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叫顺儿

2017-11-02 10:25:07作者:禅木小怪

2017年11月2日 星期四  晴

她说,她叫顺儿,取一路顺风的意思。她坐在我面前,娇小的身体窝在沙发里,手里的糖葫芦还剩下一半。

“我不开心。”

她狠狠地咬下一口糖葫芦,手不住的抖。淡黄色糖浆顺着竹签流到她手上,她并不在乎,使劲嚼着糖葫芦,仿佛把心里的怒火都撒到了糖葫芦的身上。

“我真的不开心!”尚未咽下的糖葫芦让她的话有点含糊不清。我还是听懂了,她再次强调自己不开心。

“你知道吗?我妈妈给我生了一个弟弟。我不开心。”她低着头,凌乱的头发四下招摇。手不停地把玩剩下的糖葫芦。

“其实,一开始我挺高兴。因为我有弟弟了,以后我们可以一起玩。可是,后来我不开心了。”她抬起头,泪在眼眶打转,并没有流下来,“因为妈妈不让我说话,也不带我出去玩。我觉得弟弟一点都不好,她抢走了我的妈妈。我不喜欢他。”

她接过我递过去的纸,小心翼翼地包在糖葫芦的竹签上,“刚才妈妈骂我了,因为我吵着要吃糖葫芦,妈妈瞪着眼睛给了我一巴掌。你知道吗?我捂着脸,看着她。妈妈有点慌了,跑出去给我买了一串最大的糖葫芦。我的脸虽然有点疼,不过我还是吃上了我的糖葫芦。但是,我还是讨厌弟弟。”

我刚要说话,门铃响了。她站起来,“我去开门。”

来的是一个姑娘,穿着白色的连衣裙,手里拿着吃了一半的糖葫芦。她脸上挂着泪,坐在我的面前。

“顺儿呢?”

“我就是顺儿。”她吸了吸鼻子,接着说,“我不开心。”

她将糖葫芦放在桌子上,拿起旁边的抽纸,抱在怀里,开始哭。一开始声音很小,后来声音越来越大。

我不知道该说什么,只能安静地看着她。

“我不开心。妈妈刚才打我了。因为我不听话。可我真的不喜欢那个学校,也不喜欢住校。我知道,妈妈喜欢弟弟,她不喜欢我了。”她断断续续的诉说她的苦难。

我静静地听着,没有说话。我们仿佛忘了时间,安静的房间只剩下她抽泣的声音。

隔了很久,她站起来。看了看地上乱七八糟的卫生纸,脸红了,“不好意思,把房间弄乱了。我帮你收拾。”

拒绝的话尚未出口,她径直去了厨房。白色的连衣裙,闪了一下,便不见了。

拿着扫帚出来的人依旧穿着白色连衣裙,却不是刚才哭的梨花带雨的顺儿。

“你好,我是顺儿。”她笑笑,“不好意思,打扰了。我先帮你收拾一下。”

我坐在沙发上,看着她不停地忙前忙后。不一会儿,糖葫芦不见了,脏兮兮的地板干净了。她坐在沙发上,双手放在膝盖上,“我不开心。”

我笑笑,“你是我见到了第三个叫顺儿的人。每一个都说自己不开心。”

她不好意思的摸摸脑袋,“我真的不开心。我要工作了,可我妈妈不让我做自己喜欢的工作。她想让我留在县城当老师,可以顺便辅导弟弟。我不喜欢弟弟,她抢走了我的妈妈。”

说到这,她有点激动,脸变得通红,“不过,妈妈说,只要我听话,会带我出去旅游。只有我们俩,不带弟弟这个拖油瓶。所以我可能会屈服。这可以吗?”

我张了张嘴,没有说话。

“其实,我已经很听话了。妈妈可妈妈总说,我还不够听话。我努力读书,虽然我成绩不好。但是我学习比弟弟厉害。可是,妈妈仿佛看不到我。她总是训斥我,然后告诉我,只要我听话就可以带我出去玩。”

“你今年多大了?”

