邻居家来了位哑巴大叔

2017-11-08 19:45:15作者:冬月之恋
文/冬月之恋

《邻居家来了位哑巴大叔》by 冬月之恋

有一天我和瑞开放学回家,忽然发现瑞开家里来了一位陌生的中年男人。瑞开和我是小学同学,我们两家是邻居。

“你家来亲戚了,这位大叔是谁呀?”我好奇地问。

瑞开显得很慌乱,表情有些古怪,他没有回答我的话,背着书包撅着嘴,身影哧溜一下从那中年大叔的身边滑过,闪身溜进自家屋里去了。

我满腹疑云地回到家,撂下书包,洗把脸,正纳闷的当儿,我妈过来喊我吃饭。

我问,隔壁家的大叔是谁呀,我刚才问瑞开,他不睬我!

我妈一听笑了,轻描淡写地说,那是瑞开爸爸的弟弟,瑞开的亲三叔,刚从黄冈老家来,听说要在他们家住上一段时间呢。唔,对了,他是个哑巴!

哦,哑巴,可不就是不会说话,也听不见声音的聋哑人么?我睁大了眼睛好奇地问,以前我也只是听说,还从来没有见过哑巴呢!

我妈叹了口气说,谁说不是呢?唉,他也是个造孽(鄂东方言:可怜的意思)人,四十好几了,也没娶上媳妇,一个人无依无靠的,在老家也只是靠亲戚接济,这一次是来咱们莘城投奔他大哥大嫂的。

我若有所悟地点点头,心情一下释然了,先前的疑虑瞬间有了出处。难怪瑞开不回我话,敢情他的叔叔是个哑巴,他难为情呢。我一下子变得幸灾乐祸起来,有一种老虎忽然发现羊群中一只受伤的羊,想冲上去一下结果它性命的冲动。瑞开这小子平日可没少在我们面前趾高气扬的,仗着学习成绩好,他老笑话我数学考试不及格,笑话拖着鼻虫的虎子上五年级了还尿床,笑话大毛三条裤子破了两条,屁股上的衣服补丁摞着补丁……

哈哈,这回可轮着我们看他的笑话了,看他还怎么嘚瑟?要不了两天,同学们都将知道,瑞开有一个哑巴叔叔了。想到这些,我忍不住笑了。

我端了碗出门去,想仔细瞧一瞧邻居家来的这位哑巴大叔。一抬头便看见哑巴大叔身子正倚在瑞开家的大门边,一个人百无聊赖懒散地晒着太阳。我边扒口饭,边偷眼瞄去,他顶多四十多岁的样子,留着浅灰色的短发,高鼻梁,大嘴巴,眼睛曳波,一张轮廓分明的古铜色的脸。从外表上看,也看不出他与正常人有何分别,哪里看得出他是一个哑巴呢?

大叔睃巡的目光很快落到我身上,眉毛一挑,冲我咧嘴一笑,他在同我打招呼呢。我心里发毛,没来由有些紧张,但嘴角很快还是露出了微笑,想着要取笑瑞开,我还得同这哑巴大叔攀好关系,在他身上获取秘密呢!

这以后哑巴大叔果然经常到我家来串门,我们很快熟识了。我发现这哑巴大叔还真是一个挺有意思的人。他脸上时常笑嘻嘻的,俨然忘记了生活里的愁苦和辛酸,他并不因为自己与别人的不同而感到沮丧,显得乐观而豁达;他童心未泯,有时居然同孩子们开些玩笑。当与人交流时,他嘴中能咿咿呀呀蹦出诸如“吃没”、“你妈呢”几句简单的问话。 放鞭炮抑或炸山石的很响的声音也时常惊吓到他。

让我纳罕的是,哑巴大叔居然学会了一手针线活。他手里拿着针线纳了一半的很厚的鞋底过来,向我们展示他的“手艺”。他煞有介事地学着农村里针线活很好的妇女们一样,不时地拿针尖在头皮上搔一下,样子很滑稽;接着他将针尖儿顶进那结实的鞋帮里,熟练地拉扯着粗大的线索,鞋底在他的一针一线中慢慢纳成。有时他会学着戏台上的女人,嘴里含混地哼唱着,拿捏了手指,作兰花指状,在胸前轻盈地比划,在头顶作出戴花的姿势,惹得我和弟弟捧腹大笑。

