致青春:再见还是会再见

2018-02-12 10:50:06作者:薄清欢

青春

《致青春:再见还是会再见》by 薄清欢

文:薄清欢

很多个晚上,星星很多也很亮,安静而美好,像极了那年优秀的许安。

-1-

初三那年,我喜欢把一些事情定义为“命运的安排”。

比如:数学考试又一次没考及格,语文作文又没拿到40分,英语还是万年的58分。

我把试卷哗啦啦塞进同桌许安的桌洞里,再一次威胁他:

“不许动啊!咱俩的命运安排你,得把考霸的资质通过这种方式传给我!”

许安每次见到我一本正经的模样总忍不住朝我翻白眼,“迷信!老封建!”

他总是习惯用一种老干部的姿态教育我。我趴在桌子上歪着脑袋看他,伸出手拍了拍许安的脑袋。

“许安,你信不信,你和我成为同桌也是命运最伟大的安排啊。”

许安很嫌弃的拍掉我的手,对着我翻了一个万年的白眼。

我估计许安在心里是痛骂过我一百回了。

-2-

自从摊上我这么个同桌。好学生许安,上课开始讲话了,作业字迹也会变得潦草了,也会在老师的眼皮子底下做些与课堂无关的小动作了。

许安每次被叫起来,脸涨得通红,不知所措,我捂着嘴巴在下边偷着乐,虽然每次都会被老师厉声呵斥,“卢洋洋!你笑什么笑!你也站着!”

我努努嘴巴站起来,偷偷看向一旁的许安,站的笔直一副大义凛然的样子,我拿胳膊肘捣捣他,他动也不动。

这家伙总是这样,不过谁让他点背呢?

我叽叽喳喳跟他说话,老师没听到,偏生他咬着笔说了一句,“你别说了。”就被老师看到了。

每回他写作业,我总赖在旁边给他各种捣乱,许安写字非常整齐,可那时的我觉得,那不是整齐,是呆板至极,跟许安的人一样。

那个时候好像只有学霸才会写作业,而我这种二等学渣是只会抄作业的。

所以,每回拿起许安的作业比拿起自己的作业本还亲切,许安在边上絮絮叨叨。

“卢洋洋,你能不能自己写?”

“卢洋洋,老师不让抄的。”

“卢洋洋同学………”

许安严肃起来的时候,耳朵根是发红的,眉毛拧成一团。

我把嘴里的口香糖吐到地上,晃了晃许安的作业本,一字一句冲着他说:“我!偏!不!”

薄清欢
薄清欢  作家 走的很慢,踏实坚定。「白茶清欢无别事,我在等风也等你」

致青春:再见还是会再见

我那兵荒马乱的青春

陌上花开,柒柒可归

不用爱你了,真好

不二家,从此下落不明

剑客律师前传:江湖(一)

未佩妥剑,出门已是江湖 只是这江湖,再也不是原来那个江湖了。 我拜师的时候是光绪二十六年,那年义和拳扶清灭洋,八国联军进了北京,京津武林名宿走死逃亡,地安门外大街上立起了十九根高杆,上面挂满了各路高手的人头。 一起拜师的师兄弟有三十几个,不出三个月全都回了家。最后一个走的是大师兄,他嚷嚷着要去灭了洋妖,被师傅锁在了后院柴房。几个年轻气盛的师兄偷偷撬开了锁,跟大师兄一起跑了出去。那一夜城北兵营...

致青春:再见还是会再见

很多个晚上,星星很多也很亮,安静而美好,像极了那年优秀的许安。 -1- 初三那年,我喜欢把一些事情定义为“命运的安排”。 比如:数学考试又一次没考及格,语文作文又没拿到40分,英语还是万年的58分。 我把试卷哗啦啦塞进同桌许安的桌洞里,再一次威胁他: “不许动啊!咱俩的命运安排你,得把考霸的资质通过这种方式传给我!” 许安每次见到我一本正经的模样总忍不住朝我翻白眼,“迷信!老封建!” 他总是...

终于我们成了彼此生命中的过客

前言 多年后的一天我们再次相见,却发现再也没了当初的熟悉。我愣了许久才发现那是我多年来苦苦寻觅的你,我们就这样盯着看了许久,就这样默默地擦肩而过,我没有回头,也不知道你是否回头再看我一眼。原来这么久了再次见你我还是会心痛得厉害,还是会眼角发涩。可是终于有一天我们成了彼此生命中的过客。 曾以为我可以永久的忘了你,但没想到时间过得越久对你的爱酿得越醇,越想念你。在分开后的没多久我再一次因为思念你...

结束·我的朋友无尘法师

你要知道,事情一旦发生,便永远不会结束。 1.似真似幻 林莹不知道自己在哪里,黑暗吞噬了她身边的一切。周遭没有一点声音,连风也没有,她甚至能听到自己已乱的心跳。 静,死一般的寂静。黑色,漫无边际,好似凝结了一般,将她困在一个叫恐惧的囚笼。 该往哪里走呢? 隐约中,她感知到有个东西正慢慢靠近。她把眼睛睁到最大,努力想从黑暗中找到一丝缝隙。她当然没有找到,一阵阴冷的风忽然吹到她的脸上,寒毛直竖,...

【原创短篇】须臾南柯

1. 三月的扬州整个笼罩在飞花之中,曾记得有人对我说过,三月若是来这里,便如同到了九霄仙境般。 回想当时的我,亦是略显不屑的以笑带过。现如今才明白,当初那人充满幻想的表情是为哪般。 我姓顾,单字一个展。 父亲当年大抵是认为娘腹中的胎儿为男子,便定下了这个名字,却不曾想到出生的竟是女孩;也是,在顾家这世代为官的家族中,男孩便承载着家中的希望,肩负着整个家族的兴衰荣辱。但好在父亲喜欢女孩,我便成...

一念余生尽

不得不说,起初的确是一场新鲜到匪夷所思的搭讪。 周六上午十点,唐夏照例坐上17路公交车。乍暖还寒的十月,目光一寸寸抚上冰凉的车窗,光影浮动间,背后突然有人问:“你能和我约会吗?” 唐夏先是一怔,接着很快便确定了那个“你”的所指对象。那人就坐在唐夏后排,离她很近,淡淡的温热呼吸喷在唐夏的脖颈上。 这年头连搭讪都如此简单粗暴?唐夏暗自感叹着,侧了侧身子,用余光看到他的眼睛...

手机故事网_每天读点故事在线阅读©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