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青子衿,悠悠吴鑫

2017-11-02 17:45:15作者:冒泡泡的小小鱼

《青青子衿,悠悠吴鑫》by 冒泡泡的小小鱼

自从林子衿被吴鑫在人来人往的教学楼撞趴下后,两人便形影不离了。

准确来说,是吴鑫单方面的发力,而林子矜……

如果可以的话,林子矜是打算窝在宿舍,"大门不出二门不迈"的,看她桌子上和柜子里堆得门一开就哗哗往外掉的干粮和泡面就知道了。

不过这也难为子矜了,为了能少见一面吴鑫,这孩子怕是好一段时间要辜负她的美食了。

林子矜的爱情设想里,会有一个高高瘦瘦的少年站在阳光里,对她温和的笑着,温柔而宠溺的摸着她的头发,软软的,暖暖的……

而吴鑫很显然不符合这个设想,试问一个能把林子矜撞飞几米远地方跌倒在地的人,能温柔待她吗?至少那时的林子矜是从没认为自己会相信的。

如果硬要扯进林子矜的设想里,大概有一点是符合的,吴鑫很高,至少比一米七的林子矜要高出一个头。

但他也很强壮,嗯,看起来比较魁梧……

上午上完第一节大课的林子矜打算走快点去占个好一点的座位,毕竟高数老师最喜欢做的事便是走到哪停下,就叫旁边的人回答问题了,她需要占个老师走不到的位置,不得不稍加速度。

"我只想拐个弯上楼梯,并没有得罪谁",林子矜真是欲哭无泪,旁边三五个男孩往外走着,嬉笑打闹,有人推了一个男孩一下,男孩只退了一步,而刚刚好路过的林子矜却跌出去几米远,时间似乎静止,来来往往的人都记得回过头来看一看唯一一个坐着的女孩。

"同学,你没事吧,你的手好像出血了,我带你去看下吧!"林子矜恍惚间感觉到疼痛,原来是刚本能的想抓住什么,伸出的手不小心磕到了矮墙上。

林子矜并不想多做停留,说了句没事,便打算赶去教室,可显然有人不让。

"同学,我陪你去医务室吧,毕竟是我的原因"

"没事,我要去上课了"

"都流血了,怎么会没事……"

"我说没事,不用你负责,请你让一让,我要去上课,"林子矜深吸一口气,强迫自己冷静下来,不再停留,抱着书便上了楼,身后的嘈杂消失在拐角处。

到教室后,果然没什么座位了,林子矜随意坐了下来,也不去想老师会不会叫她回答问题了,手上的刮伤已经没有再流血了,只是还有点火辣辣的疼。

好像有什么声音呢,为什么这么吵,就不能安静点吗?林子矜越发的烦躁,直到旁边的人推了推她,才恍惚间看到一旁的老师,一个激灵,便站了起来。

"林子矜,你上去解那个矩阵……"

铃声一响,学生都也似得冲出了教室,林子矜慢悠悠的收拾着东西,直到看到门口的身影。

"这是药,我帮你擦吧!"

"谢谢,我自己来",林子矜也没有推拒,毕竟这人她实在拗不过。

"你叫林子矜啊!"

"你怎么知道",林子矜有些诧异的抬头

"我刚听你老师叫你,对了,我叫吴鑫,很高兴认识你"

林子矜有些错愕,这人莫不是等了自己一节课,毕竟老师叫她的时候,才刚上课。

林子矜想这人还真是一根筋,后来她才知道,等一节课四十五分钟的时间,在吴鑫这里已是最短的记录。

从那天以后只要吴鑫没课,便守着林子矜,起初在门外等着,后来林子矜过意不去,又赶不走,只好让他和自己一起上课了,对此吴鑫美其名曰:怕她再摔倒。

对于吴鑫的阴魂不散,林子矜很是反感,又很是无奈,她自小到大都不喜与人过分亲近,连她的室友,她都不常和她们待在一起。

吴鑫出现以前,林子矜大多一个人吃饭,一个人去图书馆,一个人去上课,喜静。

编剧睡服日记

“你不要脸!”容浅浅“唰”地一下站起来,可根本没有人注意到他们。“你干什么!你松开我!”一股惊恐的感觉从头传到脚。

有钱的大叔,我们终于要见面了

北海道的雪真美啊!我在厚厚的积雪上又蹦又跳,活像初次看见雪的广东人,难以抑制住内心的兴奋。随着雪越下越大,我索性45°抬头,仰望天空,尽情的张开双臂,迎接白雪的洗礼。 任凭雪花拍打在我的脸上,衣服上,从没有感觉到的舒心。倏忽,脸庞有些许冰冻的疼痛感,还没来得及睁开眼睛,就听见踩着雪花的脚步声慢慢向我靠近, “好了,我们进屋去吧。雪越下越大了。”大叔海豚般的声音是如此温柔,我睁开眼睛看着眼前的...

一九九七爱情故事

1 小潘提着砍刀在屋子里走来走去,时钟指向晚间十点一刻,他对我说,“肥佬,我带你去吃肉。” 我叫肥佬,其实论体重我只有一百四十三斤。小时候算命的说我五行缺肉,所以要取一个壮一点的名字才会富贵好命。 一九九七年我和小潘一起十八岁,在一所自考大学念大一。 小潘带着一副眼镜,瘦瘦的看上去很土气。而此刻他光着膀子贴了一个大老虎的纹身,然后套上一件亮澄澄的二手皮衣。同时他也扒了我的衣服,给了我另一件皮...

「见字如面•书世界」海上生明月,天涯共此时

文|心碎纸人 图|堆糖网 「见字如面•书世界」征文 韩新月——《穆斯林的葬礼》 亲爱的新月: 新月,我是你的楚老师,我很想念你。 见字如晤,海上生明月,天涯共此时。 新月,算算日子,你已经离开54年了吧,这54年里,我每天都在想你,我没有从北大辞职去专职从事外文翻译行业,我依旧留在北大当一名普通的西语老师,只不过近些年老了,我就退休了,我偶尔会去燕园逛一逛,在未名湖畔用小提琴拉拉《梁祝》。 ...

情书:如果你说你要来看我

文:千松雪 现在我拥有麦子的颜色了。 -01 在这生机盎然,万物复苏的春色里,如果你说你要来看我,你势必会经过那条开满了迎春花的羊肠小道,道旁挤满了刚刚从寒冬中醒来的鲜嫩绿草,露珠在阳光下闪闪发亮,还有一些种子正在准备破土而出,好看一看这美好的人间界。 如果可以,你将带着愉悦的心情流连在这小道上,当轻柔的春风吹起的时候,请你弯腰摘下那第一朵触碰到你的小花,将它带给我,我想将它别在我的发梢,像...

灰姑娘的水晶鞋,给我也来一双

文/傲娇哇 1. 周聪明上学的时候成绩差强人意,是班里女生垫底的,学的最差。 拿着考试成绩单让她爸爸签字,她爸一看,数学25分、语文120、英语59、理综100。 这点分着实挺惨,她爸笔一摔,爱谁签谁签,我不是你爸! 她妈过来了,连忙安抚周爸情绪。 “老周啊,你当着孩子的面耍什么怒啊,你看她语文120呢,多好的成绩啊!” “那你怎么没看看他数学那几分,用脚丫子考的吧,白瞎我给她起的名字了,还...

手机故事网_每天读点故事在线阅读©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