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级卡牌系统》云逸最新章节免费阅读

2018-12-27 14:22:26作者:七七
神级卡牌系统》来源七七文学,主角:云逸。简介:这里没有繁杂的灵技武技,有的只是各式各样的战斗灵卡。 一朝重生,系统加身,他早已不是云家的废物少爷。 你是至高无上的卡师,百万中无一?不好意思,我有神级卡牌系统。 

神级卡牌系统第7章 腹黑圣女

  未等云恺说下去,白若浅嘴角勾起一抹圣洁的浅笑,“神爱世人,我神的胸怀仁慈而博大,不会在意这些虚礼的,大家起来吧!”

 

  白若浅双手轻轻一托,众人的身体顿时被一股淡绿色的灵力托了起来。

 

  她的声音极为温和,如清晨的雨露,干净而清澈,让人仿佛沐浴在春风之中,心情不自觉便会放松下来。

 

  “可是,圣女殿下,他没有对您行礼,这是亵渎伟大光明神的行为,理应拖出去,乱棍打死!”站起身后,云恺仍是不依不饶道。

 

  白若浅皱了皱漂亮的秀美,声音中透出了丝丝不满,“本殿下刚刚已经说过,神并不会在意这些虚礼,心中有神方是真正的信仰!”

 

  听到白若浅的话,云逸不由微微一愣,他心中已经想好了白若浅怪罪自己没有行礼的应对之法,却没先到这白若浅言语之间皆是对自己的维护。

 

  难不成,她知道昨晚是自己?

 

  不过这年头只是在云逸脑海中一闪,就被他否决了。

 

  面前的少女虽然看上去极为成熟,但是在见到侵犯自己的对象时,绝不会如此淡然!

 

  “可是,连表面的礼节都做不到周全,谈何心中有神?”

 

  云恺看了眼已经痛晕过去的云野,咬了咬牙顶撞道。

 

  如果是平时,他绝不敢如此顶撞光明神殿的圣女殿下。

 

  但是现在亲弟弟被云逸给切了,这圣女言语和行为皆是对云逸的维护,让他如何咽得下这口气?

 

  “你在质疑神的判断么?”再次被云恺顶撞,白若浅的脸色终于是冷了下来。

 

  “圣女殿下恕罪,云恺,你给我闭嘴!”云泽景连忙小心的对白若浅道歉道。

 

  白若浅微微点头,脸色稍缓,面上的神色依旧圣洁,“神爱世人,本殿下不会跟他计较的,不过希望你能把他看好,精神不正常的话最好关在家里,不要随意放出门。”

 

  听到这话,云逸差点一个踉跄栽倒在地。

 

  他不明白,这位看上去不食人间烟火的圣女殿下,是怎么用这么神圣的面色,这么淡然的语气说出这样一句很可能把人气死的话。

 

  本以为自家老婆是个满心神明的古板少女,却没想到竟是如此的腹黑啊!

 

  不过这样蛮不讲理,却又对自己极为维护的修复,让他很是受用啊!

 

  果然,听到白若浅这话,云泽景顿时被气的满脸赤红,似乎随时可能喷出一口老血。

 

  “圣女殿下说的是,在下以后一定看好他!”饶是心中再怎么愤怒,云泽景也只能生生熊熊怒火压下去。

 

  没办法,对方是光明神殿的圣女,云家家主见到都要行礼的存在,他这个被流放到偏远流云城的分家家主没有半点反抗的能力。

 

  下一刻,云泽景转过被气的通红的老脸,看向站在一旁的云逸,眸中闪过一抹仿佛要凝成实质的冰冷杀意。

 

  “圣女殿下,我们正在对他进行家族考核,您应该不会干涉我们云家内部的事情吧?”

 

  想到自己之前要对云逸攻击被白若浅拦了下来,云泽景深吸口气,转头对白若浅问道。

 

  “家族内部的事情本殿下自然不会干涉,但是本殿下来到这里也有一会时间了,如果本殿下没看错的话,你们的家族考核已经结束了吧?”

 

  白若浅看了看云逸那布满伤痕的脸,转头对云泽景问道。

 

  云泽景听到这话,顿时明白今天是动不了云逸了。

 

  狠狠剐了云逸一眼后,云泽景不放心将晕过去的云野交给其他人,只能放弃了此行的目的,跟着云恺和几个云家子弟将云野抬了回去。

 

  看着云家众人的身影,云逸的拳头慢慢攥紧,刚刚云泽景离开前的目光中分明藏着强烈的必杀之意,他必须尽快提升实力,然后,送这些人去西天!

