唢呐的江湖

2017-11-09 07:37:23作者:凉子菇娘

《唢呐的江湖》by 凉子菇娘

唢呐的江湖

金城坐落西北,横穿那黄河,九弯处浪淘盖天。石子被这河流拍打至路边,老人手拿篓子,戴一竹编帽,弯了身子,去捞这些上好的黄河石子。到了中山桥跟前,上面吊着铁桥,偶有车子骑过,桥上被铁栅栏围起来,行人极少,前不久,金城政府下了一道令,“中山桥需整顿补修,暂不通行人。”

这可如何是好,原本由着念想的胡转悠,想着赶一趟这桥,抄近路到对面来着呢。老人卸了背上的篓子,靠石子挨坐,他抬头望去,不远处的河面上,波光粼粼,黄河水顺铁桥倒影一卷浪横扑而来,这浪上,过来一羊皮筏子,像一个长者屹然立在风中。老人挥手,羊皮筏子拐了一个弯,掉头,直奔而来。老人喊,“喂,你可是要到对面去?”

“对啊,去张老三家,捎上你一程啊。”

到了跟前,筏子上的男人,四十五六,头戴毛巾,皮肤黝黑,他利索的翻筏子下地,扛了老人竹篓扔上筏子,又转身拉住老人,大垮一步,两人就到了筏子上。老人连声道谢,挨着筏子左处坐下,筏子上有水,老人的屁股湿了一坨,他嘴里哼着《黄河谣》,抬头看筏子上这男人。

老人问,“家里可是有红白事?”

男人继续划桨,眼望着这流淌数千年的黄河,大声说,“可不是,家里生了个男娃,这等喜事,肯定得请这张家班子的唢呐去吹上几天,那热闹的很。”

老人锊着胡须,“你们这对面不是有白家班子嘛,非得大老远来请张家班,折腾不?”

“不不不,白家班专门吹白事,这姓就太晦气,还是张家班子喜庆得很呐。”

老人转过头,望着身后甩出很远的黄河,那对面是金城繁华之地,也是金城政府驻扎之地,这就像千年前被黄河包裹那般,金碧辉煌。对面的水洛镇,也是唢呐班子老白家的根。他又转头看远处,白塔山上绿郁葱葱,那白塔镇守这一方水土,这白塔山脚处,就是这唢呐班子老张家的根啊。

自古金城人都知,碰上这红白事,张白两家那是拼的个你死我活,方可罢休啊。

上世纪六七十年代,金城白塔山下的老张家,院门紧锁,门口蹲着的石狮绑了红绸子,门外挤着一群人,他们身穿青衫,怀中各自揣着小物件,有上好的旱烟,还有和氏堂新鲜出炉的大补丸。青石板铺成小路的那头,站着一些穿麻衣,手里头提溜着鸡啊,鸭啊这些的男子。

到了正晌午,只听得这古铜门后面传出一大声吆喝,“胡琴三担米,唢呐一早晨咯!”随即,紧闭的古铜门放下门栓,只听得“吱啦”一声,这扇门缓慢打开,门里头站着几个小娃,约摸十四五六,他们挨排站立,面朝台阶下这群人。之后,张六水戴毡帽,穿青衫褂,迈着门槛出了这大门。

“啊哟,各位乡亲来得真赶早,今我们张家主子张太爷过寿,各位赶早来道喜,真是客气的很,”他挨个作揖,恭敬有礼,“太爷已在唢呐堂恭候各位多时了,请请请。”

“哎哟,你这六水小子,今天还搞的这么正式干啥呢,哈哈,今是好日子,你不打算吹个《将军令》啥的吗?”

