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级鬼师(何小千)完本章节阅读

2018-12-27 14:01:57作者:七七
《神级鬼师》来源七七文学,主角:何小千。简介:天降异象,七龙压棺,阴阳路上的男孩浴火重生,仅凭那一丝感应化身鬼王做起了女神的护花保镖,地府任命的金牌鬼师,驱魔打鬼,手到擒来,在摸索自己记忆的道路上进行着渺茫的成神路,究竟是天命的预言还是人为的策划,一切的一切到底是谁在暗箱操控? 鬼差勾魂?哼,过来,小伙子,我陪你聊聊人生。

神级鬼师第七章 双印血煞

  

 

  “双印血煞?那是个什么东西?”说真的,这玩意我听都没听到过,下面的简介少的可怜,看的我直懵比,唯一值得高兴的是,我裤兜里的拿副扑克牌传来了感应,那张梅花三居然能用了。

 

  这什么情况?不是不明白死因不能用的吗?这、这就完事了?直接把那姗姗的女鬼抓住就交工了?

 

  此时此刻,我的内心是无比的激动,没想到第一个跨省任务即将就这么的结束了,s市,也不过如此,亏得行内人还那么忌惮这里。

 

  “小千!”电梯里走出了溪雨的身影,一如既往的穿着西装领带,干净利索给人中成人专有的深沉感。

 

  “嘿,溪雨,你可终于来了!怎么,什么鬼打墙能难住您老人家啊~该不会是个狐狸吧~”我皮笑道,斜披着外套搭在了他的肩膀,谁知道这基友这么不给面子的一把将我推开,光天化日的居然把手放进了裤裆上面掏着啥。

 

  这哥什么时候有这爱好,这附近可还是有这么多的保镖呢~

 

  “嗨,想什么呢?我给你看样东西。”

 

  “得得得,你那十五厘米的大宝贝就算了,嗨,满足了一批批的小迷妹啊!~”我鄙视着将视线移开,老子可是有女神的人,对爱情一定要专一,可不能和他似的每次带的都不一样。

 

  “诺,你看,和你的那只是不是一双~114路,真的邪性!”说着,溪雨他顺手从裤腰里抽出只红色的影子,刷的一声丢到了我的怀里,花边刺绣,小巧玲珑,现在很难见到这种古老的绣花鞋了,就算是偏远的山区可能都少见~

 

  “怎么?你也碰见“妈妈”了?”我意识到事情的严重性不在嬉闹,看来我猜得没错,自从我们来到s市就被什么给盯上了,一切都怪异得很!

 

  “妈妈?什么妈妈?没有啊,就这么一只破鞋!”

 

  就在我俩正唠着的时候,屋子里突然传出一股凄惨的声音,正是那宇少,喊得跟杀猪一般,前后不过十几分钟,真不知道那帮道士究竟干了些什么玩意!

 

  房门被踹开,我俩一前一后出现在门口,难闻的恶臭味道飘出,只看三只黄皮子已经跟死了一般趴在地上,火药一样焦黄的痕迹散乱蔓延在四周的墙壁。

 

  “双印血煞?”溪雨感叹道,想来这种情况并不常见,甚至于罕见,虽然我不懂但看得出他恨焦急。

 

  这些到是用的应该六边六角阵,加以法器和黄皮子布置出来的加强阵,通过消除死者在宇少身上留下的痕迹逼迫她现身然后封印,这种做法虽然没什么大毛病,一般要是我的话恐怕也会用这中类似的方法。

 

  “难不成,是因为双印血煞?”我看着伙计焦急的冲到被五花打绑的宇少面前一拳将面前的老道士打翻在地,红色的线条凌乱布置在床头,一端连着黄皮子,一端在宇少的身上。

 

  “放肆!本上仙做法事何人胆敢造次!”那胖老头嘴角渗血从磕破的桌角旁缓缓起身,阴翳的老脸看向了我们。

 

  “哼,你也配叫上仙?难道不知道法事有三不做的吗?”溪雨道,丝毫不给这家伙面子。

 

  “你是何人?也敢教训老子?”另一名魁梧的道士走上前来想要用武力解决此事,不光是她,就连宇少家族的那帮人也不怀好意的看了过来。

 

