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分红处竟成灰【宁卿卿】小说完本阅读~

2019-01-12 16:22:42作者:编辑部
十分红处竟成灰》小说简介:一声暴呵,宁卿卿被三个太监架起,走向一只硕大黑瓮。瓮里,毒蝎横爬,青蛇吐信,褐色蜘蛛和红色血虫爬来爬去。
005 如蛇蝎

  父亲之肉?

宁卿卿宛遭雷劈,单薄如纸的身体直直倒下去。

头磕到铁门角,磕出一个血窟窿,她根本感觉不到痛,颤抖着将污秽的手抠进喉咙。

“哇……哇……”

她拼了命的呕吐,肉、汤、胆汁全吐了个干净,可是还不够,她像要把灵魂给呕出来。

“宁……初初……你……”

你为何如此狠毒,陷害我不够,害死父亲和那么多人命不够,居然还要把父亲的肉割下烹了……

她说不出完整的话,光是想,五脏立刻又开始收缩,哇哇狂吐。

“他该死!”宁初初像是听懂她的质问,如同俯视一只蝼蚁的眼神里溢满仇恨与轻蔑,“什么出手搭救,什么收为义女,都是他撒下的弥天大谎!他薄情寡性,自私无耻,根本不配为人。砍头算什么,死得那么痛快,我要让他……死不安生!所以,姐姐,你大可放心,我不会让你死,因为……对一个人最大的报复,就是把他珍爱的人和事慢慢毁灭。”

她盈盈蹲下,一把捏住宁卿卿的下颌,狠戾之色爬满脸庞。

“桃花坞是宁轩珍爱的心血,而你,就是他珍爱的女儿。”

眼前的女人阴毒而恐怖,和记忆中温善如水的妹妹截然不同。

宁卿卿很快猜到她一直在伪装,包括碧桃姑姑。

“你们……”她忍痛张嘴,“和父亲的相遇,是设计?”

“姐姐果然聪明!”

宁初初加大力度,几乎要将她的颌骨捏碎。

她俯身,声音越发的轻,像毒蛇一样吐着信子,邪恶浅笑:

“不如再告诉姐姐一件事吧。知道你那又傻又蠢的母亲是怎么死的吗?”

“是你……”

宁卿卿双目充血,恨不得挣脱束缚,扑上去将她撕碎。

当年她们两入宫不久,桃花坞突传死讯,说母亲颅内出血而亡,原来是她们,是她们!

“她患心疾,常年摄入毒粉,造成颅内出血,不是什么难事。说起来,我博览医书,精修医理,还是拜宁轩和你所赐呢。”

“父亲让你学医,是为……治病救人!”

啪——

一个耳光扇过来,宁卿卿头冒金星。

宁初初像被踩到痛脚,恶狠狠的面容狰狞似鬼。

“什么治病救人,还不是为你!他之所以让我学医,就是为了可以随时随地医治你、保护你!”

山雀轻鸣响起,宁卿卿还在晕眩,转眼间,宁初初跌坐在地,捂住腹部痛哭流涕的喊:

“姐姐,你非要这么执迷不悟吗?战惊石不过一个南越贼,究竟有什么好,你为什么不肯说出他的下落?”

明黄龙袍在灯火闪闪金光。

慕容泽箭步冲进来,一把将柔肠寸断的宁初初搂入怀里:

“初初?初初!你怎么样?”

晕眩过去,宁卿卿立刻明白她在演戏,演戏给慕容泽看。

眼看她的腹部渗出血红将宫装浸染,她抢先道:

“不是我!”

“狡辩!”慕容泽眸光冷厉如刀:

“初初的腹部才被陈松刺伤,你再补一脚,宁卿卿,你真是心如蛇蝎!”

靠在帝王臂弯里的宁初初容颜苍白,倒吸冷气,边吸边道:

“请皇上不要怪姐姐。父亲死了,姐姐心里难受,臣妾……同样来自桃花坞,其实……也是罪人!”

“傻丫头。”慕容泽亲昵又宠溺的吻了吻她的额心,“你怎么会是罪人?朕的命,是你救的。朕从前便想过,如果有朝一日再碰到那年将朕救出深水的女孩,定要报答救命之恩。想不到上天垂怜,早将初初你送至朕身旁。”
006 薄情郎

  救他出水?

宁卿卿剧烈一抖,声音粗嘎:

“阿泽,你说什么?”

慕容泽默不作声,他身旁的太监总管察言观色,立刻一拂尘飞向宁卿卿的脸。

“大胆罪人!皇上的名讳,岂容你叫?”

拂尘落脸,顿时甩出无数道血痕。

宁初初捂住眼睛做不忍看状,柔柔带泪的央求:

“皇上,姐姐饱受刺激,还请您原谅她的放肆吧。”

宁卿卿整个人都沉浸在震惊里,久久不能回神。

阿泽说什么,初初救她出水?

明明是我,明明是我啊!

