宁宴小说《重生农女好种田》完结版阅读及目录

2019-01-12 15:24:36作者:编辑部
重生农女好种田》小说精彩剧情分享:上有爷奶偏心到极点,中间生母像蚂蟥,还有一个四岁的小包子跟在身后抹鼻涕。宁宴仰天长叹:“敢不敢让劳资过的更糟一点儿。”
第三章 一家极品
  大李氏手里还抱着两只兔子。

  在大李氏身后还跟着两个女人,其中一个长的不错面白肤净、低眉顺眼,身上衣服洗得发白、从原主的记忆可知这位是原主的亲娘徐氏,徐氏手里还提着两只扑闪翅膀的野鸡。

  另一个人长相跟大李氏有些相似,大饼脸,韭菜头,一脸雀斑是原主二叔的妻子小李氏,也是大李氏的侄女,更过分的是,这位肩膀上扛着她从山上辛辛苦苦打下来的野狍子。

  顶着一身伤猎了几天的吃食,竟然还被人惦记了,这对宁宴来说有些不能忍。

  大李氏的三角眼从宁宴身上扫过,看见宁宴额头伤口的一瞬间皱了一下眉头。

  暗地嘀咕,死丫头竟然真的寻死,额头上这么大口子肯定是要留疤的,也不知道隔壁杨瘸子会不会嫌弃。

  “大丫头你来的正好,赶紧管管你家这个野种,竟然敢跟祖奶奶动手,还有没有教养了!”

  听见大李氏说话,宁有余抬头看向宁宴,瞧着宁宴越来越黑的脸,眼里的希冀慢慢淡去,每次祖奶奶一来,他都会挨打,这次怕不是也会这样。

  然而,事情的发展谁都没有猜到!

  宁宴捋起袖子,盯着上门打秋风的三个强盗,愤愤道:“把东西都给我放下!”

  小李氏被宁宴的吼声吓了一跳,讪讪道:“大丫头你搞错了吧,现在你不应该教训这个不懂礼数的小野种吗?”

  “呵……”宁宴本来是不想动手的,只是,对付某些不要脸的人还是得靠拳头,伸手将小李氏背上的狍子扯下来。随手一甩活生生的狍子就躺在院子的土地,发出嗷嗷的叫声。

  小李氏盯着自己空荡荡的双手张大嘴巴:“大丫头你竟然跟我动手!”一口黄牙露出来,看的宁宴直倒胃口。

  宁宴先是指了指地上被摔晕的狍子,慢悠悠走到大李氏身边,视线落在大李氏手里的野兔上:“这是我家的!这是我的!”

  大李氏哆嗦一下,手里的兔子也被抢走了。

  兔子!她的兔子!看着被甩在鸡窝里的兔子,大李氏心里极为愤怒。

  对上大李氏愤怒的快要冒火的目光,宁宴咧嘴笑了起来。白亮的牙齿在眼光下闪闪发光,看的大李氏一阵发晕。

  一阵风吹过,大李氏清醒过来,想到刚才她竟然被一个野丫头吓到,心下气急,抡起巴掌就要往宁宴脸上打去。

  宁宴自然不可能站着不动任凭眼前的老婆子打,要知道她额头还有伤,撑到现在不发烧已经是很难得的了。

  如果再被打伤口裂开导致发生意外,她的小命怕不是就要玩完了,死过一次的人更加珍惜生命。

  脚步移动,身子侧移,离开原来的位置。

  然而大李氏打出的一巴掌是收不回来的,由于惯性原因,身体前倾,‘咔吧’一声,闪了腰。

  歪在地上没法动弹,大李氏伸手拍地,直嚷:“没法活了,这日子没法过了,死丫头竟然对长辈下手了,我宁家怎么就出了这么一个东西,老婆子活了半辈子想要吃个肉就被打了,这么一个贱蹄子早就该浸猪笼去……”

  ……宁宴额头直抽抽,她特么根本就没有打人,被人打躲开还有错吗?

  人都说穷的怕横的,横的怕愣的,愣的怕不要命的。既然这家子不给她当好人的机会,那就做个恶人吧!

  伸手将地上躺着的婆子拎起来,扔在门外:“外面嚎去!”

