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阿苏姑娘

2017-12-17 20:42:22作者:茧里

《我的阿苏姑娘》by 茧里

阿苏说:秦朗,咱们好聚好散吧。

她的声音不大,仿佛淹没在如注的大雨里,但我听到了,我确实听到了,我撑着一把伞,就连最后挽留她的勇气都没有。

不远处的轿车一直开着车灯,怪晃眼。

两声鸣笛传来,阿苏从我的伞下跑出去,没给我告别的机会,这就是我和阿苏最后的结局。

我想那车里现在一定是暖洋洋的,阿苏不会冻着的,那是一辆奔驰车,我并不知道多少钱,但我认识那个牌子。

那天晚上十点多,大飞带我喝酒,几块钱一瓶的二锅头,在他那间十几平的出租屋里,门口渗进雨,整个地面都湿漉漉的,我们对瓶喝,巴掌大的纸盒上只够放一盘花生米。

大飞说:花生米是大前天的,这个天用不着冰箱了,搁十天都能吃。

我说:阿苏找了个有钱的男人。

大飞手里的花生米被捏的碎碎的,对于阿苏跟我迟早得掰这事儿,他早就预言过。

没事儿,正常!

大飞喝了一口酒,一瓶二锅头剩不到一半。

我那时候才后知后觉的想要哭出来,我想哭,但我不知道为什么,我哭不出来。

就你租的那破房子,做爱都不敢出声,你让阿苏跟你过?除非她真是傻子。

我掀了桌子,不对,是纸盒,那盘花生米全部撒了下来,掉在大飞狭窄出租屋的犄角旮旯,扫帚够不着,睁着眼睛也看不到。

大飞捡起了地上的几个花生米,最后把酒一饮而尽。

他说:秦朗,你小子回家吧,找个工作,娶个媳妇儿。

那你呢?你以后就跟它过?

我指着床头挂着的吉他问大飞。

大飞点点头:又不是没爱过,一个人也能过。

2.

大飞和我是在三年前认识的,三年前,西单女孩儿还没有到北京唱歌,阿苏还是那个想和我北漂的姑娘,大飞和他的好朋友六六还在地下通道唱许巍的歌。

妈妈坐在门前

哼着花儿与少年

虽已时隔多年

记得她泪水涟涟

那些幽暗的时光

那些坚持与慌张

……

大飞看我也背着把吉他,笑着拍了拍我的肩膀:小子你也搞音乐?过来跟我们组啊。

他生命里的最后一个月

1. 在名为美好的世界,有一个神秘的规则:当一个人面临死亡的时候,他就会拥有一个月全新的生命,更棒的是他可以回到任何时刻,犹如宇宙的新生儿,四维空间的穿越者。 外公就是这个时候悄悄离开我们的。 那天病房里来了很多人,本就不大的房间里更显得狭窄。我把刚刚进来测体温的漂亮小护士送走,手心里因暗自捏着她偷偷塞给我的联系方式而窃喜。我转身关上门,收敛了笑意,换一副表情回到外公床前。 外公紧闭着眼睛,...

一个中国陪酒女子的死亡

那个叫兰慧的中国女孩,我是从铃木拓实那里知道的。 几个月前的那天早上接到拓实的电话,我正迷迷糊糊地边听洗衣机的转动声边半闭着眼刷牙。 未央,我有事想要拜托你。一个小时以后可不可以在你家附近的可美达咖啡馆见面。 他的音调向来比较高,混着洗衣机声没听出他是激动还是着急还是别的什么。 哦哦,我吐掉牙膏沫子,好啊。 洗完脸,换上一条牛仔短裤出门。平时散步也就十分钟的距离,这十分钟显然还没有够我的大脑...

明荷之恋

1绑架 晨光熹微,欧阳明着一身素色长衫,头戴纶巾,出现在颇为冷清的笼罩着薄薄雾气的街市上,气质文雅的他,一副儒生的作派,慢悠悠地走进了一家名为徐记糕饼店的店铺。 “欧阳公子您来了,老规矩,一串糖葫芦,糖衣厚实,多放芝麻,小的已经给您包好了。”店小二马上殷勤的招待起来。 欧阳明把手里的三文钱递给小二,看着手中的那一串糖葫芦,心里很是高兴。 对着店小二道了声谢,便转身离开,就在他刚刚迈出糕饼店的...

廊桥遗梦:心有猛虎,细嗅蔷薇

矛盾:人生而自由,却无往不在枷锁之中 首先和最重要的是我很疼爱你们,虽然我感到很好,但我想把后事处理妥当。在看过保险箱后,我相信你会找到这封信。给自己的孩子写信并不容易,我本可以让这事和我一起逝去,但年纪越大,顾虑越少,而越来越重要的是将事情说出。人活在世上只是过客,如果离开人世也没让你最疼爱的人,知道你是谁,是很可悲的。不管如何,母亲爱子女是容易的,但我不知子女爱母亲是否容易。你们因父母管...

我把你计划进未来,你在想办法逃开

有些事真的不愿多想,想多了头疼,想通了心疼。 在每个难熬的夜里,不知道有多少姑娘像我一样,独自一人面对着空荡荡的房间,还有遥不可及的明天。 心里想,算了,算了,一切都算了吧,好好过余生。关掉台灯后,悄悄地泪流满面。 01 俗话说的没有错,痴情的人总被无情的伤,说这句话的人懂得爱情。 一个人爱得太满,失去了自我,往往不会落得好下场。 我,陈晚歌,就是一个活生生的例子。 我每每想起楚奈和我大声地...

我喜欢了十年的男孩,和别的女孩在一起了

我哭天喊地,又能怎样呢? 我最喜欢的玩具,不会再回来了。

手机故事网_每天读点故事在线阅读©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