 

  “在想什么?”白若浅缓缓走到云逸身旁,笑容温和的道。

 

  闻言,云逸顿时回神,对白若浅笑道,“刚刚,谢谢了。”

 

  从白若浅的反应上,他能看出来,她并没有认出自己。

 

  唉,这世界上还有比媳妇就在自己面前却不敢认,更让人悲伤的事情么?

 

  而原因还只是怕被对方打死.....云逸顿时感觉到自己提升实力任重而道远。

 

  白若浅的修为在凌天境,这是跨越先天境,玄天境,凝天境之后的等阶,因为后天境通常不被放入武者体系,所以凝天境武者也被称作四阶职业者。

 

  “你不信仰神明,自然无需跪我。”白若浅微微摇头,淡淡一笑道。

 

  这时,红衣美女楚晴走了过来,“圣女殿下,你们也是为了那神级血脉的灵兽幼崽而来的?”

 

  “灵兽幼崽?”云逸闻言不由眼睛一亮,听系统的意思,只有找到拥有本命火焰的灵兽幼崽,他才能开始进行修炼。

 

  根据系统传入脑海的信息,这世界的灵兽等阶和武者等阶基本对应,一阶灵兽的实力和先天境武者相当,二阶灵兽和玄天境武者相当,以此类推。

 

  和人类武者不同的是,灵兽除了等阶有着高低之分,血脉有着高下之分,最为低级的为普通血脉灵兽,而后是王级,皇级,圣级,神级,超神级.......

 

  而楚晴口中的灵兽幼崽,便是拥有王级,皇级和圣级血脉之上的神级血脉。

 

  “你对灵兽幼崽有兴趣?”听到云逸的话,白若浅语气温和的问道。

 

  云逸微微点头,“恩。”

 

  “这样的话,你跟我们一些好了,我也正好缺个贴身保护的侍卫。”白若浅想了想,随后对云逸邀请道。

 

  听到白若浅的话,她身后的众人顿时对云逸投来了带着浓浓质疑的目光。

 

  “那遇到危险的时候是我保护你,还是你保护我啊?”云逸有些哭笑不得的问道。

 

  自家媳妇按说是挺正经的一个美女啊!开起玩笑怎么眼睛都不眨。

 

  闻言,白若浅只是微微一笑,“既然你不反对,那么,从现在开始,你就是我的贴身侍卫了。”

 

  云逸轻抽了抽嘴角,想不到自家媳妇竟然还具备独断专行这属性。

 

  不过,白若浅的话确实让他没有拒绝的理由。

 

  毕竟通过系统的提示,他想要修复身体的经脉,就必须找到一只具有本命火焰的灵兽幼崽。

 

  但凭着他这没有丝毫灵力的废柴身体,别说进入那十分凶险的流云山脉,在此时这流云森林外围活下去都是问题。

 

  随后,在众人略显异样的目光中,云逸便是跟在了白若浅和楚晴的身旁,一同对着那出现神级血脉灵兽幼崽的流云山脉行了过去。

 

  根据脑海中的记忆,云逸知道自己此时所在的地方应该是流云森林的中部地带,而那流云山脉则是位于流云森林内部最核心的位置。

 

  那里生存着大量的四阶灵兽,极为凶险。

 

  “圣女殿下,你们对于那灵兽幼崽,了解到了多少?”一边缓缓向前走着,楚晴转头对白若浅问道。

 

  “如果消息没错的话,那神阶灵兽幼崽身旁拥有一只三阶圣级血脉守护灵兽紫羽鹰皇,这灵兽的等级虽然不高,但贵在血脉不错。”

 

  说着,白若浅转头看了看楚晴身后的五十多位佣兵。

 

  这些全部是沧月佣兵团中的精英,几乎每个人的修为都在玄天境之上,并且除了楚晴之外,这队伍中还有着三名和三阶灵兽实力相当的凝天境武者。

 

  感觉到白若浅的目光,众人下意识的抬头挺胸,希望在光明神殿圣女面前展现出最好的自己。

 

  白若浅对着众人微微一笑,随即转头看向楚晴道,“相信楚晴少团长也知道,你这支队伍虽然已经算是不错,但是这次想要插手的势力众多,你们几乎没有胜算。”

