榴莲先生的意外惊喜日

2017-11-02 11:00:03作者:黄镜滔

《榴莲先生的意外惊喜日》by 黄镜滔

图片版权归作者所有,未经允许不得转载

01

榴莲先生在家宅着码了一天字,不由想出去透透气。于是敲响了邻居奇异果先生的门,问他想不想一起出去走走,没想到一拍即合,两人就一同出门了。

头顶云层低垂,乌压压的一片,直到他们走出小区,天空才露出了一片缝隙,将皎洁的月亮裸露出来。

“难得啊,居然还看得到月亮。”榴莲先生说。

“是啊,这几天雾霾挺严重的。”奇异果先生说。

大概是身处郊区的缘故,街道寂静得可怕,只有他俩的谈话声在死寂中划出几道尖利的划痕。

“你怎么一直不找女朋友呀?该不会喜欢男的吧?”行走在微暗的路灯下,榴莲先生谈性渐浓。

“屁咧,我只是还没从前任的阴影中走出来而已!”奇异果先生投出无奈的语气和眼神。

他告诉榴莲先生,他的前女友叫力娇小姐,是位职业模特。

“不过还得感谢她,自从被她甩了后,我运势忽然一下变好了,居然一跃成为知名画家!”他笑了笑,只不过这笑声没有任何填充物,十分空洞。

“有空给我说说你们的故事呗,正好我在搜集素材。”榴莲先生说。

“好啊,只要你不觉得无聊的话……”他话音渐弱,又恢复到了平日的状态,整个人就像一场浓得散不去的雾,阴冷、孤独。

他们继续走着,沉默了一段时间。这里实在是太安静了,无边无际的静谧让这里看上去就像空空荡荡的坟场。

这让榴莲先生不禁质疑自己为什么要把房子买在这种鬼地方,难道就是为了图一清静?

“咦,你看那广告牌下是不是躺着一个人呀?”奇异果先生指着前方的巨型广告牌说。

榴莲先生眯着眼睛看了一下:“好像是喂!”

身为画家的奇异果先生果然观察力比榴莲先生细致,如果不是经他提醒,榴莲先生是绝不会发现那儿有个人的。

他们一路小跑过去,发现那倒在地上的人居然是榴莲先生认识的人!

“这世界也太小了吧……”榴莲先生揉揉眼睛,难以置信地说,“这不是火龙果先生吗?”

“火龙果先生?谁呀?”

“我也不太熟,只是受邀参加过他举办的几次派对而已。”榴莲先生摇摇头,“他怎么会晕倒在这里?该不会被人打劫了吧。”

“大作家……你能不能先打120再推理?”

“呃……好。”

02

在医院折腾了一番后,火龙果先生总算苏醒了。他的目光仿佛白茫茫的大雾,显得混沌不清。

“我怎么会在这里?”他问。

“我救了你。”榴莲先生说,“你晕倒在路上了。”

“我的手机呢?”他皱了皱眉。

“不知道。”榴莲先生耸耸肩。

火龙果先生的样子实在是糟糕透顶,整个人散发出一种被人从悬崖上推下去,却永远持续下落的绝望感。

黄镜滔
黄镜滔  作家 湖北大学硕士,湖北省作家协会会员。已出版作品:《空白页》《墨绘记》《银十字》《永远东张西望 永远热泪盈眶》。微博请搜索:@黄镜滔

榴莲先生的意外惊喜日

全线崩盘的神秘果先生

魔术师(下)

莱维特忽然腾空而起,一双黑色的翅膀从破碎的上衣中倏然伸展出来,他站在空中,湮没在凭空产生的烟雾之中。

你们感情好不好,坐一次月子就知道了

芷妍的孩子四个月了,刚刚过去的月子期间,像是经历了一次万恶的旧社会,令人心有余悸。 芷妍是顺产。当时、尽管孩子只有5斤8两,宫口开的也很快,胎位也很正,可医生还是毫不犹豫地进行了侧切,芷妍是个对疼痛比较敏感的人,明明是打了麻药的,可感觉却像根本没打一样,医生每缝一下,芷妍都紧紧地夹一下双腿,医生不高兴了:你再用力点儿,我的头都要被你挤扁了。 伤口缝了5针,尿的时候得侧着身子,一不小心就会在伤...

陌上花开,柒柒可归

天涯海角,日升月落。天地间,还有那日色和月色,唯你,是这世间第三种绝色。 -1- 阿和是骑行爱好者。 说起来,这个爱好是从他19岁那一年开始的。阿和开始笨拙的上路,加入骑行组织,跟着大部队在街上驰骋。 从几十公里到几百公里,从骑行过程中只顾着气喘吁吁,到自然调整呼吸嗅到周边的花草气息。 从最讨厌接触人群,到爱上那热闹的欢呼。一点一点,一年又一年,阿和的坐骑换了两辆,装备也在不断地升级和完善。...

最是那般春好色

村长死了。 他被放在院子里,直挺挺地躺在一张破席上。黑白相间的头发更是灰扑扑的一团糟。他的脸整个凹了进去,仿佛有人将里面的骨头拆了出来。凹进去的脸皮上凸起的几个圆滑的痘痘也失了光彩,透着灰败。深蓝色的寿衣在阳光下显得特别诡异。 村长死的时候正跟人在村口打牌,赢红了眼睛的他沾着唾沫数着手里的钱,大叫一声“头疼”,人倒下就再也没有起来。人们发现村长死的时候,太阳已经下山了,漆黑的夜就这么悄无声息...

没有结婚的年龄,再晚也要嫁给爱情

文/麦大人 01 转眼到了年底,不少朋友很是焦虑,回老家过春节,少不了聚在一起吃饭聊天的。 每次遇到长辈,如临大敌,他们总是以关心的口吻问:今年找到对象了吧?对方什么样,啥时带回来看看?你要结婚了吧,我们红包可是老早就准备好了…… 说者无意,听者有心。貌似一句平常之语,却让你忍不住苦笑,尴尬半天,紧蹙眉头。 有个网友说,“一年下来工作没什么进展,倒也罢了。但我都二十六、七了,感情还是一片空白...

以爱之名而离开

说起离别,有短暂的离别,有永生永世的离别。有时候的离别会是像善意的谎言,尽管一时很痛,但是却能换来对方一生的幸福。这种离别有点残忍,又是充满无限的爱。 如果这种离别一定要定义在某件事物上,那么只有爱情,一种爱到极致而又永恒的爱。你我不曾经历,但是总有人会经历的。 轰鸣的火车开动了,这是由C市开往A市的专列,火车上有一个人的,也有情侣的。 坐在窗口的地方,有一位面容清瘦,披着长发,五官精致的女...

手机故事网_每天读点故事在线阅读©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