“哈哈,快进快进,吃了席,我们再吹不迟哇。”

话毕,院内架好的锣鼓已敲响,这是金城人的习俗,凡是遇到喜事,用锣鼓来助威这事,是必不可缺少的。只见院内热闹非凡,锣鼓声敲的那叫一个爽快,门口处挨着葡萄架落座的还有张家有名的唢呐班,他们穿白褂,手心捏着唢呐,唢呐上绑着红绸子,掉了近一米多落在空中。

只见他们嘴唇上翘,把唢呐的锥形管上那八个孔摁在手指处,管的上端装有细铜管,这铜管上端套着双簧苇哨,嘴巴一放,顿时这音色明亮的声,就从这管身传出。一听,吹得正是民间喜闻乐道的《将军令》,这将军令有听头,只因这得套曲牌的吹法,全凭换气功夫,一看这出手大方的劲,就知是最老辈的张家班唢呐艺人了。

金城人爱热闹,也爱面子,这张家班子传至今日已有数三十年,由原先金城白塔山下的张大金,赶了几夜马车,到了四川南充城郊的南艺人那里,摸索几年功夫学来的。他老人家把这手艺带到了金城,凡逢年过节操办喜事,谁家都想图个热闹,争面子,讲排场,请来这张家班子,往院子一坐,再配几个鼓乐手,吹吹打打送嫁妆,跟花桥,闹洞房,少则也要闹上十来天才罢休。

那时候,谁家要是请了张家班子坐镇,那就是倍有面。

张太爷坐在唢呐堂上方,他穿黑衫,头发花白,弯着腰,摇晃着身子骨,搀扶着自个的小孙子,起身望院子,耳朵一展,一听着《将军令》,嘴里得意的哼起调子。门槛那来了几个年轻人,进门后,就掏了献给张太爷的物件,摆在上堂的八角桌上,然后撩起衣衫,跪在草墩上,扣了三个响头,道一声“太爷万寿无疆”,他眯着眼,点头。随后又来几个青年男子,行了同样的礼数。

张太爷拉过小孙子的胳膊,贴着他的耳朵,“去,把你爹喊进来,把班子喊进来。”

小孙子迈着小步,扶着门框,从门槛上爬下来,去了院子。没多久,就见这张六水麻溜的进了屋,身后跟着十几个男子,他们都跪在上堂,张六水站在张太爷跟前,“爷,您今想说啥,就说,他们都在呢,平时能聚齐的日子还真不少咧。”

张太爷挪起步子,转了身,正对着上堂,这八角桌上,整齐摆着张家列祖列宗,牌位上都是张家姓,唯独正中间这牌位,上面雕有金龙缠绕,一看就是上好的青石雕刻而成,比起周围的小牌位,这显然是大多了。

张太爷上了香,摇晃着身子,跪在草墩上。他揭了几张黄纸,点了火,在面前火盆处烧。完毕,他扣头,身后的弟子们也扣。半天后,他扯着嗓子喊,“喇叭,唢呐,曲小,腔大。这古今来往官船乱如麻,这西北的羊皮筏子,载了多少生意进门,我们全杖百姓来抬身价,让军听了军愁,民听了民怕,只吹得水尽鹅飞。”

他又起身站起,望向众人,声音沙哑,“得罪谁,都不能把衣食父母得罪咯,半灌水的咱不要,这老白家的唢呐班过来的人,咱也不要!”

话还未完,这弟子后方处拐进两个人,他们穿白衣,戴了白帽进来。张六水这才看清,院内的桌椅早已被打闹的没了模样。他眉头一紧,赶紧下去揽住这两人,张太爷一直看着他进屋。他朝张六水挥手,让他别管。

这进门的,正是白家戏班子白圣九,还有一人是白圣九的儿子,白展国。

白圣九进了屋子,摘下白帽,客客气气的作揖,“张太爷别来无恙啊。”

