琅琊令之同舟共济|命里有时终须有

2017-11-08 20:11:36作者:君一笑_Alisa

《琅琊令之同舟共济|命里有时终须有》by 君一笑_Alisa

1.渡命换缘

在花界流传着这么一个传说,有那么一群人,生来便被上天选中,被赋予能化命缘、给人渡命的能力,据说他们能感应到那些将死而又命数未尽的人,将他们的命数移到花草之上,而后待得好时机可以渡给有缘人,这群人被称为命缘师。

管小钏就是一个拥有这样天分的命缘师,不过除了这个身份,她还有很多头衔,诸如武林大家族里的千金小姐、药王谷药王在外收的小徒弟、某国太子妃的胞妹等,这些头衔中任何一个拿出来都比她命缘师的身份要有名气、有地位得多,是以她的父亲从来不想她去做一个命缘师,并为了防止她偷跑去命缘师的聚集地月涧山,一直把她拘在家里,这一拘就拘到了管小钏十八岁。

不过现在,刚满十八岁不久的管小钏就像一匹脱了缰的野马一样,正跟着爱耍无赖的公子哥明河到处野呢,这不,他们正提着大半袋瓜子准备去苍梧山顶观看武林大会。

说到管小钏跟明河的事,还得从一个月前说起。

一个月前,也就是管小钏十八岁生日的前一天,趁着家里上上下下都在忙着给她和那打小就与自己不对盘的孪生弟弟准备第二天的成人礼时,管小钏终于逮着机会溜了出去。

好不容易溜出家门的管小钏,心想着,不管三七二十一,出了城再说。这些年她一直被束缚在这座城里,去过最远的地方就是城外几里地的一个寺庙,就那还是因为三年前她姐姐出嫁,全家人去祈福才有的机会。

如今自己竟然跑出来了,那自然得走远一点,先去月涧山看看,然后等玩够了再说回去的事。

想到这里,在大树下乘凉小憩的管小钏从包袱里拿出了一个细长的带锁的红木盒子,打开来,里面放着一枝梅花,虽说被装在盒子里,但那梅花却依然充满生机,细细看来竟有点点光华流转其中。

管小钏拿起花枝看了看,这还是她十二岁那年,一位前来拜访的漂亮姐姐带她去拿到的,那是她第一次知道命缘师的存在,也是第一次知道自己就拥有命缘师的能力。

“你在盒子里躺了这么多年,一定被闷坏了吧,放心,很快本姑娘就会给你找到主人的,到时候你就可以出来啦。”管小钏摸了摸那梅花枝道,说完,又将它重新装起来,背上包袱继续赶路了。

......

从没出过远门的管小钏一边打听着去月涧山的路,一路上还不忘吃喝玩乐,倒也过得很是潇洒。但她还没走到月涧山,却是先遇到了包袱里那枝梅花枝的有缘人。

那是一个月黑风高的夜晚,闹市里到处华灯高照,给漆黑的夜添了不少光彩。就在这温暖又亮堂的大街上,管小钏一手拿着糖葫芦,一手拿着羊肉串,正逛得起劲儿,突然迎面不知哪里蹿出来一个青衣男子,二话不说就倒在了她跟前,倒下去的时候一只手还扯住了她的裙子。这个男子就是明河。

当时周围好几个路人见状立马围了过来,面对周围人的指指点点,管小钏本着人道主义和侠义精神,蹲下身去想要探查这个男子的情况。

只见他气脉虚浮,呼吸微弱,看来身子不大好啊。管小钏秀眉一蹙,再将他的头掰了掰,将脸露出来,只见那张长得还不错的脸上此时是一片惨白,看来真是太虚弱晕过去了,不是碰瓷的。

说时迟那时快,知道了对方是真晕了,管小钏双手一用力就将那男子提了起来,然后对旁边看热闹的人道:“麻烦搭把手,将他扶到我背上,我得将他带回去诊治一下。”

旁边的人们见她一个小姑娘,本想提醒她不要管闲事,但见她不费吹灰之力就将那男子提了起来,估计也吃不了亏,况且那男的好像是真的病了,于是便帮忙把人扶到了她背上。

管小钏背着那男子回到了自己入住的客栈,正准备歇歇再来想该给他用个什么药,谁知那男子倒是自己先醒了过来。

“这是哪儿?我怎么会在这儿?”醒来的男子腾地从床上坐起来,打量着屋子问道,那动作之快,声音之洪亮,似乎跟刚刚那个晕倒的男子不是同一个人,不过他的脸色依然白得像张纸,昭显着刚发生的一切。

正喝茶的管小钏被这突然的一声给惊到,差点没给呛死:“咳咳...咳咳...”