  “呼呼!~呼呼~”门外突然传来猩红的阴风,门被吹的吱吱作响,宇少在哀由于身体被红绳缠住痛苦的他被勒出了道道红色的血印。

 

  “来了么?”我心想不妙,猩红色的鬼一般都是厉鬼级别的,人有三六九等,在鬼界也是有实力高低,从下而上分别是“大小鬼怪,厉鬼,鬼灵,鬼王……”类似我也就是大怪级别,一旦普通的鬼变化为厉鬼我也就对付不了了。

 

  “啊~!”宇少的嘶吼声。

 

  溪雨见势不妙一把将胸口的黑玉古佛吊坠给拽了下来,摊平在手心默念起了一些我听不懂的咒语,不多时,整个房间内的符印全都迅速的枯萎下来,褶皱的不成样子,黑佛散发着光芒,照耀在屋子里我能感觉到那些道士布置的阵法正在被被溪雨尽数解除。

 

  “吱~”加持鬼力的房门被轻轻推开,我瞥到一道红色的影子跟风一样的飘过,快若闪电,我认出这正是那被称为姗姗的女孩,化为厉鬼的她正巧被残存的部分阵法波及的倒飞了出去。

 

  鬼力演化的蓝色冰网拔地而起,上面带着倒刺不由分说将姗姗扣在下面动弹不得。

 

  这冰网乃是由七个实力和我相差无几的道士合力凝聚,虽然我很同情这个要为父亲办理转院手续车祸致死的女孩,但没办法,人鬼有别,我是鬼师,潜意识里自然认为鬼死了以后就不该再插手人间的事。

 

  姗姗被冰网阵法束缚的很痛苦,不敢的嘶吼将病房里的一些人都吓得不行,迎风扑面而来,我能感觉的到医院里防腐蚀有什么东西被激怒一般的冲了上来,能量极强。

 

  “散!”溪雨的黑佛愈发凌厉,随着一声呐喊,指间金光打出,整个屋子顿时就安静了,冰网溃散,所有的符纸都被生生震碎,包括我做的镇压符,我有点不理解伙计这时要干嘛,难道鬼师捉鬼不是天经地义的吗?封印了那鬼我们的第一个任务也就完成了,钱不要了么?

 

  “嗖!~”契约没有被毁,姗姗化身的鬼影再次重伤而,只不过,这次她已经化为厉鬼,失去了进入阴阳路的机会,从今以后不能再进入轮回~

 

  “跑?跑了?”宇少的母亲木讷的道。烟雨中似乎满是愤怒,以至于说话都带有颤音,在场的所有人都看的出姗姗明明都已经被抓住却被我俩横插了一杠子放跑了,一时间惹了众愤!

 

  “咳~咳咳!”宇少在咳嗽,如果说先前的他是苏醒,那现在的他已经可以说的清醒了,睁开眼四下环顾心里满是失落。

 

  “他在找姗姗吗?这可惹祸了啊!”

 

  “怎么办?”我在溪雨的耳旁轻声问道,面对这么多的壮汉,就是十个我也打不过啊~

 

  “呵,怕了?老套路!”溪雨将黑玉吊坠收好后答道,随即他上前一步,将黑佛放在手心对那众人道:“xx市,幕家,幕溪雨!”

 

  “嘿,什么幕家,老子没听说过,我告诉你,夫人请我们来可是花了大价钱!你放跑了那鬼,今天不赔钱你走不了!”那被桌角磕出血的道士吹嘘道,看来是打定主意讹上我们了!

 

  “海大仙!让他继续说!”

 

  “不过,不管你为什么来这,就算你是幕家,在这里,恐怕也没什么用!”那女人淡定的讲道,经营商界,对于幕家的身份还是有点忌惮的,虽然这家伙从来不靠家里,不过判官都对他毕恭毕敬的,什么背景应该可以想象~

 

  “夫人,您应该听说过一个叫姗姗的女孩吧!袁姗姗”溪雨道,想来那女子就是车祸致死的女孩无疑。

 

  闻言,宇少的母亲手抖了一下,随即在众人的注视下答道:“没听说过!”