  大李氏沉默了,盯着宁宴的手臂,眼里的震惊无法掩饰,她一直知道这个死丫头力气大,但是不知道大的这么过分,一只手就可以将她拎起来……

  宁宴没理会震惊的大李氏,三两步挪到徐氏身前,盯着徐氏手里的野鸡,干脆利落的说道 :“我的鸡。”

  这个可是原主的亲娘啊,但是,作亲娘的竟然不护着孩子还跟着婆子妯娌一起打秋风,果然世界上什么人都有。

  “你奶想吃肉,你这里这么多野味儿给家里送点怎么了,就这么不懂事,怪不得别人没事就你被那些山匪糟蹋了。”

  宁宴听着眼前的妇人一本正经的瞎扯淡,伸手指了指刚结痂的额头,幽幽道:“山匪糟蹋跟我有什么关系,难不成是我乐意的,而且我快死了,你们要跟死人抢东西吗?”

  不知道为什么在宁宴说这句话的瞬间,徐氏突然起了一身鸡皮疙瘩,再看眼前的女儿,总觉得阴气森森的。

  握着鸡的手伸出来……

  歪在小李氏身上的大李氏眼瞧着徐氏要把手里的肉还给宁宴,气的破口大骂起来:“徐氏你这个没用的东西,连个丫头片子也管不好,是不是想要回娘家去了,我老宁家可是不敢要这样的儿媳妇儿!”

  徐氏脸一白,伸出去的手缩了回来。她可不想回娘家,回去之后少不得要被兄嫂欺负,这么一想胆子又肥了:“你这个死丫头,娘吃点儿东西咋了,有你这样的,早知道你这么不孝,当年就该把你淹死在水瓮里。”

  “当年被淹死就好了,省的活着被糟践!”宁宴说完,速度将两只野鸡抢了回来。

  如果徐氏好好说话,她可能会把鸡给了徐氏,毕竟所谓的血缘是断不了的,但是,这一开口就破口大骂的,她又不是贱得慌,凭什么把自己辛辛苦苦打来的猎物给徐氏。

  就凭徐氏生了原主吗?但是原主已经死了!还是被这一家人逼死的。

  在徐氏震惊的目光下把院子的篱笆门关上,瞅着外面仨人不服气的样子,宁宴耸了耸肩。

  回头瞧见地上趴着的小包子闪烁着大眼睛盯着她,眼里带着惊讶、欢喜、不可置信,一个孩子竟然会有这么多复杂的情绪……

  头一遭当娘的宁宴脑子卡壳一下,小包子不是她手里的兵,得温和一点儿:“起,起来吧!”

  “哦!”宁有余拍拍衣服站了起来:“娘你真厉害!”

  被小包子这么信任的看着,宁宴整个人都有些晕晕乎乎,麻蛋,小包子有毒,瘦成芦柴棍了还这么萌,不行,她得把小包子样的白白胖胖的,那样更萌!

  “把兔子关起来,你养着。”

  “好!”宁有余拎起兔子扔到鸡窝里。

  小包子个头不大,但是力气似乎遗传了原主,拎起野鸡一点儿也不费力,这是好事。

  瞧着猎物重归原位,宁宴心里舒服了那么一点儿,带着宁有余回到茅草屋的木板床上:“睡觉,睡得少了长不高!”

  本来想去捡点柴火的小包子身板僵硬一下,慢慢躺了下来,对于迫切长大的宁有余来说,长不高是最为恶毒的话。

  两道呼吸声慢慢平和下来。
第四章 去往县城
  夜色降临。

  宁宴睁开眼睛,瞧着屋顶的星星,吸了一口气感叹这个家真穷,房顶都是露天的,明儿就得把屋顶弄好,不然若是赶上下雨天,就她现在这个身板伤寒感冒少不了了。

  沙沙沙……

  窗外传开脚步声,宁宴猛地坐了起来。小心翼翼穿上衣服,慢慢从床上走下来,伸手把桌子腿掰了下来拿在手里护身用。

  侧身立于门前,看着一道刀片从外面伸进来,刀子一挑门栓就被打开了。一个长相猥琐,鼻翼处长着长毛痣一脸淫笑的男人推门探头,正好对上宁宴冷飕飕的目光。

  “宁小娘子还没睡?是在等我吗?”精虫上脑的男人根本没有发现宁宴眼中危险的光芒,搓搓手,向着屋里走去。

  宁宴瞅着眼前的人,瘸子长相猥琐,跟记忆里的人对上了,不就是那边给原主说的男人吗?“杨二瘸子?”

