盛世娇宠:这个娘娘有点懒(苏幼仪)小说全集在线、

2019-01-12 15:47:11作者:编辑部
穿越言情美文《盛世娇宠:这个娘娘有点懒》全文火热更新中,“听说你很漂亮?” 苏幼仪白眼一翻,好好的大皇子不务正业,天天跟人吹嘘她漂亮,这下可怎么办……
第三章 别赶奴婢走
第三章 别赶奴婢走

“姑姑,奴婢替您把赏赐收起来吧?”

从东四所小宫女晋升成姑姑之后,苏幼仪很快拥有了一间自己的屋子,外头是圆桌摆着茶水,里头还带一间睡觉的内室。

她入宫之前父亲是教书先生,家里还算有点底子,也没住过这么好的屋子。

别说是她了,季家是乡里有名的乡绅之家,少爷小姐的屋子也不过如此。

苏幼仪按着太阳甩了甩头,好端端的又想起那个陈世美做什么,他怕是早就娶了阁老家的二小姐,在朝中平步青云了。

都说情场失意赌i场得意,苏幼仪进宫就是一场豪赌,现在看来她赌运不错,有了大皇子这个靠山,在东四所还算有点身份。

当然,忽略皇上奇异的举动,和暂不明朗的态度。

“姑姑?姑姑发呆也很美呢,真真是天生的贵气!”

小宫女淑芽好奇地看她。

这个年轻的姑姑和她一般大,身上自有一番从容气度,从前以为她的富贵顶天就到大皇子这里了,没想到这么快就得了皇上的青眼。

苏幼仪回过神来,看着一脸仰慕的淑芽,正用敬畏的目光望着自己。

她和自己是同一拨入宫的宫女,刚分到东四所的时候身份一样,八个人睡一间屋子,挤两张大通铺。

淑芽是隔壁屋子的,她们还没来得及认识,就从平级演化成了主仆身份。

苏幼仪有些不自在,“什么贵气?咱们都是一样的人,我运道好些得了大皇子信任,是我祖上冒青烟。当奴婢的人不该有贵气,这一点你可要记住了。”

有一个大皇子在外宣扬她漂亮就罢了,再多个小宫女宣扬她贵气,她的日子还过不过了?

淑芽吐了吐舌头,“是,姑姑,奴婢记住了。”

“咱们都是东四所的奴婢,你在大皇子跟前自称奴婢便是,在我跟前不必如此。我既没有出身背景,也没有宫里历练的经验,教不了你什么。”

苏幼仪算不得她的正经主子,只是被称一声姑姑,按规矩屋里得有个人伺候,上头才把淑芽指来伺候她。

除了苏幼仪之外,东四所别的姑姑至少二十岁出头,在宫里摸爬滚打多年,那些宫女有喜欢到姑姑屋子里伺候的,看重的就是能学到东西。

可苏幼仪自己都初来乍到,能教淑芽什么?

淑芽忙摇头,“姑姑说的哪里话?奴婢能伺候姑姑是奴婢运道好,姑姑这里既不朝打暮骂的,又时时有何大总管这样的人物进进出出。这不,连皇上的赏赐都送进来了。奴婢有生之年能摸到皇上的赏赐,就是修了几辈子的福了!”

苏幼仪没有再多话,摆摆手示意她下去,淑芽乖乖地去把御赐的东西收进箱笼里。

她身在宫城,应该和淑芽有一样的想法,一样感恩戴德才对。

也不知道是跟着自己那个教书的父亲多读了几本书,还是别的什么原因,她还真就看不上皇上的恩典。

苏幼仪自顾自坐下,提起桌上的茶壶正要给自己倒一杯茶,忽然被门外进来的人夺下。

“怎么能让姑姑亲自倒茶?这屋里伺候的人哪去了?”