 

  “不会吧,一尸两命,登报的事你怎么可能不知道?”溪雨继续道,一旁的宇少似乎恢复了一些气力正在解开束缚自己的绳子。

 

  “这位幕少爷,你说的这些和我儿子有关系吗?何小千说你是他的搭档,怎么,你有兴趣去管别人的家事吗?”宇少的母亲道,声音里充满了不耐烦,甚至有点赶走我俩的意思。

 

  “我们”我刚要回她一句,然而却被宇少的母亲堵了回去。

 

  “行了,到此为止,不管你是谁!我请你们马上离开这里!不要再干涉我们程家的事!”

 

  “赶我们可以,不过,我提醒你们,不要再医院动手!有些东西,招惹容易,送走难!小千,我们走!”溪雨道,听得我一头雾水,这就算是收工了吗?碍于对伙计的信任,我还是跟了上去。

 

  一路畅行无阻我还是低估了溪雨的背景,就那么一块黑玉竟然有如此大的震慑力~

 

  “夫人,那家伙说的没错,医院这种地方的确不适合动手,最好是在那女鬼死去的地方。”

 

  “就是啊夫人,那女鬼被我们阵法伤的就差一口气了!今晚午时正是了结她的最好时机。”

 

  溪雨我们刚刚离去,屋里的众人开始议论起来,的确,在姗姗逃走后,医院的那股能量又安分了下来,所谓法事三不做医院位居第三,除开古墓和火葬场,冤魂厉鬼可以说是最多的地方了。

 

  “先照顾好宇儿吧!你们辛苦了,歇歇吧!依你们所言,这件事关系到宇儿的前途,知道的人越少越好!”宇少的母亲叹道,已经竭力将影响压制到了最低。

 

  外界

 

  “溪雨,钱我都收了,咱们就这样离开不太好吧~”通往十字路口的街头,我抱着头悠哉游资的走着,不时看向四周,好像司机师傅车祸的地点,就是这里吧。

 

  “呵,你小子,让你这么走你甘心吗?这可是程老板的儿子啊,诶,你听没听说过,他们家正在争夺继承权呢,好像在高考前,这程天宇便是和一个乡下女孩纠扯不清,为了这事,可惊动了不少势力呢~”溪雨认真的道,我仿佛是恍然大悟。

 

  “程老板?让咱们下墓的那个?”我问道。

 

  “对啊~要不然呢?这可是罕见的痴情男女,双印血煞啊,千分之一的概率,差点被那些臭道士给毁了……”伙计感叹,看我脸色不对继续道:

 

  “喂,你不是不信爱情吗?人家都已经死了都要爱了,你难道不会是在心疼那俩人吧?”

 

  “没,我钱要少了!艹他骂的,亏了一百万多万!”
 

神级鬼师第八章 再遇小女孩

  

 

  11.30

 

  11.31

 

  时间愈发接近午夜十二点,在医院旁不远的十字路口,我和溪雨早已经在这里准备已久,要是我俩猜得不错那帮道士一定会乘胜追击来到姗姗死去的这个路口进行镇压。

 

  “来了来了啊!伙计,那帮臭道士果然用那小子当诱饵勾引那女鬼上身。”我在小树林里的座椅上巴望着跑来的宇少身影。(溪雨告诉我血煞符被破,已经不能再在宇少身上下咒了,且不说那女鬼已经察觉,这事对宇少的身体损耗太大。)

 

  “别说话,老实听着!”那货不识夸的怼了我一下道,还好这附近只有一个烧纸的老太太,动起手来也方便。

 

  宇少精神恍惚的站在路口四处环顾,被破煞符波及的他一时间与那女鬼间的联系削弱了很多,以至于他竟然都寻不出那女鬼的位置。

 

  他很无助,眼泪好像都流下来了,他想喊却发现自己跟做梦一样发不出声音,眼睛发红,慢慢地蹲了下来。

 

  “姗姗!我知道你在!你能不能见我一面!”

 

  “我好想你,我真的不知道我爸究竟对你父女俩做了什么……”

 

  “姗姗,我们说好的等我考上大学就娶你的……”

 

  “呼呼~呼呼~”

 

  路口的风突然大起,树叶被吹的漫天飞舞,恰恰是宇少的位置是旋风的中心,我敏锐的感官知道,这女鬼上钩了!

