给在监狱的兄弟回一封信

2017-11-08 20:11:16作者:辛帝

想给在监狱的兄弟回一封信

1.

“眨眼三个月有余了,今天是端午节,早上所里还发了粽子吃,我居然吃了个粽子,你们呢,有没有出去玩呢?看电影?如果我可以拍照的话一定寄送给你,你一定会很吃惊,要么不妨寄几张照片在信封里,我现在每个月收到一封信还是很开心的,你帮我问一下寄给小姨的信件他有没有收到呢?地址不要写错了。”

—— 17年6月收到的第一封信

大学临近毕业,资格证考试开始放榜,我们一行6人挤在红色海报前眯缝着眼睛努力找到自己的名字,字体太小驰哥拐着我的手臂硬是拥到了最前面。我挨个儿数着密密麻麻的名录,最终在尾端看到了我和驰哥的名字,63分刚好达标资格证也就算到手,驰哥的名字后面俩空着的格子,这意味着他有俩专业技术考试没过拿不到证件,人是越来越多,他骂了两句脏话就和我从旁边出去了。

驰哥是我的舍友,也是班级里年龄最大的人,整整大我3岁。他说高中为了等比自己小两届的女友活生生的留了两级,结果感情还是在大二以异地的淡漠而告终。

第二年上学花钱大手大脚,国庆节最后两天翻箱倒柜也只有7块钱,硬是咬着牙问他借了200,那会没有支付宝微信,干巴巴的跟在他屁股后面从宿舍走到校门口的提款机取钱。一路上对我批评教育我有一句没一句的听着,逐渐发现越来越依赖这位老大哥。

和所有的青春校园故事一样,舍友们感情越来越好,称兄道弟胡吹海侃。课,打球,喝酒,考证,毕业。

可在毕业前驰哥的俩资格证没考过,校园招聘一天比一天少,驰哥开始慌了,排版幼稚凌乱的简历疯狂投给各大公司,最终都是石沉大海,后来还是通过老乡学姐介绍进了业内一家大型批发公司站柜台。

毕业两年后,我被省外的公司调回了省内总部做运营助理,驰哥的公司就离我两条马路远。

这个时候的他已经是分柜的柜助长了,两年没见却也常电话联系,见了面吧还是有点儿尴尬。他胖了不少,啤酒肚也越发明显。简单寒暄了一阵就开始点菜喝酒,我们在酒桌上喝的酩酊大醉,喝到话都说不利索。吃几口菜开始回忆过去的日子,碰几杯酒又开始打听同学们的境况,驰哥拍着我的肩膀说:“不出意外,年底就能去做业务员了”。

我一听还以为是啥大职位,白了他一眼:“业务员?你去看看凤湖区走在街上的谁不是业务员,你瞎嘚瑟啥啊你。”

驰哥又开了一瓶江小白,连杯子都省了直接对着瓶口猛灌了三口后打了个嗝儿,他弓下身子在我耳边小声絮叨:“你不懂,我们公司的业务和其他公司业务不一样,你见过谁家的业务负责几百斤的黄金的?业务员全部都是老板的家里人,外人绝对不考虑,你想想看每天接触的都是真金白银谁让你外人插手,是吧?”

“反正呢,再出两次差,再喝两次酒这个业务员呢我就能干上了”

听到这我就明白了,凤湖区都是黄金白银珠宝批发,大实力的家族企业就那么几个,它们业务员是油水环节里最上面的那一层,大公司不需要额外推销就能完成每月的任务,其余时间给外行的老板批发哪怕每克金银上提价几分钱几毛钱,油水都非常可观。我一点也不意外驰哥能做这个职位,他稳重又精通人事,重要的是他敢拼敢上酒桌豁出命去谈单子,业务员需要的精明与大胆他都有。

我看着驰哥通红的脸略胖的身子斜倚在凳子上大喘粗气,拍了下他的肩膀,佯装他的领导逗趣的叫他“小驰啊你好好干,发达了可别忘了我”。

2.

“我的事也没有很严重,因为到现在也没有人理我,时间真的很可怕,我慢慢的已经习惯了这里的生活,我有我的生活小规划,学习小计划,管教民警人很好,包括这黑沉沉的天,黑沉沉的地板,小几十平米的空间里,我每天坚持锻炼,大汗淋漓真的有趣极了。”

—— 17年6月收到的第一封信

然而驰哥还真的没有忘了我,一个月后他带着我们几个同学一起spa,海边别墅两日游,饭局永远是他买单,也是我第一次见到会所里三位数一瓶的啤酒。再过了一阵子,驰哥找我帮忙搬家,从老式的楼房搬到了高层公寓,两房一厅家具齐全,生活档次一下子提高了,我站在客厅开他玩笑:“你现在可以了哦,苹果台式机都买起来了,牛逼,下次带我一个”

“我出差人老板认识人便宜了好多好吧,你过来看看这俩柜子摆在哪?”

