夸父追日

2017-11-02 11:08:09作者:盆中困兽

《夸父追日》by 盆中困兽

作者丨盆中困兽

1、

夜色降临,留守在部落的族人渐渐焦躁起来,远方传来凶兽的嘶吼,一些胆小的孩子惊恐地捂住了耳朵。

西方,隐藏在黑暗之中,什么都看不到,可我却总想把它看清。小灰站在我的肩头,贪婪地啃咬着手里的桃子,在这只猴子的眼里,似乎桃子就是一切。

我抖了抖肩膀,直到小灰看向我,“小灰,你说西方有什么呢?”

小灰转了转眼珠,“西方有桃子吧!”

预料中的答案。

我问小灰,“西方也有桃子,你怎么不去西方呢?”

小灰白了我一眼,咧嘴吐出一个桃核,“太阳,你真傻。这里就有桃子,我为什么要去西方呢?”

我不愿再理睬这只白痴猴子,它也似乎没兴趣搭理我。

良久,西方的黑暗中亮起了火光,火光朝部落的方向缓缓移动。整个部落顿时沸腾起来,族人们奔走相告:

夸父回来啦!

2、

我叫太阳,可我厌恶这个名字,因为给我起这个名字的人禁锢了我的自由。

我对这个人说:“夸父,我终究会出去的,我要去西方,我属于那里!”

而夸父却根本懒得看我一眼。

是的,这个大地上最强壮的男人,他站在我的面前就如同一座雄伟的山,又怎么会将我的挑衅放在眼里。

我问小灰,“你想不想和我一起出去,去美丽的西方生活!”

小灰摇摇头,“你为什么就一定要去西方呢,这里也很美,不是吗?”

“不,风告诉我了,西方比这里美丽一万倍!”

小灰放下桃子,看了看部落,又看了看我,“太阳,我们和风不一样!”

我疑惑,“有什么不一样?”

小灰说:“风,没有牵挂!”

我笑得跌坐在地上,笑得肚子都疼了,“小灰,那你说什么是牵挂?”

小灰举起手里的桃子,一字一顿道:“这,就是牵挂!”

3、

也不知道我被囚禁了多久,我只知道我慢慢变得强壮起来,我还知道,我走的日子就要到了!

终于有一天,夸父对我说:“太阳,我受伤了,明天你代我和族人一起去狩猎!”

我开心地答应了。

这个晚上,我兴奋地难以入眠,一整晚都在琢磨我的亡计划,直到出猎的鼓声响起。

小灰在这个时候站在了我的面前,“太阳,你真的要离开吗?”

盆中困兽
盆中困兽  作家 生活在小小盆里,梦想着海阔天空。微信公号:盆中困兽新浪微博:盆中困兽

夸父追日

暂时奔波

二老夜就这样走了

四年前,正好是大年初三这天,村里人都在春节的喜庆中忘了寒冷,雪花轻飘飘地落着,家家柴垛的顶尖上就像圣诞老人头上的帽子,戴得安详而沉静。 白杨树矗立在村边路旁,树皮的年轮上打着粗糙的疤结,雪花被光秃秃的枝娅冷落得没有停下来的心思,一片荼蘼。麻雀的巢架在树的高枝上,风刮过,巢动了动,里面却没有了麻雀。 村中央陈三儿家的屋里屋外,门上都贴着倒过来的福字,当院用细绳拉起五颜六色的彩纸,随着风雪哗哗地...

苍凉世界不原谅

1. 齐丽娟接到她爹齐建民电话的时候,差点把手机摔了。 齐建民告诉她,他快不行了,希望在他走前,齐丽娟能去医院看他一眼,送他一程。 她咬着牙说,你是谁啊,你死不死跟我有什么关系。 她娘赶紧接过了电话,一阵哽咽,一阵哭泣之后,最终点了头。 你放心,不管咋样,我会让小娟去看你。 她娘放下电话,齐丽娟跟她妈大吼,你为什么要答应他,他算什么东西。 她娘流着眼泪,他再不济,也是你爹。他人都快死了,你还...

你不是最好的,却是我最喜欢的

文/北有昔年 01. 小时候,我常常觉得,只要披上被单,自已就是超人,可以去拯救全世界;只要自已带上皇冠,就是拥有王子疼爱的公主。 闺蜜曾问我:“在过往中,哪一个人会比较令人难忘记?” 我不经思考,脱口而出:“高中时爱上的那个人。” 因为我觉得高中时爱上的那个人,一定会是你这辈子最爱的、最难忘记的那个人。 这段纯纯的感情没有小学的无知、没有初中的朦胧、没有大学时的利益、更没有社会的现实,它只...

再见,再也不见

文/安若木槿 所有安慰我的人都以为我很好,很坚强,看开了,因为我也是这样以为的。可这两天的食欲下降得明显,大概我能尽可能骗过自己的心,身体却没办法说谎。再一缓过神来,我就知道自己不太好,在这期末的当口,课业压力大的时候,没了学习的心思,只想找个逃避的出口,让自己好过点儿。 我是真心的,分手之后觉得解脱,因为不用再被你的感受束缚着,连写篇文章都小心翼翼的。确实,你对我不够好,你让我流了太多泪,...

顾先生,久违了(二)

“我……好吧!”拒绝的话愣是没说出口,苏尘烟听着手机里的声音,望着黑下来的屏幕,一声叹息,人就往后靠去。

害怕结束 别让我一个人活

文/安子裕 “我觉得你好完美,我都配不上你了” “哪有,你就看见我的优点,没看见我的缺点,等你看见我的缺点了,你就不这么觉得了。” “不会的,你的缺点都是优点,我喜欢你的...

手机故事网_每天读点故事在线阅读©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