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角叶洛《鬼仆神医》全集免费阅读

2019-01-07 14:02:56作者:七七
《鬼仆神医》简介:叶洛,一个能驱鬼抓妖的小中医,面对妖娆美艳的医务室长,甜美可爱的校花,优雅迷人的未婚妻,是悬壶救世,还是沉迷红尘? “同学,隔着衣服不好施针,要不你脱了吧?”白天,看着身材火辣的校花,叶洛擦了擦鼻血…… “咦?这个女鬼挺漂亮的,哥去收了她!”夜晚,看着白衣飘飘的漂亮女鬼,叶洛流出了口水……

鬼仆神医第七章 我是只好鬼

“谁?”林子枫感觉到身后传来一股冷寒,回头看去却是空无人影,这让他的心里有一些发毛。作为一个黄阶中期的修真者,他很清楚刚刚吹打在他后背上的并不只是一股简单的冷风!

 

 

 

现在,他的后背还冷飕飕的,脸上不自觉的渗出了冷汗。

 

 

 

在这枝叶生长茂盛的小树林中,稀微的月色很难投射进来,唯有的光源只有两人手中电筒射出的十几米光芒而已。如此恐怖伴随冷风呼啸的环境之下,这让生来大胆的林子枫都感觉到脚底发麻,寸步难行!

 

 

 

“叶洛,这地方太古怪了,我不去了,我不去了!”林子枫死摇着头,打死也不前进一步。

 

 

 

叶洛激将道:“哟,林大少爷还怕鬼呢?这件事要是传遍书海学院,不知道学生们会怎样数落你?”

 

 

 

林子枫脸色顿时一红,身为学院的体育教师,不仅帅气还高大威猛,在学校里很有名气!

 

 

 

“叶洛,你比任何一个人都要清楚,那东西是真实存在的!”

 

 

 

叶洛点点头:“不错,刚刚站在我们身后的,就是一只脏东西。这小树林的脏东西,看来还不止一只!但那并不是我的目标,我们继续走!”

 

 

 

这句话让林子枫头皮发麻,但叶洛是个什么角色他太清楚不过了,生怕叶洛真的把自己怕鬼的事儿散播出去,林子枫只好硬着头皮紧跟在叶洛的身后走着。

 

 

 

林子枫紧跟着,不由道:“叶洛,那刚刚的那只小鬼要怎么办?”

 

 

 

叶洛晃着手电筒向前方照射着,笑道:“那只小鬼吗?想来已经成为小倩的粮食了吧?”

 

 

 

林子枫回头之所以没有看到半点鬼影,正是因为那脏东西被聂小倩给吓跑,聂小倩更是摸着咕咕叫叫的肚子一路追去!

 

 

 

聂小倩的鬼龄已经五百年!本身又是一个鬼王级别,一些小鬼见到她跑都来不及。

 

 

 

每一个鬼,都有不定的修为。

 

 

 

他们靠吸取人类的精气修炼,靠吸取同类的阴气修炼,但并非是存在越久的鬼修为越高深。一个死去一天的鬼,若是机缘巧合之下吞噬了一只百年的鬼将之炼化,同样会拥有百年修为。

 

 

 

但巧合只是巧合,至少叶洛活了这么大还从没有碰到过这样的鬼。

 

 

 

两人已来到后山的最中心,然而就在两人踏足的时候,两人手中的电筒开始忽闪不定,几秒后,这电筒的光亮已经消失不见。无论林子枫试了多少次,也打不开手电筒。

 

 

 

叶洛很干脆的将电筒扔到一旁,向着四周扫了一眼,不由笑了笑:“这里的阴气,还挺多的嘛!”

 

 

 

“叶洛,你说的那些脏东西,到底在哪?”林子枫也在打量着,但他并没有看到。

 

 

 

叶洛看着他,笑道:“喏,你的肩头不就趴着一只么?”

 

 

 

“妈耶!”这让林子枫一惊,随手拍了拍肩膀,即便看不到那些脏东西,也感觉一阵反胃。

 

 

 

叶洛道:“放心,你现在看不到他们,等你的修为到达玄阶,任凭这些东西施展什么手段也难逃你的法眼了。”

 

 

 

林子枫清除,玄阶,那是真正意义上超越了人体的素质,甚至可以做到真气外放。而修真中最低的黄阶,不过是自身素质比普通人好的多而已。

 

 

 

叶洛仔细扫视着。

 

 

 

就在他面前三米处,站着一个身穿学院制服的女生,一头长发遮住了脸蛋看不清面貌。

 

 

 

旁边,一个白衣女生悬掉在树干之上,鲜红的舌头垂到了地面。

 

 

 

还有太多太多,他们的身上散发着一股强烈的幽怨,叶洛不由叹了口气。这些少说也有二十个的脏东西,女生有十几个,大部分还都是学校里的学生。

 

 

 

他们为何死在这里?