 

  说着,她那淡雅的声音中透出了丝丝诱惑气息,“如果你们能够协助我光明神殿完成这次任务,光明神殿一定会付出让你们满意的酬劳。并且,如果你们能将那紫羽鹰皇抓到,光明神殿可以请一名圣级驯兽师将那紫羽鹰皇驯化,送给你们。”

 

  闻言,云逸的眸中陡然闪过一抹亮芒。

 

  通过系统传入脑海中的信息,他知道那紫羽鹰皇不仅是一只圣兽,而且是一只飞行速度极快的飞行类圣兽。

 

  饶是在华夏时他不只一次坐过直升飞机,但仍是忍不住有些向往骑着一只飞行灵兽翱翔天际的感受。

 

  那,应该会非常爽吧......

 

  “咕嘟!”

 

  云逸心生向往之时,楚晴身后的众佣兵顿时狠狠咽了口唾沫。

 

  光明神殿为了那神兽幼崽竟然要请出圣级驯兽师?!

 

  在这灵卡大陆,驯兽师是一种极为高贵的职业,只有经过驯兽师的驯化,灵兽才能和人类缔结契约,成为人类的战斗伙伴。

 

  因为想要成为驯兽师必须先天拥有极高的魂力,并且驯兽师的魂力越高,才能驯化血脉更加高级的灵兽。

 

  因而,驯兽师也是有着等级之分,从低到高分为普通驯兽师,王级驯兽师,皇级驯兽师,圣级驯兽师,神级驯兽师,超神级驯兽师。

 

  通常情况下,普通驯兽师能够驯服等阶不高于自己修为的所有普通灵兽,王级驯兽能够驯服等阶不高于自己修为的所有王级血脉灵兽,以此类推。

 

  比如一名先天境修为的普通驯兽师,最多能够驯服一阶普通灵兽。

 

  而玄天境修为的皇级驯兽师,则是能够驯服二阶皇级血脉灵兽。

 

  此外,因为人类的魂力几乎在出生时就已经固定了,后天很难改变。

 

  因而,等级越高的驯兽师也越稀少。
 

神级卡牌系统第8章 我抓给你

  一名普通驯兽师万人中难以出现一个,一名王级驯兽师更是十万中无一,而那能够驯服超神兽的超神级驯兽师,整个灵卡大陆已经近万年没有出现过了。

 

  驯兽师数量的稀少更加奠定了驯兽师尊贵的地位,一名神级驯兽师可是在皇室面前都不用下跪的存在!

 

  此时,白若浅竟然说要请一名光明神殿的皇级驯兽师帮助他们驯服灵兽,这让沧月佣兵团的佣兵们如何不震撼?

 

  不过,和众佣兵关心的皇级驯兽师不同,楚晴在意的是那只三阶圣兽,一只圣级血脉灵兽,足以碾压所有同阶的王级和皇级血脉灵兽。

 

  白若浅说的不错,她带来的这些人实力虽然不算低,却并不是三大家族和皇室前来势力之人的对手。

 

  其实,她这次带人过来最主要的目的并不是想要得到那神兽幼崽,而是锻炼这些沧月佣兵团的佣兵。

 

  如此看来,白若浅这提议对沧月佣兵团来说百利而无一害。

 

  “好,我答应协助你们光明神殿完成这次任务!”思虑片刻后,楚晴微微点头道。

 

  听到楚晴的话,沧月佣兵天内众人脸上顿时露出浓浓的喜色。

 

  虽然他们并不知道能不能见到那白若浅口中尊贵的皇级驯兽师。

 

  但是想想一名皇级驯兽师很可能会为他们佣兵团驯化一只圣兽就让人兴奋。

 

  那可是一只飞行类三阶圣兽啊!比普通三阶圣兽要更加珍贵的存在。

 

  通常情况下,只有修文达到凌天境才能勉强做到凌空飞行,但如果得到了这三阶紫羽鹰皇,就算修为没有达到凌天之境,也是能够享受飞翔的乐趣啊!

 

  最重要的是,他们少团长楚晴已经契约了一只三阶圣兽,如果佣兵团再得到一只,可是很有可能分到他们手中的啊!

