勿望,勿忘!

陈望缓步登上马车,在上车之前,他向那怀抱琵琶的女子问了一句话,问她曲中的那个公子晚归,是不是不如不归。

真实灵异:忠犬大黄

她就抱着大黄各种自言自语,大黄一直很淡定,怎么揉搓都没反应,可就在她都快把自己说哭了的时候,大黄突然就站起来了。

龟兔又赛跑的故事

这回兔子真哭了!

无处安放(七)最美的时光

明敏举起双手:“我都残废了,就举这么一下里面都痛得很。路老师,你今天让我养养伤,放过我吧!”

代班月老

他拖着长袍慢慢走近,在看到我手中的玄火与烤鱼时,表情奇怪地单挑眉梢,“女人,你在玩火?”

殇城(中上)

史政察觉言语失态,伸出手,想拍胡老九肩膀,却被胡老九胳膊推开。刘权忙轻扯胡老九衣角:“老九,万万不可。”

一场车祸

一直到六点,环卫工人拿着扫帚,沿着古城路一路扫过来,才发现倒在马路上的尸体,还有停在十字路口中央的肇事车。

顾先生,久违了(十八)

他不知道最终会是个什么结果,但他知道,这么多年那个叫楼郁芳的女人心里记挂的是谁。

顾先生,久违了(十四)

有人提出‘人肉搜索’,都想看看到底是何方神圣,一旦被‘人肉’那这个人就在无秘密可言。

顾先生,久违了(九)

或许,都不是,每个人最初来到这个世界上时,都是善良的美好的纯洁无暇的。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