 

 

 

叶洛不清楚!

 

 

 

正想抓个鬼询问一下的时候,却是突然听到一道清脆的声音传来。叶洛回头看向林子枫,见他也是一脸沉重的看着自己,显然他也是听到了那声音,这说明,那声音有极大的可能是来自一个人。

 

 

 

“走!”叶洛道,有一种不好的预感。

 

 

 

林子枫突然想到了什么,笑道:“叶洛,没准是哪对小情侣来这里约会呢,我看我们还是不要上前打扰才好吧?”

 

 

 

“约会?你觉得,在最近闹鬼传闻传的如火如荼的小树林,会有情侣来这鬼地方约会?”叶洛淡淡的说道。

 

 

 

林子枫脸色一变,叶洛说的不错。

 

 

 

正在此时,那道声音又传了来,这次两人听的清清楚楚,那声音喊的分明是两个字,救命!

 

 

 

“不好。”叶洛眉头一皱,顺着声音传来的方向便跑了过去,他的速度很快。

 

 

 

林子枫的速度也不慢,紧紧跟在叶洛身后。

 

 

 

两人突然停在一棵粗壮的老槐树下,面前的一幕让两人一脸惊讶。只看到一个十七八岁的少女就这么没有任何措施的背靠在老槐树上,离地少说也有两米。

 

 

 

“是高三的学生!”林子枫喊道。

 

 

 

“住手!”叶洛大喊一声,已经一步冲了上去。

 

 

 

“住手?什么住手?”林子枫正纳闷,见叶洛一掌打在那大槐树上,只听“砰”的一声,粗壮的树干上顿时凹陷进一个巴掌印,两个女孩从树上掉了下来。

 

 

 

的确是两个,一个是高三的女学生,至于那一个……

 

 

 

那个白衣女孩直接摔在地上,可怕的是没有发出一丁点落地的声响。

 

 

 

林子枫眼疾手快,冲上前去将那女学生给接住,扶着她向后倒退了两步,眼睛就放在了摔在地上的白衣女孩身上。

 

 

 

这一刻,林子枫的心情有些激动,因为他终于看到了所谓的鬼。

 

 

 

“和人也没什么差别嘛。”林子枫如此道。

 

 

 

叶洛更是上前一把抓住女鬼的衣服,一脸冷漠的盯着她,怒道:“死去十年的鬼?孽畜,最近在学校里捉弄学生的鬼就是你吧?我看你是不想活了?呃,我看你是想魂飞魄散!”

 

 

 

但下一秒,叶洛和林子枫两人顿时错愕。

 

 

 

“呜呜呜……”女鬼口中传来幽怨的哭声。

 

 

 

她居然哭了!

 

 

 

叶洛最怕女人哭,即便对方是一个女鬼,从小老头子就教育叶洛,作为一个男人,生来肩负的责任就是不能让女人哭!

 

 

 

叶洛下意识松开了手,但这心里的火气却还未消散。

 

 

 

一旁,安慰好女学生的林子枫瞅了那女鬼一眼,不由道:“叶洛,我看她不像是个恶鬼啊。等等,你,你是十年前失踪的陈晓茹?”

 

 

 

林子枫脸色突然一变。

 

 

 

虽然他任职书海学院的教师不过一年,但十年前的那件学生失踪事件学校里哪个人不知道?也正是因为陈晓茹这第一启失踪案,到后来,每一年都会有那么一两个女学生失踪。

 

 

 

叶洛道:“鬼的确分善恶,但是她,一点都不像。”

 

 

 

“我,我就是好鬼!”陈晓茹停止了哭泣,瞅着叶洛说道。

 

 

 

叶洛这下忍不住笑了起来:“坏人会说自己是坏人吗?不过也有这个可能……譬如我,不过我是一个好人,也真的是个好人。丫头,我可是看着你将我的学生吊在树上,难不成还有假?”