 

  “感谢各位对光明神殿的帮助,我相信有了各位的帮助,这次的任务一定能圆满完成。”

 

  听到楚晴的回答,白若浅看向众人的面上露出一抹淡淡的笑意道。

 

  “圣女殿下,我们一定会倾尽全力帮助光明神殿完成这次任务!”

 

  “就算不为光明神殿,只为了圣女您,我们也一定会帮忙的!”

 

  “感谢圣女殿下的信任,我们一定会尽力的!”

 

  听到白若浅那暖心之语,佣兵团的众人脸上顿时浮现出深深的激动之色道。

 

  白若浅是谁?那可是灵卡大陆顶尖势力光明神殿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存在。

 

  如果不是这次任务,恐怕他们下辈子也见不到这种高贵的存在。

 

  现在这位身份比云天王朝皇帝都尊贵的人,竟然在以平等的语气请求他们的帮助,让众佣兵受宠若惊的同时内心充满了压倒一切的豪气。

 

  云逸站在一旁,看着三言两语便调动了佣兵们情绪的白若浅,眸中顿时溢满了欣赏之色。

 

  本来以为自家媳妇是个不食人间烟火的高冷女神,但是随着和白若浅的相处,云逸渐渐发现识人能力不错的自己竟是有些看走了眼。

 

  之前在面对云泽景等人的时候,他见识到了白若浅的腹黑属性。

 

  而此时,他再次见识到白若浅对人心的驾驭能力。

 

  云逸几乎能够肯定,只要白若浅想,她完全有能力成为一个十分厉害的领导者。

 

  那么,成为她对手的人,恐怕要寝食难安了。

 

  白若浅看到目光紧紧盯在自己身上的云逸,顿时微微挑了挑眉。

 

  随即,白若浅不经意般走到云逸身旁,用仅有两人能听到的声音道,“想要那紫羽鹰皇?”

 

  听到这猝不及防在自己耳边响起的话语,云逸顿时一愣,白若浅怎么会在这时候问自己这样的问题?

 

  “想要的话,我到时候抓给你。”不等云逸说些什么,白若浅接着道。

 

  闻言,云逸不由轻抽了抽嘴角。

 

  如果他耳朵没问题的话,她刚刚似乎已经跟沧月佣兵团保证了,会请光明神殿的皇级驯兽师帮沧月佣兵团驯化那紫羽鹰皇了。

 

  人都说女人善变,但是自家这媳妇是不是变得有点太快了啊?

 

  看到云逸闪烁的目光,白若浅似乎明白了云逸在想着什么,嘴角缓缓勾起一抹狡黠的笑容道。

 

  “我刚刚说的是他们自己将那紫羽鹰皇抓住,我会请人帮他们驯化,如果他们没抓住,那就没有办法了。”

 

  听到白若浅的解释,云逸微微偏头看向那些因为受到白若浅的鼓舞,振奋异常的佣兵们,眸中不由浮现出一抹同情之色。

 

  单纯善良的佣兵们,估计就算我媳妇把你们卖了,你们还替她数钱呢!

 

  “谢谢你,不过暂时不用。”

 

  瞧着白若浅带着丝丝亮芒的目光,云逸嘴角缓缓勾起一抹淡淡的苦笑道。

 

  他虽然不知道媳妇为什么会对自己这么好,但是别说一只三阶圣兽,就算给自己一只一阶灵兽,以他现在这废柴身体,也没有与之订立契约的能力啊!

 

  看到云逸的脸色,白若浅像是顿时明白了什么,只是对云逸微微一笑,并未再说些什么。

 

  。。。

 

  时间如水,三天时间转眼而逝。

 

  因为众人一同前行的缘故,一般的灵兽并不敢太过靠近,云逸等人的行路算的上非常顺利。

 

  第四天傍晚,云逸等人已经进入流云森林内部。

 

  行路一天的众人,在河边找了一块宽敞的场地扎了一个临时营地。

 

  佣兵们在地上摆好了烧烤架,将路上的逮到的兔类灵兽摆在烤架上。

 

  篝火燃起,不一会,一缕缕烤肉的香味便是散发到了空气之中。

 

  云逸,楚晴和十数位佣兵围坐在一摊篝火周围,气氛极为和谐。

 

  “云逸小兄弟,吃烤肉!”