夏天,哑巴大叔手里拿了一把破蒲扇,趿一双拖鞋在左邻右舍走动。为逗孩子们一笑,他故意忸怩了身子,学女人走路。他有时也会向人发一些牢骚:他用手比划着,抱怨哥嫂嫌他饭量大,吃得太多。而这时候,他的眼睛总是警惕地向身后张望,唯恐他的侄儿侄女们听了,传到哥嫂耳里去,给他脸色看或是数落他的不是。

我也很快发现了一个有趣的现象。瑞开平日也时常来我们家玩,但只要见他三叔在场,他便不声不响地扭头走了。有时,哑巴大叔正在兴致勃勃地“唱戏”,我们看得津津有味,笑得前仰后合的当儿,瑞开来了,热闹的场面瞬间安静下来。哑巴大叔收敛了笑容,没事人般忸怩着,我和弟弟也一下噤若寒蝉了。这时候要么是瑞开离去,要么是哑巴大叔离开,欢乐的场面一下冷寂下来,我看到瑞开绯红了脸,有些难堪,而我却在心底偷乐。

那一天,虎子又尿床了,虎子妈抱了湿被褥出来晒,嘴里骂骂咧咧的。瑞开和我见了,两人相视一笑。上学的时候,瑞开拿这事又同虎子开涮。

“嘻嘻,真没羞,这么大人了还尿床!”瑞开放肆地笑着。

虎子憋红了脸,申辨道:“有啥可笑的,医生说了,小哥我这是一种病,吃些药就会好的!”他瞪了一眼瑞开,脸上倏地浮现出一缕笑意,不无揶揄地说:“哪像你哑巴三叔呀,疯疯癲癫,学女人一样唱戏,那才好笑呢!”虎子一边说着,一边还夸张地比划了一个头上戴花的动作,嘴中唱道:人家的闺女有花戴……

“臭小子,我撕烂你的嘴,我教你学!”瑞开忽然冲上去,一把揪住虎子的膀子。虎子不甘示弱,两个人扭在了一起。

我杵在中间,急得跺脚,费尽九牛二虎之力,好不容易才将两人拉扯开来。

转眼,农忙的季节来了,瑞开的爸妈下地里干农活,哑巴大叔留在家里帮忙做饭。哑巴大叔原来也下地干活的,可是瑞开妈看不上他,嫌他做事毛糙。几个人一起薅芝麻,为了省事图快,哑巴大叔总是将芝麻连同杂草一起薅掉了;经他挖过的地也总是坑坑洼洼的,深浅不一,很不匀称,非得让人返工不行。用瑞开妈的话说“他的手根本攥不住锄头把,天生就不是种庄稼的材料。” 可是生火做饭倒是哑巴大叔的长项,大约一个人生活久了,他练就了一手好厨艺,炒得一手好菜肴,这倒是让一家人津津乐道的。

可是那一天在家做饭的哑巴大叔还是出了事,灶堂里的火星溅出来,引燃了灶门外堆放的干柴。他开始没有留意,等到发现时,大火已经烧起来了。他跑到门外,呜哩哇啦地嚷叫起来,邻居们闻讯赶过来帮忙,大家七手八脚地用水将火扑灭了,所幸没有酿成大祸,只是灶堂边的墙壁熏黑了一大片。瑞开爸妈下地回来知道了这事,瑞开爸黑了脸,对着哑巴大叔劈头盖脑地一顿臭骂。哑巴大叔像个做了错事的孩子般,垂首低眉,两手不停地绞缠着衣角,嘴里哼哼唧唧地发出只有他自己能听懂的声音。

然而事情还没有完,这时候虎子妈 跟头流星地赶过来,说,他婶呀,你可要管一管呀,有人看见你家小叔子在我家菜园地里拔了两个大萝卜呢!

众人的目光一下子转向哑巴大叔身上。瑞开爸虎着脸,两手比划着,做了一个拔萝卜的姿势,厉声问道:“冤家,你是不是扯了人家的萝卜呀?!”

哑巴大叔的脸一下变成了酱紫色,两手一摊,嘴中支支吾吾的,面露愧恧之色。

瑞开爸心里有数了,其实不用问,院子里的地上两瓣萝卜叶正躺在那儿,今年他们家的菜园子里根本就没有种萝卜。

“你这挨千刀的,咋做出这种事情来呢?老李家这么些年来清清白白,还从没有过谁手脚不干净的,怎么就出了你个憨货,招人说闲话呢!”瑞开妈气咻咻地嚷起来,“他爹,开年还是把他送回老家去吧,省得在这里丢人现眼!”

