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风吹,偶尔想你归

2017-12-30 15:18:10作者:景天科

01

正午的太阳火辣辣地打在脸上,橡胶跑道被炙烤的冒着层层热气,这样的天还要在外面站着军姿,我的那个心啊,忽然我感觉眼前一阵发黑,身子也渐渐变得轻盈,怎么回事啊,我的腿一软,直直地砸在了地面上,我很想控制自己的身体,至少不要脸着地好不好啊!映在脑子的景象渐渐变得模糊,我的手脚都不受了控制,可实际上并没有我所预期的痛感,我的手紧紧的抓着依靠着的东西,像是一个很坚硬的胸膛,我的眼皮实在抬不起来,不然我一定看看面前的这个好心人家,谢谢他救了我的大脸,呜呜,最后我只听得见我的名字不断地重叠在一起,之后的所有事我都记不得了,就像是现在我在一个陌生的房间里醒过来,白色的薄窗帘被燥热的夏风卷起打到了白色的天花板上,又摇曳着落回木制的桌面上,奇怪,我是怎么到这里的,恍惚间我看到了一个拿着一次性纸杯的男人朝我走来,我揉了揉惺忪的眼睛,在我确定这真的是一个男人,而且还是个挺帅的男人同时,我忽然想起刚刚的事,我晕倒了啊!

“哎!你别走啊!你叫什么名字啊,刚刚的事我还没好好谢谢你呢!”我手里抓着军训的迷彩帽子,跟在那个男人的屁股后面,那时候我还不知道自己以后会那么爱他,更没有想到自己会爱的那么痛苦,如果有早知道这么一说的话,那么我今天就一定不会去跟着他,也许就不会有之后的种种。

他停下了脚步,转过身子来看我,我清楚的记得那天的空气很热,很热,文胸的扣,扣的很紧,勒的我喘不过气来,我看着他,透过我那500度的厚玻璃片,也不知道光经过了怎样的折射与反射,在我眼里的他散着微光,我们就这样看着彼此,“不用谢我的,我只是找个借口休息会。”

在我还在消化着这句话的同时,他早就迈着大长腿消失在我的视野中,我的头顶仿佛飞过了三只乌鸦,欢快地扑腾着,还用它们那悦耳的嗓音喊着歌。

《春风吹,偶尔想你归》by 景天科

02

“哏,不说就不说嘛,牛什么啊,亏我还感动的要死,”我那是第一次别人这么无视,从医务室到橡胶跑道,我小声地骂了他一路,手里的狗尾巴草被我揪的早已不成样子,青绿色的汁液一道一道的映在了我的手指上,在迷彩色的海洋里,我一样就对上了他的视线,伴随着我眼白的上翻,这株狗尾巴草彻底死在了我手里,“报告,请求归队!”我大声愤怒的朝教官喊去,带我们的教官是一名特警,但年龄看上去和我们并没有多大差别,也就二十左右的样子,我的个子矮,站在最后一排,而那个臭屁的男生刚好站在排头的最外侧,我从他的旁边走过,又赏了他一记白眼,很潇洒地从他的身边擦过,他倒是一个眼神都没有给过我,于我,他一直以来都是这个样子,不悲不喜。

我在太阳底下暴晒了有个十几分钟,感觉脸上涂的大层防晒霜都快要在我的脸上自燃了,终于等来了解散的口令,我们班的大个扛着大旗走在最前面,唱着打靶归来,带动了整个班的氛围,透着斜晖,我看到了一个个被太阳宠爱的孩子,那一张张黑得连自己妈都认不出来的脸,可脸上还是金灿灿的笑容,那天的歌,唱到了山谷,浮到了远峰,卷着东去的河水,漫到了云间,我们笑着,喊叫着,一起去食堂吃饭,一碗五块的小面,就可以收买一整天的欢雀,我们来自海北天涯,我们素不相识,却因一封录取通知书,相聚在了一起,我们的故事,就这样开始撰写。

日落西山红霞飞

战士打靶把营归 把营归

胸前的红花映彩霞

愉快的歌声满天飞

Mi suo la mi sao

La suo mi dao ruai

愉快的歌声满天飞

…………

“哎!大个,给我掰一口馒头,看你吃的这个香,”林可嘴边挂着大坨的小面,眼睛挂在大个手里的馒头上一动不动。

高辉,外号大个(本人赐的名),人如其名,身高189cm,是我们物理学院个子最高的男生了,不知道为什么,对大个我总是有莫名的好感,总是是觉得很亲切,有种温文尔雅的气质“还吃,胖成猪了你都!”

