩膀:“小丫头,如果他以后再纠缠你,给我打电话,我直接打得让他生活不能自理。”

 

 

 

林奕欣被杨洛揽住肩膀,脸色刷的变红,心里升起一丝异样,点点头:“嗯,我知道了。”

 

 

 

等到周枫开着车落荒而很久后,林奕欣跟杨洛才从你侬我侬的情景中脱离出来,“我都差点忘记自己还有事了,被这小子气晕了。”杨洛恍然大悟一般拍了一下自己的脑袋,赶快来到了马路上拦了一辆出租车向徐筝那里赶去。

 

 

 

片刻后。

 

 

 

“诶,这位先生,请问您要找谁?”

 

 

 

“我要找你们的董事长徐筝。”

 

 

 

杨洛说着,便随手把徐筝之前给他的名片拿了出来。

 

 

 

能拿到徐总的名片的人必定不简单,因为这个公司的员工都知道,徐总是不会轻易把自己名片给别人的。

 

 

 

也就在这个时候,里面传来了一个男子的声音。

 

 

 

“你好,这位小伙,请问你就是那天打了冯少他们的那位对吧?我之前在一边看到了你的风采。”

 

 

 

看着对杨洛一脸崇拜的高科长,刚才截住杨洛不让他进门的那位保安忙对他道﹕“高科长,您认识这位年轻人吗?”

 

 

 

“废话,这位年轻人恐怕连我们的徐总见了都要礼让三分,我怎么可能不认识?”

 

 

 

保安一听这,顿时对杨洛肃然起敬。

 

 

 

他带着一脸的抱歉之意向杨洛道﹕”这位年轻人,实在对不起,是我有眼不识泰山,刚才的不妥之处还请多多海涵。”

 

 

 

“好了,你直接告诉我,你们徐总的办公室在几楼几号屋就行了。”

 

 

 

“在二楼的22室。”

 

 

 

“好。”

 

 

 

杨洛在应了一声后,便匆匆来到了二楼的22室门口。

 

 

 

也就在他正准备敲门时,却顿时听到了里面一对男女的淫声浪语。

 

 

 

“来啊,来嘛,人家都等不及了。”

 

 

 

在这个女子话声刚一落下,杨洛便一阵低声道﹕“靠,没想到我来的这么不是时候。”

 

 

 

在他转身的刹那间,胳膊不小心触到了门,使门微微开了一条缝隙。

 

这个兵王有点痞第10章打脸

他透过这条缝隙看了下后,这才看到在办公室的桌上,一个年轻男子已经把一个身材丰满,带着近视眼镜,皮肤白嫩的女子压在了桌上,正在解她的衣服。

 

 

 

很快便把她的外套解了下来,顿时露出了一件单薄的米黄内装。

 

 

 

看得很是诱人,加上这个女子周边的那抹雪白,更给其增添了许多迷人的气息。

 

 

 

一时间,这对男女的呼吸加快,面色间多了许多暧昧。

 

 

 

也就在这个男的一伸手要把这个女子上身的一条内装解下时,却见这女的一伸手一把抓住了这个男的的手,柔声的说了句﹕不要。

 

 

 

“刚才还一副想要的样子,现在竟然不要了?我看你们女的就是喜欢嘴一套,心一套,表面上说的不要,实则内心比谁都想要。”

 

 

 

“呵呵,想要也不是不行,但你必须要完成一件事情。”

 

 

 

“什么事情,你倒是说说。”

 

 

 

“把咱们董事长的计划书拿出来交给我,我有大用。”

 

 

 

这男的一听便马上从女的身上爬了起来,“这怎么能行?我知道你是想要向别的老板泄密,然后得到高额的佣金对吧?”

 

 

 

“嗯啊,你就帮人家一次吗?人家简单的用用就还回来了,你也没什么损失,只要你帮了我,我整个人就全是你的了,你不是一直想要人家的身子吗?”

 

 

 

说着,便一把抓住了男的手往自己的胸口放。

 

 

 

在一边的杨洛一看这,顿时低声道﹕“靠,个别女的怎么就喜欢来这一套?”