 

 

 

“我,我只是要把她吓跑!”陈晓茹辩解道。

 

 

 

“吓跑?不是吸她精气?”叶洛突然意识到了什么,面前女鬼的修为少说也有士级。

 

 

 

鬼的修为,鬼皇,鬼王,鬼将,鬼士,这四个境界依次对应着修真者的天地玄黄。

 

 

 

一个鬼士,杀人还不是分秒之间?说不定在叶洛和林子枫赶来的途中就已经取了女孩的性命。

 

 

 

叶洛看了一眼陈晓茹,又看了看旁边惊魂未定的女学生,想到这小树林死去的若干女学生,意识到这事儿绝对没有这么简单!

 

 

 

“你先站起来,告诉我到底怎么回事?”叶洛问道。

 

 

 

陈晓茹站起身来,直接跑到了林子枫身后,她看到了林子枫胸口上挂着的那枚教师胸章。不过,那女学生却是瑟瑟发抖,不敢正眼去看她。

 

 

 

陈晓茹被叶洛一掌打的差点魂飞魄散,这才难以隐藏自己的形象,心里虽然对叶洛感到愤怒与恐慌,但还是抱着胳膊十分嚣张道:“你打了我一掌,凭什么我要告诉你!”

 

 

 

“好好好,是我不对,这总行了吧?”

 

 

 

“道歉!”

 

 

 

“你……你这是找死。”叶洛眉头一皱。

 

 

 

“林老师,你看,他凶我!”陈晓茹拽着林子枫的胳膊撒娇道。

 

 

 

“叶洛啊,你就道个歉吧,我看陈同学真的没有恶意。”林子枫道,心里很想知道当年到底发生了怎样的事?到底是什么事,让陈晓茹变成了一个鬼?

 

 

 

“对不起!”叶洛还是第一次在鬼的面前低声下气!但他并非是看在林子枫的面上,而是他也对这件事倍感好奇。

 

 

 

陈晓茹道:“我想,你应该问问她,一下课就跑到小树林,到底是来做什么吧!”

 

 

 

“我,我只是……来这里散散步。”那女生低着头,唯唯诺诺道。

 

 

 

“散步?我散你娘的步!”哪成想,陈晓茹一巴掌打在女学生的脸上,这让叶洛和林子枫倒吸一口冷气,她还真的是个恶鬼不成?

 

 

 

“说,你到底来这里做什么?不说吗,好,那我来说!”陈晓茹似乎是陷入进思绪当中,好半晌她才回过神来,但眼睛里已经闪起泪花。

 

 

 

这是叶洛第一次知道,鬼也是会哭泣的。

 

 

 

他以前遇到的,哪个不是穷凶极恶之鬼?

 

 

 

陈晓茹深深地吸了一口气,盯着女学生问道:“其实,是邱仁平让你来这里的吧?”

 

 

 

女学生听到这句话,身子忍不住颤抖了一下,显然陈晓茹说的正是她来此的真名目的。

 

 

 

陈晓茹看到她的反应,自己也是忍耐不住心绪,哭着大喊着:“你不要相信那个畜生!就算你将身体交出去,他也不会让你进入京城一大。”

 

 

 

“你,你怎么知道……”女学生神情一变,高考在即,能够顺利的进入自己理想的大学,这是每一个学子的心愿。

 

 

 

陈晓茹苦笑道:“因为我也是啊!自从十年前起,我便留在这里不曾离开,正是因为要警告那些像你我一样傻的女孩,但是,每一年总有一两个女孩不堪屈辱在这里自尽,而那个畜生,却依旧在逍遥法外。”

 

 

 

叶洛听着,林子枫听着。

 

 

 

两人不敢错过陈晓茹讲出的每一个字眼,而每一个字眼让两人的怒火更旺两分。

 

 

 

“邱仁平是谁?”叶洛问道,声音中,有那么一丝无情。

 

 

 

林子枫回道:“学校的主任。”

 

 

 

叶洛咬着牙:“他死定了!”
 

鬼仆神医第八章 不好上的车

任谁也想不到,若不是自一个女鬼口中吐露出来,谁能知道书海学院这等教书育人之地发生过如此恶事?

 

 

 

一个又一个鬼影出现,出现在林子枫和叶洛的面前,大部分都是十七八岁花一样年纪的女孩,还有些长的白白嫩嫩的男生。

 

 

 

居然还有男人!

 

 

 

这家伙还男女通吃!