“23,我大学毕业了。不过,妈妈总说我还小,不能走太远。不过,我知道,妈妈也舍不得我。可是,我还是不开心。”

“为什么?”

“因为妈妈说我不听话。”

我笑笑,“你已经长大了。可以有自己的思想了。”

禅木小怪
禅木小怪  作家 【日记·书信】专题副编

最是那般春好色

我叫顺儿

那个送外卖的美术老师

“小子,刮蹭到我车了还想跑?” “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 “对不起有用的话,还要赔偿这个词干嘛!” ……….. 男人朝车窗外吐了口水,随后叼着一支烟,随手打开了车门,肥胖的身子缓缓地出现在路边看热闹的人的面前。 “我真的不是有意的,对不起!” 略带哭腔的声音顿时撩起围群人的怜悯心,但没有人愿意站出来为他说一句话。 “我都说了,对不起有毛用,钱才是实在!不赔个千把块,你以为你能离开吗?” 男...

邻座的那个男孩

我坐下的时候,邻座的那个男孩正在睡觉。头歪向这边,下半张脸都埋在黑色羽绒服蓬松的袖子里。匆匆一眼,只看见那条好看的浓眉。 我把书一本一本取出来,作业堆成了高高一摞,英国文学墨绿色的封面让人头疼,《复乐园》的中文英文都不知所云。 图书馆里的人都在奋笔疾书,只有他沉沉的睡着,睡的很香的样子。当我捏着鼻子搞定英国文学,准备换书的时候,他醒了。 四目相对,我发誓我不是故意要笑的,只是他的半张脸压的都...

那个曾说要跟你一辈子的渣男,现在怎样了?

“你是她朋友,你向着她说话很正常,可是她这样做……” excuse me?兄弟,你知道她是我朋友,你还跟我说她的不好? 那么,我只好让你明白,物以类聚,人以群分,我只会比我朋友更‘无理!’ 文/慵懒的猫酱 #01 “她怎么能这样?太让人寒心了!” 这天,我正在赶路,突然qq上发来一条信息,我一眼看过去,完全不记得这个人是谁了。 我看着他的头像跟网名想了想,猜测这人是换了头像跟网名,只好翻聊天...

超常三年

从前有三个人,他们各自有一个容器,里面装着他们的梦想。他们以为站在了阳光下,梦就会变得更加美丽。于是他们就把容器端到了阳光下。可是阳光迅速地让容器里的水蒸发,他们的梦想也没了踪影。空的容器中只装下了他们在阳光下的影子,黑色的影子。 他们一个叫许愿,一个叫乔希。我都认识。因为我就是第三个。 初一 记忆如同一块琥珀石,里面藏着从前的实物,在时隔许久之后一如当年地保持着生动的模样。我又看见那一天的...

青春回忆系列之我的同学周一文

这个社会越来越缺少真诚,越来越缺少一种人性的光辉了,以至于这些年来,我常常怀念我的同学周一文。 我要用手中朴拙的笔大力赞美许多人们曾经拥有过的真、善、美,我要向所有的读者发自内心的呼吁: 不要遗忘我们作为人的本真,无论社会如何改变,人生如何沉浮,做一个拥有饱满情感的大写的人,始终是我们在社会上的立足之本。 ...

《萤火之森》:谢谢你赠我一场爱情的空欢喜

文:千松雪 那个人类的小孩,你千万不能碰到阿银,否则他就会消失的。 -01 如果你的身边有一份这样的爱情:你们从小一起长大,是彼此最最亲密的玩伴,你们对彼此都足够坦诚,会分享自己所有的秘密。 你们会在炎热的夏季一起放风筝,淌水,赏花,一起吃凉凉的冰棍,看悠悠的白云,吹轻柔的风,这样的爱情,大概会让人很羡慕吧。 可是如果你们每年都只能在夏季见面,在其他的季节里只能互相思念,随着年龄的增长,你在...

手机故事网_每天读点故事在线阅读©2018