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大不中留,留来留去留成仇”

2017-11-02 15:45:06作者:胡七筒

我自入京畿,进大学后,生活就开始荒芜起来,每日沉溺于网络虚拟。古人说偷得浮生半日闲,我是闲来无事百不堪。

既非官宦世子,又非商贾后生,无力游手好闲。未生的仪表堂堂,养的白白胖胖,拈花惹草更是可望不可即,可遇不可求。

资财不够寻欢作乐,权力不够吆三喝四,样貌不够招蜂引蝶,但骄奢淫逸,富贵荣华乃人性柔软之处。鄙人品行尚达不到圣贤,又无坐怀不乱之强大内心,因此不能免俗。

偶有愤恨,时有淫意,心烦意乱,坐立不安不得解,便读书以饲饥渴。久而久之,日积月累,竟能为文。虽无旷世杰作,但也可以自娱自乐,优哉悠哉。

我写文章并非‘鬻文度日,煮字疗饥’,也无‘为往圣继绝学,为万世开太平’的雄心志向,只是抒发内心的渴求,不求觅得知音,觅得佳人也是妄想。

有仨俩志同道合的狐朋,往来也多以互相拆台,插科打诨为主。彼此知根知底,腹中均无几本诗书。

譬如他说‘床前明月光’,我则对‘等君在床上’。他再曰‘低头思故乡’,我顺势插入‘我已脱光光’。如是尔耳,实在不登大雅之堂。

彼此不以高雅标榜,反以低俗竞赛,实在应该割席绝交,但彼此唱和,其乐融融,倒也有趣。

我能预想为文可能招来论敌,亦可能招来狐朋,但未曾预想还能招来小妞。

某日,好友请我吃酒,菜过三巡,情到深处,彼此敞开心扉,他问我有几个女朋友,我答曰至今孤家一人。友人大喜,遂决定把他小妹介绍与我,说小妹甚是仰慕我的文采,想与我交往。我喜出望外,感念迂腐书生的春天将要到来。

选一良辰吉日,我约小妹见面,我沐浴更衣过后,把这些日子所写文章结成册子,打印出来。为表文人高风亮节,在书首页写了一首宋朝李唐的《题画诗》。

雨里孤村雪里山,看时容易画时难。

早知不入时人眼,多买胭脂画牡丹。

至今犹记得小妹读我的册子开怀大笑,爱不释手的情景。我自诩风度翩翩,小妹也是俊俏妮子。我与她相遇,可谓是一堆柴火与一根火柴的摩擦,风风火火,轰轰烈烈,死去活来。

然而造化常常被愚人所设计,河满则溢,月盈则亏。爱情似乎来得太过容易,走的亦容易。在我俩的爱情故事正渐入佳境之时,小妹突然说我俩不合适。从此便不再往来,真可谓‘竹篮打水一场空’。

我生活在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国家,自然懂得毛主席的‘打一枪换一个地方’的道理。也懂的前人总结的‘天涯何处无芳草’。

我虽木讷,但也晓得爱情小火苗正以燎原之势蔓延之际突逢连绵大雨,必定不掉‘第三者’插足。追女孩子无经验,倒是文人的自尊涌上心头。我决定调查清楚,从我手中抢走小妹的到底是何等人士。

经过几日蹲点勘查,终于打探清楚,那人是某电影学院表演系的帅哥。我自惭形秽,遂无原本的意气风发,于是唱起了‘对你的爱是手放开’,旋即又恢复了形影相吊,茕茕孑立的日子。

但文人似乎天生有阿Q的自慰本领,我向来鄙视那些穿着暴露,靠绯闻博上位的艺人明星,觉得他们甚至不如古代戏子。古代戏子尚是十年苦练方登台,而如今的演艺人员所获得地位财富远不及他们付出。我猜想抢走小妹的男人不会有什么好结果。

果然被我言中,小妹渐渐发现该男子已被某富婆包养,这种吃软饭,拉硬屎的男人肯定不会得到小妹待见。

随后小妹又找了个新男友,我虽与小妹不再往来,但寒暄不得却忍不住好奇想去关心。文人向来不屑于这种儿女情长,但若是触及必痛,那说明这个文人真的爱上了伊人。

小妹的新男友是个拔火罐的,文雅说就是‘按摩师’。也许是被大街上盲人按摩的广告熏陶的,我的潜意识里总是把按摩师等同于盲人。小妹是去他那里拔罐针灸时,被他的高超技艺所吸引的,而且这个按摩师嘴又甜,信誓旦旦,他们结婚了会给小妹天天按摩,推拿。换做是我也会动心,再回头一想,真是百无一用是书生。

但我有个预感,小妹和他也成不了,果如我愿,一月过后,扫黄打非办就查抄了涉嫌提供色情服务的按摩店。小妹庆幸警察叔叔及时端掉这个淫窝,否则自己可能也会被胁迫沦为娼妓。我也为她长舒一口气。

