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角(谢绾)情思入骨君可知(全集大结局)

2019-01-12 16:25:07作者:编辑部
情思入骨君可知》小说章节分享:掐了掐日子,今日应该是沈钦班师回朝的日子了吧,我从来不会写信问沈钦战况如何,因为我知道,他打仗只是为了泄愤,如果是我写信问他的话,他或许愤怒会更深一层。
第5章. 永远禁锢

  他那时候对我是真的很好,很好,好到我险些以为他爱上了我,直到皇城攻破,我先行一步,遇见了被乘乱进城的贼匪捆绑的江楼却未能够搭救成功的时候,一切就都开始改变了。

  或许,是因为这些年,我表现的太过强大了,所以沈钦一厢情愿的开始认为我什么都可以,他觉得我可以拖着已经受伤的身体把江楼从那群悍匪那里救回来,他认为我若是救不回来便是眼睁睁的看着江楼去死……而其实……我哪里有那么狠心……

  我还记得……那一日的风好大好大……我想去救江楼,可是却被另外几个悍匪拉到了角落里,我是个将军,他们不敢像对待江楼那样对待我,只是刚刚好废了我的一只手臂,可是天知道,我看着江楼被那群人欺侮最终自杀的时候,我是个怎样的心情……

  是我让江楼到皇城里来的,城要攻破了,我以为皇城攻破的时候,沈钦第一眼想要见到的便是江楼,可是我也没有想到会发生这样的事情……

  后来,我便做了皇后,做皇后的第一天,沈钦特地在我的椒房殿里面握着我的手叫着江楼的名字,他对着我笑,可是那笑意分明比寒冬里面的风还要冷,那时候,我就知道,无论我再做什么,都没有办法弥补江楼的死。

  我至今都记得成亲当日沈钦对我说的话,他说,“谢绾,如今的一切都是你自作自受,从前你是一只百灵鸟,那么朕便要你永失自由……”

  ……

  我醒来的时候已经回到了我的椒房殿,侍女锦绣跪在我的面前眼睛哭成了一个红色的核桃,我只觉得周身都疼痛的厉害,想起昨日沈钦对我做的一切,眼前不禁一片迷蒙。

  “娘娘……我们走吧……我们去无忧谷,我们去找姜先生……”锦绣见我醒了,连忙上来拉拽着我的手,泣不成声。

  我撑着身子坐起来,苦笑的摸了摸锦绣的脑袋,“师父如今在无忧谷里面隐居的好好的,何必再去惊扰了他,傻丫头,我如今还没有到那副山穷水尽的田地。”

  锦绣摇头,“当年娘娘你奔着皇上而来不就是希望他能够给你一颗真心么,可是如今是什么……”她一面说着,一面似乎是想起了什么似的,连忙小跑着到了旁边的暖阁里面,紧接着就是一阵一阵翻找的声音,不一会儿,又跑回来,跑回来的时候,手上已经拿了一个檀香木的锦盒。

  “这是什么?”

  “吃下它,忘了他……”锦绣一张姣好的脸满是期许的泪,锦盒打开,上面端端正正的放着一粒丸药。

  我紧抿着唇,深吸了一口气,便知晓那是个什么东西了。当年在我入宫做这皇后之前,我那未卜先知的师父便已经猜想到了如今这样的结局,这一粒忘情丹便是他留给我的,也算是给我的退路,我苦笑着拿起了那粒丹药,眼泪霎时之间就流了下来,摇了摇头,我哭着看着此时同样泪流不止的锦绣,我说,“我不能忘了他……我不想忘了他……”

  锦绣闻言一把抱住了我,她什么也没有说,但是我知道,锦绣懂我。她懂我心里面的苦,也懂我为什么那么放不下沈钦。
第6章. 莫大的羞辱

我再次见到沈钦的时候,已经是三个月之后了。正是暮春的时节,天气暖和的很,锦绣在后院里面中了很多的花草,我旧时最喜爱明开夜合花,那花种倒是难找的很,我原以为皇宫里面,可是再困难的事情都难不倒我的锦绣,她还是为我找来了。

这些日子,我的食欲不是很好,吃什么便吐什么,锦绣看见我这个样子,便想方设法的为我做各种吃食,她说我约莫是有孩子了,所以才会这样,但是我跟她都不曾找任何的太医来看,原因只是,我跟沈钦现在的境况,应该不是一个孩子就能够缓和的,因而准备走一步看一步。

  却不曾想,本是想安生一段日子,沈钦却又来挑我的刺,公公宣读旨意让我到沉鱼殿的时候,我正在院子里面看锦绣为我种下的明开夜合花,这一晚的月色很好,照在花上很是朦胧,我知晓是沈钦可以刁难我,但是想也没想,便应了,毕竟,这些年,他刁难我,也确实是不再少数了。