她拍着心口缓了缓,回头看向那正一脸警惕盯着自己的苍白俊脸道:“你刚刚在街上晕倒了,是我把你带回来的,我叫管小钏,你叫什么名字啊。”

“你带我回来干嘛?”许是见对方是个姑娘,一只脚踏在凳子上的坐相又显得有些不羁,床上的男子没有回答她,反而紧了紧自己那本就没松的衣服。

“呃...”见男子神色如此紧张,管小钏不由得咽了咽口水道:“那个,我就是见你身体不太好,想着能不能帮你看看。”

男子一听这话,更紧张了,急道:“看什么!谁要你看我身体!你个姑娘家也不知羞!”说着,又将被子提了提。

“啊?”管小钏听着那男子的话,再看看他的动作,心想着,这男的是不是冷啊,这又拉衣服又提被子的,“那个,你是不是发烧了?我给你看看啊。”

说着,管小钏起身就向床边走去,惊得床上的男子忙往里挪了挪,嘴里还喊着:“你要干嘛,别过来啊,我可是会武功的。”不要觉得爷长得清瘦就好欺负,爷不发病的时候也是很厉害的。

“你在说什么?你们外面的人说话都这样的吗?”尽管男子不情愿,管小钏终究还是坐到了床沿上,她伸过手去探了探男子的额头,“还好,没发烧。”

那男子被姑娘摸了这一下,反倒反应没那么激烈了,看着一旁将手搭上自己手腕的管小钏,他狐疑道:“你在干什么?”

“把脉啊。”管小钏随口回道,注意力全集中在手上,又道:“嘘,别说话,我医术不怎么好,把脉时不静下来会把不准的。”

君一笑_Alisa
君一笑_Alisa  作家 一个经济学专业的懒癌晚期患者。愿你想到我时没有忧愁。

琅琊令之同舟共济|命里有时终须有

其实,我也喜欢你

那是一封粉红粉红的信笺,粉红的信封,粉红的信纸,里头搁着一颗粉红的心。 -01- 李哲一一口气跑到教学楼的天台上,手里攥着那封粉红的信笺,心乱如麻,无所适从,大口大口地喘粗气。 虽说都高二了,可还是一副禁欲系的霸道总裁模样,浑身散发着生人勿近的强大气场,纵使他帅气多金,可没有人敢和他搭讪。只那一个冷冰冰的眼神,足以冻死所有桃花的萌芽。 敢和他戏耍打闹,能与他喝同一瓶脉动的人,只有同桌胡可夏。...

听说领导要家访

~1~ “你说什么,领导要来咱们家进行家访?”正在夹菜给女儿的晓芸有些惊讶地看着丈夫。 “嗯,今天下班的时候部门主任对我说的,说大概就在下周,具体哪一天还没有定。”丈夫石建飞很平淡地说。 “爸爸,你是不是做了什么坏事领导才来家访的呀?”女儿玥玥听爸爸这么说,很认真地问爸爸,“在我们学校,那些学习成绩不好的学生老师才会去家访哟,所以爸爸一定是考试成绩不好了,对不对?” 玥玥咬着筷子,笑眯眯地看...

乱解西游之铁扇公主

1、我出生在一个美丽的地方,龟兹。这里的人们善音乐,酷爱艺术,尚佛教。 我的出生曾给这里的人民带来安宁和吉祥,因为从来没有哪个公主出生时会有霞光万道自天而降,有人甚至还看到了天空里被霞光包裹着的慈悲的佛祖。于是,虽是公主,但我从降生起,便被称为佛的女儿,不住宫殿里,而是住在寺庙里。 洗三时,庙里来了不速之客,是一个白发白眉白髯的老者,骑一头健硕的黑牛,突然便出现在庭院里。他指着我说:“此女娃...

【自传体】太湖浪子(3)|姆妈(母亲)阿珍也曾貌美如花

小超超姆妈阿珍,诞下超超时分已经瘦骨嶙峋,简直就是新闻里看得到的战火与贫困肆虐之中的非洲难民一个。然而,结婚之前,阿珍可是人见人爱的美少女鲜花般盛开着。 阿珍兄妹共四个,排行老三、下一弟弟,因生得乖巧玲珑、活泼可爱,深得父母娇宠,与哥姐与弟弟也亲密无间,是家里的开心果。这么说吧,有阿珍的地方就有欢乐。 阿珍哥哥姐姐年龄大很多,所以都成家立业离开老家为生活而奔波,家里就剩下父母与阿珍、弟弟四口...

乾坤算尽红颜错

篱清欢忽然侧过身,语气陡转直下:“我自始至终没能想清楚,为什么你选中的是她?”商懿闻言一惊双膝立即跪地:“臣罪该万死。”

第四次单身潮?听说你们又不相信爱情了

钱钟书先生说:婚姻就像一座围城,城里的人想出去,城外的人想进来。 根据民政局发布的数据表明,今年上半年与去年上半年相比,全国离婚率同比增长10.3%,而结婚率同比下降7.5%。 珍爱网线下数据显示,目前我国已经迎来第四次“单身潮”,单身成年人数超过2亿人。 2亿人 ,感谢两亿同胞始终与我同在! 001 珍珍是我的小学同学,虽然不是什么秀色可餐的大美人,但绝对算得上漂亮。95年出生的,马上孩子...

手机故事网_每天读点故事在线阅读©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