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和你那一份牛肉面的情谊(5)

2017-11-02 17:15:10作者:景天科

“快走啊,报警,别管我!”阿展一个人怎敌得过七八个壮汉,为了小昭,他拼尽了气力,混着血咬牙坚持。

“不,阿展!”小昭没想到会出现这一幕,她亲眼看见,那把匕首刺进了,自己最爱的人胸口,小昭傻住了,牙齿死死的咬着手指。

“妈的,谁叫你拿刀的!快跑啊!”那群人见出了事,分分窜,阿展躺在地上,一手扶着匕首,小昭扑跪在他身旁,“120,120,”小昭嘴里念叨着,手已经不听使唤,慌乱的按着手机。

“小昭,小昭~”阿展吃力的抬起手,唤着她,小昭立马攥住了他的手,“别说话,你先别说话了,”小昭哭的满脸是泪,她没有什么时候比现在更害怕了,手不停的颤抖。

“小昭啊,答,答应我,要好好,好好活下去,”这句话用了阿展一生的气力,好好活下去,答应我!

“不!我不答应,”小昭声嘶力竭的哭喊,她趴在阿展的身旁,感觉身体一点一点的被侵蚀掉。

救护车来了后,阿展被送进了医院,他的父母很快知道了这件事,哭着赶来,医院的消毒水味,人们的哭泣声,不断充斥着小昭的大脑,绝望笼罩了她的全身,阿展的母亲带着银边眼镜,斯文的样子,知道后,上去就撕扯小昭,“就是因为你我儿子才会这样的!”小昭就那样一动不动,放空的如死灰一般,阿展的父亲呵斥着冷静,拉住了她。

老天爷,为什么这么对我!我究竟做错了什么!

手术很成功,阿展恢复的也很快,但是小昭一次也没有去看他,想自己这样的人,害人害己,就该这样孤单过一辈子吧,可后来,阿展还是找到了她,阿展说,自己要回去了,死过一次,才知道要怎么活,再去考一次大学吧,毕竟那是最近的路,小昭说,好,还记得我们认识的第一晚吗?再请我吃一次牛肉面吧,很久都没去过了!

光洒在头发上,照的身体暖洋洋的,就这样并肩走着吧,哪怕只有一段路,也是好的!

“阿展啊,我听你的话了,好好活着,你呢,还好吗?”小昭跪坐在一块墓碑前,手里拿着一枝白菊。

忘了你太不容易,帮帮你怎么可以?

文/妖精婆婆 01 最近总遇到特别伤脑筋的事情。 刚吃过晚饭歇下来,大学同学陈溪扔给我一个重磅消息,我一下子从沙发上弹起来:“李灵病危?不可能!怎么可能?谁说的?消息可信吗?” 我急吼吼的一连串问题,声音抬高了八度,吓得儿子停下写作业,支棱着耳朵听我出了什么状况。 陈溪说:“消息当然可靠,都确认清楚后,才告诉你的。” 我唏嘘不已,始终不敢相信,也不愿相信是真的,“李灵才38岁,也太年轻了。”...

天籁之音,送给天堂的老姑娘

爱就是无怨无悔的付出,哪怕遭受别人的猜测与冷眼,哪怕遭受生活的困苦与拮据,依旧坚持到最后。 当年轻的你我享受烟火时,总有那么一群人在捡拾着碎屑;当青春的我们挥霍宠爱时,总有那么一群人在渴望着被爱;当夜幕降临时,院里总会响起喃喃自语声,或轻或重,或深或浅,淹没在璀璨的烟火中。 哑巴奶奶是个命苦的人,收养了一儿一女,最后落得孤家寡人的下场,女儿嫁了个富人远走他乡,儿子娶了个城里姑娘从此杳无音讯,...

[青春]长天一曲秋水谣(2)

罗秋水家的房子,建了有十多年了,比她岁数还大,所以对它,她不得不含着一丝敬畏。 十多年后,她重返旧地,老屋依然沉默伫立,虽然历经沧桑,却始终深沉无语,成年后的罗秋水何尝不明白,这是一种大音希声,高山仰止的智慧。 她虔诚地站在屋前的空地上,像是面对一尊慈眉善目,普度众生的佛,心境空明地闭上眼睛,不是祈祷,而是缅怀。 缅怀她逝去的青葱年少,缅怀她不得不与之告别的情窦初开,缅怀记忆中洒脱阳光的少年...

机场那些事儿|我不想就这样,和你走散了

文/小西玖玖 1 窗外的大地,像记忆的格子,慢慢放大定格在目光里。怀里抱着的盒子里装着的,是多年前,宁檬送给我的礼物,一个手捏的黏土人,我坐在课桌上写作业的样子。 土黄色的课桌,黑色的短发,手握着粗粗的笔,还贴心地在我的白色T恤上捏出了“cool boy”的字母图。 那是我收到的第一个黏土人,也是最后一个。它伴随我从高三到大学到毕业,直到现在,在出差的各个陌生城市,陪我做着同样的梦。 飞机降...

大舅打墓人传奇的一生

1 算命的说,大舅相貌威严、尤其是鼻子下、嘴唇上的两撇八字须,浓重异常,颌下还生着一丛黑,是富贵相。 因为,相书里说,“上为禄,下为官,宁可有禄无而官,莫教无禄而有官。有禄无官者福来寿至,无禄有官者财散人离,纵有五官,难保周全!有禄有官且秀美者,五福俱全之相!” 但是,他还说,大舅富贵不长命,让他放弃自己的行当。否则的话,不得好死。 大舅名叫苟富贵,人称“苟爷”。是村子里出了名的胆子大,天不...

熬过了异地恋,我们就不要分开了吧

“你这个月是不是要回来啊?回来之后陪我去逛街吧。”“可是我月底才回来。”“那我不等你了,本来还打算叫你陪我买件外套给他,最近天气转凉了,他那边早晚温差很大,过几天他回来刚好可以给他。”“他又不缺衣服,有那么急吗?”“你不懂,我买给他的衣服,会很不一样。” 我忍不住发了个翻白眼的表情给她结束了聊天。 围围跟她男朋友上了大学以后就一直谈着异地的恋爱,一年里见面的次数少得可怜,每天的联系就只能依靠...

手机故事网_每天读点故事在线阅读©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