 

  “伙计,她来了!我怎么感觉不到?”我叹道,按理说我也开了阴眼不应该发现不了的啊。

 

  “她等级比你高,又没有和你结血煞你自然不知道。”溪雨答道,认真的看着那对小情侣见面。

 

  “呵,说的跟你早就知道似的~!”我心里道,自然以为他完全是在吹流弊,想想看啊,如果他的修为比我高出一大块为什么要和我这么个菜鸟鬼师混在一起。

 

  “小千,你是不是在骂我~”溪雨打了个喷嚏,险些被那宇少听了去。

 

  “没~没有,绝对没有!说正经,我们什么时候动手?”

 

  “等等吧,准备好你的契约卡!”

 

  ……

 

  阴风平息,在程天宇的面前不知何时飘出了一脸色惨白的瘦弱女孩,身着牛仔,扎着简练的微黄色马尾,虽然土气一点可那双大眼睛真的是漂亮,纵使是死了也还是那么迷人。

 

  当然,还有她的黑色衬衫,微微起伏,绝对的赞~

 

  “你还有什么好说的~”那女鬼道,身体若隐若现,纵使厉鬼化还能如此冷静的我还是第一次见到,心里很是惊讶被这两人的对话吸引。

 

  “姗姗?姗姗!你终于见我了!”宇少欣喜,暗淡的眼睛仿佛发光一样想要去拥抱那个女孩,可他刚伸出双手面前的女孩却一把捏住了他的喉咙,虽然没有用力却也不是宇少能够抵抗的,攻击虽然不真实却是折磨精神。

 

  宇少挣扎,双手把在了自己的喉咙。

 

  一秒,两秒,

 

  “啊!咳、咳咳!”姗姗还是没有下得去手,松开的手掌一把将宇少丢在了地上,冷笑道:

 

  “这就是你说的想我吗?带这么多的道士你还真的是很爱我的呢!都出来吧,你们不是要找我吗?我就在这里!”

 

  “勾引我儿子的小贱人!老娘这次看你往哪里跑?海大仙,快收了她!”宇少的母亲从医院的后门走了出来,在她的身后,一行七名道士紧紧跟随,看来宇少的母亲是铁了心要弄死这个差点成自己儿媳妇的女孩。

 

  “你这个臭女人!我不会放过你的!跟我一起死吧!”姗姗喝道,随即手掌迅速抬起身后突然长出了七八条淡红的细长手臂,用力甩出正对宇少母亲的额头。

 

  “休要放肆!女鬼!接我一剑!”就在手臂即将命中的时候,海大仙手提桃木剑从后面蹦了出来,手背上贴了几张符纸,面对鬼力手臂不慌不忙劈砍出了三道黄色剑气,(当然,肉眼是看不到的。)

 

  不过别小瞧这几道光芒,就是这蓄力的一击愣是把那手臂砍的凋零溃败,余力尚未消散,清脆的通铃声再度响起,穿在我的左侧,只看另一名贼眉鼠眼的小老头慢慢踏出。每走一步,姗姗的气势便会弱上一份,就这么短短的几秒钟愣是把姗姗疼的蹲在地上。

 

  “别,别伤害她!别摇了!”宇少恍惚的双眼猛然变得精神起来,看着身影渐渐淡去的身影愤怒的对那道士喊道。

 

  然而,那道士鞥就没有停手,眼看着姗姗落败,我竟然有点同情,只是不明白既然姗姗这么喜欢那男人为什么还要弄死他?

 

  “嗡嗡~嗡嗡~”

 

  难以想象的磁场突然笼罩在这片区域,滋滋的音爆声简直可以震破我的耳膜,桃木剑凭空折断,铜铃也失去了作用,一股极强的波动在我的正前方浮现,乍眼看去,一面向丑陋的大波妹子站在了街道的对面,这诡异的磁场恐怕就是她放出的。

 

  “是她?”

 

  “是她?”

 

  我与伙计齐声吐道,着女孩正是绣花鞋的主人,那个泛白眼球的古村女孩。

 

  在磁场的干扰下那几名道士迅速的落入下风,姗姗如鱼得水趁势发力,只看一道红色的光影掠过,那几名导师竟然连连倒下仿佛中邪一般抽搐个不停。

 

  “小千,快上!这女的动了杀念!!”