“算了吧,他是个哑巴,有些事情多担待一下!”人群中有人劝道。

冬月之恋
冬月之恋  作家 热爱文字,享受生活;照亮他人,成就你我。偏爱写小小说、散文类作品,高擎纯文学旗帜 ,拒绝庸俗

邻居家来了位哑巴大叔

秋婵

麻木的婚事

人生耄耋时

离开你以后,我单身很久

文/ 小婷半清 1. 梁若冰最喜欢的季节是冬季,没有之一。 她喜欢清冷的空气,喜欢那种裹上大衣也觉得丝丝凉意的感觉,因为只有那样,才能让心保持冰冷的温度。 这颗心是什么时候开始凉下来呢?梁若冰只觉得很久很久,久到她的小表妹都嫁了人,她的同学陆续当上了母亲,久到她已经不想再掰着手指头数了。 单身久了,好像真的不会再爱上谁了。 自从回到这个城市,她就开了一间女装店,名字就叫“若水家”。这是她长久...

怀念那个不认识YSL也能追到女孩的年纪

​ “再不疯狂就老了”这句已经不是「90后」的代名词了俨然不就是「00后」的专属 咪蒙用「90后已母胎单身,00后已分手6次」这篇推送告诉你,不用再怀疑「92年已步入中年」的真实性、「年轻已经跟你没关系了」。 “00后”也老了.是一种久经沙场的「老成」 12岁,和男朋友恋爱长跑快6年了…… 13岁,人生最大的烦恼就是:异地恋真的很心累…… 似乎是在用一种过来人的身份「告诫」“落后”的90后—...

删掉你真好,再也不用纠结着折磨自己了

删掉你,不再看到与你相关的动态,至少我能好过些。 2017年12月26日 星期二 风 文|深海梦影 -1- 洛璃一觉醒来,整个房间都变得明亮。 窗外的阳光直直地打在窗帘上,暗影拂动,似乎迫不及待地想要钻进来。 墙壁上挂着的时钟不缓不慢滴滴答答走过,窗缝里飘来几缕微风,将吊在天花板上的风铃飒飒吹响。 她揉了揉惺忪的睡眼,又闭上眼睛贪恋着柔软舒适的床。 好一个曼妙的早晨,好像很久没有像这样睡过一...

祭奠青春里的你

(一) 加班回家的路上,蓬头垢面、疲惫不堪,可偏偏这时候,听到有人喊我的名字,一脸蒙圈的回头,竟是大个,旁边那个娇小的女生,大概是他的新女友。 不记得这是第几次了,只要他换女朋友,就会来这样一次偶遇。有人说,你以为的巧合,其实是另一个人长时间的等待。只是,那个肯等我的人,早已经不在原地,何来的巧遇? 生活也许总是这样,在某个你快要忘记的瞬间,提醒着你,他曾经来过。就像是每年犯一次的胃病,就像...

太好奇 真得不好

1 快到春节了,梅伽瑞天天处于亢奋状态,终于可以放假了,不用天天给老板端茶递水了,还能继续在微信群里装逼耍横,天天被一堆写文的小白恭维着,那日子,别提多爽了。 可最近,他的头已经快膨胀得比篮球还大了,因为她的女朋友八爪又开始作了,不,是开始培养他的耐受能力了。梅伽瑞惊魂未定地拍了拍自已的胸膛,心虚地四处张望了一下,仿佛八爪就在对面看着她。 “不能用任何带有贬义色彩的字眼形容我,就是在心里想,...

娘 心

父亲说:“你娘最近一多走点路就喘得厉害,到医院给她查查吧。” 我问母亲是咋回事,母亲就叹气,说:“人老不中用了,以前年轻时多好,咳嗽感冒都很少,一上年纪,就老胳膊老腿的了,走路不当家,现在又喘起来,心口窝还闷得慌。” 我和妻子便带着母亲到医院做检查。 上车时,母亲很是吃力。几年前,她的腿关节患了骨质增生,且有很重的脉管炎,多方医治后,终未除根,导致她行动不便,抬腿、走路再不能和从前一样。 母...

手机故事网_每天读点故事在线阅读©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