他赠送的青梅薄玉,一直被我珍藏在凤栖宫的八宝首饰盒,难道……

“朕可以不计较她放肆,但是……”慕容泽冷冷凝向角落里疯疯癫癫的女人,厌恶和鄙夷堆满俊容,“朕不能容忍她对你出手。你是她妹妹,素来把她看得比自己还重要,她难不成失心疯了吗,不仅派人行刺你,居然还用脚踢你。来人,让她好好长点教训,让她以后还敢不敢对朕的皇后动手!”

“皇后?”

宁初初吃惊,仰抬的凤眼含情带雨,楚楚可怜。

慕容泽恨恨剜一眼喃喃呓语的宁卿卿,温柔抚摸她的发:

“是啊,初初,朕要立你为皇后。以后别来这种地方了,来,朕抱你出去。”

他打横抱起喜出望外的宁初初,转身时,铁链拖响,宁卿卿发疯似的冲上来,死死拽住他的龙袍。

“阿泽……不……皇上,那年救你的人,是我!是我啊!不是她,她……”

“姐姐!”宁初初惊呼,“你不肯说战惊石的下落就算了,还要李代桃僵吗?”

“是你?”

慕容泽转身,深深凝向再看不出从前颜色的女人,薄唇轻扬:

“若是你,为何这么多年,你从未说过,朕也从未见过那块青梅薄玉?”

他嫌恶的摇头,猛然抬腿间,宁卿卿被踢飞,狠狠撞向墙壁。

“动手,务必逼问出战惊石的下落。”

无数金星在眼前旋转,宁卿卿像个稻草人似的被狱卒拎起。

“初初,以后别来这种地方,对身体不好。等你伤好,朕就让礼部准备封后大典。”

“多谢皇上。”

“傻丫头,说什么谢。从今往后,你就是朕的皇后,朕要与你携手白头,共赏江山。”

宁卿卿听着越来越远的对话声,千疮百孔的心顷刻碎成渣滓,嘴角的血亦是越流越汹涌——

阿泽,你忘了么,我是你唯一的卿卿啊。

阿泽,当年我们可以把命交付彼此,为何如今你连一丝信任也不留?

阿泽,你要和她携手白头,那……我呢?

“战惊石在哪里,说!”

猩红的烙铁越来越近,宁卿卿模糊看向狞笑的狱卒,心如死灰。

**

封后大典十日后举行。

大概看她可怜,负责送饭的老婆子偷摸告诉她,原来那日,陈松首先并不是去行刺,而是恳求宁初初出手相救桃花坞人。

后来不知道发生什么,陈松拔剑,刺伤宁初初,随后被禁军大统领擒获。知道犯下大罪,还可能连累他人,切腹自杀。

此外,据可靠消息,战惊石不久前潜入帝都。

所有人都认为他是为宁卿卿来,两人肯定有所勾连,所以一再逼问。
007 赐鸩酒

  宁卿卿无奈。

自己和战惊石,分属敌对两国,虽然彼此佩服对方武艺高强,但哪里有什么生死情分?

脚步声传来,老婆子溜走。

宁卿卿躺在昏暗里,任由自己坠入无垠黑暗。

“皇嫂……”

急切呼唤潜入耳畔,她睁开布满血痂的眼,一张端正阳光的脸撞进视线。

“小放?”

景王慕容放,慕容泽一母同胞的弟弟,温暖不羁,从前颇受慕容泽和自己的喜爱。

慕容放一身夜行衣,掏出削铁如泥的精钢小刀,利落断开铁链:

“皇嫂,快,我带你走。”

这些日子宁卿卿一直晕晕沉沉,冷热交替,此刻被慕容放搀扶,她也站不起。

各种折磨,早把她摧残得只剩一具苟延残喘的躯壳。

“你……”今日封后大典,身为王爷的他难道不应该在仪典上么?

慕容放眼眶潮热。

二十多天而已,从前明艳无双,宛如天仙的皇嫂,如今遍体鳞伤,浑身恶臭,令人不忍多睹。

“他们在举行仪式,放心,有准备。”

眼下不是心酸的时候,慕容放说了声得罪,将宁卿卿抱起,走出牢门。

“放……我下来。”宁卿卿直觉不对,她太了解慕容泽,既然打定主意让她活受折磨,就不可能让她落入别人之手,何况还有那位心肠歹毒的妹妹,“你放我……”她气息不稳,说不上几个字就喘,枯瘦如老妪的手死死掐向慕容放的手臂,试图阻止。

“不!”

完全没想到宁卿卿被折磨成这幅样子,慕容放激动道:

“皇嫂,你会没命的!桃花坞那么多人的血,还不能让你清醒吗?跟我走,我会照顾你!我相信你!”

“你会照顾谁?”