  “是的是的,小骚货果然还是惦记男人的,怎么样二哥用这二两肉让你爽爽?”杨瘸子说着话就把脏兮兮的手放在裤裆,使劲儿揉了一下要把东西掏出来。

  宁宴眼睛一抽,手就有些不受控制,手里的棍子挥舞出来,对着杨瘸子的后脑勺敲了下去,瘸子翻个白眼晃荡一下,直接躺在地上。

  宁宴呼出一口气,低头瞅一眼瘸子松垮垮的裤子,眼睛一亮,伸手将瘸子身上的外衫裤子扯下来。

  视线落在某处,眼里全是嫌弃。

  特么的只有三厘米还想玩女人,拎起只剩一条内裤的瘸子走到村里大街上,将瘸子绑在石磨上,心里还有些膈应。

  于是从旁侧树上折了一根柳条,对着瘸子身上白花花的肉抽了上去。

  暴力发泄之后,宁宴哼着小歌儿回到家里。

  瞅一眼地上的衣服还有银晃晃的刀子,脸上露出笑来。天知道这家穷的连个像样的工具都没有,就连斧头都卷刃生锈的别说多难用了,现在有了刀子。

  啧……宁宴相信之后的日子会越来越好的。

  瞅一眼地上的衣服,拎着扔到院子,在树下挖了一个坑,埋了,脏兮兮的衣服,她才不用二次利用,嫌弃!

  这些事情做完,宁宴摸了摸肚子,饿了。

  将手里的匕首在磨刀石上磨得更加锋利,拎起灶房被藤条绑着的野鸡,拿着匕首对着手里的野鸡比划一下。

  只是,家里只有肉没有调料,巧妇难为无米之炊,宁宴厨艺只是凑活比厨娘差多了,没有调料也做不出什么好吃的。

  揉一下饿扁了的肚子,拖着发软的双腿往河边走去,吃河水里摘了几片荷叶,准备做个荷叶叫花鸡。

  回到家里,把内脏从鸡肚子里掏出来,往里塞了一些从后山采的野菜,用黄泥把鸡是团起来,包上荷叶在土坑烤了起来。

  院子里火星寥寥,好一会儿,宁宴将火星挑灭,往屋里走去,把给睡着的小包子给叫醒。

  两人都没吃晚饭,如果任凭小包子饿着肚子一觉睡到天亮,那就是虐待了。

  “娘?”

  听着小包子刚醒之后糯糯的声音,宁宴心里一软,扯出一个笑尽量温柔的说:“吃点儿东西再睡。”

  “娘,我是在做梦吗?”

  宁宴动作一僵,看来养包子这件事还有些任重道远,幽幽道:“你猜”

  小包子为什么这么问,宁宴自然知道,自小被虐待习惯了,稍稍好颜色一点儿,小包子就当成做梦。

  “……”宁有余更迷糊了,可能真的是做梦吧!

  如果不是做梦,娘怎么会说这么奇怪的话。

  迷迷糊糊跟着宁宴走到院子里,瞧着宁宴从土里挖出一块土球。

  “果然是做梦,梦里饿的要吃土了!”小包子嘟囔一句,宁宴的动作停顿一下。这都什么事,她会让孩子吃土吗?养个孩子这么糟心的吗?

  处于混乱中的宁宴从地上捡了一块石头,往黄泥块上砸了一下,外面包着的泥块就从叫花鸡上掉下来。

  同时清香的味道传到鼻子里。

  扯下来一块鸡腿放在宁有余手里:“吃了继续睡!”

  小包子眨眨眼,再眨眨眼。嗷一声啃在鸡腿上。

  野鸡运动量足够,肉也鲜美,加上肚子里包裹了很多新鲜的野菜,带着一股清香的味道,宁宴一个人就吃了大半只鸡。

  小半只进入宁有余的肚子。

  吃完喝了一碗烧好的凉开水,两人重新躺在床上。

  “娘,我们以后可以每天吃肉吗?”

