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地恋|熬得过时间,我们就赢了

2017-11-02 09:00:04作者:啤酒鲈鱼

《异地恋|熬得过时间,我们就赢了》by 啤酒鲈鱼

你别哭,我抱不到你

文/啤酒鲈鱼

《一》

都说大学是一道分水岭,这座高高凸起的岭分不分水我不知道,我只知道它把我和我最爱的人分隔在距离一千多公里的两地。

我和张峻豪是初中同学,初三那年早恋,所以成了一对游荡在老师眼皮底下偷偷摸摸不敢高声语的小情侣。

“刘倩,宋丹,任一,张、张鱼这几个同学你们去办公室一下,语文老师请喝茶”张峻豪就是那个点名的人,这是我们不打不相识的开端。

当我们四个齐刷刷来到语文老师办公室的时候,语文老师一脸疑惑,我们四个大眼瞪小眼,好像瞬间明白了什么,灰溜溜从老师办公室紧急撤离。

好啊,这个调皮的男同学,愚人节耍我们呢,当时,我就在心里酿造出了接下来的复仇方案。

经多方打听,严密计划,耐心蹲点之后,终于把这个“作恶多端”的男生名字拿到手了。

“张峻豪,就让你这个俗气的名字在我的魔法下爆炸吧”这是我真实的想法,也不知道是不是《巴拉拉小魔仙》看的太多。

“张峻豪,你的母亲来了,在学校门口,门卫大爷叫我来通知”五天之后,为了看起来更逼真,我装模作样的敲了敲他的桌子。

他瞅了我一眼,眼皮都没抬完,然后就又接着趴在桌子上睡觉,一副全然不相信的样子。

我十分疑惑,竟然没有诈到他,不禁开始反思自己的战略战术是不是哪里出现了问题。

自习课的时候,同学传过来一张纸条,纸条正面写着很俗气的三个字“TO章鱼”,又好笑又好气,我打开纸条之前就在课桌底下捏紧了拳头。

“以后制造恶作剧能不能认真点,我没有妈妈,她生我的那天难产去世了”很简单的一行字,甚至连一个结尾的句号都没有。

“对不起,我不知道”我满怀愧疚的写了“回信”,然后托同学把纸条递过去。

我打开语文阅读习题册,一点也看不下去,就像是犯了不可饶恕罪状的孩子,无精打采,心中那原本整齐的队伍乱了。

“没事,从没得到就从没失去”很快,很利落的回答。

不过这一次他没有让别人递纸条,而是把纸条叠好直接从我的斜后方扔了过来,然后纸条安安稳稳降落在了我的国境之内。

初一的年纪,我觉得他这句话很深奥甚至有些晦涩,不过也能觉察出来这是他的心里话。

“那,中午请你吃饭”,这样伤害人家的自尊心,确实是想不出什么好的办法来弥补,只好简单的请客吃饭,本着一顿饭实在不行,那就两顿的原则。

“好,”回语后面还有一个没有擦去的逗号,我估计是有什么别的话没有说完,不过都不重要了,重要的是他接受了我的邀请。

《二》

那天不知怎么的,食堂的人爱往常少了很多,光溜溜的地板,映着我们两个的沉默。

“想吃什么?”记得我拿着饭卡在食堂转了两圈都没看到心仪的饭,他在后面默不吭声的跟着,就像一个护花使者。

“火锅吧”他的答案正是我想要的答案,可是我的饭卡里的钱好像不够吃一顿火锅的,但我又不好意思明说,最后还是面不改色心不跳地决定冒险试一试,不能丢脸。

“一份火锅,微辣”话音刚落,他就抬起手刷了饭卡,本想着弥补过失,却没想到欠下了更大的人情。

后来心想,这样也好,起码我的面子保住了,我饭卡里那酸涩的两位数没被他看到。

“那天为什么恶作剧?还拿我们四个女生开刀?”我问出了我最想问的话。