 

  眼看姗姗直奔宇少的母亲而去,溪雨的黑佛散发出的光芒强行从磁场内部撕开了一道口子让我前去营救,面对着情况我不敢马虎,捏紧了黑桃三的身体翻身从座椅上跳了出去,越过树丛一卡飞出,这卡极其的富有灵性,速度之快抢险在姗姗的鬼影前抵达到宇少母亲的面前。

 

  “刺啦~”仿佛是开水浇在了皮肤上,姗姗的鬼影碰到黑桃三后便下意识的退了回去。

 

  “妈妈~妈妈~”大波妹诡异的消失在通往114路的路口,随着她的离开,磁场也渐渐消散了,我的身体也从树丛上跳了下来,降宇少的母亲护在了身后。

 

  “又是你?为什么要阻止我!”那女鬼似乎意识到斗不过我手里的卡牌便嘶吼起来,受伤的身体蠢蠢欲动。

 

  “你已经死了,不能再插手人间的事!”我道,这也是上面的意思,对于厉鬼一向都是赶尽杀绝。

 

  “小兄弟,快消灭它!我给你两百万,不能让她再祸害我儿子!”宇少的母亲显然是被吓到了,说话有些语无伦次,情绪波动的严重,阳火熄灭。显然也是看到了姗姗的样子。

 

  “祸害?呵,也对,门不当,户不对,我还真活该呢。”

 

  “不过,也不用这样玩弄我吧?你们有钱人就这么不把人命当回事吗?”

 

  “让我滚也不至于赶我爸出院吧!你知道我爸还在手术!”姗姗自言自语,说的越来越激烈,我从那报道上看到过,这个袁姗姗正是要为父亲匆忙转院时被车祸害死,至于她唯一的亲人也是她的父亲结果自然就是……

 

  “哼,那也是你自作多情,一个乡下女人也敢高攀我家宇儿!你也配!”

 

  “我不知道!他从来没说他有钱!他也从来没用钱来帮助我什么,我只是喜欢他,为什么要连累我爹!有钱了不起啊!”姗姗吼道,蹲在地上无助的哭泣起来,听的我大体明白了怎么个情况,这个揪心,这不是让我违背职业道德吗?

 

  “哼,xx市谁不认识我儿子!你个狐狸精!我今天就让你看看有钱有多么了不起!小兄弟!杀了他!我现在就给你打钱!”那女的道,听的我很不舒服,两百万啊,不是个小数目呢~

 

  我看了看那女孩,又看向了倒地的宇少,几经挣扎我无法做出决定!

 

  要知道,我一旦违反了鬼师契约道行可是会急剧减少的。

 

  “姗姗,你听我说,那是我母亲,你不能杀她!”这时,一旁倒地的宇少终于是提起了力气道,奄奄一息,随时都有可能再度昏厥过去。

 

  “高考之后,你就音讯全无,我去找你可整个xx市都找遍了,没有一点消息。”

 

  “我真不知道你爸的事,事情是我家欠你的,该死的人是我,我来偿命!”宇少摊开了手掌道。

 

  “宇儿,你疯了!几十亿的家业难道都不要了吗?我命令你过来!求人家小兄弟收了这祸害!”宇少的母亲道。

 

  “家业?妈,你用这绳子栓了我十年了啊!十年了,我身边一个朋友都没有,你答应过我凭本事考上大学就不再管我,可你们居然这样做!”

 

  “记得上次见我爸,应该是七年前吧,替我告诉他,我不想见他了!我也不想要钱,这次,我要听自己的!”宇少吐道,周边的鬼力渐渐褪去。

 

  “别,别杀死他,那孩子,对不起,我给你道歉,我真没想害死你父亲,我怎么知道你家里连那么点钱都没有!我知错了,宇儿他已经坚持了十年啊!他不能就这么毁了!”

 

  “小兄弟,求求你救救我儿子!你要多少钱我都答应!求求你救救他!”宇少的母亲一把抓住我了我的手,仿佛是抓着救命的稻草不放一般。

 

神级鬼师第九章 结冥婚

  

 

  “姗姗?姗姗你怎么?”宇少吃惊,只因为他发现姗姗的身体已经开始透明化了,而他与姗姗间的某种联系竟然逐渐消失。

 

  “他说的对,死了就不应该在纠缠下去,阿宇、可能是我没有福分成为你的妻子吧,你很善良,我不能害了你,可能这就是我的命吧!”

 

  “照顾好自己!”

