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幸福,我的守护

2017-11-09 08:55:13作者:徐小金

《你的幸福,我的守护》by 徐小金

一路走来,跌跌撞撞。

从荒漠越过海洋,从岭丘翻过大山,从熟悉走到陌路,从相知到达再见。

一样的会把如果当成希望,把退缩当成隐藏,把意淫当成真枪,把颓废当成青春

如果今天你还在颓废,犯下了错上帝也许会原谅。

1

2013年失恋,无法摆脱痛不欲生的状况,于是整天的醉生梦死。

朋友说:“难过总比死掉强。起码会有一个失恋的呆逼让我们消遣。”

我拿过他的手机,用微信给他女友发了一串字。

“我们来日方长,日久生情,博大精深。”

朋友问我:“这是什么意思?”

我说,我在用文字强奸你的女友。

他抢过手机说了一句:“你这呆逼,活该失恋!”

自从失恋我学会了一种技能,无论家里收拾的再怎么整洁,不出半天的时间,我总能弄得乱七八糟,乌烟瘴气。

烟灰缸无比的干净,花盆却塞满烟头,满满的都是。内裤要在垃圾桶里找,袜子不知去向,几天没扔的盒饭已经长毛。脸盆里有些垃圾,换掉的衣服扔在凳子上。十几个空瓶东倒西歪。

不是我不收拾,而是没有我落脚的地方,干脆就躺在床上。

生石花来我家,她带来一大包吃的。真好!

看见我房间狼藉一片,蹲下身去收拾,她真厉害,二十几分钟就焕然一新。啤酒瓶在她手里叮叮当当的响,来来回回几趟,才把空瓶移出房间。

她一边擦地一边流泪。

我说:“小妮,你哭什么?委屈啊?”

生石花说:“小金哥,你不会就这样死掉吧!你不要死好不好?”

我要骂娘了:“死你妹夫啊!你一句话说了两个死字,不死也要被你说死的!”

生石花噗哧一笑,连忙摇头:“才不是,不死就好,那你都不死了,能不能抬头挺胸的走出来。”

胸,我又没有胸,挺你妹夫啊!

认识生石花已经有两年,2011我在老家的县城做传菜生,那年她十七岁。一个齐耳短发长相俊俏的小姑娘。

她来饭店没多久,父亲就去世了,她成了孤儿。

同事对她说节哀顺变。

生石花不哭,点头,我一定会好好的活着。

饭店下班都很晚,我住的地方要经过生石花的宿舍。

有一天下班,我看到生石花在楼下哭,昏暗的灯光打在她小小的身子上,显得格外的单薄和无助。

徐小金
徐小金  作家 我把岁月沉淀,慢慢养成故事。无论海角与天涯,无论生死与别离,只要是与你一起的岁月,就是你给我的故事!

你一直过的我想要的生活

你的过去有我的青春

姐姐的幸福和胸无关

你的缘分,值得奋不顾身

你的幸福,我的守护

红城(下)

苏穆将前因后果说了,下面的将领义愤填膺:“孙韦礼这狗娘养的!老子平时就看他不顺眼!果然不是个好东西!”

诡案之双生花

作者/徐海阳 1 县令大人又拖堂了。 我悄悄给师爷使个眼色,他果然有眼色,当即扔掉纸笔,抱着肚子就倒在堂下。河谷县衙的韦师爷有个毛病,爱在县令大人审案时肚痛。案子越棘手,他痛得越厉害。 看上去他今天就很痛,满地翻滚,哎呦直叫,不但碰掉了砚台,还沾了满身墨汁。末了,不知怎么又滚到了堂审记录上,把好好一本记录涂抹得乱七八糟。 县令大人很生气,阴沉着脸拂袖而去。我连忙找人抬走师爷,并宣布师爷染疾,...

我好想恋爱啊

文︱一个悦己 01 上了大三,身边所有的小伙伴都拿出了高三的学习状态,每天早出晚归,在图书馆占有一席之地。 但我的舍友沈贝显然是个例外,她的日常口头禅是“我好想恋爱啊” 。 半个月前的校迎新晚会,作为老腊肉,沈贝还是想凑热闹,并且软硬兼施,成功忽悠我陪她一起去。 那天天气微凉,诺大的音乐厅里,却异常温暖。上课郁郁不得志的她,到了这里像一只飞出笼子的小鸟,活跃而躁动。 开场的节目是星舞堂的爵士...

血液中的死亡列车(生物学科普童话)

我是血液中一个普通的红细胞。我整天心惊胆战。 我们所在的血液是“非均匀流体”,在流动过程中分层,最中心那层的速度最快,叫做“轴流”,在轴流里流动的是我们这些相比较大的东西,红细胞、白细胞之类。我每日浮在轴流中,警惕地看着周围流速小的区域——我们外面那层是血小板,而最外面一层是血浆。谢天谢地的是,血浆能把血小板隔开,不让这些要命的血小板有机会黏附在血管内皮上。 我最担心的事情,就是形成血栓。虽...

始于乌龙,陷于颜值,终于互怼!

如果用歌名来描述安纯的爱情故事,那就是《传奇》+《漂洋过海来看你》+《你好毒》的mix版本。 鲁迅说过这样一句话:女有新垣结衣*瘦*咪蒙,男有爱新觉罗*帅*小新! 好吧,鲁迅并没有说过,安纯只是颜狗一枚! 因是颜控,小新的加入将安纯整个家族的颜值提高了100%! 1 只是因为在人群中看了你一眼,再也没能忘掉你容颜!——《传奇》 不过我们的群,是QQ群! 那年安纯刚进入大学,由于闷骚型妹子不受...

我想送你,以后我所有的平安夜

文∕白开水 -1- 在行政楼财务室和周正昊撞个满怀时,楼外高大的梧桐树,叶子一片一片地纷飞飘落。 何穗抬头看了一眼周正昊,目光随即落在他身后的窗外。 “你很缺钱吗?”他这么问的时候,何穗的脸毫无征兆地红了。 还没来得及反驳,周正昊便不屑地瞟了她一眼,飞快地走出财务室。 那是初次见面,窗外景色不错,诗意弥漫,可惜两人的对白不够经典。 何穗手里的补助证明让周正昊有足够的底气认定她很缺钱,于是何穗...

手机故事网_每天读点故事在线阅读©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