 

 

 

叶洛更怒了,扫了一眼面前的鬼魂,就算他不是学院的校医,碰上这样的事儿他也会管一管。

 

 

 

“夏同学,那畜生是和你约在这里见面吧?”叶洛问向高三学生夏雨蝶,准备来一个瓮中捉鳖。

 

 

 

此刻,正牵着陈晓茹的手连连感谢的夏雨蝶点了点头:“嗯。”

 

 

 

“哟,一开始还没看个仔细,这女孩长的还不错嘛!”叶洛捏着下巴,在夏雨蝶的身上扫来扫去。瞪的如铜铃一般硕大的眼球都恨不得飞进女孩的衣领,来一个亲密接触!

 

 

 

虽然只是十八岁的年纪,女孩的身材却是出落的凹凸有致,尤其是胸前的一对幼桃让叶洛看的很想摸上一摸。刚生起这个念头,叶洛就不由捏了一下自己的大腿,刺痛让他清醒了几分。

 

 

 

自己可是善良纯真的校医啊,不能瞎想,不能瞎想!

 

 

 

叶洛林子枫准备在此等候,等邱仁平前来,连合被他迫害的学生们吓他一个魂飞魄散。

 

 

 

不过,这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半个小时过去后山也没有半个人影前来,这让叶洛等的有些不耐烦,很想带着林子枫直接杀进邱仁平家里。不过手里没有证据的他,也做不出什么来。

 

 

 

“林老师。那,那畜生不来了!”夏雨蝶忽然说道,将手机交给林子枫。

 

 

 

林子枫一看,是邱仁平发来的消息,只说是有重事在身明日再约。

 

 

 

“这个老畜生,平时就看他不爽,想不到学校失踪的学生与他有关。”林子枫微皱着眉头,将手机还给夏雨蝶,向叶洛道:“叶洛,这件事需要从长计议啊,那邱主任的身份不一般,据说有亲戚在京城做官……”

 

 

 

“狗屁,什么从长计议,告诉我他住在哪,老子现在就杀过去!”叶洛愤怒的说道,这让夏雨蝶陈晓茹她们的心中感动不已。

 

 

 

林子枫笑了:“杀人?叶洛,你应该不想坐牢吧?在没有真凭实据之前,警察会相信你的片言?”

 

 

 

叶洛愣了一下,他初来城市,有很多的东西都不懂,尤其是法律这一块。若不是林子枫的阻拦,恐怕他手上真的要徒添一条生命了。

 

 

 

“法律?证据?”

 

 

 

“对,这是一个讲法律的年代,我可不想我的兄弟下辈子要在监狱里度过啊。”

 

 

 

“对,我怎么能够在监狱里度过?老子还没和知秋成婚,她还没给自己添个一丁半子!”想通了这点的叶洛忍住心中的躁动,看着面前发出哀怨的鬼魂,淡淡的说道:“各位,你们放心,这件事我叶洛一定会给你们一个交代。”

 

 

 

“叶校医,我代表大家伙,谢谢你!”陈晓茹深深对叶洛鞠了一躬。

 

 

 

他们带着不甘飘荡在后山成了孤魂野鬼,这学校里来后山的学生意外染上阴气,也是他们不想看到的事儿,只想邱仁平能够受到法律制裁,安心的去投胎转世。

 

 

 

“枫子,我们回去吧。”叶洛叹了口气,也不多说什么,转身向山下走去。

 

 

 

林子枫带着夏雨蝶紧跟而上。

 

 

 

“叶洛,我们现在去哪?”林子枫问道。

 

 

 

叶洛道:“去哪?当然是回家啊,不过林少爷,收集那畜生犯罪证据的事儿可就交代给你了,对你来说,应该不是什么难事吧?”

 

 

 

林子枫道:“管他有没有亲戚在京城做大官,这里是云海,是我四大家族的地盘,书海学院,是我林子枫的地盘!我怎能容忍眼里藏下一粒沙子?”

 

 

 

“好,不错,不愧是林家大少爷,还真是霸气呢。”叶洛淡淡的笑着,不一会的时间,两人已经走出了小树林。

 

 

 

小树林外,是一条笔直的鹅卵石小路,道路两旁是细长的柳树,在微风的吹拂下,枝叶在空中轻轻的摇曳着。

 

 

 

站在一棵柳树后等待的白衣女子忽然感觉到了什么,转过身去,目光落在叶洛的身上,莞尔笑道:“主人!”

 

 

 

叶洛点了点头:“饿坏了吧?”