  沉鱼殿中,芙蓉帐暖,朱红色的纱帘之中隐隐约约可见男人坚实的胸膛和女人雪白的肌肤,我到的时候直接就怔住了,刚准备回头离开的时候,门已经被关的死死的。

  “皇上这是做什么?”我忍住心里面浓烈的恶心问纱帘里面的人,只见纱帘突然被掀开,锦被刚刚好盖住他们,沈钦英朗的唇角勾了勾,深邃的眼睛里满是戏谑的笑意,“没什么,只是少了个人服侍,沉鱼点名要你来给她倒茶,朕想着,这些日子,你闲着也是闲着,侍候我们一晚上,应当也没有什么吧。”

  沈钦这话说的格外的轻佻,我闻言却是直接愣住了。

  怕是这瑞朝几千年的历史上也不曾有过皇后给妃子倒茶的先例吧,指尖一片冰凉,我苦笑了一下,却仍旧是去了,茶水倒入茶盅里面,我走到他们面前,直接递给她,“喏,你的茶。”

  却不曾想,萧沉鱼却反而是挑刺,嬉笑道,“姐姐,你先喝一口吧。”

  还没等我开口,便听见沈钦一双丹凤眼扫了我一眼,随后道,“她让你喝你就喝。”

  我当时就愣住了,“这么滚烫的热水?”话语里面有着我自己都不曾意识到的颤抖,我跟沈钦相识了这么多年,我以为他只会单方面的羞辱我,却不曾想到,就连这样的法子他都想的出来。

  “对。”沈钦的目光里面无悲无喜,似乎是想要看我下一步怎么做。

  我闻言冷笑了一声,积蓄已久的委屈就涌上了鼻尖,却也知道不能够在此时哭出来,也不知是赌气还是什么,便径直将那一杯滚烫的水喝了进去,沈钦显然是没有想到我真的会喝,在我如此顺从的时候,他的脸色也真的不是很好看。

   “啊……”我的半声低呼又被自己给咽了下去,一时之间,没忍住眼泪便“吧嗒吧嗒”地往下落。

  茶盏掉落在地上,是满地的碎瓷片。

  “姐姐,你怎么这样不小心……”萧沉鱼突然故作关心的看着我。

  然后轻轻地一推,我整个人都摔倒在那堆碎瓷片上。

  我“啊”地一声,刚想叫出来,余光就瞥见了放在书桌上面的一张看起来很是老旧的玉佩,那书桌离我只有咫尺之遥,我原本眼睛就好的很,自然是能够差不多辨认出那玉佩,也就自然而然的看出那是属于江楼的玉佩。
第7章. 孩子没了

  我缓缓地站起了身子,只觉得脑子有些混沌,刚刚好走到那的时候,便听见了沈钦的低吼,“谢绾,朕不许你碰它!”

  紧接着,在我刚刚拿起那玉佩不到一会儿的功夫,我就被狠狠地踹了一脚,将我整个人踹蒙,最懵的是玉佩上刻着的那四个字,“吾妻江楼”

  什么叫做吾妻江楼?我当时整个人都懵掉了,待到反应过来的时候,沈钦已经站在我的面前满脸阴鹫,“你给我放下,谢绾!”他对着我吼。

  我冷笑了一声,眼泪顿时就顺着脸颊滑落了,拿着这块玉佩,我看着沈钦,从来没有过这样的声嘶力竭,“这些年,你一直说我蛇蝎心肠,可是,我从来没有想过要害过她,可是她却怀疑我其心不轨?当年的事情,你听过我半分解释么,就因为这她的一句话你就定了我的罪?沈钦,是不是在你的心里面,死人的话永远比活着的有用?”

  我当时也不知道从哪里来的力气,竟是直接冲到了沈钦的面前,再接着,便是直接将那玉佩摔碎在地,“沈钦,她是骗你的!我不但没有害过她,我还……”我的话还没有说完,就又挨了一脚。

  他这一次的力气极大,我被他踹得整个人直接摔到了地上,那一瞬间,我似乎能感受到瓷片扎进了我的身体里,紧接着,便是疼痛,铺天盖地的疼痛……我这才想起,我还有个孩子,我不该在这个时候跟沈钦顶撞的。

  “谢绾,你如今怎么变成这样子?”他对着我低吼,上前来猛地抓住了我的手腕,一双深邃的眸子里面似乎还有几分我不懂的意味。”

  刚刚的茶……

  除了碎瓷片的痛以外,还有肚子的绞痛。

  我回头,正对上萧沉鱼的笑脸。带着早已经熟知的意味。 

  我当时已经顾不上再跟他说些什么别的了,只觉得自己的肚子疼得要裂开,下意识的抓住了沈钦的衣角。

  “跟江楼的玉佩道歉!”

