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分红处竟成灰(已完结)全集章节阅读

2019-01-12 14:48:01作者:编辑部
穿越美文《十分红处竟成灰》火热连载中,十分红处竟成灰小说剧情赏析:通敌卖国,与敌苟合,陷害忠良,霍乱后宫……他只知她罪名无数,却不知,从此以后,帝王之侧,再无小青梅。
003 灭满门

  仿佛一记惊雷突然炸响,宁卿卿失神片刻,随即惊恐朝慕容泽望去。

果然,黄袍凛凛的男人顷刻阴鸷满面,神似修罗。

战乱时,她是作为将军出征的,携三名副将,其中一名,就是陈松。当时,她所领的军队战无不克攻无不胜,世人称她为红颜将军,军中上下对她也是格外爱戴。所有人都知道,陈松是她的心腹。

如今她落难,心腹入宫行刺,在慕容泽眼里,这绝不会说明她冤枉,只会说明她心怀不轨,试图杀人灭口,甚至……还有弑君谋逆的可能。

“皇上……”

腐烂的嘴角哆嗦着,她颤颤喊了声。

慕容泽飞快抬脚,正中心窝,将她踢出去几丈远,随即冷凛下令:

“杀。”

“卿卿!”

“大小姐!”

“不要……不要!”

此起彼伏的嘶喊里,手起刀落,一颗又一颗人头落地,一滩又一滩的血染红地面。

宁卿卿眼睁睁看着这一幕,整颗心如被猛兽撕烂,痛得她从大喊大叫,到再也开不了口。

两百多口人,两百多具尸首……

刑场顿时弥漫着一股浓郁的血腥味,惹来一群贪食的乌鸦盘旋长鸣。

刽子手来到宁轩身前,肋骨断裂的宁卿卿猛然惊起,嘶吼得眼珠子几乎要掉出来:

“不能动手!你们不能动手!我会找皇上说清楚,我……”

“娘娘……”监斩官摇头,爱莫能助的感慨,“通敌卖国,行刺灭口,这些,哪里还说得清楚?”

说完,他大手一挥,刽子手高举寒亮晃眼的刀。

“卿卿,是爹对不起你!”

宁轩惨烈大喊,随之,人头落地。

父亲的头骨碌骨碌滚到身前,双眼睁得大大的,死不瞑目,嘴角也微开着,似乎在问:

当年,桃花坞避世深居,不问红尘,是你执意要帮助太子慕容泽,说他心怀天下,必能结束战乱,福泽百姓。

几年光景而已,桃花坞满门尽灭,卿卿,你……后悔么?

一股腥甜猛的灌进嘴里,宁卿卿抱着父亲的头颅,眼前一黑。

**

天牢。

阴暗潮湿的角落里,时冷时热的宁卿卿浑身筛糠般的抖。

父亲的头早被狱卒夺走,她醒来时,怀里已空荡荡。

高烧让让她神志迷糊,想到宛如仙境的桃花坞从此不再存在,她又吐了三口血。

记忆里的树树花开,风景如画,欢声笑语,全没了,没了。

得宠时极尽荣耀,失宠时万劫不复。

爹,这就是君恩么,这就是您说的伴君如伴虎么?

“爹……”她躺在那里,眼神空洞,喃喃呓语,“爹,我……后悔,我后悔了……”

后悔没有保护好您,后悔没有守护好桃花坞,后悔没有更谨慎的行走在这红尘深宫……

“姐姐在后悔什么?”

灯火从过道里移来,一位身着浮光锦宫装的美人悠悠走来,珠环玉绕,华贵妩媚。

“后悔坚定不移的追随陛下,后悔痴心不改的爱慕陛下么?”

阴风阵阵,拂动火苗。

影影绰绰间,宁卿卿忽然觉得有些看不懂这位妹妹。
004 食父肉

  四岁那年,外出游历的父亲带回来一个骨瘦如柴的小女孩,和一个病入膏肓的女人。他说,江州遭遇水灾,她们两家破人亡,又被土匪掳劫,实在可怜。经过一段时间休养,小女孩慢慢看得出标致可爱的模样,自称碧桃的女人也慢慢恢复。父亲和心慈的母亲提议,收这个女孩为义女,同时给宁卿卿作伴,取名初初。

突然多出来一个玩伴,宁卿卿满心欢喜,打心眼里把她当做亲妹妹。

桃花双姝,卿卿初初。

若干年过去,她们双双入宫,一个尊为皇后,一个贵为贵妃,世人多少羡慕嫉妒,都说桃花坞主人宁轩慧眼无双,福泽厚重。

谁又想得到呢,福泽厚重的人会惨死在女儿面前?

