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和你那一份牛肉面的情谊

2017-11-02 17:15:10作者:景天科

L市的一座小城夜空静得像土壤下的谷物,蓄势待发的等着黎明前的破土而出,而这座城的最深处,仍然是歌舞升平,小昭在这条街生活了近三年,三年带给小昭的改变不只是外表,而这条街倒是三年如一日,灯红酒绿,夜夜笙歌,小昭画着浓浓的烟熏妆,红唇像是要滴出血似的,她眼神迷离的拿着酒杯,流转杯盏间,丝毫看不出如今只有十九岁。小昭说,自己的这个职业是很正经的,酒吧销酒妹,都是靠本事吃饭的,谁又比谁高贵。

“呦,美女,在想什么?怎么不和哥哥说话了啊?”男人的一只手在小昭的露背上流转。

小昭忽的缓过神,脊背上凉凉的触感搞得小昭直打冷颤,如果是三年前,小昭一定会把那人的手打开,然后低声“请你放尊重点,”可如今小昭只是转过头,云淡风轻的朝那个人咧着嘴,“小哥是第一次来这?怎么之前没见过您呢?”

“是啊,今天才认识妹妹你,真是可惜!”

“来来,罚酒,呦,没酒了,在来一瓶威士忌?”小昭的嘴唇喝酒后越发鲜红,有种引人犯罪的性感。

“别啊,在这喝多没劲,不如哥哥带你去个清静点的地方?”说完就想要去拉小昭的手,小昭笑眼直直的盯着男人,其实小昭何尝不知道这句话什么意思,这么多年这句话听的多了,早不似当初那样诚惶诚恐,“这样不好吧!老板会炒了我的,”小昭下意识的往后退,谁知男人一把拢过小昭,小昭推让着男人,可谁知男人的力气越发大了,小昭立在那,眸子冷冷的,“放开!再说一遍,放开我!”

“呦,脾气还挺暴嘛,”男人摇晃着身体,酒精似乎带走了男人的最后一丝理智,令人作呕的气味呼到小昭脸上,胃里不禁泛起酸水。

酒吧里DJ依旧循环,灯光闪过,这种事情在这个小城的酒吧里见怪不怪,又有几个人会来插手。

“放开她!”阿展手里握着一个啤酒瓶子,指向男人和小昭,“我说叫你放开她。”

这一刻,小昭的心忽然静了下来,耳畔的的DJ舞曲,劝酒声,酒杯的叩击声,男男女女的说笑声,一点一点的落幕,眼前青涩的与这个地方格格不入的脸,不断循环着“放开她,放开她……”

“你他妈谁啊!”男人放开了小昭,朝阿展走过来。

碰的一声,啤酒瓶子在男人脑袋上炸裂开,阿展拽起小昭的手就往酒吧外跑,留下一群人来不及反应,到了街口,阿展停下脚步,气喘吁吁的转身看后面的女生,“你走吧。”

说完阿展晃晃悠悠的就向前走,小昭立马跑向前,扶着阿展的手臂,他停下了步子,侧着头,看的旁边的女人入神,小昭被他看的不好意思,摸了摸脸,“怎么了?我脸上有东西?”

阿展摇了摇头,坐在了栅栏边上,半仰着脸,看着天上的残月,小昭跳过去,半笑着看着他“你救了我,要我怎么报答啊?”

男人的薄唇紧闭,眼睛若有所思,“不用,你回家吧!”

“走?往哪走,家里人都死了,”小昭苦笑,吸了吸鼻子。

阿展这才转头认真的看着眼前的女人,精致的与她格格不入的妆,挂在脸上掩盖了多少辛酸,“对不起啊,我不知道。”

“哎,没事,我早没感觉了,”小昭没心没肺的笑着,“走,你以后就是我哥了,带你去个地方!”

“去哪啊?”阿展在后面跟着小昭,小昭走的越发快,最后换成了跑。

两人掐着腰,气喘吁吁的看着对方。是一条小巷,这个时间,店铺大多都关了门,只有一家牛肉面馆还开着,门口的橙色小灯被风吹的摇摇晃晃,散出无数个光影,阿展跟着小昭进了店,店里很小,木制的桌子只够摆个六个,老板人很热情的迎了上来,“呦,姑娘,今天这么早来啊,怎么,这位是?”