 

 

 

聂小倩点了点头,化作白色的一缕光进入叶洛戴着的那枚戒指中。

 

 

 

她一路跟踪,发现那鬼是学院的学生,通过一种鬼术读取了他的记忆,聂小倩也了解到了邱仁平所犯下的恶行!

 

 

 

夏雨蝶古怪的看着叶洛,这个叶校医,究竟是一个怎样的人?

 

 

 

注意到夏雨蝶的眼神,叶洛不好意思的摸了摸鼻子,道:“夏同学,你是不是也感觉叶校医我长的很帅?”

 

 

 

“啊?”夏雨蝶一怔,她承认叶洛长的是不错,但什么跟什么啊。

 

 

 

“你就说是不是?”

 

 

 

“是……”夏雨蝶忽然发现这个道德高尚的校医有一些无耻,还很不要脸。

 

 

 

叶洛哈哈大笑:“第一次被学生夸帅,感觉还真是不错呢。不过夏同学,你可要记得,那畜生明天再联系你时,你对我说一声,我会第一时间赶过去。”

 

 

 

夏雨蝶点了点头:“叶校医,谢谢你!”

 

 

 

“不用谢,应该的!”叶洛笑着,“夏同学,用不用我送你回宿舍?”

 

 

 

果然!

 

 

 

林子枫脸上顿时密布两条黑线,他太清除叶洛这家伙有多么无耻了。进女生宿舍?校里可是有规定,即便身为教师的自己也不能踏足那片区域啊,就凭你这任职第一天的校医?

 

 

 

夏雨蝶摇了摇头:“林老师,叶校医,谢谢你们,我已经很麻烦你们了,我自己回去就好。”

 

 

 

叶洛微微有些失望,他老是听说女生宿舍楼的阳台经常挂一些圣物,很想去看一看,看来这次是没有机会了,道:“你要谢的不是我们,是陈晓茹。”

 

 

 

夏雨蝶点了点头,她今晚遇到了太多诡异的事,还亲眼看到了鬼,这些事她会埋在肚子里。

 

 

 

“叶校医,林老师,谢谢你们!”夏雨蝶深深地鞠了一躬,转身跑去。

 

 

 

“不谢,守护学生的安全,是身为一个校医的责任!”叶洛义正言辞的说道,目光却是放在远处小跑中夏雨蝶那短裙一荡荡的小屁股上。

 

 

 

直到夏雨蝶拐了个弯,叶洛才收回了眼睛。

 

 

 

“畜生。自己的学生都不放过吗!”林子枫狠狠地鄙视着,刚刚的一切他可是全部看在眼里。

 

 

 

“呸!”叶洛翻了个白眼,“枫子,你别告诉我你来书海学院做教师,为的是教育!”

 

 

 

“当然是教育,我是一个人民教师。”

 

 

 

“在办公室教育女学生吗?”

 

 

 

“你给我闭嘴!叶洛,你有什么资格说我?你来这里做校医,还不是想……”

 

 

 

“想什么想?我下山时老头子说过,让我弘扬中医!”

 

 

 

“呵呵,跑到学校里来弘扬?本少爷还有一个聚会,就不陪你了。我先去了!”说着,走到学院大门的林子枫已经向停靠在旁边的一辆劳斯莱斯走去,鸟都不鸟叶洛。

 

 

 

“呵,人民色狼,你还真把我丢下不管了?喂,你停车啊,靠,你是要我走回去吗?”叶洛看着驶出校门的车辆,伸手竖起一根中指,也是漫不经心的向校外走去。

 

 

 

“李大爷好!”叶洛走到门卫室,向着看门的李三打了声招呼。

 

 

 

“好,好。”

 

 

 

“李大爷啊,我看你面色不太好,你是不是尿等待啊,有时打开水龙头过他个十分钟才会渗水?”

 

 

 

“滚!”

 

 

 

“你是真有病,我来给你治治啊,不收钱!”

 

 

 

“给我滚!”

 

 

 

叶洛摇了摇头,他相信早晚有一天李三会亲自去医务室找自己看病。

 

 

 

叶洛走出校门,看着前方以及左右两条大道,顿时一愣:“回家的路是哪条来着?”

 

 

 

他现在才发现,自己不记得回家的路!

 

 

 

“叶洛,你还傻站着做什么,还不上车?”就在这时,一道天使般美妙的声音响在叶洛的耳边,回头看去,就看到停放在路边的一辆兰博基尼。

 

 

 

那是苏知秋的车!