 

  一个中年佣兵从被烤架上拿起一只刚烤好的一阶灵兔,一边将之交给云逸一边道。

 

  “谢谢了!”云逸接过侍卫手中的兔子,笑着道谢道。

 

  说罢,云逸直接张口对着那冒着油光的烤肉咬了一口,豪爽的笑道,“好吃!”。

 

  因为前世成为神偷前,他是一名黑暗佣兵,骨子中便有着一种佣兵独有的豪爽,不过三天时间,他便已经和这些佣兵打成了一片。

 

  “哈哈,之前听了那些谣言还真以为林兄弟是什么废物,现在看来,绝对是那些人眼睛瞎了!”

 

  看到云逸毫不做作的模样,那中年佣兵看向云逸的目光更加明亮了几分。

 

  楚晴坐在云逸身旁,看着短时间内已经和佣兵团打成一片的云逸,眸中抑制不住的闪过一抹淡淡的欣赏。

 

  和那些佣兵一样,她也越发不明白云逸之前怎么会被当做废物对待。

 

  就算云逸不能修炼,但是凭着云逸一招切了云野的战绩,加上这几天他无意间显露出的在野外生存的经验,再怎样也绝不可能会是众人口中没有半点用处的废物啊!

 

  她总感觉云逸周身散发着一股神秘的气质,这种气质能够忽略他那已经被毁了容的脸,被他不自觉的吸引了目光。

 

  “轰轰!”

 

  忽然,远方一阵突如其来的震动打破了这和谐的一幕。

 

  “怎么回事?”

 

  听到这声音,众人的目光顿时对着远处忘了过去,脸上的轻松之色顿时消失无踪,取而代之的是掩饰不住的慌乱。

 

  多年行走森林的经验告诉他们,这样的动静过后,出现的绝不会是什么好事。

 

  在那动静出现的瞬间,楚晴便从地上站了起来,目光死死盯着那声音出现的地方。

 

  随着那声音逐渐变大,楚晴的面色愈发凝重了起来。

 

  “是灵兽潮!启动卡阵!”

 

  忽然,楚晴似乎想到了什么,顿时对着周围的佣兵们喊道。

 

  听到白若浅的话,所有的佣兵都是从腰间取出了一张火焰灵卡,迅速的将体内的灵力输入其中。

 

  只是,和云逸从云迁身上得到的火焰灵卡不同,这些佣兵们取出的火焰灵卡右下角的位置,皆是刻画了一个小小的淡黑色的火焰图案。

 

  以为系统传入脑海的信息,云逸知道这些佣兵取出来的并不是普通的火焰灵卡,而是构成一套黑铁级卡阵的阵卡。

 

  这些构成卡阵的火焰灵卡,如果单独使用,和普通的火焰灵卡没有任何的区别。

 

  但如果所有手持阵卡的佣兵一同使用,威力将是所有人一同使用普通火焰灵卡的数倍。

 

  不过,一套卡阵,即使只是最低级的黑铁级卡阵也不是寻常势力能够承受的。

 

  而这卡阵和灵卡一样,全部出自卡师之手。

 

  在灵卡大陆上,卡师是和驯兽师一样尊贵的职业。

 

  如果经过驯兽师驯化后和武者签订主仆契约的灵兽是武者的助力,那么灵卡就是武者进行攻击的武器。

 

  灵兽和灵卡都是武者实力构成的一部分,二者缺一不可。

 

  但遗憾的是,驯兽师和卡师的数量着实太过稀少。

 

  这也就造就了两者地位超然的现象,并且,无论是驯兽师驯化灵兽,还是请卡师炼制灵卡,都需要花费一笔巨额的费用。

 

  只是这一套卡阵中最低级的火焰卡阵,就至少需要一万灵石,大致相当于拥有十数万人的流云城所有人加起来一年的收入。

 

  所以,这沧月佣兵团的少团长能够拥有一套卡阵,足以说明沧月佣兵团的底蕴。

 

神级卡牌系统第9章 一阶兽元草

  不过眨眼之间,佣兵团们手中的火焰阵卡便是闪烁出了丝丝明亮的光芒。

 

  一道道红色光光束同时从灵卡内对着天空照射而出,随即,所有的光束在半空汇聚成一个红色光点。

 

  光点出现的瞬间,整片空间的温度都是忽然上升了许多。

 

  那红色光点之上,仿佛潜藏着某种危险到了极致的气息。

 

  云逸只是对着那光点看了一眼,便是感受到了其中散发出的毁灭气息。

 

  于此同时,跟随白若浅而来的那十数人也全部取出了灵卡,做出了一副谨慎防御的姿态。

 