定睛一看,原来是东四所大总管何福禄,苏幼仪立刻起身蹲了个福。

“何大总管吉祥。”

“苏姑姑吉祥。”

宫女太监私下问好喜欢说个吉祥,苏幼仪投其所好问了声,不想何福禄也回了她一句。

从前何福禄对她也客气,却没客气到这个份儿上。

何福禄圆头大耳,一张脸笑眯眯的,看似人畜无害,若真信他人畜无害,那就掉进这个人的锅里了。

苏幼仪进宫四个月,听过关于何福禄的传闻不计其数,其中不乏活活把犯错宫女沉到水井里淹死这样的故事,她对此人一直敬而远之。

“何大总管请坐,我这里没什么好茶,您喝的惯普洱吗?”

“喝的惯喝的惯!”

何福禄顺势坐下,看到内室有宫女的影子晃动,便知道是淑芽在整理苏幼仪收到的赏赐,“恭喜苏姑姑了,得了皇上的赏赐,将来必能做个娘娘。姑姑才进东四所的时候我就说了,这么个美人儿到底下伺候岂不可惜了?只有大皇子身边供得起您这尊佛!”

何福禄把她送到大皇子身边,原本打的是什么主意,苏幼仪心里有数。

她淡淡笑着,给何福禄跟前的茶盏斟了七分满,茶香袅袅。

“何大总管快别取笑我了,皇上是见我照顾大皇子有功才赏赐的,不是您想的那样。您要是再取笑我,我可恼了。”

嘴上说的玩笑话,眼里一丝笑意都没有,何福禄心中一惊,这姑娘还真不想飞上枝头变凤凰不成?

他在宫里十几年了,没见过一只麻雀不想变凤凰的,别说苏幼仪这种穷人家出身的,就连五品、六品的小官家的女儿,哪个不想攀上皇上?

他心里陡然生出敬意,看苏幼仪的眼光也和先前不同。

“姑姑好心志!你放心,我i日后再不说这话了。姑姑是大皇子身边第一得意人儿,把大皇子照顾好了,日后的富贵不比有些娘娘差!”

后宫位分低、不得宠的嫔妃一抓一大把,她们的日子未必有苏幼仪现在好,要么苏幼仪怎么会拒绝皇上呢?

她自顾自端起茶盏,“何大总管这话我听不懂,奴婢不敢和主子相提并论。”

话里一丝风都不透,何福禄想再试探什么,未免牵强。

他干笑了两声,“苏姑姑说的对,主子的事不是咱们议论的。对了,你看你这屋里只有一个人伺候怎么行,连茶水都要你亲自倒。翠微,进来!”

门外走进来一个宫女,低眉顺眼,规矩极好,看起来和苏幼仪年岁差不多。

脸却生得很。

何福禄笑呵呵的,“苏姑姑,这是我精心给你挑选的好人物,你看看怎么样?”

苏幼仪没有抬头,“我屋里已经有一个淑芽了,没有多一个人的例。何大总管送一个人来,是要把淑芽调走吗?”

淑芽在里间听见要把她调走的话,忙不迭跑出来磕头,“何大总管,求求你别把奴婢调走,奴婢一定会好好伺候姑姑的!”

何福禄被她吓了一跳,苏幼仪抿抿茶,掩饰自己唇边的笑意。
第四章 贤妃娘娘有请

说到最后,苏幼仪还是把翠微留下了。

淑芽在无人的时候和她抱怨,“那个翠微不知道是哪里来的,怎么忽然就调到姑姑屋子里了?奴婢瞧她不言不语的,看起来就不像好人。”

“淑芽,你的老i毛病又犯了。”

苏幼仪轻描淡写说了一句,收拾了茶具,“我要去给大皇子奉茶了,你可以看着翠微,但是不许再和旁人说她的坏话。小心祸从口出,明白了吗?”

可以看着翠微……

淑芽歪着头想了想,恍然大悟,笑着朝苏幼仪一福,“哎,那姑姑快去吧!”

