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伴侣太过纵容的感情,都死掉了

01 大学的时候 ,我的闺蜜半夏,总说要找个把她当女儿宠的男人。 她也确实找到了,男朋友小周,对她极好,基本有求必应。 半夏想吃某款网红甜品,小周翘课坐了两个小时的车,到城市的另一边,又排了三个小时的队,给她买回来。 半夏是路痴,去小胡同里吃饭,七拐八弯的就迷路了,又不想费神看地图。于是小周从学校过来找她,给她带路。 期末考试,半夏嫌复习太累,不想看书,小周说,不想学就算了,反正可以补考。 ...

已发生的

当一个小女孩和一个霸道的男人相遇,会发生什么光怪琉璃的事情? 他们发生过很多次激烈的分歧与争吵,简直罄竹难书,这里只说二件记忆比较深刻的事。管中窥豹,一叶即可知秋了。 第一件事。雨夜。 她在娘家。 他在自己家。 两人发微信。 [你又要开始气我了是不是]他感觉自己的心跳开始加速。 (我没想气你,说真的,我们分手吧,这样太累了)她回道 (我之前和你解释的,你看不懂?我说的很清楚了,你为什么还要装...

我好想恋爱啊

文︱一个悦己 01 上了大三,身边所有的小伙伴都拿出了高三的学习状态,每天早出晚归,在图书馆占有一席之地。 但我的舍友沈贝显然是个例外,她的日常口头禅是“我好想恋爱啊” 。 半个月前的校迎新晚会,作为老腊肉,沈贝还是想凑热闹,并且软硬兼施,成功忽悠我陪她一起去。 那天天气微凉,诺大的音乐厅里,却异常温暖。上课郁郁不得志的她,到了这里像一只飞出笼子的小鸟,活跃而躁动。 开场的节目是星舞堂的爵士...

澳洲日记:十刀姐打工传奇之实验室的日常

文 / 墨尔本十刀姐 十刀姐在实验室的工作进行得如火如荼。 主管的工作习惯非常有规律,早上8点到单位停好车,她有一个固定的位置,我的车就停她后面。 有一天早上,我们前后脚到,我正在停车,她也开进来了,停在了我的左前方。 “主管,你是故意停在那里挡住叉车的路吗?叉车司机得罪你了啊?” 十刀姐好奇的问。 “我以为你要停在我那个位置,所以我就停这里了啊。” 主管笑眯眯的说。 “那怎么可能?我肯定给...

你是我见不到的过去

你是我见不到的过去,是我没能相伴的未来,希望时光会温柔以待。 2017年11月22日 星期三 阴 01 深深地注视着这个冬天,感受它的气息,四季的轮回又送来了一个寒冬。我嗖嗖发抖,小毯子盖着膝盖端坐在窗前,往事依依,心事重重。念起曾经,已然毫无知觉的心,又不忍隐隐作痛。 二零一七年十一月五号分手到今天已经十七天了,凉小天,你还是一点消息都没有,还是没有找我。多想把痛深深的埋葬,祭奠那时我们走...

我那该死的婆婆

早上从楼上来,小区里一对婆媳正拌着嘴,互不相让没一个省油的灯。看热闹的是看热闹,劝架的是劝架,总算是把两个炸了毛的女人隔开了互不看见。 媳妇儿狠狠地唾了口,“老不死的,你咋不去死!” 一句狠话揪起我心里的往事,说实话,我那婆婆,也是个“该死的”! 01、 在沈阳新民县,有个叫兴隆店的小镇,离小镇八里地的地方,有座村庄叫姚平房,村子里多数人家都姓姚,这也不知是哪年姚姓家族闯关东时留下来的这么一...

那个乳腺癌的病人,我看得心疼

“龙医生,18床的穿刺活检病理结果出来了,浸润性癌。”实习医生张沁拿着一张检查单,拿到我的面前。 其实我早就在电脑系统上查到了18床的病理了,只是不知道要怎样跟病人还有病人家属谈病情。 乳腺癌在现在实在不罕见,任何一个女性都有可能得,而晚育、无哺乳史、有家族史的人群更加是高危人群。18床至今未生宝宝,她母亲因乳腺癌去世,更加印证了这一点。 只是让我不知道该怎样沟通病情的不是因为她得了癌症,而...

你们感情好不好,坐一次月子就知道了

芷妍的孩子四个月了,刚刚过去的月子期间,像是经历了一次万恶的旧社会,令人心有余悸。 芷妍是顺产。当时、尽管孩子只有5斤8两,宫口开的也很快,胎位也很正,可医生还是毫不犹豫地进行了侧切,芷妍是个对疼痛比较敏感的人,明明是打了麻药的,可感觉却像根本没打一样,医生每缝一下,芷妍都紧紧地夹一下双腿,医生不高兴了:你再用力点儿,我的头都要被你挤扁了。 伤口缝了5针,尿的时候得侧着身子,一不小心就会在伤...

什么,你喜欢我?别开玩笑了

晚上打开电脑,随意点开网页,恰好看到了58同城,突然想起,我和朋友租的房子,快到期了,好像,得开始找房子了。 说实话,找房子是件挺麻烦的事情。况且,对于现在住的地方,我们都还是挺满意的,价格合理,到市区也方便。之前本是打算到期后续租的,可是,因为一些原因,我们两个“弱女子”只能选择搬家。 01、 小微是我大学同学,毕业后,我们一直住在一起,这次,因为搬过来的时候,出现一点意外,我们没有住在一...

你的钱包撑不起我的时尚

1 周六下午,熙熙攘攘的街头,人来人往,嘈杂声中裹挟着繁华,渐迷人眼的各种时尚海报傲娇的树立在街道两旁,在阳光下分外夺目。 “我要顾及他一辈子的面子么?” 孟一一情绪低落的走在人群之中喃喃自语,眼神迷茫,脸上的掌印清晰可见,目睹一对对情侣提着大包小包相识一笑,消失在人群。 “一一,等等我,不就是一件皮衣么,我给你买下来了……别生气……” 身后,一个皮肤略微有点黑,身材高大的年轻男子气喘吁吁的...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