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年了,我想,该结束对你的暗恋了

2017-11-08 17:35:48作者:泽桥

2017年11月8号  星期三天气小雨

天灰蒙蒙的,下起了小雨,此刻坐在窗边的我十分纠结,敲打着这七年来我一直想对你说,却每次都删了又删的话。

瀚城,我不想再当你兄弟了,我想做你名正言顺的女朋友。

我盯着QQ聊天对话框里刚刚敲打出来的字,又看了看你的头像,那是一张你在阳光下扣篮的抓拍。我最喜欢在篮球场上的你,青春又自信。

我们的相识,也是因为篮球。高一新生开学,学校组织了一场新生杯,目的是让所有的入学新生尽快认识班级同学。

班级里的男生都需要参赛,女生就负责拉拉队,为参赛队伍呐喊助威。我站在球场的边缘,与旁边的同学一起为场上的同学加油。

那时我不知道你的名字,只知道场上有一个很高很高的男生,应该有一米八五吧,皮肤是健康的小麦色,阳光下,你在人群中是那么醒目。

只见你一个转身,右手快速从对方手中拍球,左手迅速配合,接住,一个跨步,向前跑,纵身一跳,完美扣篮。

全场欢呼,都为你的完美扣篮鼓掌。我看着又开始指挥队友重新站队的你,仿佛刚刚的欢呼都与你无关。

我想,这个男生,肯定有点自负,没有朋友。却怎么也没有想到,后来的七年,我却是这个男生最好的朋友。

比赛进行到白热化阶段,双方的比分越来越近,49比50,也只剩下最后一分钟。突然,我看着远方突然飞来一个球,由远而近,在大脑还来不及做出反应的时候,就感觉到自己被推到在地,身上还有一股重力。

随之听到了身边人巨大的欢呼声,还有热烈的鼓掌。我心想,倒霉透了,要被笑死了,来看个球赛居然发生这样的糗事。我闭着眼睛真想找个地洞转进去。

渐渐地,我感觉的身上的重力消失了,“同学,你没事吧?”我听到了一个男生的声音。

慢慢睁开眼,我看到有一双手伸着,正准备缓缓地抓住我的手。我一用力,准备顺势握住你的手,却感觉到背后一阵闷痛,起不来。你见状,立即上前扶住,慢慢让我站起来。这时我才看清你的脸,原来是刚刚扣篮的那个男生。

身边的同学还在不停欢呼:“赢啦,赢啦!”我往比分处看去,只见比分由刚刚的49比50变成了52比50,原来我们班赢了。

“我送你去校医室看看吧?”听到声音,我发现你居然还在我旁边。

“不用啦,不用啦,我回去擦掉药就好了。”我急忙拒绝。

天啊,刚刚我还以为那些欢呼,是同学们看到我被推倒在地的起哄,如果现在我再和你去校医室,肯定会被大家笑死。

回到宿舍,听到同学们讨论,才知道原来你的名字,江瀚城。莫名地,我觉得这个名字很好听。大家说,球场上的你超帅,刚刚既避免了我被球砸到的悲剧,又顺利地把球传回给场内的队友,队友一个完美的三分球,取得比赛的胜利。大家都夸赞你的反映灵敏,不然我们班肯定输了。

我们的相遇是如此的戏剧,戏剧得就像电影里的桥段。但也感谢这场比赛,感谢那个球,后来的高中三年,我们成为最了解对方的好朋友。

我们一起打球,一起玩游戏,一起爬山,就连吃饭,也是两个人一起。

你知道我胃不好,一起吃饭从不点辣的菜;你知道我不吃香菜,每次都细心地把它们从我的碗里挑出来;你知道我喜欢吃茄子,总是把你碗里的茄子夹给我,还骗我说你不爱吃。

同样的,我也了解你的喜好。我知道你打完球总是习惯喝一瓶脉动,每次都买好一瓶,站在球场边等你;我知道你最喜欢穿的球鞋是回力,所以在你18岁生日的时候,我用剩下半个月的生活费,买给你一双回力牌的球鞋;我知道你希望每一场球赛都有我的喝彩,而我也从未缺席过你的球赛。