好吧,收回我刚刚说过的话,这对冤家,每天都在我的面前吵吵吵,唉,可怜了我这个孤家寡人啊~

我把脸埋在了大碗里,深深的吸了口老汤,隔着水汽,我又看到了那个臭屁男生,他的帽子放在了桌上,头发被压出了一圈印记,撅着嘴巴,吹着勺子里的汤,我轻轻的笑出了声音,放下手里大碗,我推了推林可,这丫正吃的忘我,“哎,歇一会再吃,你看那个男的,”

“那个啊?”

“哎呀,就是靠窗最后一排的,左数第三个人,不戴眼镜那个!”林可被我口令指挥的一步一步移动视线。

“啊,杨毅,他不就是今天送你去医务室的那个人吗,咋啦,看上人家了?”林可坏笑的推着我的身子,“人家今天还公主抱的把你一路抱到了医务室哦,你就快要树敌了啊!”

“树什么敌啊?”

“情敌啦,笨蛋!”

“就他,谁会看上,杨毅,哈哈,”我傻笑着,好吧,我承认看到帅哥我就会脑短路,他今天竟然公主抱把我抱到了医务室,还说不关心我,哈哈。

怀念那个不认识YSL也能追到女孩的年纪

​ “再不疯狂就老了”这句已经不是「90后」的代名词了俨然不就是「00后」的专属 咪蒙用「90后已母胎单身,00后已分手6次」这篇推送告诉你,不用再怀疑「92年已步入中年」的真实性、「年轻已经跟你没关系了」。 “00后”也老了.是一种久经沙场的「老成」 12岁,和男朋友恋爱长跑快6年了…… 13岁,人生最大的烦恼就是:异地恋真的很心累…… 似乎是在用一种过来人的身份「告诫」“落后”的90后—...

(竹林)万竿正凉

本故事纯属虚构!!! (一) 湘水之滨,景州之南,有群山连绵不断,群山之中又连绵三百里竹林。 竹子是传说中染了娥皇和女英血泪的斑竹。 一座座山连绵,一眼望去,从平地一直到山顶,从眼前一直到远得烟雾缭绕的山峰,全都铺着竹子,一层又一层的。竹林里的房屋、小路和流水都看不到,已经被竹林的海洋给淹没了。竹林风起,便涌起了竹浪,一浪推着一浪,如绿色的海洋,一直涌到很远,很远。竹林里飞鸟走兽的声音全都听...

那些让你难忘的情话

人的一生总是会去经历很多,有些云淡风轻,有些刻骨铭心,有些却夹在两者之间,经过时光的洗礼,不痛不痒,却留于心上。 那时候我感冒了,在考研室总是止不住时不时地咳嗽,那是一个冬天的下午,烟台的天空总是那么蓝,那么澄明。一束阳光透过窗户照到了我的书桌上,还有我的衣服上。我正在专心地看着图书馆里借来的小说,他进来了。提了一大袋东西,往我桌上轻轻一放,然后弯下腰压低声音说;我不是关心你,是你的咳嗽声音...

17岁那年,我杀死了一只鸟

我从小时候开始,就残害过许多的生命:蚂蚁,蚂蚱,麻雀……另外我还摔断过一只小猫的腿,可能也间接的导致了她的死亡。 小孩真是一个极其恶劣的东西,毫无行为准则,暂未建立起一个自己的三观,他们做事没有一丝轨迹可寻,总是以某时某刻的突兀想法做着一些毫无道理的事情,而且毫无意义。 小孩也是一个可怕的东西,他们不知道事情的后果,所以什么事情都干的出来。 我小时候也是这样,不过要好一些。其实,我根本就算是...

我主持了前女友的婚礼

过去,还是要过去。 以为那些过不去的,终会成为过得去的过去。 1. 有许多人是不会是参加前任婚礼的,如果有,那美丽的婚礼故事将会变成一场惨烈的事故。那么,有比参加前任婚礼更壮烈的事情吗?有,我不仅参加了前女友的婚礼,还是婚礼的主持人。 惨的是,我并不知道是前任的婚礼,更不知道她就要结婚,只是被朋友拉来临时救场的。 原本我是想拒绝的,因为我已经不做主持人很久了,但朋友却没有给我拒绝的机会就挂断...

《笙歌-4.3-邂逅》

邂逅 宋笙 一丝不挂,蹲在沙滩生火。大扫除后的心境很单纯,只想着晚餐。 真正的平静确实难得,能够清楚自己正在享受简单平和的一刻,也算一种福气。人生到此,夫复何求呢?想不到宋笙在这身在福中知福足的半禅悦中,眼角外围突然出现了一个女人,斜眼骤看还是个年轻女人呢!她身穿雪白松身裙,围上橙红帔肩,在夕阳的夸耀下,鲜艳得有些不真实。她背向日落,面对大海,避开正视赤条条的宋笙。宋笙顿时心跳加速,激素剧增...

手机故事网_每天读点故事在线阅读©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