“那个啊,谁让你们是全班前四名呢,看不惯罢了”他说的云淡风轻,好像这是他的一贯作风。

那个半夜找绿豆的姑娘

在认识我之前,悦悦就已经是老于的人了。 我记得她跟我第一次提到老于时脸上的表情:努力不想让自己表现得太过得意,甜蜜又幸福的模样却不自觉地爬满了眼角眉梢,神采奕奕,笑容招摇。 姑娘们建立友谊的速度超乎想象,因为一支口红的某宝链接,我们便成为了肝胆相照的铁瓷。 悦悦是个爱笑的爽朗姑娘,从不掩饰自己的喜怒哀乐,爱憎分明。 恋爱之前,悦悦的梦想是北电配音系,恋爱之后,老于便成为了她全部的梦想。 悦悦...

疯子和时间漏洞

我在街边站了许久,只为看一个奇怪的卖菜人。他衣衫褴褛,蓬头垢面,比乞丐有过之而无不及。 他推着一辆独轮小黑车,车上装满了黑色的叶菜。我生平第一次见黑色的叶菜。只是那些菜和卖菜人一样,浑身散发出忽浓忽淡的臭气。 人们都远离他,有的甚至捂着鼻子快速跑开。他被人们看作疯子。 “他已经是个疯子了,很可怜。”我想。如果他不是疯子,也不会是这个样子。 我从肩上挂着的小包里摸出一个一次性口罩戴上,走到疯子...

我喜欢你,与你无关

文|云晞 谢谢你,来过我的世界。 2018/01/18 周四 晴 ① 向邮筒投出第七封信后,我收到了许承安的微信好友申请。 矜持了几分钟,我按下了接受键。“嘿,男神,你好啊。”消息发送成功后,我拿着手机挨个给室友炫耀,告诉她们我成功撩到了男神。 在室友利刃般的眼神下,聊天界面又弹出了白色对话框:你写的信,我都收到了。 信都收到了。然后呢?我想问,但忍住了。不行,要矜持。既然他已经自己主动来加...

琅琊令之刺客 无心

1 她静静看着眼前的人,剑直指在他的眼前,她的眼眸中闪过一丝诧异,很快便黯然,压制下去,手却慢慢松了剑。 月明星稀,几片枯黄的叶子缓缓落下来。轻轻落在她的肩上。悄无声息。 他直直看着她,眼眸如清泉般安静澄澈,没有一丝丝波澜,即使剑指在他的面前,他依旧安之若素,一脸平静与淡然。 一道黑影瞬间消失在黑夜中。 房间中,烛光闪着微微的影子,扑朔迷离。 师哥,我们不接这笔生意了。 洛洛,怎么了? 把银...

我想送你,以后我所有的平安夜

文∕白开水 -1- 在行政楼财务室和周正昊撞个满怀时,楼外高大的梧桐树,叶子一片一片地纷飞飘落。 何穗抬头看了一眼周正昊,目光随即落在他身后的窗外。 “你很缺钱吗?”他这么问的时候,何穗的脸毫无征兆地红了。 还没来得及反驳,周正昊便不屑地瞟了她一眼,飞快地走出财务室。 那是初次见面,窗外景色不错,诗意弥漫,可惜两人的对白不够经典。 何穗手里的补助证明让周正昊有足够的底气认定她很缺钱,于是何穗...

爸爸,是你逼我晾着你

01 史蓁正在公交车上打盹呢,手机响了。她抬下眼皮,看到是爸爸打来的。 不接,把手机调成震动,头倚着车窗继续装睡。 包里的手机就像报警器似的,你不接它就不停的振。 “爸,我在公交车上呢,你那么急着打电话有事吗?”还没等电话那边反应,史蓁就皱着眉头不耐烦地说。 “蓁蓁呐!家里要拆迁了,字今天都签完了。我们家能分四套房子呢!”她爸爸像喝醉了,说话舌头都打着转。 “哦!分几套和我有关系么?你会给我...

手机故事网_每天读点故事在线阅读©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