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有放不下的人,只有放不下的酒

酒不好喝,但我想醉了,我会更好受。 1/ 我第一次喝醉回到宿舍,吐得满厕所都是。 想着回到宿舍蒙头大睡,却不料被一群舍友吵得睡不着,吐完在厕所里坐了半个小时,回到床上,过一会继续吐。 那时侯我并不感受到特别痛苦,我只是觉得,长大也许就是这么一回事。你说你很难受,醉了就不难受了。你说放不下,吐了就放下了。 刚踏进大学的第一年,跟着师兄学会的第一件事,喝酒。 2/ 第二次喝醉,是跟着宿友一起出去...

短篇丨七年燃烧

我们小心翼翼在人世间保存着天真的火种,默默由此承担格格不入的痛楚,是因为所坚信,生命中有多少爱和回忆在大火中燃烧,那么就一定会有多少难以忘却的温存如同灰烬的形式而永存。 ——夏青 一 ,初见 夏青和林泽是高中同学,不过在那个时候夏青是班里的尖子生,总是坐在班里的前两排,而林泽坐在教室后面的角落里,上课以睡觉来虚度时光。 在夏青的眼里他是不学无...

原来你也曾经喜欢我,谢谢你完整了我的青春

图文|夏日晴好93 “问你一件事。”19:35 已送达 “你说”19:36 “你有没有喜欢过我?”19:37 已送达 十分钟的沉默。 “哪怕一点点也好。”19:48 已送达 “没有”19:49 “好。”19:50 已送达 那是初到陌生城市的第一晚。连续几天的赶路终于把自己累感冒了。人在脆弱的时候总是想抓住一点温暖的东西,哪怕我是一个懦弱胆小的人,也勇敢了那么一次,可却未曾想你拒绝的如此干脆。...

蓝色和黄色在一起很好看

娜娜喜欢蓝色,大海的蔚蓝、天空的湛蓝、湖水的浅蓝…… 因为对蓝色的偏爱,所以,她的床单是蓝色、拖鞋是蓝色、书包是蓝色……与一贯对蓝色的评价不同,娜娜是个像红色的女孩子。性格热烈,急性子,整天像个小太阳。 因为好动,所以在娜娜刚成为大一新生的时候,迫不及待的加入了各种社团。作为一名女孩子,娜娜除了普通的唱歌跳舞,还有一个最大的爱好——打篮球。加入篮球协会需要面试,但因为申请入社的女生少,所以娜...

蓦然回首,却已生死离别…

苏泽,是一个看上去有点忧郁,却很有才华的男人。是许多年轻女孩心中情人的标准。邹晓恰好和苏泽在一起上班工作,中午休息的时候,同事们喜欢打牌,邹晓不爱玩牌,但她总给苏泽占着位置,等苏泽吃完饭以后,让位给他。 苏泽从未在意过邹晓,和邹晓在一起没有约束,邹晓是一个善良体贴的女人,很少笑,只是和苏泽在一起的时候才笑。苏泽并没有在意邹晓,可邹晓把苏泽深深的印在心上。 一天晚上,邹晓约...

我主持了前女友的婚礼

过去,还是要过去。 以为那些过不去的,终会成为过得去的过去。 1. 有许多人是不会是参加前任婚礼的,如果有,那美丽的婚礼故事将会变成一场惨烈的事故。那么,有比参加前任婚礼更壮烈的事情吗?有,我不仅参加了前女友的婚礼,还是婚礼的主持人。 惨的是,我并不知道是前任的婚礼,更不知道她就要结婚,只是被朋友拉来临时救场的。 原本我是想拒绝的,因为我已经不做主持人很久了,但朋友却没有给我拒绝的机会就挂断...

日 • 月

一 阿日其实真名不叫阿日,他叫某某某。之所以叫阿日,是因为他在大学里最喜欢说的一句口头禅就是:我日。比如早上起床起晚了误了上课的时间,他一看闹钟脱口就是一句我日,然后扭头就睡;或者学校食堂里面今天的饭菜实在令人难以下咽,他望着菜盆里面那恶心不已的红红绿绿,对着打菜师傅翻着白眼又是一句我日;再比如晚上路过学校那片著名的小树林,看着里面影影绰绰鬼鬼祟祟的男男女女,孤身一人的他啐了一口唾沫在地上,...

人心的原罪与原爱——爱与欲(阴篇)

一 低头看表,六点整。张亮稍微整理了下心情朝地铁站走去。 拥挤的地铁上,一张张疲惫的脸庞挤在一起,神情中的压抑让张亮看着心中不由泛起一丝无力,眼前仿佛又浮现了先前屈辱的一幕。 “你不做?” “我……” “经理的位置不想要了?” “我……” “别他妈在这装样子!想要就给我把事情办好!办漂亮了,经理少不了你的!不想要,就给我滚蛋!” “知……知道了……” 指甲陷入了肉中,咬紧的牙关突然松开,简单...

(短篇小说)泡泡

泡泡 郑小驴死乞白赖站在马泡泡宿舍窗外。他们见面两次,认识时间已经超过二十四小时,郑小驴准备追马泡泡。 马泡泡宿舍楼在一楼,出去晒内裤,看到郑小驴那张执着的脸搁在窗台两根铁条中间,她吓了一跳。 郑小驴那张嘴里第一时间跳出三个字“我爱你!”看见马泡泡没反应,郑小驴又连着大喊三声“我爱你,我爱你,我爱你,爱死你了。” 马泡泡几个舍友好像听到战争的枪声,从床上蹦起来,他们看到一双黑眼圈的郑小驴。 ...

作,爱

“你真地决定要这样做?”于明磊皱着眉头看着床头的郎静。 壁灯昏黄,于明磊有点看不清楚郎静的表情,他想那一定是一片平静的,就像她的名字。 她做了决定,脸上只会剩一刀两断的死寂,只自己不甘心,还有希冀罢了。 “郎静,你是不是还爱着他?”于明磊喉结滑动,艰难地咽下心口的苦涩,还有他的尊严。 “不!”一直沉默的郎静终于发声,声音却高得突兀,于明磊苦笑一声。 俩人再次陷入沉默里,只余床头柜上的小闹钟滴...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