  白若浅今天下午有事离开了,到现在都还没回来,此时这些光明神殿的人眼中皆是浮现出了丝丝的焦急之色,如同失去了主心骨一般。

 

  而就在那红色光点凝聚而出的瞬间,那一阵夹杂着灵兽咆哮的巨响已经清晰到了极点,仿佛就出现在众人耳边。

 

  随后,一只只或大或小,或一阶或二阶的灵兽忽然出现在了众人的视线之中,所有的灵兽看准众人的方向,顿时猛冲而来。

 

  万兽奔腾,吼声震天,漫天烟尘,场面煞是壮观。

 

  看到这些全部都是一阶和二阶灵兽时,楚晴忽然松了口气。

 

  虽然一阶和二阶灵兽组成的灵兽群同样不好对付,但至少不是必死的结局。

 

  “对准中间的二阶灵兽,攻击!”

 

  楚晴目光紧紧盯着灵兽群中间位置,对着众人道。

 

  听到楚晴的命令,众人体内灵力翻涌,随即一道带着浓郁毁灭气息的红色光束陡然对着众多灵兽扫射而去。

 

  光束落到灵兽身上,就如同铁针刺穿豆腐一般,轻易洞穿了灵兽们的身体。

 

  “吼!吼!”

 

  所有被红色光束碰触到的灵兽,口中皆是发出了一道凄厉的吼叫之声。

 

  受伤之后,所有灵兽皆是没有丝毫余力的软倒在了地面之上。

 

  随着那红色光束的移动,越来越多的灵兽重伤不起。

 

  但是因为灵兽群中的灵兽太多,佣兵团们只能集中火力攻击那些二阶灵兽。

 

  然而,灵兽群内的灵兽实在太多,仍是有许多一阶灵兽冲动到众佣兵的面前。

 

  “光明神殿的诸位,我们集中对付二阶灵兽,你们清扫一下一阶灵兽,如何?”

 

  看着对着自己这边冲过来的数只一阶灵兽,楚晴连忙转头对着光明神殿的是数人喊道。

 

  一路上,虽然苍勇佣兵团和光明神殿是合作的关系,但是除了白若浅外,所有光明神殿的人都是摆着一副高高在上的姿态。

 

  因而,在行路的过程中,沧月佣兵团的人和光明神殿几乎一直处于井水不犯河水的状态。

 

  如果不是此时沧月佣兵团着实有些抽不出人手,也不会去请求光明神殿的人帮忙。

 

  果然,听到楚晴的话,原本看到楚晴等人拦下众多灵兽松了口气的光明神殿成员们,面色顿时沉了下来。

 

  “楚晴,你命令你佣兵团的人也就算了,我们光明神殿可不是你能随意命令的存在!”

 

  “是啊!不过是一个只能混迹于危险地域的佣兵团,就算你们是大陆上的第一佣兵团,也没有命令我们的资格!”

 

  “沧月少团长,你求人就要有个求人的态度啊!”

 

  听到这些人的话,楚晴的情绪险些暴走。

 

  命令?

 

  他们哪只耳朵听出了她话语中有命令的意思?

 

  “光明神殿的人,你们不要欺人太甚!”

 

  “如果不是我们拦下了这些灵兽,你们又怎会这么轻松?”

 

  “仗着是大陆顶尖势力的人就这么嚣张?如此恩将仇报,你们还要不要脸了?”

 

  听到光明神殿众人的话,沧月佣兵团众人的脸上顿时布满了深深的愤怒。

 

  “不过是一只一阶二阶的畜生,你们身为大陆第一佣兵团,不会废物到这种灵兽都对付不了吧?”

 

  “如果你们觉得没有你们,我们就会死在这里,大可收起手中的灵卡,看看最后哪方人死的多!”

 

  光明神殿的众人闻言,脸上皆是露出了不屑的冷笑道。

 

  “你,你们欺人太甚!”

 

  一向作风豪爽的佣兵哪里会是这些擅长嘴皮子的神职人员对手?

 

  听着光明神殿众人的话,再看看他们高昂下巴的姿态,众人即使怒火已经濒临爆发的边缘,却不知怎么对这些光明神殿的人发出去,异常的憋屈。

 

  云逸紧握着手中之前在修罗场从云迁手中夺来的匕首,面色同样阴沉的可怕。

 

  他的目光在那些脸上写满了傲慢的光明神殿众人身上扫过,又看了看马上就要冲到眼前的众多灵兽,随后视线对着周围看了看。

 

  忽然,云逸的目光落在了他左前方两米处的一棵嫩黄色药草之上。

 

  “一阶兽元草?”