  他勒住我的脖子,狠狠地瞪着我。

  三重的疼痛传来。

  我几乎喘不过气。

  只能不停道,“沈钦,我……我……你松手好不好……”

  “道歉!”他似乎执意到磨掉我的意志。

  “沈钦,我的肚子……我的肚子里有……”

  “你能不能别这么逼我……”

  那是我平生第一次软下来脾气,血从身下汩汩地流了出来。

  他似乎想到了什么,目光忽地一停滞。

  “你……”

  我深吸了一口气,原本夺眶而出的眼泪又被自己生生的咽了回去,我本来想说,沈钦,我有了你的孩子,但是这句话终究没有说出口,只是,突然涌起了一种绝望的感觉,是的,以前都是失望,唯独今日是对着男人决绝。

  我摇了摇头,什么都没有说,只是突然倔强了起来。

  那是平生第一次,我想要跟眼前这个男人一刀两断,我颤颤巍巍地站了起来,脑子已经不是很清明了,却仍旧是微笑着,满是泪花的对他说,“沈钦,至此,你我两不相欠了……”说完之后,我便颤颤巍巍地回了椒房殿。

  我已经不记得我是怎样回的椒房殿了,只记得,我醒来的时候,锦绣哭红了眼,平生第一次,用大人的语气对我说,“这样也好,也好……”

  孩子没有了以后,我在椒房殿里面躺了很多天,这期间沈钦倒是常来看我,他似乎是知道了些什么,我想,那日我身上的血迹到底是留在了沉鱼殿的,他多少也能够猜到,每次他来了这里,总是不说话,或者是直接躺在我的床上,背对着我,我不知道他在想些什么,他也不知道我在想些什么。

  我想,孩子没有了,他心里面多多少少是有些难过的,我说过沈钦不是个绝情的人,倘若是从前,我或许还会笑着去安慰他,可是如今我却是如何也对他笑不出来了。

  有时候,我一个翻身会突然对上他深邃的眸子,我跟他仍旧是不说话,可是我却分明能够看到,他看着我的眸子里面是一种深邃的复杂,有恨却也有爱……锦绣说,当爱恨开始模糊了,很多东西或许也不那样重要了……可是我却宁可觉得自己看错了,从前的时候,我总是盼望着沈钦能够对我有一点儿的怜惜,可是当他真的有怜惜的时候,我反倒是不知所措,因为,我不知道,这怜惜是爱还是愧疚。
今晚我失身了,明天你还会爱我吗?

外面的黑夜,死寂一般,喘口气,都能听到回响。枚瑶,此刻蜷缩在地板的角落,把头埋在手臂里。明明是高温的炎夏,可她冷得浑身发颤。断断续续地哽咽,之前的嚎啕大哭,已经让她精疲力尽,声音嘶哑,只剩下肉体,偏瘫在地。 这是怎样的一个夜晚?她拼命想去忘记,想去挣脱,想告诉自己:这不是真的,只是一场噩梦。她狠狠地咬了自己手腕一口,看到牙印,却没有痛的感觉,又重重用力补一口,血珠渗出,这回有了痛意,也让她确...

【新书】浮生谱最新章节免费阅读

《浮生谱》来源七七文学,主角:罹恨。简介:大唐贞观十三年,太宗李世民为治大旱天灾,下令通渠开山,于武陵城附近山脉之中掘出四天棺之一镇神晶棺,人间世与三天九霄的故事,由此拉开帷幕。 三门六派,上古神话,三天九霄,黄泉碧落,金戈

【自传体】太湖浪子(3)|姆妈(母亲)阿珍也曾貌美如花

小超超姆妈阿珍,诞下超超时分已经瘦骨嶙峋,简直就是新闻里看得到的战火与贫困肆虐之中的非洲难民一个。然而,结婚之前,阿珍可是人见人爱的美少女鲜花般盛开着。 阿珍兄妹共四个,排行老三、下一弟弟,因生得乖巧玲珑、活泼可爱,深得父母娇宠,与哥姐与弟弟也亲密无间,是家里的开心果。这么说吧,有阿珍的地方就有欢乐。 阿珍哥哥姐姐年龄大很多,所以都成家立业离开老家为生活而奔波,家里就剩下父母与阿珍、弟弟四口...

君子兰·红酥手

‖第一节 心里有个愿望‖ 澹雅站在风雪里望着巍巍皇宫,肃穆的矗立的高大皇宫写满了沧桑。 她望着这片她曾经誓死保护的地方,无泪,无恨,无爱,君主要的她都给了,后宫佳丽,金银财富,作为杀手的澹雅把想到的一切都给了他。可是,当

谢谢你给我一场无疾而终的恋爱

文/何以今昔昨 高中生活十分枯燥,除了学习还是学习,日子过得索然无味,新闻趣事自然就成为同学们课间津津乐道的谈资,但凡有一点新鲜事,都逃不过大家的八卦。 体育课更是整个高中时代唯一可以使我们兴奋的时间。那天,又到了一周一节的体育课,我们掩饰不住地高兴,因为除了可以不再死命往脑袋里灌知识外,更重要的是听说学校来了一位实习体育老师,男的、刚大学毕业、长得挺帅的、而且分到了我们高三组。 这个消息像...

过眼烟云

聊城有女者,豆蔻初上,稚气未消,艳气已袭,才情横溢更令其芳名远播,传闻其亲笔题诗画作千金难求,红裙之下拜倒文人富商无数。 李侍郎新到任于聊城,侍郎府的李二公子恰逢此处,向来着迷于书画,闻得春宵楼有此奇女,特前来点上醇酒一

手机故事网_每天读点故事在线阅读©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