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来的现在

2018-01-07 10:02:08作者:流浪的流浪的面包树

《后来的现在》by 流浪的流浪的面包树

文|凉一

九月十三日凌晨零时零分到黎明这段时间,浪矢杂货店的咨询窗口将会复活。为此,想请教过去曾向杂货店咨询并得到回信的各位:当时的那封回信,对您的人生有何影响?可曾帮上您的忙?希望各位直言相告。如同当时那样,来信请投到店铺卷帘门上的投信口。务必拜托了。

我叫韩雪,春光中学七年级一班的学习委员。他叫夏阳,年级主任的独生子,一个集万千宠爱于一身的纨绔少年。

“韩雪,这道题怎么做?”夏阳歪着脑袋,顺手扯了扯从他课桌旁边经过的韩雪的校服衣袖。

那节自习课,刚好轮到韩雪当值日班长,值日班长的职责就是维持教室自习秩序,像这种敢把值日班长叫住问题的行为绝对是少有的突发状况。

我顺着夏阳的铅笔,看到一道几何题,我问:“是这道题吗?”

他不看题,只看着我的眼睛,点头说:“是。”

我弯腰,拿起他手中的笔在草稿纸上画图,一边画一边读题,画完图我扭头看他,刚好撞见他认真看我的眼神。我一愣,感觉脸颊发烫,眼神吓得四处闪躲,吞吞吐吐忘了要说什么。

我越慌乱,他越得意。

我放下手中的笔,要走。他抓住我的衣袖,说:“这题还没讲完呢?”

“我……不会。”我瞪了他一眼,拽了拽袖子。

他突然站起来,凑近我的耳朵,轻声说:“你的睫毛真好看。”

我……僵在原地,半天说不出一个字,只觉得胸口扑通扑通乱跳。

这是我和他的第一次对话,也是我青春荷尔蒙发酵的开始。

那天之后,我再不敢抬头看他,再不敢正视他的眼睛。感觉他的眼神有魔力,就像万有引力,会陷入深不见底的黑洞。

可是,正如汤显祖在《牡丹亭》里所说的“情不知所起,一往而深”那样,荷尔蒙的种子已悄悄种下,我们共处同一间教室,阳光和雨露滋养它成长。

九十年代,大街小巷都张贴着“生男生女都一样,女儿也是传后人”的计划生育宣传标语。我爸我妈一心想要个儿子,但是我的出生并没有给这个摇摇欲坠的家庭带来丝毫的安慰。

我爸下班后常跟朋友出去喝酒,醉醺醺的回到家。我妈一边扶他进屋,一边劝他少喝点酒。醉如泥的他不知道哪来的那么大的劲,一把甩开我妈的胳膊,佝偻着身子,伸出食指颤颤巍巍地指着我妈的脸恶狠狠的说:“你这个没用的女人,连个儿子都生不出来。”说完,“咣”的一声,一头栽在新铺的大理石地板砖上。

我妈一句抱怨也没有,怔怔地看着趴在地上的嫌弃她生不出儿子的与她结为夫妻的男人。我没听到她哭,但是我看到她拿手背擦了擦脸,然后使出浑身力气把地上的男人拖到床上。我听到她拧毛巾的水与洗脸盆里的水撞击的声音和开卫生盒的声音,我猜,我爸的额头一定又流血了。

第二天我爸醒来,摸摸头,照照镜子,以一句“哦,我昨天又喝醉了。”来总结他酒后失态行为的原因。说这话的时候,我妈刚好在梳妆镜前擦脸。他们的眼神在梳妆镜里触碰、交流,似乎在说,这事就算翻篇了。

这种事他们从来不跟我说,我也从来不问,但是他每一次喝醉回来骂的那些话我都听到了。因为他们不知道我晚上偷偷拿手电筒躲在被子里看跟同学借的童话故事书。我和他们话不多,因为我知道他们不喜欢女儿,他们喜欢儿子。