  “……”这算是什么梦想,背靠大山还能少的了肉吃,宁宴有些嫌弃小包子的淳朴的野望:“不用以后,从今天起咱们就每天吃肉。”

  就吃肉这个话题,宁宴跟宁有余谈了好一会儿,直到小包子再次睡着。

  ……

  ……

  通县距离沟子湾并不近,成年人靠着双腿要走上两个小时。

  为了赶上早市,宁宴早早就睁开眼睛,清洗一下手脸,给额头伤口换了药,就准备往县城走去。

  “娘,不要卖兔子。”

  “卖了换钱,不是你说的吗?”

  “兔子养着,生小兔子。会有更多的肉。”

  “……”瞅着筐子放着的傻兔子野狍子,宁宴最终败在小包子泪汪汪的大眼下面。将筐里的兔子扔在鸡圈里。

  宁有余开心了,摇晃着瘦弱的小腿往外面跑去,隔着篱笆院子从外面地面扯了点嫩草放在鸡圈里,嘴里还嘀咕:“兔兔好好吃草,吃多多的,养肥……”

  瞅着傻兔子真的把宁有余扔在鸡圈的草吃了,宁宴觉得这个世界有些玄幻,不是说野外的东西搞到家里驯化都需要一定的时间吗?怎么家里这只兔子就这么怂。

  “好好在家呆着,我去县里,回来给你带肉包子!”

  听见宁宴要去出去,宁有余三两步跑到宁宴身后,小手抓着宁宴的衣服,抬头可怜巴巴的盯着宁宴:“娘,你不会是想要跑了吧!”

  ……

  什么奇怪的想法!

  宁宴哭笑不得,发现小包子在低头一瞬间眼睛闪烁一下,宁宴悟了,这小包子是黑心丸子。

  小孩儿不是真的以为她要跑,而是以退为进,想要跟着去县城偏偏摆出一副要被丢了的可怜儿样子。

  这么机智肯定不是遗传原主的智商,啧……宁宴对未曾见过的小包子的父亲有些好奇了。

  “想去县城?”

  “想跟着娘,娘去哪里有余就去哪里!”瘦巴巴的小爪子抓着宁宴的手,抬头仰望,眼里的希冀都快要化成实质了。

  明知道小家伙在卖惨,但是宁宴却拒绝不了,只能恐吓道:“县城很远,你走到半路上走不动了,我可不背你。”
第五章 银子到手
   “不会的,肯定走的动的。”宁有余的声音里带着笃定,也不知道是哪里来的自信。不过听起来很舒服倒是。

  宁宴没有再反对哦:“先去吃点儿东西,吃饱了才有力气赶路。”

  “好哦!”

  ……

  ……

  宁宴背着筐,牵着宁有余,走出家门。

  穿过村里碾米的磨面的磨盘,前头传来极为嘈杂的声音。

  “杨二瘸子得罪谁了,竟然被整的这么惨!”

  “谁知道,瞧瞧身上被打的,这如果不好好养几天,怕是要留疤了!”

  “一个爷们儿留疤就留疤了,不过这家伙到底得罪谁了,竟然连衣服都被扒了。”

  “嘻嘻,肯定是想要占村里小媳妇儿的便宜,被人家男人给打了。”

  “有道理!”

  磨盘旁儿围着一圈的人,但是这些人都在看热闹,没有一个人上前给杨瘸子解开。

  宁宴路过这里,对着绑在磨盘上的杨二瘸子露出灿烂的笑容,伸出干瘦的手指,远远的竖起中指。

  被绑着的杨瘸子闭眼假睡,看见也只能假装看不见,在女人手里吃这么大的亏,他可没脸嚷嚷,不然让村里人知道他连女人都干不过,以后怕是不好混了。

  只是被女人竖中指就算了,那个女人竟然还敢露出笑来,杨二瘸子愤怒的差点跳起来,他竟然被一个小娘皮鄙视了,简直……如果不是被绑在磨盘上没办法行动,非得揍死这个死婆娘。

  心里有气只能像泼妇一样骂咧:“贱人,你等着!”