 

 

 

还别说,这一套还挺管用,一下子便让这男的软了下来。

 

 

 

“好,那我就帮你一次。”

 

 

 

说着,便把这女的手拿开后,拿出钥匙直接来到了一个高大的柜子前。

 

 

 

也就在他刚把柜子打开的刹那间,门一推,开了。

 

 

 

“啊。”

 

 

 

这男的吓得手一抖,发出了一声尖叫。

 

 

 

但也就在他看到来的人是一个陌生的男子后,便平缓了下心情,向他问道﹕“你小子是谁?来这里干嘛?”

 

 

 

“呵呵,我来这里本来是想要找你们公司的徐总的,但却看到了不该看到的一幕。”

 

 

 

在这男的听杨洛说完最后一句话的时候,便脸色一厉,问他,“我们刚才的一幕和所说的话,你都听到了?”

 

 

 

“没错。”

 

 

 

男的轻声叹了一声,“这样吧,只要你答应给我们保密,我可以给你一千块钱的封口费。”

 

 

 

“呵呵,你打发要饭的呢?”

 

 

 

“一万。”

 

 

 

“不行!”

 

 

 

杨洛这两个字刚一出,男的便一下子把价格飙升到了十万。

 

 

 

听到这个数字后,杨洛淡淡的笑了一下,“越是这封口费价格飙的高,越是证明这计划书的价值高,我这么给你说吧,我不缺钱,自然不会在意你这点小钱。”

 

 

 

看这家伙软的不吃,在一边的那个女的在整理了下衣服后,一阵恼怒的对男的说道﹕“洪雷,要是让我说,直接揍他一顿,像这样的人就是欠打。”

 

 

 

这个叫洪雷的男子一听这女的说这话了,便马上对她道﹕“好,现在我就让你看看我男人的一面。”

 

 

 

说着话,便来到杨洛的面前,一个侧拳向杨洛的脸上打了过来。

 

 

 

这一拳很是劲猛,还能听到拳风。

 

 

 

在一边看着的女的顿时惊道﹕“呀,好男人啊,太厉害了。”

 

 

 

可就在这一拳向杨洛打来的刹那间,杨洛却淡淡的笑了下,“拳头软绵无力,给女人捶背还差不多。”

 

 

 

说着话,不等对方的拳打到自己的脸上,便一伸手一把抓住了对方的手臂。

 

 

 

“靠。”

 

 

 

在看到杨洛的手忽然如一把铁钳一般紧抓着自己的手臂时,洪雷顿时一阵诧异。

 

 

 

没等他反应过来,但见杨洛在猛然松开手的刹那间一胳膊肘怼了过去。

 

 

 

在“嗵”的一声沉闷声响后,男子便向后退出了半步来远。

 

 

 

这时,他的胸口火辣辣的疼痛,甚至有种难以言喻的窒息感。

 

 

 

他捂着被杨洛胳膊肘击打的部位,怒道﹕“你小子牛逼,敢在我的地盘对我这样动手,我看你是活腻了。”

 

 

 

说着,便马上掏出手机打通了一个人的电话。

 

 

 

他没有开免提,杨洛听不到对方的说话声,自然没法判定这人是谁。

 

 

 

但杨洛并没有一丝毫的怯意,反而依然轻松。

 

 

 

洪雷怒指着杨洛,向他道﹕“你小子等着,待我的表哥来了,看他怎么恁死你。”

 

 

 

“哦,你表哥?那好,我还真想看看你表哥是何许人也。要是他真的能恁死我,我不仅对他没有任何的怨恨,反而还会在阴间给他点赞。”

 

 

 

“别嚣张,待会儿我表哥来了,你就知道自己要面临多惨的下场了。”

 

 

 

说着话,楼道便马上传来了一阵急促的脚步声。

 

 

 

门开后,一个身材高大的男子便走了进来。

 

 

 

“表哥,你来了,刚才就是这小子打我的!”

 

 

 

洪雷这话一出,杨洛便马上扭过了头,也就在这时,他的眼睛一亮,发现来的人不是别人,正是那位让自己进到公司的高科长。

 

 

 

“哎呦,小伙子,你在这儿没有找到我们的徐总吗?”