小妹的哥哥某日又找到我,一见面就长叹:小妹可操碎了我的心,挑来挑去挑花了眼。女大不能留,留来留去留成仇。你也别怪她,全是我越俎代庖,其实小妹最喜欢的还是文学。现在小妹每日茶不思饭不想,我看也只有你能救她了,你一定要救她。

我心里又喜又悲,喜的是小妹失而复得,悲的是小妹转了一大圈又回到了原点。可是浪子回头,还有什么好说的呢?我唯有点头。老兄长舒一口气,又说小妹现在有孕在身,希望我能好好照顾她。

这倒是始料未及,我心先是一惊,天哪,我竟然要替情敌抚养孩子。开始我心中悲痛不已,冷静一想,既然我深爱着她,那绿帽子戴就戴了吧。再说,那我就再与小妹生两个,人多势众,也不怕老大欺负他们。

我举起酒杯,大声喝道:我要丢弃手中的秃笔,我要重操旧业----编程,做一个超级码农,养活这一家三口。

应该说是四口,我那老兄慎重的声明:小妹这一胎,医生做B超说是双胞胎。

胡七筒
胡七筒  作家 码代码,码文字。他有着一副人畜无害的皮囊,还有沁人心脾的有趣灵魂。你关注他一下,顺便点几个赞,他能高兴一天。QQ:932033866欢迎找我聊天。微信在下方

“女大不中留,留来留去留成仇”

嘿,我还记得你

1. 十年前,林逸书,个高,微壮。 她束起高高的马尾辫,昂首阔步,宽阔的额头顶着阳光,上面时不时冒起几颗痘痘,凌凌说是太阳厚爱。她肤色不白,兴许跟这厚爱有关。 逸书注意到高振那家伙是在大三上学期。女生宿舍通往学校食堂的林荫小道上。 小道南起图书馆,北至校食堂。由南向北,左侧一圈颀长俊美的水杉小树林,紧挨道儿是一列蓊郁苍翠的龙柏。右侧围墙内并排几栋男生宿舍,墙外一溜儿低矮繁密灌木丛。这条道非机...

假义工,真渣男

想起我做义工时泡过的女人,再想起做义工的妻子,我的后背,忽然凉嗖嗖的。 1 近几年,玉林狗肉节颇受争议。社会各界的关注和媒体的报道,反而使这座小城市更有名气。 立夏那天,我和小凡、老陆、楚江、小莫,一行五人,为抗议狗肉节从广东来到了广西玉林。 我们来自不同的行业,都有一个共同的身份,那就是爱护动物协会的义工。 我叫查里,是一名自由职业者,三十岁的已婚人士,长相斯文,也算一表人才,经营着一个有...

你不知道我会偷偷关注你,像个病人

对伍越来说,楚祈是一场梦;对楚祈来说,伍越是一阵风。 从来梦都是不真实的,从来风都是抓不住的。 1. “你知道嘛,我还是会想起我们在一起的过往。忘不掉,是不是女孩子在这方面都是对感情抽离的特别慢?”伍越略微伤感的问我。 “是的吧,可是时间会治愈一切的。无论什么都会过去的。”我思考着这样的回答会不会让伍越有些安慰。 “哈,不想了,怎么越老越矫情。特么fuck”伍越摆摆手,仿佛刚刚那个黛玉葬花般...

政法王的最后一次赴约(短篇小说)

H省的政法委书记正在主持会议,传达中央文件精神。台下黑压压地坐着几百号来自全省各市县政法系统的一把手。 他戴着金丝眼镜,慢条斯理地读了一句中央文件,就习惯性地抬起头来,环视会场的每一个手下官员,那眼光是深邃而犀利的,恍如老子在审视做了坏事的儿子一样。 会场在老书记不时抬头放出的眼光底下,凝结了严肃的气氛,个个面无一丝表情,鸦雀无声。 当他读到“腐败是我们党面临的最大威胁,下一步反腐必须竖立永...

遇见你,我愿意花光所有的运气

“啊!” “怎么了!” “花洒怎么不出水了?是停水了吗?你快来看看,我这头发还没洗完!” “……你没事把水闸关了干嘛?” “啊!” “什么事?” “我煲饭忘记放水了!” “……没事,吃煎饭!” “啊!” “又怎么了!” “我把你送我的戒指掉厕所了!!!” “……自己捡!” 01 没错,以上就是我和我男朋友小李子的日常缩影。和他在一起七年,大大小小的能闯不能闯的祸我全做了个遍! 就在前天!我的...

这才是女生眼中最完美的约会

我们要做彼此手机里最美的天使,修图不能只修自己的!

手机故事网_每天读点故事在线阅读©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