  宁宴怕吗?来自后世的女兵痞无所畏惧!乐滋滋的牵着小包子穿过磨盘,走出村子。

  清晨从家里离开,走到太阳升起,宁宴都有些疲累了,低头,小包子抿着嘴唇快速迈步,紧紧跟着她。

  原本宁宴想着小包子如果走不动,她就背着。却没有想到,小包子竟然能坚持这么久。

  这如果是后世碰见这个一个有韧性的包子,宁宴肯定要把人弄到自己手下魔鬼训练一下,到时候又是一个好兵。

  瞅着宁有余脚下露出脚趾的鞋子,宁宴一手将人拎起来,抗在肩膀上了,小孩子适量的运动是好的,但是运动过度了,怕是要废了。

  “娘,我还可以继续走!”

  “走什么走,被抱着不乐意?”

  “没有没有。”宁有余赶紧摇摇头,虽然想说他还可以坚持,还能走得动,但是对上宁宴清晰的五官、认真的眸子,宁有余又放弃了。自从撞了头之后,娘就变了,变了好多。

  但是,变了之后的娘更好了,关心人的时候只会说反话这点儿小毛病也算不得什么,娘,娘她高兴就好。

  如果娘真的嫁不出去了,那么,他就赶紧长大,长大养着娘。

  对于小包子的想法,宁宴一点儿也不清楚,如果知道了,估计得把小包子扔回家里去。

  她就这么像恨嫁的人吗?

  而且……这个时代的审美有些问题,一个一个的都喜欢书生,喜欢小白脸!作为正经的女兵,她喜欢的是八块腹肌,人鱼线倒三角,还有长腿翘臀。

  只是听说县城那些黑脸男人都要往脸上傅粉,宁宴觉得她想要的男人怕是不好找了。

  ……

  ……

  日头晒到头顶之前,宁宴终于走到县城大门前。排队进城之后,宁宴没有跟着人流去集市,而是往城东走去。

  在这个时代,不管哪个城镇都秉承着“东富西贵,南贫北贱”划分居住区。

  究其意思,就是东边居住的都是一些达官贵人,城西是富商豪绅,城南贫苦周正人家,城北则是一些三教九流的人。

  狍子肉不管在哪个时代都算的上好东西,如果去集市叫卖好费时间不说,还容易被地痞流氓骚扰。

  倒不如直接去富贵人家居住的地方碰碰运气。

  走到城东,宁宴把小包子放了下来:“跟紧点儿知道吗?”

  “嗯!”

  宁有余第一次来这种地方,小脸绷得紧紧的,生怕惹出什么笑话。

  宁宴没有纠正西小包子的态度,这样挺好的,细微谨慎要自小养成。

  走到一处朱红色的大门前,瞅着门前站着的两个守卫,宁宴眼睛眯了起来,拉着小包子就往角门走去。

  在门上敲了几下,里面走出来一个满带沧桑之色的大爷。

  瞧见脸生的宁宴,老大爷皱眉:“小娘子走错地方了,这里白府,咱主簿大人府邸,不是什么人都能进来的。”说完就要把门关住。

  然而……推了推门,关不上。再推还是关不上。

  老眼往外瞅了一下,瞧见宁宴瘦巴巴的手抵在门上,没好气道:“小娘子莫不是要找茬?”

  “不是不是,昨日在山上猎了一个狍子,问问贵府要不要?”宁宴说着麻利的将背后背着的筐放下来,拎起被绑的跟团子一样的傻狍子,这简单的举动将大爷给镇住了,他老胳膊老腿的可禁不起来一下。

  “瞅瞅,还活着!”宁宴解开绑着的绳子,伸手在傻狍子背上拍了一下。类似狗叫声从狍子嘴里发出来。

  “乖乖,真的是活得,你等等!”瞧见狍子看门的大爷也不拿乔了。过几天就是二奶奶寿辰,到现在都没有什么稀罕物,厨房那里早就发愁了。

  如果席面办得好,二奶奶肯定有赏赐的。如果……到时候奶奶一个高兴,调他去做管事也不是不可能。

  看门大爷匆匆离开连府里的角门都没有关,宁宴嘴角扯了一下,用得着这么激动。

  在门前等了一刻钟左右,看门的大爷再次走来,在大爷身后还跟着一个妇人。

  妇人穿着蓝色袄裙,头发梳的整整齐齐,还插着一根老银簪子。

  “你就是卖狍子的小娘子。”

  “正是!”宁宴这次不慌了,狍子肯定会卖出去了。刚才这妇人瞧见狍子一瞬间,眼里的欣喜可是骗不过宁宴的。

  “二十两银子卖不卖?”

