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过,便不敢轻视别人的感情

2017-11-08 19:19:21作者:清晨起

《爱过,便不敢轻视别人的感情》by 清晨起

1.初相遇

认识秋是在2004年的秋天。

那时候,我刚进入地产企业做文案。

企划总监黄元明是台湾人,他四十岁左右的样子,头发是自来卷,留着大胡子,穿着私人定制的胸前印有自己头像的体恤,嘴里经常嚼着槟郎,手指上戴着大大的绿宝石戒指。他自己工作室的名字叫大有意识,在台湾有老婆,还有两个女儿。

那时候,相比一线城市,作为内陆城市的龙城房产消费市场刚刚启动,思想超前一些的地产商捷足先登,高薪聘请外面的企划销售团队,甚至照搬港台模式,投入大量资金做策划、打广告,建筑首次被赋予了人文精神、投资价值,地产行业用大资金、大手笔、新理念造出一个又一个关于生活品质和创富机会的梦想,将整个城市的广告业乃至传媒领域都搅得风生水起。

当然,那些港台来的高层就是给这座城市带来头脑风暴的源头。这位黄元明就是地产界的一颗明星,我们这些企划人员跟着他去到那里都很拉风。

那天,我们跟着黄总监来到项目售楼部,对接市调情况。

秋站在迎宾处。

她身材婀娜,五官精致,皮肤白得发亮,甚至有些微的炫目。

黄总监对着她多看了两眼。

秋的脸瞬间变成了桃红,她忘了训练有素的标准的外露八颗牙的样板式的微笑,而是低下了头。

黄总监这股飓风刮过,售楼部的美女们炸了锅。

“你们说,黄总的女朋友长什么样啊?”

“那是金屋藏娇呢,咱们哪里见得上。”

“你们说,能不能比得上咱们新来的秋呢?”

秋默不作声地站在那里,不知所措。

第二次见到秋,是在黄总监的办公室。

那天,我拿着打印出的楼书文案去签字,隔着玻璃门就看到秋在里面。

黄总监似乎正捧着秋的手。

看到我在外面,黄总监大方地点头示意我进去。并指着秋对我说,她是我女朋友了。

秋红着脸说了声,我去办手续了。便低头匆匆地走了。

我愣了一下神,拿着一叠纸半天没说出一句话。

黄总监边大笔一挥,边笑着对我说,不用这样子看我啦。这是我在龙城的第4个女朋友。

我心不在焉地哦了一声,急匆匆地往外跑,想追上秋,想和她说句话,想问问她到底怎么回事。

在人力资源部的楼道里,我等到秋。

秋已经办理了离职手续。

我问她,你干什么呢?你不知道他有老婆孩子吗?工作你也不要了?

秋笑了笑,说,我在另一家地产公司了,黄总介绍过去的。

我有点急:“你不是那种女孩子。”

秋似乎有点不高兴了,淡淡地说,我当然不是那种女孩子。

我知道我表达得不够明白,只能说,“所以,你不能。你这么好。”

秋又笑了,腼腆中透着自信、还有清高,当然还有对我的淡淡的不屑。

拯救爱情,据说温暖系正流行

恋爱之前,很多人都觉得爱情是明媚的,可走入爱情才发现,爱情其实也阴郁的时候,当关系日渐亲密之后,甚至我们会在爱情里感受到人性的差,但温暖系的爱情却是很快可以将其化解的。 雨柔说她的第一场爱情是冰的!就想《夏洛特烦恼》里的马冬梅一样,爱上一个心里只有别人的人。 她说自己因为那场恋爱,在人群中活成了一个笑话。那件事闹的很大,以至于后来她的家人都知道了。 她因为这件事,留下了很深的心理阴影,可怕的...

不好意思,我已经不喜欢你了

我喜欢你的时候,你视而不见;我不喜欢你了,你又对我穷追不舍。 2017年11月15日 星期三 晴 文|深海梦影 -1- 窗外的斜阳再也没有树叶的遮蔽,肆无忌惮地透过窗照射进来。 下课了,课间从来不犯困的林兮一头趴在桌上。阳光打在她的头发上,呈现出自然的光亮,很好看。 我抚摸着她的长发,坐在我前方的秦天扭过头来,先扫了我一眼,眸子里流露出羡慕。 接着,手托着下巴拄在课桌上,微微笑着,眼睛弯成一...

错付

她知道我是于洋的好朋友,我也知道她是那个注定悲剧的女人。所以我说什么都很无力,因为我是那个“罪魁祸首”叫来的帮手。

如果可以,我也不想这么励志

读大学的时候,天天在一起住的室友告诉我:每天光看我的生活状态,都觉得很累,更别说去做了,不知道我是怎样坚持下去的。

故事丨盲侠

01 乔镇郊外,鲜花遍野。 暖风拂面,带着阳春惬意吹开笑颜。 一男一女两孩童游荡在花丛间,跳着,叫着,嬉戏着,欢乐的情绪为这生气盎然的大地又注入了一丝活力。 “快来呀!”跑在前头男孩笑着,时不时回头望向身后。 “罗杉哥哥,等……等我!”赶在后头的女孩面色苍白,喘着粗气细声道,“我……我跑不动了……”说着,她停下脚步,一屁股坐在地上。 见她坐下,男孩连忙调头,跑到女孩身前,伸出手轻轻拉起她,边...

一个杀人者的心路历程

我决定要杀了江红,对,杀了,杀了…… 一个月前我就买好了我需要的工具: 丝袜——我不能让别人认出来是我; 手套——现场一定不能留下我的任何指纹,现在的科技太发达了,警察很容易就能凭着指纹找到一个罪犯的; 对了,还有一个最重要的工具,刀。 我还从市场买了一把刀,那把刀可锋利了,那可是我在店里挑了很久很久,然后又打磨了很久的。 我要用那把刀在江红那个女人身上捅上十几刀,然后还要在那勾人的狐狸精脸...

手机故事网_每天读点故事在线阅读©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