从宫女们住的后院,穿过一道垂花拱门,顺着长廊朝前头走就是大皇子的住处了,这个时辰,大皇子应该刚起身。

苏幼仪加紧了脚步,进门的时候,小宫女们正扶着睡眼惺忪的大皇子起床,给他穿好衣裳。

“奴婢给大皇子穿鞋。”

她迎上去捡起地上的鞋,大皇子的脚生得比一般八岁的孩子宽,穿鞋的时候稍有些费劲,旁人穿得总不和他的意。

那些人要么生搬硬套把他的脚弄疼,要么生怕弄疼他,磨磨蹭蹭半天穿不好。

穿上鞋后,大皇子朝地上跺了两下,露出满意的笑容,“苏姑姑是我身边最会穿鞋的人!”

小孩子容易满足,虽说身边伺候的人多不胜数,真正贴心的却不多。

苏幼仪心疼大皇子小小年纪没了生母,宫人伺候得再周到也没有亲娘周到,后宫里头掌着凤印的那位到底是后娘,真心总是容易换来真心,大皇子在意的也是这份真心。

“我的好皇子,是谁教你这样夸人的?太傅们可曾说过,天外有天人外有人?”

给大皇子穿衣裳的小宫女抿嘴偷笑,心道苏姑姑读的书可真多,张嘴就是道理,不像她们这些大字不识几个的。

大皇子张了张嘴,忽然想到自己昨儿说的话,一拍脑门,“我给忘了,以后不能随便夸苏姑姑,免得招人觊觎。苏姑姑最丑最笨最不会伺候人,我就这么说,好不好?”

小宫女憋笑到内伤,苏幼仪一眼看过去,几道嘴角抿成了直线。

苏幼仪无奈道:“也不能这么着,您要说我又笨又不会伺候人,万一被贵人们听见,大皇子身边怎么能留这样没用的人呢?”

大皇子领悟她话中精髓,一下从床上跳下来,“明白了,说丑就行。”

苏幼仪:“……”

真是个聪明孩子。

早膳还没用完,一个宫女托着一样事物进来,大皇子嘴里咬着奶饽饽,一眼看过去,奶饽饽掉进碟子里。

宫女快步上前,恭敬道:“请大皇子安。二皇子请奴婢送这个给您,说是您最喜欢的。”

二皇子小了大皇子半岁,大皇子不喜欢继皇后,连带不喜欢她所出的三皇子,二皇子的生母李贤妃还算安分,大皇子愿意和二皇子玩。

苏幼仪朝她手里的托盘一望,原是一把精巧的小弓箭,大皇子这个年纪的男孩哪有不喜欢弓箭的?

怪不得奶饽饽都掉了。

“快拿过来!这不是二弟的宝贝吗?他怎么舍得送给我了?”

大皇子左右摆i弄那张小弓,喜欢得连早膳都没心思吃了,苏幼仪暗暗摇头,心道这个二皇子早不送晚不送,偏偏在大皇子用早膳的时候送来。

那宫女笑道:“我们二皇子说昨儿大皇子喜欢这弓,他本应该直接送给大皇子的。偏偏他一时贪玩小气了,没送给大皇子,昨儿晚上一夜没睡好,所以今儿一大早就命奴婢送来了。”

一个八岁的孩子,自己喜欢的物品不肯送人,这么寻常的事哪至于一夜睡不好?

苏幼仪站在一旁没说话,那个宫女却抬头看了她一眼,“我们二皇子还说,听说大皇子身边的苏姑姑最温柔可亲,想请苏姑姑过去见一面。不知道大皇子肯不肯赏他这个脸面?”

大皇子的眼睛没离开过手里的小弓,“那有什么难的,二弟又不是没见过苏姑姑。苏姑姑,你随她去吧,早些回来陪我去御花园射箭!”

二皇子要见她?

这种鬼话,也只有大皇子这种孩子会相信!

苏幼仪拼命给他打眼色,昨儿还说要护着她,今儿怎么随随便便就把她单独推出去了?

谁知道二皇子那边等着她的,会是什么!

那个宫女笑着一福身,“奴婢替二皇子多谢大皇子,苏姑姑,您请吧!”