 

  姗姗的显然是想自我了结,厉鬼化的她已经无缘步入轮回,不忍杀人的她选择放过了宇少一家。

 

  “嘿,你大可以不用这样,你还有的救!只不过,要看这小子的了!”这时,溪雨终于是走了出来,手里攥着黑佛吊坠吐道,看来是追上去和大波妹打了一架,应该是没打赢造的灰头土脸的。

 

  “你是谁?你能复活姗姗?”宇少赶忙道,虚弱的身体勉强支撑着站了起来。

 

  “当然不能,她已经是厉鬼无论如何都不能在进入轮回了,不过有一种办法确实可以骗过鬼差,让她能活个几十年。”溪雨道,对于他所言的我怎么不知道还有什么方法可以骗过那些鬼差?

 

  “什么办法?”我问道,心想鬼差跟狗似的见一个抓一个怎么可能逃开他们的视线。

 

  “结冥婚!”

 

  “不过,她比较特殊,正常的冥婚者都是单方面生者对死者的怀念走的形式,目的是让死者顺利的消除戾气而进入地府,她已经是厉鬼化,而你们之间有着双印血煞的关系可以寻一载体让她借住其中从而躲开地府的绞杀,简而言之,你们可以做一对地下夫妻。”溪雨道。

 

  “不可以,再有一个月就是他和xx集团董事长女儿的婚期了!他还小,怎么能和一个死去的人成亲!”宇少的母亲插嘴道,不知什么时候竟然跑到宇少的身边一把将他从姗姗的身前拉开了一段距离。

 

  “这种事你也要瞒着我?妈,你放手!”

 

  “我喜欢姗姗,我不想跟钱过一辈子!我问你,你是要家业还是要我这个儿子!”宇少挣开母亲的手喝道,好不容易见到姗姗又有办法可可以和她在一起他不想放弃。

 

  “我想让你继承家业!你还年轻,你和她在一起是没有好结果的!”

 

  “妈,你要是还认我这个儿子,你就别再逼我了!除了姗姗,我不会娶任何人的!”

 

  “那个、程天宇,我有必要提醒你一下,结冥婚不是闹着玩的,除了运气差之外会严重影响寿命!你没必要证明什么!”我道,心想这家伙是不是傻,人家女孩都选择放过他们了还有找那倒霉干嘛?

 

  说真的,我没有谈过恋爱,体会不到那种为爱人付出生命的冲动!我只是想,如果他选择放弃回家继承家业人生可就是顺风顺水了,对于我这种行走在刀尖上的鬼师来说么没什么比生命更宝贵的了。

 

  然而,面对我自以为善意的提醒,那宇少却完全不当回事,似乎死亡对于他来说没什么大不了,只看他与母亲说了很久终于是抬腿迈了过来。

 

  “兄弟,求你救救她!我愿意结冥婚!”程天宇道,他母亲虽然一万个不愿意但这次恐怕真的拦他不下,只好在身后警惕的看着逐渐淡化的袁姗姗。

 

  “你们真的决定了么?从今往后无论艰难险阻都一起面对?”溪雨沉重的道,从腰里掏出了一道巴掌大小的小木剑,看不出材质,但我知道,每当这货掏出这宝贝疙瘩的时候都代表他真正认真起来了。

 

  “你快点吧,人家等着呢!整的跟司仪似的丢不丢人!”看他磨磨唧唧的样子我抬腿给这货补了一觉,这边闹出的动静不小,吸引了附近很多的鬼怪,我俩要抓紧时间了。

 

  一想起午夜在医院附近抓鬼心里就有点小刺激,这也算是证明实力了吧~

 

  “咳咳,你们有什么定情信物吗?”溪雨道。

 

  “都在家里呢!这时间能来得及吗?”

 

  “一个都没有吗?这个很重要,关系到你们梦里见面的时间,最好是项链戒指什么的。”宇少再度摇头,情急之下面前的姗姗似乎是有话要说,明明是厉鬼,此时的脸却出奇的红了,我还以为是被程天宇的勇气给感动的,谁知她支支吾吾的盯着宇少的裤兜道:

 

  “阿宇,你真的要和我结冥婚?”

 

  宇少点了点头,姗姗看向了宇少的母亲后者也没有说什么反对的话,两个人喜欢就好,这种事还是要听自己的。

 

  “那、那实在不行,就用你口袋里的那个吧!”