 

 

 

叶洛撒丫子跑了过去,站在车窗外不可置信的看着坐在车里的人,还揉了揉眼睛。

 

 

 

苏知秋看到叶洛的举止,很想笑,但是没有笑出口,话语有些冷漠道:“还不上车?”

 

 

 

“知秋,真的是你!你居然特意等我!”叶洛要是没有算错的话,离苏知秋下班已经过去一个小时,但苏知秋却是没有回去,而是在等待,这让他心中感动不已。

 

 

 

苏知秋打开车门让叶洛上来,冲着坐在旁边的叶洛翻了个硕大的白眼:“叶洛,你可不要误会,我只是怕你找不到回家的路,然后绝症发作,病死在街头。”

 

 

 

“你果然是在担心我啊!”

 

 

 

“没有!”苏知秋咬着牙,启动车子,将心里的不爽全部发泄在自己的车技上。

 

 

 

“知秋,你开慢一点啊,我晕!”

 

 

 

苏知秋很是得意,在今早来学校时她就发现叶洛有晕车的症状。即便浪费自己一个小时的时间也要等叶洛,很大的原因是苏知秋想惩治叶洛!

 

 

 

车子在道路中央如同一道快速的闪电,很难想象优雅的大小姐驾车是如此的疯狂。

 

 

 

叶洛这才意识到,这辆令每一个男人都垂涎三尺的车,绝对没有那么好上!

 

鬼仆神医第九章 爱的感觉

叶洛驶向回家的路上,却是不知道在云海市东城区五星级大酒店中的一间包房内,一个针对他的邪恶计划悄然上演。

 

 

 

银丰酒店,位于云海市的东城区,距离书海学院也不过一公里的距离。

 

 

 

此刻,酒店二楼的一间包间当中却是上了一桌子好菜,而坐在正坐上的,是一个带着金丝眼睛,看上去有些气势严肃的中年。

 

 

 

中年左手夹着根烟,右手抱着坐在大腿上的酒店美女服务生,狠狠地吸了一口香烟,对坐近旁的一个少年问道:“白少爷,你可知将我请来让我浪费了什么好事?可不是一桌子菜就能偿还的呀!说吧,你小子这是又在学校里惹了什么事,想让老子给你摆平吧?”

 

 

 

坐在中年近旁的,是一个染着红毛的少年,听到中年的询问忍不住“呸”了一声,想到今天自己在学校遭遇的事儿,让他既是火冒三分甚至有一些不可思议。

 

 

 

即便到了现在,他还纳闷自己的身体在当时为何不受控制?如同是被别人给掌握了一般!

 

 

 

不错,这个人不是被聂小倩附身给教训了一顿,在手下面前丢人现眼的白如龙又是谁?

 

 

 

此仇不报不共戴天!

 

 

 

白如龙咬了咬牙,张口道:“邱主任啊,我想让你帮我收拾一个人!”

 

 

 

“收拾人?”这让邱仁平一怔,甚至游弋在服务女生大腿准备向胸口探去的手也在腰间停了下来,不可思议的看着白如龙。

 

 

 

白如龙是谁?

 

 

 

作为书海学院主任的邱仁平怎会不知道?

 

 

 

不错,这个戴着金丝眼镜,看上去有些斯文的中年,正是每年都以保送学生入京为名,背后里做出一系列令人发指恶事的邱仁平!

 

 

 

本来,今天晚自习一下课,邱仁平都准备前去小树林与夏雨蝶的赴约,却没想到接到了白如龙的电话。平日里,学院四大恶霸之一的白如龙可没少惹什么麻烦,要不是给邱仁平送礼不知道被学校里开除了多少次!

 

 

 

这久而久之,两人也便熟络起来。

 

 

 

“你是想让那个人死?”邱仁平一手弹飞烟蒂,在膝盖上点着,眉头略微皱起,他在学院里那叫一个要雨得雨,要风得风,可不值得为白如龙搭一条人命。

 

 

 

白如龙摇了摇头:“我只想让那个人滚出书海学院!”

 

 

 

“什么人?”

 

 

 

“学校新转来的校医,姓叶!”

 

 

 

“呵呵,只是让一个名不经传的小校医滚出学校而已,这有什么难的?不过白少爷啊,我可不做无用功啊……”邱仁平的眼中散发着贪婪的目光。

 

 

 

白如龙微微一笑,突然吹了声口哨,只见包间门一开,走进来两队马。一队面貌美丽的女性,十八岁到二十五岁不等,而另一队却是油脂粉面的男人!