苏幼仪的眼睛快瞪出毛病了,大皇子还是没抬头看她,当着外人的面她不好有更多动作,只能老老实实跟着那个宫女离开。

路上,苏幼仪和那个宫女搭话,试图套出一些有用的信息,小孩子靠不住,她只能自己想办法了!

“这位姑娘脸生得很,怕不是常在二皇子身边伺候的吧?”

宫女走在前头引路,侧着脸回她,“我是伺候二皇子的,姑姑来的时间不长,认不得我也是寻常。”

苏幼仪干笑,当今皇上年纪轻轻,子嗣并不多,东四所每个皇子近身的人她至少认得脸,这个宫女说的不是真话。

她心里打起退堂鼓,“一大早就过去,不知道会不会打扰二皇子用早膳?”

那个宫女一面回话,一面脚下不停,“不会的,我们二皇子一向起得早,卯正就用早膳了,现在应该在喝茶等着一会儿念书呢。”

二皇子一向勤谨,这个苏幼仪也有所耳闻,这么一听这个宫女又像是近身伺候的人。

苏幼仪怀疑自己被皇上吓坏了,开始草木皆兵,遂笑道:“今日不必去学堂,二皇子还一早就准备念书,真是好学啊。”

千穿万穿马屁不穿,那个宫女回头朝她笑笑,没有再回话。

人领到了二皇子的住所,苏幼仪抬头一看,好不容易放回肚子里的心又悬了起来。

正堂上坐的不是二皇子,而是一位身着紫色云锦团花宫装的美人,一张标致的鹅蛋脸圆润端庄,戴着掐金珐琅指套的手,正端着茶盏轻啜。

领她来的宫女笑得意味深长,“苏姑姑,我们贤妃娘娘有请。”
第五章 黄金镯子

苏幼仪低眉顺眼走进去,目光只落在自己的鞋尖上。

她朝上首行了一个深蹲福礼,而后一动不动地稳在那里,就像一尊石雕。

贤妃没让她起来。

她眼观鼻鼻观心,庆幸自己进宫后的第一堂课学得不错,什么蹲福、跪拜她都学得扎扎实实。

就这么蹲着,至少一刻钟她的身形不会晃。

她把精力全用在稳住自己的身形上,贤妃托着茶盏打量她,从那张清丽的瓜子脸看到她纤细的腰肢,修长的腿,秀气的脚……最后目光又转回她面上。

她垂着眼睑,很久才会轻颤一下,睫毛像蝶翼扑闪。

模样儿好气质好,最要紧的是还沉得住气,怪不得皇上一见就看上了。

好一会儿,贤妃才开口,“你就是拒绝皇上封答应的,那位苏姑姑?”

果然是冲这事来的!

苏幼仪在心里已经把皇上骂了好几遍,面上不动声色地颔首,“回贤妃娘娘的话,奴婢正是大皇子身边伺候的苏幼仪。”

进了宫的宫女儿,本该由第一个教引嬷嬷替她们改顺口的名字,苏幼仪的名字是她那个秀才父亲起的,颇有大家闺秀的韵味,教引嬷嬷便没改。

贤妃细细的柳叶眉轻挑,她问的是拒封答应的事,苏幼仪答的却是在大皇子身边伺候。

她是想把自己和册封那件事撇干净,还是想搬出大皇子来压自己这个庶妃?

无论她是哪个意思,都是在力求自保。

贤妃有些欣赏这个聪明的丫头,“快起来吧。本宫听说你是个伶俐人,不仅大皇子喜欢,雍亲王和皇上也很欣赏你。故而本宫今日来瞧二皇子,顺道看看你。”

是专程来看二皇子顺道看苏幼仪,还是专程看苏幼仪顺道看二皇子?

苏幼仪心里有数,缓缓起身,“多谢贤妃娘娘抬举,奴婢无才无德,当不起娘娘的夸赞。”

“你就是这么拒绝皇上的么?”

