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夜隐情,他被敲诈四百万

2018-01-12 16:26:09作者:旭日秋语

《一夜隐情,他被敲诈四百万》by 旭日秋语

  【一、董事长的懊悔】

银高电脑城的董事长谭宇,非常后悔。后悔自己因为同情和怜悯,受族人的委托,从家乡带了两个女孩来羊港。他是汉南人,极少回故乡。功成名就之后,回去过两次。

四十四岁那年,离家二十六年的他,回家乡过年,带来了村长的孙女。那年她十五岁,他收她为养女。第二年家乡的市政府,请他回去参加企业家座谈会,带来了堂嫂的娘家侄女。那年,她二十岁,他安排她在银高公司上班。

再后来,他鬼迷心窍,和这个所谓的侄女,有了一夕之欢。为了摆脱这个真的只有一夜的情人,他付出了沉重的代价。安排她到公司的采购部,她却损公肥私,疯狂地吃回扣。事发后,不但不敢追究她,反而要在她辞职的时候,给她经济上的巨额补偿。

尤其荒唐的是,他的养女竟然拿来作为把柄,要挟他。遭到拒绝后,她变本加厉,编造自己被养父包养的谣言,找他索要四百万元的封口费。不得已,他向警方报案。此刻,法院正在审判。

总之,这两个女人让他吃尽了苦头。她们像浓厚的乌云,笼罩在他人生的天空,难以驱散。

少小回家老大还,从十八岁的小伙子到四十四岁半大老头,转眼就二十六年。谭宇在这个叫岩冲村的老家过年,老村长谭虎邀请他去做客。

八仙桌上摆满了鸡鱼肉蛋,还有自己种的疏菜。陪谭宇吃饭的,只有谭虎一个人。谭宇看到这个架势,心里明白老村长是有话对他说,有别人在不方便。他打开了带去的五粮液,两个人慢慢的喝。

小酒盅喝了几杯,谭虎看着谭宇,有点为难地开口说:“我有件事要麻烦你。”说着把站在远离饭桌的小女孩叫过来,他对谭宇说:“这是我的孙女谭芹,小名妞妞,今年十五岁。”

接着,谭虎用手指了指天花板说道:“妞妞的父亲在起房子的时候,为了省钱,凡是自己能做的,他都自己做。自己不能做的,他也霸蛮挺着去做。”

谭虎喝下一杯酒,惋惜的说:“房子是起好了,他也耗干了自己的身体。他去世那年,妞妞才五岁。妞妞的妈妈因为过度操劳和伤心,现在也抱卧病在床。我老了,没有能力养活她。想请你带她去羊港,随便做点什么,有口饭吃就行。”

妞妞听了爷爷的话,习惯性的低着头。她头发蓬乱,衣服裤子很不合身,衣袖和裤管都是用其他颜色的布,拼接了一大截。看着这个羸弱的女孩,谭宇心里的悲戚油然而生。他想起了自己那个也叫妞妞的女儿,她患白血病七岁的时候夭折了。

站在眼前的妞妞,触动了谭宇的怜悯之心。谭宇端着酒杯和谭虎碰了一下杯,对他说:“这么小的人,怎么可以去打工?不如我收她做养女,带她回羊港读书,让她有个好的未来。”

谭虎听说他愿意收养妞妞,激动得烟卷从手指间溜到地上,都没感觉。脸上密密麻麻的皱纹,都装满了笑意。他马上对妞妞说:“妞妞,快喊爸爸。”十五岁的妞妞也就是谭芹,局促的小手抓着衣摆,嗫嚅着改不了口。

谭宇说:“不要为难孩子了,就按照族谱叫我叔叔吧。”对于谭宇的认养,谭虎很感激。对于妞妞来说,她是什么样的心情,她说不出来。她只知道,她就要离开家乡了。她将会和这个陌生的人,去一个陌生的地方,开始新的生活。

谭芹到了羊港之后,在一所学校读初三。第二年,谭芹考取了中专。

也是这一年,家乡的市政府邀请谭宇参加企业家座谈会。他的堂嫂席静来了,跟着来的还有一个女孩。席静说:“这是我的侄女席珊,今年二十岁。嫂子想求你给她找个工作。”

谭宇少年时,席静对谭宇很照顾。谭宇语气很谦恭地说:“嫂子,你可生分了。跟我说话,还用得上求字吗?”

席珊虽说长得水灵,但却只读了一年初中。谭宇觉得不好安排,脸上出现了为难的神色。眉眼活络的席珊急忙说道:“表叔,我能干活,哪怕是端茶倒水都可以。”

谭宇听得出来,席珊说到端茶倒水的口气,好像是很低贱的事情。谭宇在心里苦笑,不知道有多少大学生,想进银高电脑城这样的大公司,哪怕是端茶倒水都愿意。

更何况,还要看给谁端茶倒水。如果是为董事长服务,许多人争破头都会抢着干。谭宇在心里决定,让席珊在董事长办公室做接待,以此报答嫂子席静当年对他的关照。

临走前的那天,席珊在收拾行李,房间里弥漫着时浓时淡的香味。她深深地嗅了一口,熟悉的香气沁入心扉,这是桂花的幽香。席珊推开窗户,看到那棵桂花树,站在那里已经二十年了。这是她出生的那年春天,爸爸特意为她栽的。所以这棵树,对她有着特殊的意义。

树上开满了密密麻麻的、嫩黄的花粒,她们在无声无息地散发馨香。席珊的眼睛有些湿润,马上就要离开了,心里有些舍不得。她舍不得这树,舍不得这花,还舍不得她的爸爸妈妈。

第二天,席珊随着表叔谭宇,离开家乡,离开这飘香的桂花,来到羊港。

【二、女秘书的爱情

“表叔,我来了。”席珊轻声敲门后,身子才从门缝里闪了进去。她略微腼腆的站在谭宇面前,眼睛怯生生的看他一下,然后又垂下眼睑。她的手指头在衣服的边角处,偷偷地捻动。

谭宇抬起眼睛看着她,换上了银高公司的工装,席珊的气质完全变了,一下子从村姑变成了白领丽人。紫色的裙装,和她脸上的红晕相得益彰。她的眼睛清澈得宛如山里的涧水,轻盈的身姿如同修竹在风中摆动。在席珊的身上,谭宇感受到了家乡山野的气息,一股亲切感油然而生。

在董事长办公室外面,有一个的接待间,是席珊上班的地方。

席珊每天在办公室出入,表叔的点点滴滴她都看在眼里,记在心里。谭宇每天都不吃早餐,另外她发现谭宇的胃有毛病。

旭日秋语
旭日秋语  作家 平凡的人生故事,平常的家庭波澜。普通的情感纠葛,普遍的众生百相。——观察、思考、写作。

一夜隐情,他被敲诈四百万

手机故事网_每天读点故事在线阅读©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