“啊,宽叔,这是我哥。”

“行,我懂!”宽叔的手在围裙上蹭着。

“哎呀,真是我哥,”小昭笑着拍着桌子。

“行,我是过来人,怎么两碗牛肉面?”

“嗯呢!”

宽叔走后,小昭朝着阿展,笑得含情默默“你叫啥名啊?”

“叫我阿展!”

“小昭。你以后就是我哥了,哥!”

阿展朝着小昭笑了笑,这是今晚小昭第一次看到他笑,这个专属于少年模样的笑颜为什么看起来如此落寞?

这一年,小昭和阿展十九岁,却没了十九岁的模样,小昭说这辈子只有一个十九岁,那样不堪回首的日子,却叫我遇到了你!

“我吃牛肉面一定要多加香菜的,阿展哥,你吃香菜吗?”小昭抓了一把香菜放到了碗里,用长木筷子搅拌着,牛肉面带着香菜的清香泛出腾腾热气,叫人食欲大增。

(如果爱·故事集)最美的礼物

文/左手陌路 所有的甜言蜜语都不及让我陪着你安静的变老。 01 黄昏,河畔,长椅,夕阳,相依偎,静享岁月。 “你看看,你看看。执子之手,与子偕老啊。好美,好感动!” 小鱼撑着拖把,脱掉脏兮兮的老旧围裙,让身体可以休息一下。她看着电视剧的大结局,啧啧感叹,然后斜眼看着沙发上大老爷似的大河。 大河吐了口瓜子壳,嘴里依旧不停,盯着电视,“嗯,嗯”的附和。 “哎,哎,我刚扫完!”小鱼开始发飙,“你再...

这世间,总有一人值得你温柔对待

“你们这大学生确实缺少锻炼,真的。” 他抬头望了望个个愁眉苦脸的我们并叹道。 这才是百里毅行的头一天,对于晚上还在拼命赶路的我们,完全不在状态。你要想啊,平时习惯于宅的我们一下子一天得走完四十八公里,虽说不上折磨,但心酸说得过去吧。别问我们为什么,我们也不知道当初我们怎么会报这浩浩荡荡的百里毅行。 我们耷了耷脑袋,继续漫无目的地挪着步子。 “快了,不出意外,三个小时就会到的!” 觑着我们的无...

凋落

蒋奈离开了,在一个无人知晓的夜晚。她的生命在最后的时光里,像那些玫瑰一样,一片片的凋落,直至完全散尽。

如果有来生,爱你一万年

文/叶小叶姑娘 01 当许诺从朦胧中睁开眼的时候,世界一片雪白,白色的墙,白色的床,空气里弥漫着浓重的消毒水的气味。嘀嘀嘀的声音冲冠着耳朵,他扭头,看到一台心率监控仪,上面的曲线有节奏的跳动着。 想要起身,才发现手臂上扎着针管,抬头望去,针管里的液体正一滴一滴缓缓流进他的身体。世界一片安谧。 “吱呀”一声,门开了,一个身穿粉色护士服的小护士手里端着个盘子走了进来,“许诺,量一下体温。”说着,...

我的阿苏姑娘

阿苏说:秦朗,咱们好聚好散吧。 她的声音不大,仿佛淹没在如注的大雨里,但我听到了,我确实听到了,我撑着一把伞,就连最后挽留她的勇气都没有。 不远处的轿车一直开着车灯,怪晃眼。 两声鸣笛传来,阿苏从我的伞下跑出去,没给我告别的机会,这就是我和阿苏最后的结局。 我想那车里现在一定是暖洋洋的,阿苏不会冻着的,那是一辆奔驰车,我并不知道多少钱,但我认识那个牌子。 那天晚上十点多,大飞带我喝酒,几块钱...

后来的现在

文|凉一 九月十三日凌晨零时零分到黎明这段时间,浪矢杂货店的咨询窗口将会复活。为此,想请教过去曾向杂货店咨询并得到回信的各位:当时的那封回信,对您的人生有何影响?可曾帮上您的忙?希望各位直言相告。如同当时那样,来信请投到店铺卷帘门上的投信口。务必拜托了。 我叫韩雪,春光中学七年级一班的学习委员。他叫夏阳,年级主任的独生子,一个集万千宠爱于一身的纨绔少年。 “韩雪,这道题怎么做?”夏阳歪着脑袋...

手机故事网_每天读点故事在线阅读©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