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忆终成殇

2017-11-16 22:02:02作者:张远歌

一、异国念故人

伦敦,一座工业化的城市,四季都笼罩在灰蒙蒙的雾里。

阴雨连绵多日后,这天,终于放晴。午后的阳光穿过厚重的云层,斜斜的照入街角的咖啡店。

苏烟坐在靠窗户角落里,静静地翻动着书页。这家店客人不多,除了吧台边上的两个侍应生外,店里星星散散的坐着几位客人。

两个小时后,苏烟合上手里的书本,揉了揉疲惫的眼睛,正准备收拾东西离开。这时,一直放着轻缓纯音乐的咖啡店,突然换了另一首中文歌曲,刚听到第一个音符,就瞬间让她停住了动作。

刘若英的歌曲《后来》。熟悉的旋律让苏烟轻颤了一下,时隔四年,再听到这首歌让苏烟微微晃了神。

后来,我总算学会了如何去爱

可惜你早已远去

消失在人海

后来,终于在眼泪中明白

有些人一旦错过就不在

苏烟听着熟悉的歌词,泪水忽然模糊了视线。她年少时听这首歌,不知其中的意思,如今再听到这首歌,已然成了那歌中所纪念的人。

转过头望向窗外,异国他乡,人潮拥挤。千千万万个陌生的面孔中,她再也没能寻到那个让她遗憾万分的身影。恍惚间,思绪飘回了她那个漫长而悲伤的少女时代。

二、年少不知意

那年,她十八岁。

苏烟坐在包厢的一角,跟班里比较安静的女同学聊天,穿过几个正在打闹着抢话筒的女生,看到了另一边穿着显眼红外套的夏雨。她头发上,脸上粘满了蛋糕,一只腿搭在旁边的矮茶几上,一边兴奋的跟几个男生划拳,那滑稽的样子简直让她不忍直视。

夏雨,她从小到大最好的朋友。一个大大咧咧不怎么靠谱,还特别自来熟的女生。今天是她十八岁的生日,说什么意义重大,几乎请了全班的同学。

从开始到现在两个小时了,大家还是那么兴奋,苏烟叹了口气,看来自己真的不怎么适合这种场合。于是借口说自己去洗手间就离开了。

从房间出来后,苏烟径直去了一楼的大厅。因为时间还早,大厅人影稀少,三三两两散落的坐着。有几个人正在往舞台上搬乐器,看样子应该是还没开始表演。苏烟也没在意,漫不经心的打量着四周,随后找了个靠近舞台的位置坐下。

一会儿台上的灯光就亮了起来,一个穿着白色短袖黑色长裤,手里拿着一把原木吉他的少年走了上来,在舞台中央的话筒后面坐下,他轻轻拨弄了几下琴弦,然后向其他乐手做了个开始的手势。

他抬头做手势时,苏烟看清了他的脸。温润的面容,清冷的眉眼,即使他没有在笑脸上的酒窝也清晰可见,给人一种很舒服的感觉。

伴奏渐渐的响了起来,是她特别喜欢的歌手奶茶刘若英的《后来》。

少年一开口就吸引了苏烟,他的声音和他的人给苏烟的感觉一样,清冷,透澈。

大厅里所有的灯光都熄灭了,只有他头顶上空有一束淡橘色的光,毛茸茸的在他周身打上了一圈温暖的光晕。

这一刻,苏烟眼中的世界仿佛静止了,她只看得到在灯光下闭着眼睛浅唱低吟的少年。

栀子花 白花瓣

落在我蓝色百褶裙上

那个永恒的夜晚

十七岁仲夏

让我往后的时光

每当有感叹

张远歌
张远歌  作家 一个害怕遗忘的人。一直在努力记录这世间的美好,希望用平实的文字,记录人生最温情的故事。

回忆终成殇

你都如何回忆我【短篇小说】

余生,请多指教

2017.11.29 星期三 晴 文/安然 我等你,左手鲜花,右手军功章,单膝跪地,跟我说,余生指多指教! 01. 晚自习结束,雨桐和筱筱一起走出教学楼,吐槽着老师上课留下的那些奇葩的作业。 “雨桐,周明在奶茶店等我。我先走了,你自己回宿舍好吗?” 舍友筱筱接到男朋友的电话,和雨桐道歉,准备“弃”雨桐而去。 “你,见色忘友的家伙!你快去吧,我自己回宿舍就好了。” 见筱筱抛弃自己,雨桐连...

十二年后,她重新爱上了他

他们说,旅行,能让你见天地,见众生。但是在旅行中,她看见的,不仅仅是那些山川、那些流云、那些形色不一各式各样的人,而是在那些地方,她看见了他,更看见了自己。那些看见,让她成长,让她与众不同,让她知道如何选择。 1 十二年前,一个漆黑的夜晚,他和她经过一条路面不平的小巷。 她一个不小心,脚踢到一块裂开的地砖,差点就向前栽了下去。他在她身后,伸出一双温暖的大手稳稳地扶住了她的肩,待她站稳,又紧接...

诗词故事 玉珰摇素腰如束

01 正月十五,元宵佳节,漠城里处处张灯结彩,灯火通明,空中绽放的朵朵烟花,似从银河泛起的浪花,夺走皓月的光辉。 城里人流如织,平素大门不出二门不迈的闺中小姐们也携着丫鬟出来凑热闹,赏灯猜迷看烟花。 大家都往热闹的街市上挤,偏偏李家小姐汀兰带着丫鬟小婵逆着人潮往锦水边上去。刚解冻的锦水静静流淌,河面荡漾着烟花,碎成粼粼波光。 “小姐!”眼见着自家小姐提着裙摆就要往河岸边赶,小婵忙不迭拉住她的...

听轻风说我喜欢你

你有没有喜欢过一个人,成了你心里永远的白月光。在春去秋来的日子里,在如春的季节里我始终想着那个少年,想他的眼,想他如暖的笑。我在这座曾经有他的城市里再也没有找到一个如他的人,不论冷暖,我都在这个城市中——喜欢你。 (一) 2012年的夏季,我们从寒风萧萧的北方举家搬到这座靠海的城市,听说这里四季如春,风水养人。那年,我刚好升高中;那年,我从一个懵懂的女孩成长的亭亭玉立;那年,我幸好在这个城市...

火狐,大草原的精灵

2007年初春,我来到了美丽的呼伦贝尔。从内地的春意盎然杨柳依依到白雪皑皑千里冰封的北国,简直是两个世界两重天。 我的目的地是呼盟的一个旗。一路上,除了天是蓝的,入眼皆是一望无际莽莽白雪,平平展展,没有沟壑,没有雪包,没有路,只有被车轮辗压出的两条冰凌伸向远方……刺目的阳光让眼睛有种要雪盲的感觉,正当我要闭眼困顿时,一只红色精灵出现在路边,两支尖尖的耳朵,狭长的三角脸,两只宝石一样清澈的眼睛...

我曾爱过一个少年

小说作者:树生苔 【一】 青玉案上镇着一张花笺纸,纸上写着:“袅晴丝吹来闲庭院,摇漾春如线”,一只戴着红香珠的手拿起花笺。 “好个闺阁女儿,竟然看些不正经的东西。” “唉呀,杏姐姐怎生偷看别人的东西。” 刚刚梳妆毕的一个女孩儿从帘子里走出来,十三四的年纪,眉间一抹鹅黄,生得端庄文静,一双眼睛倒很灵动像会说话一般。 拿着花笺的女孩儿年龄稍长。身材微丰,笑盈盈的样子很是可亲。 “祖父前儿还道缃妹...

手机故事网_每天读点故事在线阅读©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