  “卖!”对于时下的物价宁宴还不是很了解。

  不过原主活了半辈子也没见过二十两,宁宴也不是那种为了省钱墨迹来墨迹去的人。

  干脆利落成交了。

  妇人有些惊讶宁宴的爽快,瞥一眼身后的小丫头,小丫头捧着一个荷包放在宁宴手里:“下次如果有什么稀罕的野味儿直接敲门说找白嬷嬷就成。”

  “好说好说!”宁宴接过钱,跟白嬷嬷客套一会儿,牵着宁有余往南市走去。
【乡土】秋  生

勿庸讳言,我到这个偏僻落后的小村子支教就是为了尽快离开,避免后半生都呆在这种地方。 世道太不公平! 我出生在农村,上中学的时候随父母到了县城,高考的时候勉强考了个师范学院。我不想提母校的名字,因为她能给我的只是一张令人嗤之以鼻的大学文凭。 大学四年,我省吃俭用,假期里还得打零工赚钱,而我的一个舍友,她一支口红的钱就够我一个月的开销。说实在话,我对我们之间的贫富悬殊并不十分在意。 同宿舍四个女...

【全集】腹黑邪王宠不停小说目录及阅读

《腹黑邪王宠不停》是一本穿越小说,讲的是现代特种军医洛云溪一朝穿越,竟成蠢笨丑陋的相府三小姐...小说内容精彩搞笑,情节环环相扣。适合女生阅读。欢迎点击腹黑邪王宠不停全集阅读东陵景阳。时至季夏,位于闹市一隅的崇

被鬼上身的衣服

文/朵朵鱼 01 前几天,小区楼下一个面包店倒闭了,然后换了新的老板,装修没几天以后就开业了,现在是服装店。 李姨路过的时候,没想着要买衣服的,只是出于好奇打算进去看一眼,结果这一看乐开了花。这家名叫“仙灵服装店”的衣服还不错,款式独特,质量也很好,关键是价格实惠。最便宜的十几块就能买到,这同样的衣服要是搁商场里,哪一件没有个两百块以上是不行的。 李姨发挥了女人天生“买买买”的属性,兴高采烈...

欢迎你回来,做孩子的爸爸

2018年2月5日 星期一 天气:晴 他看到我点头,也若有所思地点点头。 “过去坐吧!我煮了莲子粥。” 距离产生美。距离在我和他之间,只是距离,没有产生美。亦或者产生了美,这美另有其人。 我转过身走进了卧室,依在床头,屏住呼吸听他的动静。 听着,听着,我的记忆在心底复活。其实,人都知道,有些记忆是深入骨髓的,忘不了,也不需要忘记。在我过去的两百多天里,我从未想起不是因为忘记,而...

生而为女,真是抱歉

1. “招娣”,破旧的笔在纸上划过,一笔一划地写下这个名字。她写得很用力,每一笔都写得清清楚楚。对于她来说,已经很久没有这样好好地写、好好地看自己的名字了。这个本来应该寄托着美好愿景的名字却让她内心郁结。招娣看着剩下的卷子,却不知道该不该写下去,也不知道写了以后到底有没有用。题目不难,她也不是不会,只是考完试的绝望感一直席卷着她,仿佛多写完一题就离自己人生的终止更进了一步。 此时是县中考,考...

都市无双道士最新章节阅读,都市无双道士全文免费阅读

《都市无双道士》全文跌宕起伏、扣人心弦,是一本情节与文笔俱佳的玄幻小说,七七文学免费提供纯净免费小说阅读.... 都市无双道士第七章 世间百态在云台村的这段时间里,汪远解决了云台村村民棘手的病情,但对于在水塘发现

手机故事网_每天读点故事在线阅读©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