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如何一步一步成为小偷的?

2017-11-20 22:18:21作者:简小抒

《我是如何一步一步成为小偷的?》by 简小抒

文/简小抒

1、 支离破碎

我叫王淼,今年28岁,正处人生大好年华,但是,余下的三年我要在高墙之内度过。

我是一名惯偷,从事这门职业已经十年了。在十年前,我误打误撞进入了这个行业。

原本,我生活在一个幸福的四口之间,上面有一个姐姐。但是爸妈最宠我,因为那个时候我很乖。

假如沿着这样轨迹继续发展下去的话,我会像其他孩子一样,读书、长大、考大学,最后成家立业。

然而,生活总是不会这么如意。它有阳光的一面,就必然存在阴影的一面。

在我九岁那年,我们这个家就支离破碎了。

爸妈当时经营了一家小商店,批发零售烟酒之类的小商品。虽然赚的不多,但是生活无忧。那个时候,我爸背着我妈带着积蓄出去赌博了。

当我妈发现的时候,已经晚了,我爸在外面欠了一屁股债。过年的时候,总是能遇到债主上门讨债。

我妈那个时候急疯了,天天数落我爸,可是,我爸哪里听得进这些,就动手打了我妈。

自那之后,我再也没见过我妈和我姐。从此,她们从我的生活里消失了。

2、我爸死了

我妈她们离开之后,我爸整日酗酒。

小商店最终也经营不下去了,我们的生活开始变得捉襟见肘。从那之后,再也没有起色。

看着我爸变成这样,我当时特别恨我妈,她不应该丢下我们不管。至少,不应该撇下我不管。

下午放学回家,我经常一个人。老爸又出去喝酒了,很晚才回来。

当时,我个头不高,够不到炉灶,只能踩着凳子做饭。我没有做过饭,以前都是我妈做的饭,自她走后,我再也没能吃上一口热乎饭。

一般,我就是煮些面条,再放些盐就可以了。至于其他的,家里也没有,只能潦草对付,能吃饱就已经算万幸了。

我爸回来之后,差不多要到凌晨了。那个时候,我已经睡着了。但是,他每次回来动静都很大,我总是会被他吵醒。

“爸,你又喝酒了。以后,能少喝点吗?”每次他回来,我都会从床上爬起来,把他搀扶到里屋休息。

对于这样的劝告,我说了无数次,可是,一点效果都没有,而是愈演愈烈。

他的身体越来越差,三十几岁的人,看上去像四十几岁。酒精,让他的意识越来越模糊,他经常不知道自己在哪儿,醒来的时候,又会不停地问“这是哪里。”

某天早上醒来,我发现老爸躺在客厅,就想叫他到里屋去休息。可是,无论我怎么叫他,他一点反应都没有。当我拽他起来的时候,却发现他手脚冰凉,全身僵硬,没了呼吸......

我彻底成了孤儿,一个没人疼、没人管的孩子。

3、初次行窃

我爸死了之后,我就不再读书了,一个人外出打工了。

那个时候我刚满14岁,正规公司哪敢雇我啊。我就找了一个黑煤窑打工,每月800块。

每天起早贪黑的干,虽然我很卖力,但是却经常被工头骂。他恨不得我能像头牛似的,没日没夜的干活。

我经常被工头呼来喝去,还被他打,他嫌我力气小,干活不够卖力。

那段时间,我经常累得倒头就睡。手脚上沾的都是煤渣,但是我实在没有力气洗了。第二天又要早起干活,哪里顾得上这些?

在黑煤窑打工的那些日子,我体会到了什么是人间地狱。那些包工头们,根本不把你当人看,而是像对待畜生一样,对你拳打脚踢,只要没达到他们的要求,又是一顿毒打。

干了两年,我就辞职不干了。我实在受不了那里的生活,不但赚不了什么钱,还经常挨打。

从黑煤窑出来之后,我就寻思着再找一份工作。可是,找了近一个月,依然无果。

就在我走投无路的时候,钱包被偷了。我所有的证件及生活费全没了,我彻底陷入了两难境地。

熬过了异地恋,我们就不要分开了吧

“你这个月是不是要回来啊?回来之后陪我去逛街吧。”“可是我月底才回来。”“那我不等你了,本来还打算叫你陪我买件外套给他,最近天气转凉了,他那边早晚温差很大,过几天他回来刚好可以给他。”“他又不缺衣服,有那么急吗?”“你不懂,我买给他的衣服,会很不一样。” 我忍不住发了个翻白眼的表情给她结束了聊天。 围围跟她男朋友上了大学以后就一直谈着异地的恋爱,一年里见面的次数少得可怜,每天的联系就只能依靠...

那些年那些零碎事儿

那一些美好时光正是因为天真无暇不懂事而为之,本性这东西让后面的生活多了告诫,我再也不会为了谁而吵架。

有钱的大叔,我们终于要见面了

北海道的雪真美啊!我在厚厚的积雪上又蹦又跳,活像初次看见雪的广东人,难以抑制住内心的兴奋。随着雪越下越大,我索性45°抬头,仰望天空,尽情的张开双臂,迎接白雪的洗礼。 任凭雪花拍打在我的脸上,衣服上,从没有感觉到的舒心。倏忽,脸庞有些许冰冻的疼痛感,还没来得及睁开眼睛,就听见踩着雪花的脚步声慢慢向我靠近, “好了,我们进屋去吧。雪越下越大了。”大叔海豚般的声音是如此温柔,我睁开眼睛看着眼前的...

我想听听你另一只耳机里的歌

文/在深海迷路的海豚 大概所有的女孩都曾幻想过,有那么一个穿着白衬衫、带着好看的笑容的男孩,就坐在自己身边,和自己一人一只耳机,听着同一首歌,也许那天阳光很好,空气中夹杂着幽幽花香,你忽然抬头,不巧正撞上他温柔的目光,这就是你的少年啊。 诗晴对好友说,自己在梦中真的梦到过这样的情景,可惜一点也不觉得美好。 至于原因,她没说。 其实做了那个梦之后,他更讨厌宋宇帆了。没错,她甚至直到现在也不敢相...

二老夜就这样走了

四年前,正好是大年初三这天,村里人都在春节的喜庆中忘了寒冷,雪花轻飘飘地落着,家家柴垛的顶尖上就像圣诞老人头上的帽子,戴得安详而沉静。 白杨树矗立在村边路旁,树皮的年轮上打着粗糙的疤结,雪花被光秃秃的枝娅冷落得没有停下来的心思,一片荼蘼。麻雀的巢架在树的高枝上,风刮过,巢动了动,里面却没有了麻雀。 村中央陈三儿家的屋里屋外,门上都贴着倒过来的福字,当院用细绳拉起五颜六色的彩纸,随着风雪哗哗地...

异地恋|熬得过时间,我们就赢了

文/啤酒鲈鱼 《一》 都说大学是一道分水岭,这座高高凸起的岭分不分水我不知道,我只知道它把我和我最爱的人分隔在距离一千多公里的两地。 我和张峻豪是初中同学,初三那年早恋,所以成了一对游荡在老师眼皮底下偷偷摸摸不敢高声语的小情侣。 “刘倩,宋丹,任一,张、张鱼这几个同学你们去办公室一下,语文老师请喝茶”张峻豪就是那个点名的人,这是我们不打不相识的开端。 当我们四个齐刷刷来到语文老师办公室的时候...

手机故事网_每天读点故事在线阅读©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