 

  “口袋?我记得把东西都放在家里了啊!还能有什么?”

 

  “就是那个!”

 

  “哪个啊?嗯?”宇少终于是在自己及口袋里摸到了一个保存完好的塑料质感的透明物体,还是香蕉口味的~

 

  “这个行吗?也算是定情信物了~我们约定好高考后用的!”宇少将手里的安全tao递给了溪雨,只看那货也是第一次干这事,更何况用的是这玩意当载体险些笑了出来,随即更声道:“咳咳,勉强吧,你坐下,过程会相当痛苦,你要忍住!”

 

  寂静的街道上陷入了男友的平静我四下环顾即发现空荡荡的周围没有一个人影,唯独在前方远处的拐角处,那个烧纸的老太太孤单单的坐在冷风中。

 

  “有些不对劲啊!这怎么一辆车也没有?”宇少拿着安全套坐下,溪雨在手心的桃木剑凭空比划了那么几下居然唰的一下窜出一米长的紫色光剑,那个神圣啊,看的我阴眼都眼红,啥时候我能有这种标配啊~

 

  溪雨默念着一些我听不懂的咒语,总之就是很繁琐,紫色的光剑在我的眼前点了几下在姗姗的脚底居然出现了五角星一般的光阵,包裹着宇少一点点融入到那个香蕉口味的套套里面~

 

  宇少很痛苦,他母亲看的揪心却出奇的没有制止他。

 

  时间仿佛变慢了许多,偶尔刮过几震阴风吹的我脊背发凉。

 

  约莫过了十几分钟,溪雨终于是将姗姗转进了安全tao里,紫色的鬼气溃散,一切都变得平静下来,宇少虽然痛苦却还保存着清醒,双手将那小玩意小心的塞进了口袋里,生怕整丢了。

 

  “宇儿,你没事吧?你放心,妈不拦你,你也十八岁了有自己的想法,不过你要为自己的前途考虑一下!这不是小事!半个月后我在家等你答复!”

 

  “没事,妈不怪你,是妈强加给你太多!这次你好好想想。那姑娘不错,保护好自己,妈回去了~”

 

  宇少的母亲左右叮嘱,不知为何,在母爱的面前她顿时就高大了许多,至少在我看来是这样的。

 

  “妈,谢谢你!不过我不会去和什么老总的女儿成亲的,家业我自己挣,不想再花他的钱了!”

 

  “夫人!夫人,我们来了!”

 

  “夫人,那妖怪呢”

 

  “快把海七仙扶起来!”我们这边一完事,那帮藏在医院后门里巴望的保镖们终于是赶了出来,那神奇模样不分先后的冲了过来。

 

  “阿宇,你好自为之!妈先回去了!”宇少的母亲叹了口气迎着那帮保镖走了过去。

 

  “夫人?少爷他?”

 

  “随他去吧,不要拦他!”

 

  “就这么完事了?这么精纯的鬼气可不能浪费了,浪费可耻,浪费可耻!”面对着袁姗姗剩余的鬼力,贪婪的我控制不住心里的吞噬欲望,伸开双手尽可能地让那些残存瑰丽融合进入我的身体,看我这模样,细雨已经见怪不怪的为我护法了~

 

  “身体怎么样?还适应吗?”溪雨道,宇少的母亲已经被那帮保镖拥簇着消失在我们的视野,宇少眼神复杂的看了一眼母亲消失的方向,转手揣兜将滚热的香蕉味物体紧紧攥住,此时的他应该是与姗姗只见产生了某种感应。

 

  “现货回学校吧,对了,帮了我这么大忙,还不知道你的名字呢?”宇少道,很默契的没有打搅我。

 

  “幕溪雨,他叫何小千,说到底还是和你一个班级的呢。”

 

  “何小千?嗨,这两天精神恍恍惚惚的,记不得了~你们住哪?要不,今天去我公寓吧,顺便请你们吃个饭。”与烧到,不巧被吸收完鬼力的我听个正着,当即睁眼道:“好啊,那就明天吧,地方你定。”

 

  “呵,没问题,那就龙腾吧,正好不远。”

 

  “成啊,没问题~”

 