“驰哥,不对,驰总,你这房子有了是不是得庆祝一下请我喝个酒啥的”

“没问题,这阵子忙完大齐生日的时候咋们聚一下”

驰哥从阔绰生活中焕发的精神头持续了很长一段时间,用他的话讲就叫做“硬气”。那一段的好日子对我们这种在社会上混迹不过几年的人来说的确是渴望而不可及,当然是羡慕的,尤其是在他生日当天包下的三层小别墅,光是看到价格我都倒吸一口气,好心的提醒他把钱存着点儿别这么乱花,他只是回我一句“大家开心就好”。

栖树之莺

Chapter 1 腊月刚至,北国已是千里冰封,一片银装素裹,屋顶白雪皑皑,外头朔风凛冽。每日清晨推开门,一阵刺骨的寒风扑面而来,让人不由得哆嗦了几下,房前光秃秃的大树被厚重的积雪压弯了腰,乍一看,倒像一位身形佝偻的老者。不同于雪下乱如巾的北国,长江流域以南的冬天,除了山区,一般的城镇终年无雪。 属亚热带海洋性气候的鹏城便是一座从未下过雪的城市,季冬时节,全国降温,鹏城的白日也依旧是阳光普照...

短篇丨第一眼心动的人,注定做不了朋友

分手应该体面,谁都不要说抱歉离开也很体面,才没辜负这些年…… 01 第一眼心动的人,注定做不了朋友 大概每一个围城之内的中年男人都曾有过在墙外寻个红颜知己的美梦,但不是每个人都“有幸”能碰到我这样一个甘愿消耗五五年还丝毫没有上位意图的智障。可第一眼就心动的人,注定做不了朋友。 虽然遇见的是一个有妻有女的你,可时至今日我从来不曾后悔,一张嘴就是一个承诺的现在,心动已经成了奢侈品。我不能拥有你,...

一壶清酒,一世不悔

蝗虫,密密麻麻的人嘶吼着蜂拥而来,铺天盖地,就像蝗虫,杀气腾腾,所到之处,寸草不生。 梁锋一袭白衣,巍然而立,丝毫没有退却,反而散发着慑人的气场,让人不寒而栗,他手中的剑泛着寒光,隐隐中,透着对鲜血的渴望。 喊杀声震天,刀光剑雨,万军丛中,他如入无人之境,闪电般的速度,穿梭其间,他的剑亦如影随形,所到之处,身后留下的只有一片哀嚎。 世人都传他的剑快,却不曾想如此之快,你连剑是如何靠近都不曾看...

那个送外卖的美术老师

“小子,刮蹭到我车了还想跑?” “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 “对不起有用的话,还要赔偿这个词干嘛!” ……….. 男人朝车窗外吐了口水,随后叼着一支烟,随手打开了车门,肥胖的身子缓缓地出现在路边看热闹的人的面前。 “我真的不是有意的,对不起!” 略带哭腔的声音顿时撩起围群人的怜悯心,但没有人愿意站出来为他说一句话。 “我都说了,对不起有毛用,钱才是实在!不赔个千把块,你以为你能离开吗?” 男...

一个科学家的爱情

我是个科学家。 没错我确实个科学家。 我就是那个小学老师开学之前一定要问的那个:你们长大之后想干什么呀? 有百分之九十九的人都会奶里奶气的说:“我长大要做个科…学…家…”的科学家。 我的职业是0到6岁儿童对未来职业规划的标准答案。 我实现了我们班所有同学的梦想。 我是个… 科学家。 大年初一 一大清早,我侄子就来看我。 还没进家门就朝我鞠了个九十度的躬。用他标准的东北普通话喊:“老舅,新年快...

你还可以看到这第三封信吗

-1- 11月4日 泰安 冷 上次说过,如果你这次相亲不成功,我就写写你让我心动的那些时刻,写的时候,心里还是会祈祷,希望有幸,你还可以看到这第三封信。 今天晚上,发了一个只有你一个人能看到的朋友圈,不会打扰你了,希望你能以一个平常心去面对,有的时候外界的刺激太多会让人做错事,我不想是因为我! 心里好乱,心里好失落,不知道该怎么办,我就把写给你的所有文字看了一遍,有文章,有诗,有歌,还有觉得...

手机故事网_每天读点故事在线阅读©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