 

 

 

邱仁平一把推开坐在腿上的服务女生,大呼:“还是老弟你懂我啊!”

 

 

 

落秋别墅外,苏知秋刚停下车子,叶洛便开门而出,蹲在地上开始呕吐起来。

 

 

 

他真的晕车,即便他是个修真者,常年的疾病让他很难保持晕眩感。

 

 

 

苏知秋坐在车上,看到这一幕却是嘴角翘起,那是一抹奸计得逞的笑容。这让站在叶洛身后给他拍打后背的聂小倩看在眼里,心里很是不爽,嘟着嘴十分不乐意道:“主人,这苏知秋摆明是在耍你嘛,小倩看不下去了,我要进入她的身子,控制她的身体强行和主人发生关系!哼,到时候生米煮成熟饭,还怕苏知秋赖账不成?”

 

 

 

叶洛眼睛一亮,靠,自己还真是个傻子啊,这办法自己怎么就想不到呢?

 

 

 

不行不行,到时候苏知秋还不把自己当成贪财好色之徒?自己可是道德高尚的校医啊!

 

 

 

很快,叶洛的善良秉性并不允许他那么做!

 

 

 

不过,苏知秋的做法实在是太过分了一些,这让叶洛有些不爽。尤其是昨晚,叶洛敢肯定苏家父女一定是商量了什么事!

 

 

 

虽然包容老婆什么的,这是一个男人的本分,但毕竟苏知秋处处看叶洛不顺眼,叶洛不是个傻子,心知肚明,再加上今夜苏知秋的一番戏耍,叶洛决定好好惩罚苏知秋一下,以保全自己未来在家中的地位!

 

 

 

“噗!”

 

 

 

坐在车上的苏知秋正得意笑着,突然,她看到叶洛直接张嘴喷出一口浓稠的血,瘫倒在了地上,这可把苏知秋吓坏了。

 

 

 

“叶洛,你怎么了叶洛!”苏知秋开门跑向叶洛,她知道叶洛从小就身体不好,在昨夜与父亲的私密通话中也听苏启国再三强调这件事。本以为开个快车没什么,却不料叶洛直接晕车到吐血?

 

 

 

见叶洛没有回应,倒在地上也是一动不动,这让苏知秋眼睛顿时泛红:“叶洛,你,你可不要吓我啊,有没有人,有没有人能够帮我……”

 

 

 

可是,这周围住户又哪里有一个听到苏知秋的叫喊,此刻的她是显得那么无助,不断拍打着叶洛的脸颊让他醒来。

 

 

 

她处处看叶洛不顺,哪里都不顺!

 

 

 

但叶洛若是真的有什么好歹,那普天之下可能就没有第二个人可以救小姨,这让苏知秋很内疚。或许,这一刻苏知秋内疚的并非是自己戏耍叶洛,而是因为小姨的病情。

 

 

 

但苏知秋的哭喊,却是让叶洛的心脏剧烈跳动了一下。

 

 

 

那小小有些冷的手打在叶洛的脸上,不是很痛,但每一下却又刺激着叶洛的心脏。

 

 

 

这女人,原来如此心疼自己吗?

 

 

 

难道之前的所作所为,并不是看我不顺眼,而是她爱我爱的太深沉,不好意思明说,在暗暗指示我什么吗?

 

 

 

不得不说,叶洛的脑洞真是有一点点大,你真的是想多了!

 

 

 

不过,苏知秋这种误认为是当做担忧自己的心情,铭记在叶洛的心里。同样是喜欢,这一刻,叶洛喜欢的并不单单只是苏知秋的美丽。

 

 

 

这就是爱的感觉?

 

 

 

“叶洛。你醒一醒,我以后再也不会耍你了,我会慢慢的开车,叶洛,你醒一醒好不好?”

 

 

 

叶洛抿了一下嘴巴,半眯着眼睛看着打湿了脸庞的苏知秋,突然感觉心里是那么的难受,睁开眼睛,一脸虚弱的看着她,有气无力道:“知秋,我,我这是怎么了?你怎么哭了?”

 

 

 

苏知秋一喜:“太好了,叶洛,你终于醒啦,太好了,小姨这下有救了!”