“你来了。”宁卿卿不答。

她后悔很多事,可是,对于后不后悔爱上慕容泽,她自己,也没有答案。

在这以前,两人一直恩爱缠-绵,非比寻常,在她眼里,慕容泽就是她的一生一世一双人。

“自然要来看看姐姐。”示意身旁的太监打开牢门,宁初初弯腰走进来,嫌恶的用丝帕捂住嘴鼻,“姐姐武艺高强,精通奇门八卦,排兵布阵,有血战沙场的骁勇,又有遗世独立的风姿,为何这么想不开呢,非要联合南越贼,来坑害我西苍?姐姐已高居皇后之位,难道……南越贼许给姐姐的荣耀,还在皇后之上么?”

皇后之位,一人之下,万人之上。

这话问得颇有心机,宁卿卿的头越发沉甸甸,像灌了铅水。

心里飞快划过某种可能,她惊骇,却又不敢去信。

用力撑起残破不堪的身体,她仍旧不答,嘶哑开口:

“爹死了,死在我面前。”

艳光四射的脸凝固片刻,宁初初随即扬起描得优美的唇。

下一秒,宁卿卿的声音变硬变冷:

“皇上说,碧桃姑姑的丈夫葬于黑峰岭。初初,这么多年,我怎么不知道碧桃姑姑以前还有个丈夫?”

披头散发的女人神色凛冽,自带一股逼人气场。

宁初初瞧着,只觉可笑。

“呵,姐姐不知道的事情,还多着呢。”

她这是没打算解释了。

宁卿卿不敢置信,枯瘦如柴的渗血手指抠着墙,一点点站起。

“为什么?宁初初,你三岁被父亲从土匪手里救下,他和母亲收你为义女,从小到大,我有的,你全有,为什么?”

一字一句,句句带血。

这么多年以来,宁初初温柔乖巧,父亲母亲对她不乏宠爱,她完完全全就是桃花坞的二小姐啊!

宁初初转身,从太监提着的竹篮里端起一只碗。

她慢悠悠走向目呲欲裂的宁卿卿,眸光雪亮,笑意淬毒。

“姐姐几番受刑,身体受损,妹妹给你带来一碗肉羹,喝了吧。如此,你才有力气听妹妹说出原因。”

“你当真肯说?”宁卿卿看向那碗。

宁初初点头,将碗送到她嘴边。

肉香扑鼻,宁卿卿半信半疑的张嘴,谁知,宁初初像突然发了疯,拧住她的下颌,强行把肉羹倒进去。

“哈哈……哈哈……”

确定灌进去一些,宁初初癫狂大笑,笑得花枝乱颤,直不起腰:

“怎么样,肉羹好吃吗?不不不,或许我该问,姐姐,咱们父亲之肉烹出来的羹,好吃吗?”
005 如蛇蝎

  父亲之肉?

宁卿卿宛遭雷劈,单薄如纸的身体直直倒下去。

头磕到铁门角,磕出一个血窟窿,她根本感觉不到痛,颤抖着将污秽的手抠进喉咙。

“哇……哇……”

她拼了命的呕吐,肉、汤、胆汁全吐了个干净,可是还不够,她像要把灵魂给呕出来。

“宁……初初……你……”

你为何如此狠毒,陷害我不够,害死父亲和那么多人命不够,居然还要把父亲的肉割下烹了……

她说不出完整的话,光是想,五脏立刻又开始收缩,哇哇狂吐。

“他该死!”宁初初像是听懂她的质问,如同俯视一只蝼蚁的眼神里溢满仇恨与轻蔑,“什么出手搭救,什么收为义女,都是他撒下的弥天大谎!他薄情寡性,自私无耻,根本不配为人。砍头算什么,死得那么痛快,我要让他……死不安生!所以,姐姐,你大可放心,我不会让你死,因为……对一个人最大的报复,就是把他珍爱的人和事慢慢毁灭。”

她盈盈蹲下,一把捏住宁卿卿的下颌,狠戾之色爬满脸庞。

“桃花坞是宁轩珍爱的心血,而你,就是他珍爱的女儿。”

眼前的女人阴毒而恐怖,和记忆中温善如水的妹妹截然不同。

宁卿卿很快猜到她一直在伪装,包括碧桃姑姑。

“你们……”她忍痛张嘴,“和父亲的相遇,是设计?”

“姐姐果然聪明!”

宁初初加大力度,几乎要将她的颌骨捏碎。

她俯身,声音越发的轻,像毒蛇一样吐着信子,邪恶浅笑:

“不如再告诉姐姐一件事吧。知道你那又傻又蠢的母亲是怎么死的吗?”

“是你……”

宁卿卿双目充血,恨不得挣脱束缚,扑上去将她撕碎。

当年她们两入宫不久,桃花坞突传死讯,说母亲颅内出血而亡,原来是她们,是她们!

“她患心疾,常年摄入毒粉,造成颅内出血,不是什么难事。说起来,我博览医书,精修医理,还是拜宁轩和你所赐呢。”

“父亲让你学医,是为……治病救人!”

啪——

一个耳光扇过来,宁卿卿头冒金星。

宁初初像被踩到痛脚,恶狠狠的面容狰狞似鬼。

“什么治病救人,还不是为你!他之所以让我学医,就是为了可以随时随地医治你、保护你!”