那时,班里的人都以为我们在一起。你总是笑着和他们解释,我们是最好的兄弟。可你不知道,我也偷偷地希望,我们会在一起。

三年的时光,很快就过去。幸运的是,上了大学的我们,在同一所城市,两所学校的距离并也不是很远。大一开学的国庆节,我下定决心,要和你表白。

有人说,最好朋友的告白,要么是情投意合,两人完美的在一起;要么是拒绝后双方尴尬,最后变成最熟悉的陌生人

我既纠结又期待,害怕我们连朋友也做不成了,又想知道你内心真正的想法。

天灰蒙蒙的,飘着小雨,我们约好了,在你校门口的奶茶店见面。

我坐在窗边,看着远处的你,从校门走来。穿着白色的T恤,越发衬托出你皮肤的黝黑,但在我眼里,你还是那么帅气。

你走进奶茶店,我向你招手,你很快就看见了我,朝我走来,坐在我对面,随手拿起前面的脉动一饮而尽。我知道你不喜欢喝奶茶,早就买了一瓶你最喜欢的脉动。

我看着你,心里打好了腹稿,准备开口。

“阿桥,我想我遇到我的女神了,我发现我喜欢上她了。”我还没来得及开口,就看到你洋溢着一脸的幸福对我说。

我屏住呼吸,极力压抑自己的情绪,希望对面的你看不出我的异样。

泽桥
泽桥  作家 偶尔有些矫情的伪文艺女青年文章授权转载请务必联系本人

注定此生,深情永不负

七年了,我想,该结束对你的暗恋了

妈,我一定会幸福的

妈妈,不用寻我也知道,这世上,我找不到和你一样疼我的人。 1 南方的天气真好,初冬的太阳暖洋洋的,温暖却不炽热,像极了妈妈慈爱的目光。 上次见到妈妈,是好几个月前的事情了。那次从深圳回到老家,刚到家就给妈妈打电话,说第二天就回娘家看望她,妈妈知道我回来,喜不自禁,声音很是欢快,好像年轻了好几岁。 第二天早上,我们磨磨蹭蹭,八点半才从家里出发。车子在平坦宽阔的马路上一路驰骋,穿过田野村庄,一刻...

“大花”难产致死事件

八月的凤鸣村,虽然已是立秋,但是天气依然闷热,闷热的让人透不过气。 不过最开心的要属张小平。他不顾天气的闷热,每天都和哥哥张大春抬好几次猪食,去喂养窑洞院猪圈的母猪。 它马上就要生了,一天要吃好几顿。张小平急着想看小猪崽,就一天抬好几次猪食,不知疲惫。 转眼到了母猪产崽的那天,窑洞院子的猪圈里围满了乡里乡亲,大家都争着看热闹。 小平的爹张富贵把早已买来的几挂1000响鞭炮拆开包装,围着猪圈...

想做你余生故事里的人

每个人都是单行道上的跳蚤,每个人皈依自己的宗教,每个人都在单行道上寻找,没有人相信其实不用找。 嗨!你知道吗?我不想做你的路人,我想做你余生故事里的人 ​​​。 1. 我喜欢喜欢着我的你,那时的你,暧昧起来特别主动。 初次见你,是我心不在焉的推着手推车撞倒了超市里摆放的饮料,我惊慌失措的蹲下来捡着饮料,身边那群围观的群众里,只有你也蹲下来帮我一起摆放饮料,等到重新摆放整齐...

麻木的婚事

文/冬月之恋 ——1—— 夕阳的余晖在西边的天空洒下最后一抹亮色的时候,整个苦楝洼子村像是涂上了一层奇异的釉彩,沉浸在一派安静与祥和中。这时候,人家屋顶上的炊烟次第袅娜地升起,白天,村间巷陌里鸡犬相闻的嘈杂声渐归平静,喧嚣了一天的村庄变得静谧而清幽。 “得儿驾,得儿驾!娶媳妇儿,看新娘子,麻木要结婚啰!吃喜糖嗬……” 忽然,村东大路上,一个老男人沙哑的声音破空而来,打破了山村的宁静。...

女朋友消失第748天

文 / 慕宸海 一觉醒来,我发现女朋友消失了。 我找遍了整个屋子,都没有她的身影。我慌乱起来,打她的手机,关机。给她发微信,微信提示我不是她的好友。 我瘫坐在床边,把头靠在墙上,怔怔地望着她在删除我之前留下的信息: 对不起,我不能陪你走到最后了,我也坚信,你一定会成功,但我怕我会等不到那个时刻。没有我的日子里,你也要学会坚强。 我抬眼环顾四周,她的东西都已消失不见。我冲出房门,在楼下茫然四顾...

我们所不知道的生活

两生花开弄心醉,人若两生泪满襟。我们都有一种我们自己都所不知道的生活! ——题记 猪,陪我喝两杯吧?我刚收拾完手头的工作,准备换衣服下班,同事熊小样就拉住我。 白的啤的?我可喝不了那冲劲大的白酒,啤酒的冲劲都有点受不了,冰镇的还好些。 随便,是酒,能醉人就行。熊小样顺手把我的座椅推了进去。 嗯,好吧! 换完衣服,我们连自行车都没骑,直接去了公司附近的一家家常菜馆。 两位吃点什么?见风...

手机故事网_每天读点故事在线阅读©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