贤妃牢牢咬紧这个问题,苏幼仪只好把自己对皇上的说辞又重复了一遍,“奴婢不敢高攀,承蒙大皇子器重,奴婢年纪轻轻就成了姑姑。大皇子还肯听奴婢几句劝,奴婢自有跟在大皇子身边尽心竭力,才能报答皇上恩德。”

打狗也看主人面,她一口一句大皇子,就算贤妃对她有什么不好的企图,也得顾忌着大皇子。

苏幼仪自己是这样想的,不想听在贤妃耳中却会错了意。

这丫头年纪轻轻,难道是嫌在皇上身边做个答应埋没了,想等大皇子长大封个高位不成?

也不是没有可能,前朝还有个皇帝把奶娘封成了贵妃,打小处在一起的感情自然好,不用像别的妃嫔一样在后宫小心翼翼。

若是如此,那她对自己就没有威胁了。

贤妃笑着抬手一指,“给苏姑姑看座,赐茶。”

苏幼仪不敢抬头直视她,却听出了她声音里的笑意,不明白贤妃为何突然高兴起来。

方才领她来的宫女端上一只小杌子,苏幼仪谢了恩,只坐椅子的三分之一以示恭敬。

贤妃道:“大皇子是皇上的嫡长子,一向最为器重。你跟在大皇子身边尽心照顾,就是为皇上分忧,本宫也该感谢你。”

她褪下自己腕上的金镯,苏幼仪从眼底扫了一眼,一看便知那是贤妃用来赏人的物件,不是真正贴身佩戴的。

戴得起珠玉宝石的女子,谁稀罕成日戴着黄金?

不说宫里的嫔妃们,连宫外的大家小姐,也不把黄金镯子当什么稀罕物。

贤妃把镯子交到苏幼仪手里,两手相触时,苏幼仪差点下意识地缩回手。

贤妃的手可真冷啊!

她的笑容给了苏幼仪错觉,以为她的手会是暖的。

好在那双手很快收回,苏幼仪手心里只剩下一个沉甸甸的金镯。到底是贤妃手里出来的东西,镯子花纹精致寓意吉祥,没有凡俗的金镯子那么俗气。

苏幼仪掂量这份礼的分量,对于打赏下人来说应该是头一等了。

她立刻起身,恭恭敬敬地福身谢恩,贤妃一个眼神,一旁的宫女立刻上来搀她。

宫女道:“苏姑姑别多礼了,我们娘娘喜欢姑姑,所以才赏赐姑姑。我们二皇子和大皇子一向要好,姑姑常在大皇子身边,能照拂照拂我们二皇子就算谢了娘娘的恩了。”

苏幼仪连声应是,“奴婢是大皇子的奴婢,更是这宫里的奴婢。二皇子是主子,奴婢自然要照顾着。”

庭中响起少年的读书声,声音清脆,韵律稍显稚嫩。

那是二皇子的声音。

贤妃的面色顿时变得柔和,眼底慈母的温柔倾泄,苏幼仪冷不防抬头看见,总觉得有点奇怪。

她也说不上来是哪里奇怪,贤妃已站了起来,她立刻跟着站起。

“时候不早了,本宫还要到皇上那里伺候,苏姑姑请便罢。本宫喜欢你这懂礼谦和的性子,日后常召你到长春i宫说话,万勿推辞。”

说罢带着一众宫女离开,苏幼仪福身送别,脑中千头万绪。

贤妃说召她去长春i宫说话,到底是客气话还是认真的?

要只是顺着皇上的恩典说句客气话,那倒没什么,这宫里人人拜高踩低,东四所的人早就闻着味儿来讨好她了,连总管何福禄都不例外。

要是认真的……那麻烦就大了。

她一个大皇子身边的亲信,时常到二皇子生母宫里去说话,皇上不砍了她脑袋才怪!