凉子菇娘
凉子菇娘  作家 公众号:凉子姑娘微信:894523372(欢迎勾搭)新书《我把北方念给你听》出版中转载/约稿/出版/联系经纪人 id 南方有路

致我懦弱的青春年少

碟片里的荷尔蒙和青春

真实故事 我亲手送母亲赴黄泉

失足患者 02

被逼做小三的这些年 01

一壶清酒,一世不悔

蝗虫,密密麻麻的人嘶吼着蜂拥而来,铺天盖地,就像蝗虫,杀气腾腾,所到之处,寸草不生。 梁锋一袭白衣,巍然而立,丝毫没有退却,反而散发着慑人的气场,让人不寒而栗,他手中的剑泛着寒光,隐隐中,透着对鲜血的渴望。 喊杀声震天,刀光剑雨,万军丛中,他如入无人之境,闪电般的速度,穿梭其间,他的剑亦如影随形,所到之处,身后留下的只有一片哀嚎。 世人都传他的剑快,却不曾想如此之快,你连剑是如何靠近都不曾看...

小说 我们活着也许只是相互温暖

缓缓地伸出左手去,却是摸了一空。这已经是第十一天的早晨了。郝久略有不满,可他不敢把这个不满说出口。因为,他和她本就是在互相取暖。 01 餐桌上是布一做的早点。布一就是那个她。郝久第一次没有去动桌上那绝对营养又可口的早点。他留下了一张纸条:晚上别出去,等着我,我们谈谈。郝久负着一份略有前途的职业。体面又有足够的经济。黄昏中,郝久回到了家,家中冷冷清清的,一派没有烟火的样子。进了厨房,他弄了好一...

爱你是我最大的快乐

风吹过海面,鱼儿不知道,但海下已波涛汹涌。 海流过山川,花儿不知道,但山上已万紫千红。 01 万君是一个爱笑的男孩,看什么都爱笑,好像没有他不笑的事情。 出门下雪了,开心!放学月亮圆,开心!出门艳阳天,开心!放学月亮弯,开心!饮料好喝,开心!饭吃饱了,开心! 因为爱笑,人称“笑花”。微胖的脸上长着两个大眼睛,一咧嘴就能看到那尖尖的虎牙,还能看到他有一个小酒窝。似乎在他的眼里没有什么能让他不开...

“忘情水”忘情,什么水忘你

“你好,能给我调五杯和昨晚一样的酒吗。” “是因为今晚的心情和昨晚一样吗?” “不是,是因为昨晚的醉意刚好可以梦到他。” 这是一家藏在小巷子里的酒吧,虽然这是家酒吧,但是它给我的感觉很不一样。 一进门,墙上挂了一个很复古的信箱,一尘不染,好像常常有人在清扫有人在照顾。 包厢角落里藏着一张画,是一张素描,画里的女生不是很漂亮但是笑得很开心,我想她当时很幸福吧。铅笔的痕迹已经有点淡了,但是画纸上...

让我一直守护着你

“轰轰”,排气管如一头脾气暴躁的小狮子,低吼着,一声紧过一声,由远而近。慢慢地,声音缓下来,怒吼声变成了轻轻的喘息,车轮碾压沥青路面的摩擦声,清晰可辨,马达的转动也变得小心翼翼。 不等喇叭声按响,我便推门而出。一辆红色跑车正停在马路边,敞篷,驾车的女孩叫羽,金发扎成马尾,戴着墨镜,她的嘴角翘起,如太阳般灿烂。她推开车门,花T恤,牛仔短裤,白皙的大长腿,她吹一声口哨,扬起手中车钥匙,向我走来:...

莫文蔚,那首冬天才会听的歌

五元钱一杯的卡布奇诺,像一场异地恋,像一句遥远的关心,像一个生硬的幽默笑话,天生不完美,天生有缝隙,却因为付出代价,因为聊胜于无,因为弃之可惜,所以愿意任劳任怨欣赏。 而它也终于会清冷下去。 夜里循环莫文蔚的《北极光》,到很晚,这个音色里有秋风起兮白云飞,草木摇落兮雁南归气息的女人,在她的演唱会里,斜坐在钢琴架上,穿着一身鎏金衣裳,华丽精致,张扬曼妙,却是与迪奥经典广告里的查理兹塞隆是截然两...

手机故事网_每天读点故事在线阅读©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