 

 

 

“小姨?什么小姨?”叶洛一脸的懵逼。

 

 

 

“没,没什么啦。叶洛,你可以站起来吗?”苏知秋擦干脸上的泪痕,露出笑容,那是一种发自内心的笑。

 

 

 

叶洛还傻不拉几以为苏知秋是在为自己没有事而高兴,心里也很是感动,站起身来,装作喝醉酒一般走了两步,还差点没摔倒在地。

 

 

 

“好像,没办法走路呢。”叶洛挠了挠脑袋,“要不,你来扶我……”

 

 

 

“叶洛,我来扶着你吧!”苏知秋上前一步,直接搀扶住叶洛。

 

 

 

这……着实让叶洛傻眼,想到昨夜初见苏知秋她对自己的表现,以及她现在对自己的关照,让叶洛完全联想不到这居然是同一个人!但叶洛也懒得计较,只认为自己长的太帅,只用一天就把苏知秋给迷惑住了。还很是无耻的整个人趴在苏知秋的身上,脑袋靠在她的肩膀上。

 

 

 

“真香!”叶洛猛吸一口气,眼睛突然一亮,心道:“要不要假装自己没有力气,让知秋做一下身为老婆的本分,去浴室给自己擦擦身子什么的?”

锁门:因果

1. 四十岁的文暖,肤嫩如少女,岁月没有在她身上留下丝毫痕迹。 文暖有着令人羡慕的家庭,老公多金且专情,自己也有一份稳定的工作。而文暖却常常感觉到孤独,但她不知道那股孤独感从何而来。在结婚以前,文暖遭遇过一次车祸,那场车祸让她失去一部分记忆,却也让她收获爱情。 也许是因为那份丢失的记忆对自己很重要,所以才时常感觉到孤独吧。文暖这样想。 即使这样,文暖也从没有想过找回记忆。关于那段记忆,是与何...

春 你听说过“春秋”吗

春|散文随笔&谈写作专题征文 2018年3月23日 星期五 天气:晴 “你听说过,春秋吗?”“春秋,不就是个朝代,亦或是一本史书?”“不,春秋,是春里的秋,它不是历史,而是寂寞的代名词。” 01 碧空如洗,三月的暖阳,媚眼如丝,柔情万千。 绿荫似画,舒展的新芽,娇俏可人,生机盎然。 又是一年江南春。 公交车平稳地穿梭在大街小巷,我透过窗户,看着街景一幕幕倒退在春的妩媚里。 忽然,风起了...

《报朋友书——<鸭绿江>改版一年来谈谈心里话》

于晓威 我接受任务担任《鸭绿江》主编并着手将杂志改版,整好一年了。这一年来,《鸭绿江》在外界取得了一点成绩和反响,我和我的同仁们都非常欣慰。这都是作者、读者和朋友们支持、理解和关注的结果,我们愧不能报,好在于这个时代,每个人有一点铭记心还是不容易的,所以我们会用心铭记大家对我们的支持,这个东西我们想忘也忘不掉。 这一年来,做为编刊人,我...

【细思极恐】当恶意都变现成为诅咒

在这个时代,你要小心你的思维,你的情绪,因为在这里,愤怒将会成为最有效的杀人利器。---序言 1. 这一年,生活变得,光怪陆离,不合常理,富有戏剧性以及失控得令人胆战心惊。大量的社会新闻--暴力、连环车祸、虐杀小动物层出不穷;奇怪的直播现场--摔倒、露点、争吵、失语、崩溃大哭;直线上升的犯罪率、自杀率,以及很多令人捧腹的意外--喝水入肺、走路被钱砸伤住院、中彩票激动猝死。一些极小概率的事件在...

(张青山)《逍遥小农民》全本完结版阅读

《逍遥小农民》由七七文学免费提供,主角是:张青山,主要内容:乡下朴实小农张青山,竟遭祖坟被挖,自己理论不得,更被人用大铲车辗轧,命悬一线! 幸得小仙葫一只,正所谓大难不死必有后福! 且看张青山如何凭借小仙葫逍遥花花乡村,拳打无

爱情,终究不过是一场势均力敌的博弈

爱情,终究不过是一场势均力敌的博弈 这年头流行复合,王菲和谢霆锋复合,薛之谦和高磊鑫复合,最近又传林志玲和言承旭复合,明星于我八竿子打不到一起,分分合合于我何关? 只不过在这复合的强大潮流之下,我和你也复合了。 我一直往内心深处去探究,今天开心不起来的缘由,一样一样的审视排查,最终认定源自昨晚的梦境,我梦见自己在一座装修豪华的大房子里,拿着手机,起初是给你发信息,你回过来的信息不停地推三阻四...

手机故事网_每天读点故事在线阅读©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