苏幼仪一面想,一面走出去,经过庭中时,朝站在廊下读书的二皇子福了福身。

原以为二皇子读书专注不会理会她,没想到他放下书本,“苏姑姑留步。”

二皇子比大皇子小半岁,用民间过一年长一岁的法子来算,他和大皇子算同岁。

可眼前的少年比大皇子矮了一截,身形也瘦弱许多,面庞秀气颇像贤妃,苏幼仪飞快打量他一眼,心想他叫住自己做什么?

她躬身上前,“二皇子有何吩咐?”

“并没什么,白问问你大皇兄一会儿做什么去。”

小小少年目光中有着不符合年纪的沉稳,与他相比,大皇子就是一个调皮憨玩的猴儿崽子。

有娘的性子内敛沉稳,没娘的反而大大咧咧,这兄弟两真该掉一个个儿。

苏幼仪想了想,出门的时候大皇子说要她早些回去陪他射箭,当时这话贤妃派去的宫女也听见了,她没什么好隐瞒的。

“回二皇子的话,出门的时候大皇子隐约说一会儿要去御花园射箭,也不知是认真的还是一时兴起。”

二皇子嘴角翘了翘,很快抚平。
【唐锋】贴身保镖2章节无广告阅读

《贴身保镖2》简介:一位忠诚、荣誉、责任、勇敢的特种兵汉子,正用专业的保镖素质、执着的职业信念,诠释着一个贴身保镖的血腥人生。 贴身保镖2第三章 激战此时已经彻底走出了热带丛林,低矮的灌木丛取代了高大的乔木,不过路

《我在黄河捞尸那几年》孙正小说完结版阅读

《我在黄河捞尸那几年》简介:本想着退伍以后能在事业单位混吃混喝的我,却被分到了一个叫作“黄河边防二局”的单位,整个单位里算上他才有三个人,这三人身上都充满了秘密,他们的工作竟然是捞尸体,抽到了那个神秘的

相府之换皮毒女

(一) 绕过泥泞狭窄的小路,路过发臭的尸体和破旧的房屋,这里有一间极其破烂的矮房屋位于贫民窟里。此时,一位美丽绝伦的华衣女子轻轻敲着已经被腐蚀的木门。 开门的是一位矮小瘦弱的老人,皱纹深得已经令人看不清他的五官了,只是一道贯穿整张脸的刀疤莫名使他丑陋的脸庞看起诡异神秘。 老人细小的眼睛瞥了女子一眼,便将她迎进屋里。屋里充满着浓厚腥臭的血腥味,到处可见残肢断骨,甚至还有几个早已成白骨的头颅。不...

老兵,余生请多指教

文/晨屹 2018年2月24日 星期六 大风 ⒈ 越发的想念就会越发的沉寂。 二十多岁的年龄,却还是不懂得什么是爱,到底什么真正的爱情。 寻寻觅觅,追追逐逐,流浪,颠沛,直到今天,我才明白,真正的懂得什么是爱。 因为思念,翻涌腾出。 当你真正的体会到思念的时候,无法控制,也无处安放,却又被深深的包围在其中,无法突破,也深知不能再继续沉沦的时候,当你什么都提不起劲的时候,当你不知道这些缘由...

都市无双道士最新章节阅读,都市无双道士全文免费阅读

《都市无双道士》全文跌宕起伏、扣人心弦,是一本情节与文笔俱佳的玄幻小说,七七文学免费提供纯净免费小说阅读.... 都市无双道士第七章 世间百态在云台村的这段时间里,汪远解决了云台村村民棘手的病情,但对于在水塘发现

我是家里的“多余”

七八个小孩在房间里排成一列,尽头桌子上散乱的放着几本蓝色的预防接种证,我不由想起了母亲在房间外对我说的话:“如果有人喊李生你就过去。”我张开嘴想问点什么,又将话咽了回去,诺诺的点了点头。因为我并不姓李,也不叫生。 我是家里的二胎,是计划生育严打期间的二胎。本来家里没想要我,据我母亲说,头三个月我在目前肚子里安分的很,母亲也没有明显的反应。到四个月的时候,旁人只觉得我妈变胖了,后来单位的同事说...

手机故事网_每天读点故事在线阅读©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