  我们一行三人顺着医院后面的十字路口走了过去,前面不远处就是114路夜班车的站点,不是说点背,只是去往学校的路只有这条最快,当然,在这里还有那个屡次搞我们的大波妹子,这鬼要是不怼我俩还怎么在xx市立足啊。

 

  “嗨,下雨喽,小心路滑~”

 

  风掠过,那个在我们背后的老太太诡异的消失在空气中,在一看那个被烧焦的铁盆中那哪里是纸,分明是残存带血迹的内衣内裤啊~

锁门:因果

1. 四十岁的文暖,肤嫩如少女,岁月没有在她身上留下丝毫痕迹。 文暖有着令人羡慕的家庭,老公多金且专情,自己也有一份稳定的工作。而文暖却常常感觉到孤独,但她不知道那股孤独感从何而来。在结婚以前,文暖遭遇过一次车祸,那场车祸让她失去一部分记忆,却也让她收获爱情。 也许是因为那份丢失的记忆对自己很重要,所以才时常感觉到孤独吧。文暖这样想。 即使这样,文暖也从没有想过找回记忆。关于那段记忆,是与何...

那个半夜找绿豆的姑娘

在认识我之前,悦悦就已经是老于的人了。 我记得她跟我第一次提到老于时脸上的表情:努力不想让自己表现得太过得意,甜蜜又幸福的模样却不自觉地爬满了眼角眉梢,神采奕奕,笑容招摇。 姑娘们建立友谊的速度超乎想象,因为一支口红的某宝链接,我们便成为了肝胆相照的铁瓷。 悦悦是个爱笑的爽朗姑娘,从不掩饰自己的喜怒哀乐,爱憎分明。 恋爱之前,悦悦的梦想是北电配音系,恋爱之后,老于便成为了她全部的梦想。 悦悦...

我和你那一份牛肉面的情谊

L市的一座小城夜空静得像土壤下的谷物,蓄势待发的等着黎明前的破土而出,而这座城的最深处,仍然是歌舞升平,小昭在这条街生活了近三年,三年带给小昭的改变不只是外表,而这条街倒是三年如一日,灯红酒绿,夜夜笙歌,小昭画着浓浓的烟熏妆,红唇像是要滴出血似的,她眼神迷离的拿着酒杯,流转杯盏间,丝毫看不出如今只有十九岁。小昭说,自己的这个职业是很正经的,酒吧销酒妹,都是靠本事吃饭的,谁又比谁高贵。 “呦,...

我的精神病母亲与富豪岳丈

1. 离市区两个小时车程的深山里,高大树木常年青翠,空气清爽宜人。从山脚往上绕行半个小时之后有一处阳光充足的开阔地带,“xx疗养院”便是坐落于此。 这是一片静静伫立的小型仿古建筑群,四周被高山和树木隐藏,正门是大理石雕塑门廊,门廊右侧的疗养院名字又黑有大,特别显眼。 门口有两名身着黑色西装、戴黑墨镜的保安,此刻都警惕地看着前方缓慢驶来的红色宝马轿车。 车子还未停稳,威武雄壮的保安便立刻上前。...

我爱你,与你无关

01 “签了!” 男人手指修长好看,丢下来的是他已签好名的离婚协议书。 苏璃心里一片冰凉,冷笑:“爷爷尸骨未寒,你就这么迫不及待了?” “废话少说,赶紧签!”他不耐烦。 “我不签。”苏璃漾起笑脸,“你一直以为我是假孕骗取爷爷信任,才逼得你和我结婚,既然我在你心里这么不计手段,好不容易达到目的结了婚,我当然要死死抓住你绝不放手。” 他突然一把扯过她及腰长发:“你这个贱女人!” 她倒吸冷气却不服...

单身小姐求爱记

当我再看到单身小姐时候,已经是在她的婚礼上了。那天,她穿着一件VERSACE白色婚纱,脚踩着一双JIMMYCHOO的水晶鞋,脸上化着最流行的费洛蒙妆,宛若一个仙子向我走来。看见她我连说了三句“Amazing”。这还是我认识的那个单身小姐吗?我瞬间呆住了。她看见我说:“你傻啦,快进去呀,我可在等你呢?”“你今天真美,我都快不认识你了”,她脸上微微泛红羞涩的说:“那当然我今天可是主角”。 那天的...

手机故事网_每天读点故事在线阅读©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