 

  看到这药草的瞬间,云逸眸中陡然闪过一抹惊喜之色。

 

  根据脑海中的信息,从兽元草中提炼出来的药粉对灵兽有着极强的吸引作用。

 

  即使面前这兽元草只是一阶药草,但若是制作成药粉,足以对二阶以下所有灵兽产生强大的诱惑。

 

  在确定那药草就是兽元草的瞬间,云逸脚下陡然一动,对着那兽元草的位置冲了过去。

 

  在云逸躬身拔出兽元草的瞬间,最前方的一阶风炎狮忽然冲到了他的面前,陡然张开血盆大口,眼见着就要咬住他的身体。

 

  “云逸!”

 

  看到那风炎狮的动作,楚晴猛地睁大了眼睛吼道。

 

  喊话的同时,她的眸中溢满了浓浓的惊恐之色。

 

  听到楚晴的声音,沧月佣兵团众人的视线顿时集中在了云逸身上,眸中皆是露出了深深的担忧。

 

  即使他们不过刚刚和云逸相处了三四天时间,但几乎所有佣兵都已经从心眼里认可了云逸,将他当成了自己人。

 

  他们不想眼睁睁的看着云逸死在自己面前,但是卡阵一旦开启,只要有任何一个人不配合卡阵就将失去作用,到时候这里的所有人都要危险了。

 

  所以,此时,无论是楚晴和沧月佣兵团的众人,都希望接下来会有奇迹发生。

 

  看到云逸此时的模样,光明神殿大半人脸上都是浮现出了幸灾乐祸的笑容。

 

  他们早就看云逸不顺眼了,他们眼睛不瞎,自然看出了白若浅对云逸的特殊。

 

  但是他们的身份和圣女相差的可不只是一两个等级,悬殊的身份差距让他们一路上从未敢主动跟云逸找事。

 

  如果云逸能死在那一阶灵兽风炎狮口中,自然是再好不过了。

 

  然而,让所有人都没想到的是,奇迹真的发生了。

 

  不过这奇迹并不是因为别人,而是因为云逸自己。

 

  就在自己身体快要被咬住的前一刻,多年行走生死边缘的直觉让得云逸身子猛的在地上一滚。

 

  在滚过风炎狮身前的瞬间,云逸握着匕首的右手猛地用力,将手中的匕首狠狠的刺进了风炎狮脖颈之中。

 

  “吼!”

 

  匕首刺入的瞬间,风炎狮的口中陡然发出一道凄厉的惨叫之声。

 

  顿时,鲜红的血流如泉涌般从风炎狮的脖子中喷涌而出。

 

  只是眨眼之间,这一阶灵兽风炎狮便是没了气息。

 

  看到云逸的临危不乱的精彩反杀,场中的所有人皆是瞪大了眼睛。

 

  “他,他真的没有一点灵力吗?”

 

  “在刚刚那种情况下还能做到反杀,恐怕我们都做不到吧?”

 

  “好厉害!不说他那娴熟的动作,单单那濒临死亡却依然冷静的性格,就让我很是佩服!”

 

  看到云逸躲过去,沧月佣兵团众人皆是狠狠松了口气,面露感慨道。

 

  与佣兵团众人的庆幸不同,光明神殿的众人脸上皆是浮现出了毫不掩饰的遗憾。

 

  “叮!”

 

  “宿主杀死一阶灵兽*1,奖励宿主10点灵卡精华,系统升级完成度:14/100”

 

  “系统,能不能把我手中的兽元草提炼成粉末?”

 

  杀死风炎狮的瞬间,云逸顿时在脑海中问道。

 

  之所以有此一问,是因为,系统传入他脑海中那所有药草信息的最后方,清楚的写着:

 

  宿主付出一定的灵卡精华,即可将药草进行完美提炼(药草等阶越高,需要消耗的灵卡精华越多)

 

  “叮!”

 

  “请问宿主是否同意消耗10点灵卡精华,提炼出一阶兽元草内所有的药草精华?”