 

 

 

“没,徐总我没有看到,倒是看到这对男女在这里暧昧了,这个叫洪雷的家伙竟然要私自拿徐总的计划书,被我给发现了,他就要打我,结果被我给教训了。”

 

 

 

高科长听杨洛这么一说,顿时怒火攻心。

 

 

 

上去一个巴掌便狠狠地打在了洪雷的脸上。

 

 

 

“你特码的胆子也太肥了吧,这计划书也属于咱们公司的商业机密之一,你就这么……你让徐总知道了,还不把你给开除了?”

 

 

 

“表哥,我错了。”

 

 

 

“好了,赶紧向这位小伙子道歉。”

 

 

 

高科长这话一落,洪雷便一脸不服,“他打了我,还要让我向他道歉?”

 

 

 

“让你干嘛你就干嘛,哪来那么多的废话?”

 

 

 

“好,对不起。”

 

 

 

高科长也忙替他表弟向杨洛道﹕“小伙子,实在对不起,其实我也不知这徐总没在,让你白跑了一趟,还让你遇到了我表弟这么一个不懂事的主儿。”

 

 

 

“那徐总现在去哪里了?她什么时候回来?”

 

 

 

杨洛说着,便马上把目光转向了洪雷。

来生愿作女娇娥

1 阿离是月盛楼一个奇怪的酒保,因为他没有过去。 没有人知道阿离从何处来,只知道见到他的时候他在月盛楼。 问他家乡是哪里,他支支吾吾说不出所以然来。 问他姓甚名甚,他只知道自己叫阿离。 有人说,阿离只记得自己的性别,其余的什么也不记得。 阿离长得很美,雌雄不辨的美。 他喜欢一切女孩子喜欢的东西,可是每隔几天嘴唇边缘长出的青涩的胡须告诉他,他不是浓妆艳抹的女娇娥。 阿离在酒楼里做了六年的酒保,...

四十三岁女子的爱情

元辰看得有些呆了,虽听过薛桃的艳名,但是元辰没有想到这已年过四十的女子看着竟像是双十年华一般。

女人十大名器真人图鉴:蝴蝶穴最迷人

名器,指的就是女性的性器官,我们都知道,人有的长得高一点,有的长得矮一点,每个人都是不太一样的,而女性的名器其实也是这样的,每个人的形状也都不太一样,而不同的形状带来的感觉也不一样,今天我们就来为大家科普一下女人都有什么形状的名器。

他生命里的最后一个月

1. 在名为美好的世界,有一个神秘的规则:当一个人面临死亡的时候,他就会拥有一个月全新的生命,更棒的是他可以回到任何时刻,犹如宇宙的新生儿,四维空间的穿越者。 外公就是这个时候悄悄离开我们的。 那天病房里来了很多人,本就不大的房间里更显得狭窄。我把刚刚进来测体温的漂亮小护士送走,手心里因暗自捏着她偷偷塞给我的联系方式而窃喜。我转身关上门,收敛了笑意,换一副表情回到外公床前。 外公紧闭着眼睛,...

“我也能变得和你们城里的女生一样吗”

01 在陕西西北部的大山处某村庄,每个清晨总会弥漫着大量的寒湿雾气,但这些雾气却丝毫阻挡不了翠儿的美貌,而我是随着电视台拍摄团队一起来的实习记者,其实就是个打杂的,但当时刚大学毕业的我看的鸡汤也不少,满腔热血,总觉得多表现就会有机会被委以重任,然而每天的工作任务打多都是帮忙扛机器或者帮忙剥个水果,削个梨子,因为削的梨子多了,这削的技术就变得越发厉害,我削的梨成为了整个拍摄组里面最好看的!吃过...

相恋十年,终究成了陌路人

青春年少时,我曾深深地爱过一个人,爱到深入骨髓,爱到惊天动地,因为我以为,他就是我的真命天子,我的盖世英雄。可是,他最终,没有骑白马,陪我走天涯,过一生。 01 他们的关系,就像树上的藤蔓,互相缠绕,互不分离,一起沐浴阳光的温暖,一起感受春风的拂面。 故事的开头,总是那么缠绵悱恻,无限美好。俩人就像水里的鸳鸯,你追我逐,嬉笑怒骂。轻柔而温存。 但是,故事的最后,他牵了别人的手,吻了别人的红唇...

手机故事网_每天读点故事在线阅读©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