阴恻恻的男音从走廊入口传来,听得慕容放一惊,同时不由自主收紧抱住宁卿卿的手臂。

阴暗里,龙袍闪耀的慕容泽慢条斯理走过来。

他绷着一张脸,浑身散发出嗜血的气息。当他捕捉到慕容放收紧手臂的小动作,一双鹰眸眯得越发鸷冷,似乎下一秒就要大开杀戒。与此同时,他的身后,早已布满武器精锐的帝卫。见慕容放只是气鼓鼓的瞪过来,他又问:“你刚刚说,你会照顾谁?”

一字一句,咬牙切齿。

慕容放听出危险,却无视宁卿卿越掐越紧的手,梗着脖子道:

“照顾皇嫂!”

两颗热泪从宁卿卿的眼角滑过,没想到,第一个相信自己、要救自己的,是向来不问正事的慕容放。

慕容泽恶狠狠瞪向弟弟:“她是罪人,你的皇嫂是初初!”

“宁初初是你的皇后,但我心目中的皇嫂,永远是她!”

“你……”

慕容泽火冒三丈,越发觉得宁卿卿是眼中钉,肉中刺。

这女人,居然让小放对她这般死心塌地!

“皇上,您别生气。”疾步赶来的宁初初温柔开口,“景王爷还小,很多事情,看不清楚。或许,在他眼里,能文能武、貌比天仙的姐姐,就是世间最好的女子。”

“别说……”

宁卿卿竭力掐住慕容放,让他别开口,可惜迟了,慕容冲直接嚷道:

“她当然是!难不成还是装模作样的你?”

宁初初的话明显带有挑唆,慕容放终归年轻。

感觉到慕容泽的眼睛像刀子一般射过来,宁卿卿无奈暗叹。

身为帝王,他能容忍皇弟胡闹放肆,但绝不能容忍他觊觎,或者说爱慕自己的女人!

果然,慕容泽再也不多话,泠然吩咐:

“带景王走,赐……罪人宁卿卿……鸩酒。”
我住你们俩春梦了无痕

纵横四海中亚占在被枪打伤后问钵仔糕对红豆的感情,钵仔糕是这样回答的: 其实爱一个并不是要跟她一辈子的。我喜欢花,难道你摘下来让我闻闻;我喜欢风,难道你让风停下来;我喜欢云,难道你就让云罩着我;我喜欢海,难道我就去跳海? 只能说钵仔糕这一生不羁放纵爱自由了,的确,他自己也说过喜欢东逛西逛,不想受到约束。 所以红豆选择了一直苦苦爱恋自己的亚占。亚占对红豆的爱,是想让她幸福,想给她一个温暖的家。 ...

我憋不住啦

1. 小朱穿着皱皱的开裆裤,坐在火热的炕头,含混不清的叫嚷着:“我憋不住啦!” 可是,所有人的注意力,全都集中在长凳上的一头肥猪身上。 小朱又拍了拍窗子,布满冰霜的玻璃上瞬间浮现出一个又一个小小的手印——宛如垂死挣扎的猪蹄。 老朱叼着烟——狂乱的烟雾和纷繁的飞雪让他有些睁不开眼睛。他紧了紧棉裤腰,松了松棉袄扣子,提起尖刀,汹涌而浪漫的刺穿了肥猪脖子下的动脉。 “我憋不住啦!” 小朱又绝望的叫...

你说这到底是不是爱

作者:小夕 不是所有的感情,最后都以分手告终。有时,它又变成了另一种关系。这种关系,往往说不清也道不明。 分手后的这些年,我时不时会去打探小贝(前任)的状态。从他的豆瓣、微博、twitter、facebook、ins,甚至是LinkedIn去关注他。 有时小贝也会自己主动汇报,无论我们俩人是处于单身还是各有交往对象的情况下。 闺蜜有几次实在看不过去,对我说:“你俩复合吧,求求你们了!这样对身...

梨梦

【卷一:梨花如梦】 妖界,灵狐谷,梨林。 晨风微动,梨花婆娑,漫天飞舞,如梦如幻。 “……好美……若这梨花永远不谢……那该多好啊……” 轻轻的呢喃带着稚嫩,淹没

长安牢

在江城,长江就奔流其中,滚滚东逝的水,除了带走泥沙,还带走了多少才子佳人的悲欢离合,笑泪嗟叹。那一年夏天,正是江城花满之时。她第一次见到她,早听闻上官婉儿的才名,今日却第一次见到她。都是陛下看重的女官,都身背世人才女之

七年了,我想,该结束对你的暗恋了

2017年11月8号 星期三 天气小雨 天灰蒙蒙的,下起了小雨,此刻坐在窗边的我十分纠结,敲打着这七年来我一直想对你说,却每次都删了又删的话。 瀚城,我不想再当你兄弟了,我想做你名正言顺的女朋友。 我盯着QQ聊天对话框里刚刚敲打出来的字,又看了看你的头像,那是一张你在阳光下扣篮的抓拍。我最喜欢在篮球场上的你,青春又自信。 我们的相识,也是因为篮球。高一新生开学,学校组织了一场新生...

手机故事网_每天读点故事在线阅读©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