 

  “同意!”云逸毫不犹豫的回道。

 

  同时,他的心中不由生出丝丝庆幸之感。

 

  如果不是那只差点杀了他的风炎虎,即使他拿到了一阶兽元草也只能看着,因为他无法支付药草提纯所需的10点灵卡精华。

 

  “叮!”

 

  “请求成功!”

 

  云逸话落的瞬间,系统提示音顿时在云逸脑海中响彻而起。

 

  与此同时,云逸手中通体翠绿的一阶兽元草忽然枯萎开来。

 

  不过一息时间,整棵兽元草便在云逸手中化作了一把淡黄色的粉末。

 

  “叮”

 

  “一阶药草提炼成功,消耗10点灵卡精华,系统升级完成度:4/100”

 

  感觉到手中药草的变化,云逸的眸中也是不由闪过丝丝惊讶之色。

 

  不过想到系统连改变时间和空间的灵卡都能拿出来,云逸顿时接受了这神奇的变化。

【原创小说】你值得遇见更好的人

文/佐木 好闺蜜娜娜结婚了,嫁给了比自己大五岁的苏杰,婚礼上的娜娜妆容精致,藏不住的甜蜜从嘴角蔓延,荡漾至心间,足以让所有期待爱情的姑娘艳羡。 果然,幸福是藏不住的。 我替她高兴,不仅因为我俩的闺蜜关系,更因为这份幸福的来之不易。 学生时代遇见的人,不是擦肩而过就是记忆深刻,娜娜当属后者。 娜娜是我的大学同学兼室友,一个来自北方的姑娘,北方姑娘性格豪爽大方、重情义,娜娜是典型的例子。 大学老...

你笑起来很美

1. 最后,朱莉决定穿那件棕色高领连衣裙参加葬礼。纯羊毛。袖口处缀有两朵细腻的银菊花。黑色腰带选用的是优质头层牛皮配以纯铜质地的扣子。 这件好衣服是朱莉五年前在市里的一家高档服装店买的,那时她跟建辉住在东街的出租房里,她以为他们快要结婚了,应该花大钱购置一件体面的衣服。现在,她只有看到这件裙子时才会不情愿地想起他。 跟建辉同居的那些日子并不快乐,他总是嘲笑她厚实的肩膀、宽大的颧骨和突出的额头...

幸福的女人要懂得欣赏浪漫

女人节这天的大街上,到处洋溢着节日的气氛。跟先生一起外出的时候,看到一个八九岁的小女孩,手里拿着一朵粉色的玫瑰花,精致而充满生气,她说那是要送给妈妈的。 转过身先生问我:“如果以后女儿也在节日的时候送花给你,你肯定会好开心吧!”“那当然啦!你现在送花给我,我也会很开心呀!你看朋友圈到处都有人在晒鲜花和牛排呢。” 类似的对话常常在我和先生之间出现,我也常常抱怨他不懂浪漫,生活中缺乏仪式感。 0...

为了谁曾经奋不顾身?

她觉得她最近好像喜欢上一个人, 一个…… 全校都排斥的人。 --01-- 周宜懒洋洋地抬了一下眼皮子,看着教室外面走过去的瘦削身影,听着耳边窃窃私语地议论。 “你们不觉得乔宇简直怪的没边了么,除了张霖,这个学校还有谁跟他来往啊。” “就是,除了成绩好一点,也不知道一天到晚在拽什么……” “上次好像他们班谁起哄,动了他那张爱尔兰的奖状,他把人家打的现在还在医院呢。真是不知道学校为什么还不开除他...

既然你这么喜欢栀子花,那我也喜欢好了

01 薄荷气喘吁吁跑到学校的时候,校园里已经空无一人,几只枯黄的叶子打着卷,贴着地面从眼前溜过。 布告板上的纸张有些被风吹起一角,仿佛是被太阳晾晒得卷了皮。 静悄悄的校园,远处隐约传来人语声的教学楼。这一切都说明了一件事情。 “看来迟到了。” 薄荷心想,同时在一张张印满了油墨的纸上寻找自己的名字。 本来计算好的路程,五十分钟,她提前一个小时从家里出发,应该不会迟到。 可是薄荷忽略了这个城市令...

曾许悲欢待何人

她只能穿着艳俗的低胸衣,喷着廉价的冒牌香水,一边为了一点小费拼命喝酒,一边卑微地等着阿翔或许哪一天,突然发现自己的好……

手机故事网_每天读点故事在线阅读©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