我不爱笑,经常像一座行走的冰山一样拒人于千里之外,与我相伴的,只有一整架的书籍。

可是人生就是这么奇妙,你遇到的每一个人,看过的每一张笑脸,心头涌动的每一次温暖,都不是无用的。

夏阳是一个很快乐的人,因为他的笑容常挂在脸上。

我坐在他后面两排的位置,一抬头刚好可以看到他嘴角上扬的侧脸。说来也怪,从新学期开始,我和他就保持着两排课桌的距离。期间,我无数次抬头,可是从来没有一次将视线定格在他的脸上。然而,自从那节自习课之后,我抬头的次数比平常要多,并且总会用余光扫一眼他的脸,只为看一眼他脸上青春洋溢的笑容。

那笑容很甜,容易让人陶醉,不可否认,我很喜欢。

课间,我喜欢静静的坐在课桌上看他和别人说笑、嬉戏。那时候,只要有他的地方,都会有我默默投去的目光。我觉得,只要能一直看到他的笑容,那对我就是最好的岁月静好了。

流浪的流浪的面包树
流浪的流浪的面包树  作家 坚持写走心的文字,不忘初心,一路前行。公众号ID:凉一流浪记微信:Mianbaoshuxiadenvhai

后来的现在

【乡土】石 榴 树

四奶奶家大火炕的脚头墙上掏了个壁橱。整个壁橱比我个子还高一些,上半部分是对开的小门,下半部分隐在墙里。 我站在炕上打开小门,想从壁橱最底下掏一本小人书出来,够不着。先是踮着脚尖,然后双脚离开土炕奋力爬在门框上,再一使劲,我就大头朝下栽到了壁橱里面。 尽管壁橱底下有好些书,却也把我磕得脑袋直发懵。 四奶奶出去了,就我一个人在家,哭也没什么意思,只能使出吃奶的劲儿先把自个儿正过来。 天哪,一个人...

如果有来生,爱你一万年

文/叶小叶姑娘 01 当许诺从朦胧中睁开眼的时候,世界一片雪白,白色的墙,白色的床,空气里弥漫着浓重的消毒水的气味。嘀嘀嘀的声音冲冠着耳朵,他扭头,看到一台心率监控仪,上面的曲线有节奏的跳动着。 想要起身,才发现手臂上扎着针管,抬头望去,针管里的液体正一滴一滴缓缓流进他的身体。世界一片安谧。 “吱呀”一声,门开了,一个身穿粉色护士服的小护士手里端着个盘子走了进来,“许诺,量一下体温。”说着,...

还会有机会相见吗

言承旭和林志玲跨世纪复合了,而我和她,还会有机会相见吗? 01 依稀记得,和卢琴相识是在一个很活跃的QQ群里面。那时我刚开始玩QQ,对什么都感到新奇。自己摸索着加了一个群,群名是当时很喜欢的非主流风格。但是现在已经记不清了,后来的我和她都退了出来。 我进群的时候,卢琴正和大家聊的开心。其实活跃的一共也不过三四个人。看到新人进群的消息提示,群主对我说了欢迎,群里聊天并没有停止。我发了一个感谢的...

哆日常45-如果

错过最美的时光,错过你

每个人的青春时光里,总有一些美得让人不敢轻易去触碰的回忆,而回忆里的那个人,即使时光渐渐远去,他也总是住在我们心里的某个角落,一生都无法忘记。 1 记得上大学时,我的座位号是30号,32号是我喜欢的男孩子,他有一个很好听的名字,程洋,是我们班的团支部书记。虽然没有杨洋一半帅,但是会打篮球的他,瘦瘦高高的,笑起来坏坏的,依然拥有一帮小迷妹。 开学后不久,在听了舍友对我说,程洋的舍友告诉她,程洋...

幸好遇到你

文/shell苏寒 17年仓惶地逃跑了,18年也如期而至。而我已经24了,不知不觉中又到了本命年。 说不上来有什么感觉,也没打算如往年那般写下煽情的话语,就想这样淡淡地过着。 17年,说不上有什么大的成绩。顺利地度过考研时光,幸运地成为西大的一名研究生。在17年的“尾巴”里,意外地遇到了他。 对另一半本就没抱什么希望,尤其是在有熟人陪伴的研究生生涯中。 想着或许得等到毕业后,再也无法承受家人...

手机故事网_每天读点故事在线阅读©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