山雀轻鸣响起,宁卿卿还在晕眩,转眼间,宁初初跌坐在地,捂住腹部痛哭流涕的喊:

“姐姐,你非要这么执迷不悟吗?战惊石不过一个南越贼,究竟有什么好,你为什么不肯说出他的下落?”

明黄龙袍在灯火闪闪金光。

慕容泽箭步冲进来,一把将柔肠寸断的宁初初搂入怀里:

“初初?初初!你怎么样?”

晕眩过去,宁卿卿立刻明白她在演戏,演戏给慕容泽看。

眼看她的腹部渗出血红将宫装浸染,她抢先道:

“不是我!”

“狡辩!”慕容泽眸光冷厉如刀:

“初初的腹部才被陈松刺伤,你再补一脚,宁卿卿,你真是心如蛇蝎!”

靠在帝王臂弯里的宁初初容颜苍白,倒吸冷气,边吸边道:

“请皇上不要怪姐姐。父亲死了,姐姐心里难受,臣妾……同样来自桃花坞,其实……也是罪人!”

“傻丫头。”慕容泽亲昵又宠溺的吻了吻她的额心,“你怎么会是罪人?朕的命,是你救的。朕从前便想过,如果有朝一日再碰到那年将朕救出深水的女孩,定要报答救命之恩。想不到上天垂怜,早将初初你送至朕身旁。”
看来,我只能以朋友的身份陪着你了

你有没有喜欢过你的好朋友。 01 当初决定写这篇文章的时候,日推里有一首郑秀文的《如何掉眼泪》。当时耳机里唱到: “如何掉眼泪,自知身份都不对” 刚好微信闪起来花花的消息。想把它分享给她,后来想想还是算了。 朋友花花问过我:喜欢上自己的好朋友该怎么办。我说去表白。 我觉得,这应该不算是个很棘手的问题。 就像情侣,一开始以朋友的身份相处,时间久了开始有不一样的情愫出现,那就顺其自然地表白啊。一...

没有底线的人,永远得不到尊重

01 见到小A的时候,她正躺在病床上,半边脸肿得老高,哭得红肿的双眼。“医生怎么说?” “没什么大问题,就是有轻微的脑震荡。” 我摸了摸她的手:“你手怎么这么凉?” “医生说是植物神经紊乱,可能过几天就好了。” “其他还有什么?” “头疼。” “那好好歇着吧。” “心里难受,跟你说说话,会好些。” 从她断断续续地叙述中,我知道这一切都是她老公的杰作。本来没多大的事,只是几句口角,却最终演变成...

这大概是人类最惨的死法

“在近5.5亿年历史中,地球经历过5次物种大灭绝,每次都会造成整科、整目甚至整纲生物在短时间内从地球上集群消失。而现在,由于人类活动带来的植物生存环境破坏、自然资源过度开发以及大气污染变化等,物种正以比过去快千倍的速度灭绝,有专家预言称:地球正在迎来第六次物种大灭绝。” 接着,电视屏幕上出现了一幅物种灭绝时间图,主持人接着说:“海洋中增加约3100亿吨碳便足以引发物种大灭绝。而调查表明,到本...

亲爱的那是爱情啊

“微笑看你送完信 转身离开的背影 喜欢你字迹清秀的关心。 “阿茗~有人找你喔。”门口传来同学戏谑的声音。 阿茗拍拍手上的粉笔灰,从教室最后走到门口。林源正拎着个纸袋子,靠着门框懒懒站立,落日的余晖从走廊外洒进来,映在他的半张脸上,竟带出点不可思议的神圣感。 “?”阿茗抬头用眼神表达自己的疑惑。 林源抬手无比熟稔的摸了摸他的头,挑了嘴角弯出好看又玩世不恭的笑容:“来给我未来的女朋友送...

越过喜欢,止于爱

贝贝是个冰雪聪明的女孩,她从小就喜欢警察,特别爱看警匪片,因为她认为男人就应该富有正义感,阳光而又霸气的存在于这个社会中。 她穿着高跟鞋走在回家的路上,心里默念着:中国人民警察最帅……然而,她没注意到人群中有个猥琐男正朝她走过来,趁她不注意,一把夺过她手中的包就迈开大步在人群中逃窜开去,她急得直跺脚,却怎么也跑不动。就在她蹲在街角嘤嘤哭泣的时候,有人轻轻拍了拍她的肩膀,她抬头一看,那人竟然穿...

纠缠?

2018年2月23日 星期五 晴 我以为真诚会打动一个人,结果只打动了我自己。 001 “这和开心无关!” 我盯着安然的这句话,看了好久,想了好久,依旧没想明白。如果这与开心无关,那和什么有关呢?我只是单纯的喜欢她,有错吗? 微信列表,与安然的对话框里,只有我一人的自言自语,她的手机号码我已倒背如流,她却一次都未接听我的电话。她已经有一个月没有搭理我了。 安然似乎从我的世界消失了。...

手机故事网_每天读点故事在线阅读©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